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初春走到了深冬, 小道士穿破了两双鞋子,身上的棉衣绽开线, 起了球, 仍背着那个洗得发白的小小包裹。

他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分钱了, 因此难免有些风尘仆仆, 灰头土脸的模样,不过没有钱并不影响小道士的饮食起居,因为这人世间实在过于慷慨,春夏秋时,他能在泥土里找到新鲜的野菜与蘑菇, 只要找些枯枝烤一烤,就能勉强度日, 如果吃厌了,还有许多结在枝头的野果子, 这些东西都是天生地养的,不用半分钱。

只是入了冬就开始艰难起来了,好在这世界上的坏人与好人是一样多的, 小道士上当受骗了几次,可同样有好心人因为他斩妖除魔的行为请他吃了几顿饭,又塞了许多干粮给他。

于是抵达青羌国的时候,小道士的钱囊虽然是空的,但是包袱里却装着几张比纸片还薄的大饼,比石块还硬的馒头。

因此小道士的心里始终很快乐,只要肚子不饿得咕咕叫, 这世间看起来就十分美好。

只不过有一顿没一顿的下场就是小道士圆圆胖胖的脸消瘦了许多,他现在看起来,虽还没到面黄肌瘦那么夸张,但也实在相差不远了。

青羌国是个很有趣的国家,它跟小道士所经历过的许多国家都不太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靠近青丘的缘故,大街上居然有许多修为普普通通的妖怪混在人群之中。小道士一路走下来,发现五十个人里少说有一个妖怪混在其中,他们有些开了摊子,有些嫁了人,有的娶了媳妇,看起来跟寻常的凡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小道士不由看得目瞪口呆,他虽然有一颗斩妖除魔的心,但也知道什么叫蚁多咬死象,无缘无故在大街上捉妖,别说妖了,怕是还要把凡人们吓死。

这些妖怪当然也看得出来小道士是个真正的道士,而不是招摇撞骗的神棍,居然并不害怕,反倒十分热情地招呼他落座,要请他吃饭。

妖怪请道士吃饭,这是小道士遇到过最奇怪的事了,不过他仍然坐了下来,他的确饿得肚子咕咕直叫,而青羌国里又不能就地生火烤烤面饼。

请小道士吃饭的是个脑袋上簪着羽毛的漂亮女子,她穿着一身红衣,孤身出行,喊了两碗云吞跟阳春面,又加了两大勺肉,她想了想,将自己碗里的肉也夹给了小道士,脸上带着笑,压低声音道:“小子,吃完了老娘的面,就安生点,这里可没什么妖怪给你除的。”

小道士感觉得到四面八方的妖怪都在看他,不由得背后沁出汗来,疑心自己是来到了一个妖之国,他低头稀里哗啦地喝掉了半碗面,又将肉吃掉了大半,这才雄赳赳气昂昂地说道:“若有妖怪为恶,贫道怎能坐视不理!”

他的嘴上还沾着一圈油腥,清瘦的脸上没有半点气势,看起来简直有几分滑稽,偏偏那双眼睛充满了毅力与正义。

“哼。”红衣女子冷笑了声,吓唬道,“听起来你还算讲道理,不然我就把你捆起来丢去沉海,给那头蠢龙吃。”

小道士本还以为红衣女子会恼羞成怒,收走自己的半碗面,见她没有这个意思,于是又低下头把面全吃完了,不太好意思地抬起头问道:“那我可以再点一碗面吗?我这么瘦巴巴的,不太好吃。”

“吃吧。”红衣女子云淡风轻道,“再来十碗。”

“不用了,不用了。”小道士急忙摆手,心虚道,“我不用吃那么多的。”

红衣女子冷冷道:“我知道,有八碗是我的。”

“啊——”小道士遗憾地想,早知道就不谦虚了。

面摊临近一间茶楼,里头的说书人正在讲当年发生的奇事,说是先王的一位妃嫔生得美貌多情,宛如仙子下凡,当年青羌边境临海处有孽龙作乱,被这妃子的族人所降服,后来先王驾崩,这妃嫔伤心欲绝,也自缢而亡。

这海边有条黑龙,小道士是知道的,典上确有记载。

而听这说书人与茶客的反应,这位妃子似乎是妖精来报恩,然而她不但没有为非作歹,甚至还做了许多好事,而上任君王除了过于宠爱这位妃子之外,也是个贤明有德的好皇帝,起码国家一直安康平乐,没出过什么大灾大难,也不曾受战乱兵戈之苦。

难怪这里的妖怪这么多,这个国家对妖怪的宽容与和善程度实在令人咂舌。

他一边听说书人讲青羌国的八卦,一边吃面,很是津津有味,不亦乐乎,又惊奇道:“青羌原来是可以谈论王族之事的吗?”

红衣女子瞥了他一眼,大概是嫌弃他烦,又想直接结束话题了事,便解释道:“只限先王与那位妃子罢了,当年确实有许多奇事发生,堵不如疏,便由着他们随便说去了。”当人们传谣久了,真正的真相就会被淹没,被埋入泥土之中无声无息地与春歌的空棺作伴。

小道士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待吃完面,就站起身来躬身道:“多谢大姐。”

“哎,小道士,这面不能白吃,我要问你个问题。”红衣女子忽然道,“你足足吃了我五碗面,五碗面要你做一件事,不算过分吧。”

小道士紧张道:“这……这自是不过分,只是绝不可是什么有悖伦常,有违天道正理的事。”

红衣女子啐了他一口道:“呸,小孩子家家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东西,什么有悖伦常,我跟你有什么关系,能要你干什么,瞎说话。”

小道士一头雾水,心道:有悖伦常的意思,便是要我违抗师命,或是损伤师父师娘甚至师弟师妹他们的关系,还能有什么?难道这句话的意思,在青羌国是不一样的吗?

这种相关的笑话,小道士闹了不少,不同的地方对某些话的理解都不一样,小道士摸了摸脑袋,乖巧道:“总之,不叫我做坏事就可以了。”

红衣女子这才松了口气道:“我要你做坏事干嘛,我是想问你,你是不是见过沧玉?”

沧玉?

小道士小小的脑袋上冒出了大大的疑惑,这一路走来,他见过草鱼、鲫鱼、捕鱼、打鱼,也见过白玉、碧玉、君子如玉,唯独没有见过沧玉,于是老实道:“没有咧,不过要是羽毛,倒是见到过,鸟儿身上的有,你的头上也有。”

“臭小子,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耍老娘?”方才还只是大大咧咧的红衣女子忽然化身为了女豺狼虎豹,她瞪起一双杏眼,看起来比妖魔还骇人,好像能活生生把小道士吞下去一样,恶狠狠道,“沧玉是个……是个……”

她愣了愣。

小道士在心里纠正道:要是鱼,那就是一条鱼,要是羽毛,那就是一根羽毛,怎么能用一个呢?

“他是个很高很高的男子,我不知道他穿什么衣服,不过他很好看,比天底下很多人甚至很多妖怪都好看,而且很厉害,不过你见到他的时候,他可能没有出过手,反正你只要知道比你厉害几百倍就行了。”那红衣女子沉吟道,“我也不知道他是独来独往还是身边有伴,总之你见没见过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很好看,是多好看呢。

小道士歪了歪头,奇怪道:“大姐,我是修道人,以后要娶媳妇的,男人生得再好看,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红衣女子突然摸了摸他的头,慈祥而温和地说道,“小道士,要是你早出生几年,现在老娘就把你撕碎了抓去喂鱼,一定能喂得肥肥胖胖,来年宰上一顿好宴。”她说话声音十分轻柔温和,听起来却隐隐约约能感到有几分咬牙切齿之恨,叫小道士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幸好贫道晚出生了好几年。”小道士乖巧道。

红衣女子把他抓起抛了出去,怒道:“滚吧!贼道!”

吃了人家五碗面,挨一顿打,这实在是太划算的买卖了,饿肚子的时候什么都变得无关紧要起来,何况是挨打。小道士摸摸吃了个半饱的肚子,心情愉快地往青丘走去——青羌国就是青丘的最后一站,他走了一年多,终于要到达目的地了,也不知道包袱里的魇魔是不是都快待到发臭了。

如果它已经饿死了,那倒是省事了。

进青丘的办法说难不难,说容易却也实在不容易,如果没有那位神秘的好心前辈,说不准小道士要在青丘外头再打转三四天。只不过小道士虽然进了青丘,但还是在青丘里继续打转好几天,而且这儿跟外头不同,外头是人比妖怪多,青丘里却是只有他一个人,好在漫山遍野都是吃的,小道士勉强混了个肚饱,日子倒还算过得去。

不过虽说青丘只有他一个人,可小道士一连走了好几日,也还是只有他一个人,连半个妖怪都看不见。

妖有妖气,人有人味,小道士吃着果子纳闷:难道青丘的妖怪都不吃人的吗?

他倒不是想被吃,只是想找个妖怪问问路。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四章
热门: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 鱼不服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 极品艳妇 宿敌骑竹马 我手机通冥府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 每天都有妖精扒我家门口 诱降竹马 星际灵厨直播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