第一百八十五章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四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青丘发生这么大的事, 自然不可能无妖问津,只是这么大的动静, 也并非是个妖就能管的。

赤罗与白殊将赤水水从被窝里挖出来的时候, 这位狐族的战神还在拿尾巴卷床板, 试图再赖一会儿的床, 险些没将尾巴扯断。赤罗只好掀起师长的一只狐耳怒吼道:“老师!玄解他突然发火了,把不死林那一带烧没了,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烧了不死林?”赤水水掀起一只眼皮,打个哈欠道,“干嘛烧?”

赤罗纳闷道:“我要是知道, 还找您老起来干什么,如今倩姑娘不在, 族长又有许多事要操忙,只能来寻您去问问了。”

其实玄解并不麻烦, 他三年五载都未必发一次怒,而难得发次怒火,十有**也都在火灵地脉之中, 要狐族出面处理的情况很少,第一次是他差点将前去问讯的小狐狸烧成秃皮,第二次就是这一次了。

赤水水只能无奈地爬起来,先拍拍尾巴,再拍拍耳朵,心不甘情不愿地抱怨道:“别往我耳朵里喷口水,脏不脏啊, 知不知道耳朵很难洗的,要是我脑袋进水了,你来负责我下半辈子吗?”

赤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道:“谁爱负责谁负责去,我哪儿知道老师您下半辈子还要活多久啊,要是活得比我还长,那可说不准谁负责谁下半辈子了。”

这句话自然只是打趣,赤罗与白殊还有自己的事要做,不过是顺手接了个通风报信的活,至于玄解,他们俩的修为若去阻止被激怒的玄解,能不能成功是一回事,能不能活命又是另一回事了。

自从沧玉大长老离开青丘之后,玄解的脾气便越见古怪。

不过赤水水赶到时,原地已经没有了玄解的踪影,只剩下大片焦土与一个脸尖尖的小道士,这么差的修为居然能在玄解手底下留住性命,不得不叫赤水水惊讶,他蹲在树梢上问道:“喂,小子,你从哪里来,又是怎么活下来的。”

小道士显然对自己方才的遭遇骇然无比,怔了半晌才呆呆道:“噢,刚刚有位叫沧玉的前辈,又来救了我一命。”

沧玉?

赤水水一扬眉,他这样的妖怪对时间压根不上心,不过是十五年罢了,听沧玉回来了,比起惊喜,更多的倒是舒心,玄解总归有个能真正管住的长辈来了,不用每次都将他抓出来当个门面,就算厉害如他,挨玄解打的时候,还是会痛的。

“那你呢。”赤水水倒挂在树上,从绿葱葱的枝叶里猛然钻出头来,长发披散下来,有八分像鬼,两分似人,差点没吓得小道士抽黄符尖叫出声,“小娃娃,你一个凡人,又是来到这里干什么的,总不会是来自讨苦吃的吧?这儿可不是你们放肆的地方。”

小道士便睁着圆亮亮的眼睛问他:“那你又是谁,我是来找人的。”

……

沧玉走得很快,他的姿态与十五年前大不相同了。

那时候的沧玉走路很像是月光,移动起来总是轻盈而不动声色,可是现在的沧玉如同沙漠之中的风吹起砂砾,算不上狂烈,可也谈不上轻柔。

“你去哪里了。”玄解问他。

沧玉没有作答,只是一直往前走着,穿过莽莽林木,越过层层青山,略有些漫不经心地开口问道:“你怎么不在火灵地脉之中,身体已经好些了吗?”他看起来有些陌生,妖族的时间是不能来估量沧玉的,他就如同凡人一般,隔开三年五年就有所改变了,七年八载就陌生了,更何况是整整十五年。

玄解跟在他身后,像是只好不容易等到主人回来的小狗,又像是战战兢兢等着挨训的小孩子,沉闷回答道:“好多了,只不过……”

只不过永远不可能再像以前那么好了。

这句话不用说出来,谁都心知肚明,沧玉的脚步不由得顿了顿,他没回过头来,只是点了点头,慢慢道:“是吗?那很好,你身体好多了,我就放心了。”快走到火灵地脉之外时,沧玉又开口道,“我有一样礼物带给你。”

比起所谓的礼物,其实玄解更想知道当初沧玉为什么一走了之,然而他心中的确期待着沧玉带回的东西,那并非单纯只是礼物,而是情意。烛照不是全然的无情无欲,而是将这澎湃的情感单独分给某个专属者,这既是一种很动人的情意,同样是一种令人喘不过气的压力。

“到了火灵地脉里,你就知道了。”

沧玉转过头来,终于看了玄解一眼,看不出是不是想他的意思,天狐的脾性远比十五年前更难以捉摸了,那双明亮的眼睛里蒙上世俗的尘雾,玄解仍能看出他是爱着自己的,可正因如此,才愈发不明白。

火灵地脉里一如既往,烈焰沸腾,玄解回到此间,却如同鱼儿入水一般快活自在,这些年来他从不曾有片刻懈怠,只是沉疴烂在他的身体里,再没能好起来。

然而烛照始终是烛照,撕裂了一半的仍是烛照,他的强大足以令世间恐惧与动摇。

十五年前,赤水水尚能阻他;十五年后,赤水水都不敢夸口自己敢拦住他。

沧玉仍是坐在老位子上,他多年前留下的那两个毛团早已经化为飞灰了,见他的样子,似乎已经不记得了,玄解将半身沉在焰流之中,仰着脸看对方,这一切好似与当年并无任何不同。他枕着自己的手,慢慢道:“现在已经到火灵地脉之中了,可是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要看你想知道什么了。”沧玉笑了笑,他们俩多年未见,却没有寻常人半点重逢的喜悦,仿佛只是某个下午沧玉出去买了些东西回来,只不过是眨眼间的事。

“只要是有关你的,我什么都想知道。”玄解如同蛇般攀起身体,他将脸枕在沧玉的肩颈处,吐息还带着点炎热的炙意,“我要你告诉我所有的事,为什么走,去了什么地方,你去做什么了,又见过什么人,遇到了什么事。”

沧玉笑了下,仿佛在无奈于玄解的贪心,于是很轻地说道:“那实在是个很长的故事了,你即便真要知道,我也得慢慢说起,倒不如先看看我给你带来的礼物,怎么样?”

“礼物。”玄解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好,我先看礼物。”

“那就闭上眼睛。”沧玉轻声道,“这东西多少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玄解应声闭上了眼睛,其实这火灵地脉之中的一草一木都避不开他,闭眼睛根本无济于事,然而既然沧玉要他闭上眼睛,他便将五感都弱化至与常人相同的地步,如此便不会打扰沧玉送礼的心意,直到沧玉碰了碰他的肩膀,这才睁开了眼睛。

火灵地脉消弭无踪,玄解发觉自己半边身子都埋在了沙子当中,黑黝黝的岩顶化为碧蓝的天空,沧玉正笑盈盈地坐着,他身后竟还跟着一匹怪异的坐骑,似马非马,背上顶着两座小山峰,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看着埋在沙子中的玄解。

天上惊飞过鸟雀,雄鹰掠空,不片刻便衔着猎物安静栖息于山壁之间,黄沙吹过脸颊,眼茫茫地能看见远处被黄沙覆盖的建筑,像是沙塔,又像是沙堡。

火灵地脉十分酷热,这荒漠里的热便只能算是凉快,玄解惊奇地将沙子扒开,哪知道他一动,这场景顷刻之间就荡然无存。

那正在山壁上看着他的雄鹰,那干燥地刮过脸颊的沙风,那晒人的日头,就连那发烫的砂砾都消失了。

火灵地脉重新又回来了。

玄解脸上刚扬起的喜悦凝滞住了,他愣了愣,才发觉自己并不是真正离开了青丘,只不过是沉浸在了一份礼物之中。

“这就是你要给我的……?”玄解低声问道,“这是什么?”

沧玉深吸一口气,仿佛空气里还残留着那片沙漠的痕迹,他看向了玄解:“离开青丘之前,我去找了春歌,让她每年还派小狐狸去找我,我是大长老,总该向她禀报去处。我不告诉你,是因为你会跟我走。”

“难道不该吗?”玄解反问道,“我们说好一直在一起的。”

“可我们已经答应她了。”沧玉轻声道,“你怎么能走呢?就连我,我也是不该走的。当时要么别答应,既然已经答应了,那就要做到。你想许多事情总是比我通透,可有些道理却永远坚持不住,我只好如浮黎那般困着你,你与始青是一样的。”

玄解淡淡道:“你不告诉我,是怕说了之后我去找你?我要是不知道你的去向,便没有线索,怕错过,自然就会乖乖留在青丘等你了。”

“不错。”沧玉笑了笑,“你没有答应春歌,答应春歌的是我,我要是走了,你便会一道离开,毫不犹豫。”

玄解便不问了,他只是说道:“你既然不该走,又为什么要走。”

“我已将你终生困在这里了,难道就一生一世这么过吗?”沧玉低声道,“更何况,我实在太累了,当初离开,有许多心思,如今想来也难以一一说全。”

“离开青丘之后,我去找了谢通幽,想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将世间的美景留下来,他说没有办法,可愿意给我想一个,于是为了试试这个法子,我们就耗去了八年。后来因为没有材料,我又去魔界走了一遭,好在当初与水清清留了一线,她如今倒是比做人时快活多了,说偿还我当初的恩情,便省了许多功夫。”

玄解奇道:“谢通幽还未死么?”

沧玉倏然露出了悲悯又奇异的神色来。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四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六章
热门: 将进酒 他那么宠 美食直播间[星际] 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 陪太子读书 影帝的对象毛绒绒[重生] 家有恶犬 心给他,钱给我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