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二月节, 惊蛰。

宜出行、嫁娶、入宅;忌安葬、动土、祈福。

小道士挑了个黄道吉日,收起自己的小包袱快快活活下山去, 他今年十五又三个月, 换做山下的人大概早已娶妻, 手脚快些的连孩子都已经出生了, 可作一个道士,这样的年纪却还太小了,小到这还是他第一次下山,第一次临危受命。

年轻人对这大千世界自然有许许多多的憧憬与迷恋,小道士身担重任, 并不敢过分贪恋红尘,可是他步行于繁华的尘世间, 又禁不住着眼于万千色相。

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的初始带来勃勃生机, 几乎是凡人最为喜悦的时刻,熬过漫长乏味的冬天,压在雪下的种子终于发出芽苗来, 迁徙的鸟群纷纷归来。

小道士穿着一身素色的道袍,配着桃木剑,牵着一匹小毛驴,柔和的春风拂过脸庞,街上的小贩殷勤叫卖,对面的茶楼上传来琵琶与说书人的歌声,春山如墨, 碧水清澈,日光洒落下来有说不出的温暖。

他在清心寡欲的山上修行多年,万万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动人的景色,就连往日看惯了的碧空都显得别有不同了起来。

然而小道士还没有意识到人间的美丽大多是建立在钱之上的。

小道士的路程很漫长,他要走过两个国家,涉过一条江,翻过十座山,去找隐藏起来的青丘。

因此小道士的师长给他准备了非常非常多的钱,这让小道士过了很惬意的两个月,只是两个月一过,他的住处就从大客栈变成小客栈,再从小客栈变成小小酒肆,又从小小的酒肆变成了民宿,再到最后,他就只能露宿在荒庙之中了。

小道士并不为自己的衣食而感到忧心,因为他发现这个世界原来并不全是美丽的,还有许许多多可怜的值得同情的人,于是他的钱囊大开,银钱源源不断地流了出去,流向那些快要饿死的贫民。

他自己虽然吃得不好,但是想到这些人不用因为一口饭而死去,便觉得馒头都香甜了起来。

有好心的老板关切问他:“你这样施舍固然是好,可是财不露白,恐怕会被人盯上,而且总有人是故意来骗钱的。”

小道士却不在乎:“只要我给出去的钱里,有人能因此受益,那就不算白给。”

不过的确有很多贪心的人盯上了小道士,他只好避开热闹的城市,往偏僻荒芜的路上走,其实他的钱袋早就空了,可是人的贪婪是永远不会清空的。

小道士晚上与鬼神的泥塑睡在一起,白天则拼命地赶路,他仍然是那样热心善良,就算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刚下山时那么美丽动人了,甚至变得有些阴森可怖了。有时候谁家中了邪,遭了灾,小道士还会进去帮帮忙,他的修为不算很深,可比起招摇撞骗的神棍与假道士,却已是顶天的厉害人物了。

这一天小道士又帮了别人的忙,有个村子在祭河神,准备将漂亮的小姑娘丢进水里去,他一剑刺出如龙,轻松将河水里吃人的大泥鳅挑上了岸,吓得摆开好几桌神位贡品的骗子钻到了桌底下去。

那大泥鳅长得真大,腰粗得像是皇宫里的盘龙柱,头大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只吭哧吭哧喘着粗气。

“臭道士。”那大泥鳅离了水,简直要没了半条命,叫道,“你我无冤无仇,为何害我性命,损我修为。”

小道士嘻嘻笑起来,做了个大鬼脸:“你既然害人家的命,我自然就害你的命。”

村民与村长们围聚过来,“小神仙”、“小道长”不绝于口,那哭哭啼啼的祭品女子盈盈走过来福了福身,他们没杀那条泥鳅,只是哄小道士吃了好饭好菜,请他去村长家中睡觉。

小道士吃饱了肚子,只觉得格外困,于是打了个大哈欠,将包袱死死绑在自己的身上,趴在床上沉沉睡去了。

夜深时,小道士听见了哭声与嚷声,有人喊着失火了,有人叫着救命求饶,他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起身,想抓自己的桃木剑,发现剑已经没了,连带着身上的包袱都不见了,只有怀里的木牌子在暗夜里发着光。

“小子,这是你的包裹吗?”

烧得摇摇欲坠的木屋快塌了,可不知哪来的力量,将所有残破的材料都定在空中,一个人分开大火走了进来,他手上还拿着小道士的黄皮包袱与桃木剑,轻轻抛了过来。

小道士急忙将包袱翻看一遍,什么都没有丢,倒是怀里的木牌轻轻飞了过去,落在那个人的手里。

“小道士。”那人问道,一双凤眸似笑非笑,他穿着身白衣,像是冬雪塑出未化的神像,在春日尚未消融,“这个木牌子是哪里来的。”

小道士老实回答道:“是我师娘给我的,他说要是路上有什么麻烦,会救我的命,还能带我去青丘。”

那人“哦”了声,漫不经心道:“你是酆凭虚的徒弟。”

“正是。”小道士跳下床,老实巴交地点点头,对着那陌生人行了一礼,“多谢前辈搭救,不知道发生何事,外头的村民可无事?”

“村民?”好心的前辈脸上露出丝讥讽笑意,“正是这些村民放了这把火,想烧死你呢。”

原来那泥鳅精并非是胁迫村民的恶怪,他与村民早有约定,每年吃一个女子,便保佑村民们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那些摆供桌的假道士并不是来驱魔卫道的,而是来供奉那鱼怪的。因此小道士一来,自是挡了人家的财路与生计,他们见小道士身手不凡,不敢明着下手,便在饭食里下药,偷了包袱与桃木剑,准备将他活活烧死。

“如何,你后悔做好事了吗?”那前辈问道,他似乎对谁都不大在意,脸上挂着冷笑,谈不上恶意,只是一种事不关己的冷漠。

他让小道士想到冬日的雪,看着美,飘进脖子里又冷得直打哆嗦。

小道士摇了摇头,他并不觉得遇到恶就要否决善,只是紧紧抱着自己的包袱,这片火海蒸得他屁股发烫,而门口被坍塌的木材挡住了,他颇为诚恳地问道:“前辈,我们可以出去谈话吗?”

前辈于是直接拎着他走出了火海。

火势很大,村子的屋子几乎全烧成了一片,凡人们互相挤着,抱着不懂事的娃娃哭得伤心,眼睛里倒映着红红的火光。小道士提着腿,像个麻袋般被前辈拎着,他的脸被火舌差点舔了口,此刻正发烫,却发现对方完全不为所动,不由感慨道:“前辈修为高深,晚辈实在佩服。”

“这种也叫火么?”前辈冷笑了声,平淡道,“你还没见过真正的火呢?”

等小道士追问真正的火是什么样的,对方却又不肯再说了,他就像是师娘塞过来的那个木牌子一般,神秘又古怪,上面藏满了小道士看不懂的东西。

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小道士终于被放下来,他抱拳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不必了。”白袍男子只是漠然地看着他,“我与青丘算不上很熟,倒是能给你指条路。”

小道士有些傻眼,他“啊”了声,摸摸脑袋道:“可是,可是师娘说,您会带我去青丘的啊?”

“我还有些事,没办法带你去,不过你去青丘做什么?”

“噢。”小道士拍了拍自己的包裹,他绷起小脸,严肃道,“此事本不宜到处宣扬,但既是前辈要问,倒瞒不得,这包裹里装着魔界逃出的魇魔,我门内无人有此能力消灭,师娘便说他故居青丘之中有位叫做玄解的大能,能彻底解决魇魔,因此派我前往青丘。”

那人好像很快地笑了下,又重新恢复成了古井无波的模样,叫小道士疑心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既是如此,那便后会有期了,小道士。”

对方最终什么都没有说,指明了如何进入青丘的办法,眨眼间就消失在了原地,小道士转了两圈,愣是没看到半个人影,不由得摸了摸头发,心道果然是师娘的娘家人,来无影去无踪的本事跟师娘简直一模一样,而且长得还这么好看,是不是他们那的人都长得漂亮,不知道有没有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

小道士不好意思地蹭了蹭自己的脸,觉得自己光天化日想这些实在有些失礼,可抬头一看,还未天亮,那就没什么了,夜间想想这样的事,是人之常情。

往外走了两步,小道士才忽然反应过来:哎呀,前辈没将木牌还我,原来那木牌只能用一次啊。

一次也好,比常人已多了条命,不该贪心。

小道士重新上路,美滋滋地扛起自己的包袱,觉得那遥不可及的青丘似乎朦胧变成了某个小姑娘美丽的轮廓,实在是个神秘又令人期待的地方。他已经见识过人间的繁华与温暖,也见识过人间的冷清与丑恶,因此想迫不及待地看看青丘是什么样的地方。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三章
热门: 极品艳妇 绝世战魂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 反派大义凛然[快穿] 截胡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无根攻略(大理寺卿原著小说)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 乡村大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