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时候人真是不该说大话。

小道士嘴巴里半个果子都还没啃掉, 就看着本来碧蓝的天空忽然染上了一丝艳色,无边烈焰冲天而起, 分明还隔得很远, 却已叫他觉得浑身都烧疼。这火与之前在那小木屋里所经历的截然不同, 蛮横、顽固、全不讲理——无数火柱瞬间拔地而起, 于天穹交界处连成一片,化为俗世间的火海炼狱。

他并不觉得热,而是觉得烧,汗液被瞬间蒸发,皮肉都仿佛软烂, 只剩下了摧折的骨骸,脆弱不堪。

要是青丘全是这样的大妖, 那小道士觉得自己还是啃着果子慢慢找那位玄解前辈好。

火海慢慢分离开来,如同簇拥主人一般, 一只异兽缓缓走向了小道士,它生得很奇怪,似狐非狐, 似麒麟也不是麒麟,小道士所看过的书上没有任何妖兽的形象与其接近,无翅无鳞,又无毛无皮,可行动之间,火焰滔天,威能惊人。

那果子已经完全化开了, 融化的甜香在小道士的嘴巴里蔓延开来,那异兽行走之间无声,然而草地上无风自燃,火焰归于它身似清风拂面,又如云朵飘过,本是再自然不过的东西,可地面却是层层皲裂,震出深渊。

小道士将果酱含在嘴里,忍不住咽了一口,心道:我该不会要死在这里了吧。

“你身上有沧玉的气息。”那异兽忽然开口道,“他在哪里。”

沧玉,怎么又是沧玉,他到底是谁?

小道士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他见那异兽身上的火焰又旺盛了几分,脑子一空,倒豆子般地将记忆全说出口来:“贫道并不认识什么叫做沧玉的前辈——啊,路上倒是见到过一位前辈,不过他不曾将姓名告诉贫道,因此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即便是那位前辈,贫道也不知道他的仙踪何在,我们是七个月前见面的。”

方才吃面的时候,小道士一点都没想起这位白袍前辈来,如今却连那条大泥鳅都一并想起来了,可见人在有性命之忧的时候,是拥有无限潜能的。

“对了,我在来青丘的路上,还见过一条大泥鳅,只是他看起来并不像是能叫沧玉这样名字的妖怪,反倒叫黄土、石头、丑丑比较合适。”

那异兽动了动,忽然变作了一个玄衣青年,他的个子很高,脸色非常白,看起来锋利如剑,有种邪气的俊朗,眉梢与眼角都刻着薄情两个字,按照小道士对面相的研究,这个青年起码看起来是个绝不会很长情的妖。

他看起来很虚弱,却又令人恐惧,小道士从没见过这么矛盾的妖,也没有见过这么矛盾的人,仿佛哪怕这大妖只剩下一口气了,仍不能自己所能撼动的存在。

奇怪的是,他居然长得也很好看。

在小道士的印象里,师娘已长得非常好看了,然而那木牌子请来的那位白袍前辈比师娘还要更好看上几分,如今到了青丘,遇到的第一位大妖,又是另一种好看,看来他漂亮的小媳妇是有着落了。

人在生死边缘,总会突破自我,头脑变得过分清楚,不过小道士的头脑,未免变得太过清楚了。

小道士不由得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位沧玉前辈到底是谁?”

玄解当然听出早在自己之前有人打听过沧玉的消息了,这不奇怪,自从沧玉离开之后,狐族几乎每隔半年就会来打听一次消息,青丘难得来个生人,他们抓着问一句实在再正常不过了:“一个能阻止我杀你的存在。”

“你要杀我?”小道士呆了呆。

“不错。”玄解平淡道,“反正你也要死在青丘里,倒不如我杀了你,让你痛快点。”

小道士可不管是什么理由,他只是眼巴巴地看着玄解,沮丧道:“没得商量吗?”

这次玄解没有说话,小道士忍不住哀叹了声:“我死倒是没有什么,虽然我才这么小,但是人活在世界上总是要死的,谁都不能幸免,师父与我说过,人若要逃避死,反而会活得更短,死得更快,更何况我又打不过你,只是你能不能帮我一个……不是,两个忙。”

玄解并不嗜血,他只是不喜欢期望落空的感觉,杀这小道士也好,不杀这小道士也罢,都不过是他一念之间的事罢了,只是他想到沧玉对生命似乎总是格外慎重,因此多了几分耐心,便淡淡应道:“你说吧。”

“你真的能做到吗?”小道士满怀期望地看着他,似乎完全不在意眼前的这名大妖要夺走自己的性命。

“这世间我不能做到的事,恐怕很少。”玄解冷笑了声,他并没有撒谎,除非是沧玉不喜,除非是他死,否则天底下没有任何事能阻挡住他的意愿。

小道士觉得自己不信也得不信,不管是玄解表现出来的骇人力量,亦或者是自己如今毫无余地的窘境,都不容得他怀疑玄解,于是叹了口气道:“第一个忙,是我师娘擒获了魇魔,只是我们没办法毁灭他,师娘说青丘有位叫玄解的大能可以将他杀死,所以我才来到青丘。”他将那装载魇魔的瓶子拿了出来,忍不住悲伤道,“没想到会丢了性命,难怪师父说此乃重任,可能会受些皮肉之苦,果然是皮肉受苦,我这就要以身殉道了。”

其实酆凭虚是觉得自己困住棠敷这么久不让他回去青丘,狐族难免有怨愤,自己的小徒弟会受些刁难,哪知道会半路遇到玄解这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要是知道有生命危险,他就自己亲身前来,而不是派遣小道士了。

这魇魔在几十年前就奈何不得玄解,如今看来,竟如同如梦初醒一般,哪承想当年姑胥,化作了十五年的南柯一梦。

玄解的唇动了动,长发无风自动,满天烈焰如星子般摇曳于天河之中,那魇魔于封印内**成虚无,连灰烬都不曾留下。

“你的第一个愿望,我已经实现了。”

小道士捧着玉瓶目瞪口呆,他看了看这全天下都奈何不得的魇魔,又看了看眼前的异兽,方才明白自己到底得到了两个多么可怕的愿望,心儿几乎顿时怦怦直跳了起来,可想起这两个愿望是自己的小命换来的,当即又萎靡不振了下去:“第二个愿望,我希望自己死得快一些,我听说很多大妖在杀人的时候,都喜欢逗弄他们一会儿,我不喜欢那样。”

玄解爽快道:“可以。”

小道士听着这死刑一般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一点都不觉得动听了,他虽然表现得如此勇武,如此毫无畏惧,但心里终归是有些怕死的,哪有人会不怕死呢,人世间的遗憾那么多,他漂亮的小媳妇还没见到,连包里的大饼都没有吃,他忍不住悲伤道:“太可惜了,我本还想遇到那位白袍前辈的时候,问一问他是否见过这样的火焰,万没想到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你说什么?”玄解忽然道,“你多说一些,说清楚了,我就不杀你了。”

杀不杀小道士,本就是无足轻重的事,在玄解心中,根本比不上沧玉的消息重要,哪怕这消息也许并无任何瓜葛。

小道士不由得斟酌了下,思考着要不要出卖“白袍前辈”,他想了又想,深觉那位前辈看起来不像是到处结仇的人,更别说他们已多日不见,自己不说木牌子的事,也不说出那小村在哪里,便不算出卖他,更何况那位前辈是不是这大妖想寻的沧玉还是两说。

于是小道士便老老实实将前因后果说了一番,隐去些详细,只说那前辈是路过好心救了自己一命。

小道士心有余悸地说道:“我本以为那日的火已经很有威势了,万没想到。”

玄解一时不能确定是不是沧玉,他只是觉得失落又有几分难过,就如同小孩子终于攒够了零花钱去买自己喜欢的玩具,却发现玩具被买走了,他一面觉得玩具被买走了是好事,一面又觉得这是件坏事。

他很盼望那是沧玉,又盼望那不是沧玉,因为沧玉没有他似乎过得仍然很好,然而玄解却觉得很煎熬,他这十五年来,几乎煎熬到草木皆兵的地步。

只是从来没有消息,好的没有,坏的也没有,倩娘来看过他一次,承诺会为他寻找沧玉的下落,然而她再没有回来过。

小道士看他很落寞的样子,便问道:“那位沧玉前辈是你的妻子吗?”

因为这样的惆怅,实在不像是对仇人的态度。

玄解连理会他的心思都没有了。

小道士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手中还捧着那个空荡荡的瓶子,看得出来这位大妖已经没有了杀意,按照寻常人的想法,理应是跑得越快越好,可是小道士歪着头想了想道:“不然你说说看,说不准我可以帮你找找呢,如果我遇到了,就劝她快点回来见你。”

他永远都是这么古道热肠,哪怕有时候实在不合时宜。

“如果沧玉想走,谁都留不住他。”玄解有些厌烦这小道士的不知进退了,他冷冷地看着这个孩子,挥手撤去天地之中的火焰,周遭已经尽数焚毁,化为了枯林焦土。小道士险些以为自己刚从古战场撤回来,而不是在青丘之中经历了生死。

“可要是他想回来,谁也都拦不住。”

远远的,一道白影出现在天地相连处,他不光听起来耳熟,看起来更眼熟。

“玄解,别来无恙。”

小道士一下子陷入了到底该震惊“这位差点要了自己命的大妖就是师娘口中面冷心热的大妖”好,还是该震惊“原来好心的白袍前辈真的是沧玉”好。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五章
热门: 我当大佬的那些年 艳刺 热搜预定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 噩梦执行官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小村韵事 王爷他有病 帽子和绷带 重生之再嫁末路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