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怎么又是容丹。

沧玉发觉自己几乎快要习惯这件事了,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对容丹还留存着什么异常的心思,至于玄解在想什么, 他从来都是猜不透的, 哪怕之前开诚布公地谈过一次, 对于玄解的心思, 沧玉仍是一知半解。

分明不介意,却又十分介意。

不过沧玉并没有什么抬杠的心思,他见玄解这么说了,便知道对方不管自己想不想听,一定是要说的, 于是懒懒道:“行吧,那你就说吧。”其实沧玉心里不在乎玄解到底说什么, 他这时候对容丹的热情已经很低了,知道小说的流程跟前因后果并不能带来多大的帮助, 玄解仍然被剖去一半本源,他则无能狂怒至平淡接受。

既然如此,容丹的用处就几近于无, 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命运,那姑娘站在了妖王那一边,沧玉连带着对她的关心少了几分。

“辞丹凤与她做了一个交易。”玄解足够白目到看不出沧玉的心情,他看着天狐慢慢捡起那些快要化开的酸莓,果肉在指尖破碎绽放,散作湿漉漉又黏糊糊的一团紫酱,滴滴答答落在那块布头上, 变成令人难以忍受的污垢。

如同他提起这件事时的心情。

“什么交易。”沧玉耐心问道,他清楚玄解的脾气,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更何况难得有说说话的机会,哪怕是说容丹,也忍了。

玄解沉默了片刻道:“辞丹凤说容丹并不只是半妖这么简单,她身上有些秘密,所以最开始只是想找出她身上的秘密,现在他找到了,所以要我的本源。”

一旦有关玄解,沧玉立刻变得耳聪目明,相当敏锐起来:“为什么?是什么秘密。”

“我不知道,辞丹凤没有说,他只是说容丹的血能缓解他的痛苦。”玄解摇摇头,这些话其实已是辞丹凤能说出来的极限了,如果面对的不是玄解,那他估计也不会说出。利益是利益,感情归感情,辞丹凤对玄解的确十分欣赏,若非是如今这个尴尬的境地,他未必不会尝试招揽玄解。

只是这个尝试绝不可能会成功。

辞丹凤心知肚明,才提出唯一有可能成功的要求。

关于容丹的秘密,这点沧玉倒是一清二楚,这姑娘毕竟是女主,是曾经的上古大神转世,只是不知道辞丹凤居然会发现这一点,那么除了霖雍之外,辞丹凤对容丹的宽容也有了相应的解释。

缓解痛苦么……

沧玉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问道:“容丹是知道的么?”他如今自己过得尚不算太痛快,竟还有余力去关心她人。

玄解点了点头。

既然是双方你情我愿,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容丹想要强大起来,而辞丹凤要保存着这股力量活到开战的那一日,各取所需,纵然是沧玉都不应当置喙半句,他无声地应了,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这个话题就此截止,不再被提起。

后来倩娘就没再来过,她得了自由,又听沧玉跟玄解提起过人间,大概是去尘世间玩耍一遭了,沧玉没能有这个运气跟她碰上面,自然难以问候,只是日日在火灵地脉与外界来回往复,他觉得寂寞,又觉得如此就足够平安了。

青丘之中祥和安宁,嗅不到半点硝烟的气息,这一切全赖泡在岩浆底的那位,狐族每年会派小狐狸递来请帖,邀沧玉去聚会,那些幼崽生得聪明可爱,大概是故意来软化沧玉的心的,可惜他没有一次应下,只将小狐狸们当做年历在算,冷酷地看着那些小胖子们沮丧回头。

一只小狐狸就是一年,沧玉细数起来,时光已经足足过去二十年了,他来到这个世界已有四十五载。

前二十年他战战兢兢,后二十年他静坐荒芜,只余下中间零星的三四年,看过人间春花秋月,历经几何,那些大风大浪擦身而过。沧玉不是主角,不过是天道所下的棋局之中微不足道的兵卒,他所见到的风景不过是世间每分每秒都在上演的过往。

就如同始青所言,人间的事,从来都是死而向生,生又往死。

当初在琉璃宫,二十日都待不下去,万万没想到在火灵地脉里,竟然二十年都如同一眨眼的事。

北修然在去年死了,这位四十多岁的君王未能完成他的野心,常年的征战与肩负国家的重任令他不堪重负,最终在深冬时病逝。新上任的小皇帝据说对春歌很恭敬,并没将她真正当做妖王,只可惜真正留住春歌的人已经不在了,青丘的女族长在雪未消融的初春赶了回来,带着一身酒气与还未消融的雪花,在四季如春的青丘之中如同格格不入的外乡人。

她站在火灵地脉之外,身上的雪水一滴滴往下落,没有喊沧玉,只是静静伫立着,看向青丘万年不变的晚月。

沧玉站在洞口看着她,觉得人世间的事好像总是最开始轻松,然后慢慢变得痛苦起来,玄解这些年终于好些起来了,跳动着在后头喊他:“沧玉,是谁来了吗?”

“没有谁。”沧玉回答他,而后转过身,淡淡道,“谁都没有来,我只是在赏雪。”

玄解突然来了兴致,他不愿意出去,出去就太冷了,便说道:“沧玉,我想看看雪。”

“啊——”沧玉愣了下,轻声道,“我哪来的雪给你赏。”

玄解这才想起来,他看人间的四季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被囚禁在青丘之中不好不坏,他并不生青丘的气,更谈不上憎恨,任何生意都有来有往,他不在乎春歌,同样不介意春歌不在乎他,只是觉得沧玉不喜欢。

“你很想看雪吗?”沧玉问道。

玄解想了想,说:“嗯。”

沧玉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又问了些话,无非是说人间山河,江山富丽,问玄解想不想一一饱览。

烛照很是诚恳地点了点头,在空中跳动着,是正在灼灼燃烧的火焰,似乎永远不曾阴暗。

沧玉没说什么抱歉的话,不曾将责任揽在自己的头上,他只是沉默地看着跳跃的火焰,仿佛看见火焰背后那个冷漠而年轻的生命,烛照跟他不同,没有那么多阴暗与计较、没有那么复杂的心思、没有那么喘不过气来的压力,应放的放,应在乎的在乎,不似沧玉这般贪心。

“好。”最终沧玉只是说道,“你会看到的。”

玄解不知道沧玉要怎么做,不过他相信了,就点点头,一跳一跳着回到火海里去了。

火灵地脉里只有火,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没有碧色青草,没有天空朗月,甚至没有声音,时间在此仿佛都毫无意义,生与死在顷刻间停滞。

玄解对世间有无数好奇心,可这些疑问与好奇并不是非要解答的,如果真的没有办法,他只要与沧玉待在一起,就觉得世间处处都很逍遥快活了,就如同始青一般,即便是等待的时光,都觉得幸福而充实,因为她知道浮黎终究会回来,他们终究会在一起。

比起许许多多没办法确定的东西,这种有答案的等待,简直算不上折磨。

之后的几日里,沧玉经常会梳毛,他的九条尾巴蓬松柔软,毛色雪白,石梳稍稍拂过,偶尔能得到棉絮般的软云,很快就聚集成了几个小团,让玄解不免有点担心沧玉就这么秃了尾巴毛。又过了几天,那些雪白的毛团被沧玉强行捏成诡异的兽形,用浆果与草的汁液画上脸面,勉勉强强可以看出是他们俩。

玄解觉得很好笑,他想起了很多很多年前那几个泥偶,现在已经没有了,不知道是消失在什么时候,也许是他被剖开心肺的时候,也许是某个不知晓的光阴里遗落了,于是伸手去摸沧玉的那个毛团,烧了一条毛茸茸的尾巴,险些将整个毛球都毁灭了。

等沧玉回来的时候,玄解潜伏在火海里装死,任由他面对被烧出焦灰色的毛团狐狸。

沧玉看着那无辜的毛团,倒是并不气恼,只是平静道:“这普天底下就这么两只,你要是不小心毁了,就没有了。”他捏了好几天的毛团,那九条堆在一块儿的尾巴肉眼可见地缩水了一小圈,终于慢慢长出条新尾巴来。

这小小毛团到底是从沧玉尾巴上掉下来的,说不上是什么神物,可多多少少也能抵抗下火灵地脉的炎热,可要是玄解出手,那是绝没法子幸免于难的。

玄解自知理亏,并不敢多说什么,他隐隐约约意识到沧玉想要如何实现自己的诺言了,只是那念头并不清晰明朗,不由得心中暗道:要是沧玉拿他的尾巴来给我描绘天下盛景,恐怕真的秃了都描绘不了万分之一。

沧玉总是出乎玄解的所料,不论是什么事情。

在那两个毛团做好的第三日,沧玉走了,不知道去向,最初时玄解以为他只是如同往常一样出去散散心,很快就会回来的,可直到青丘狐族的小胖狐狸在门口大声叫喊时,玄解才隐隐约约意识到,沧玉似乎离开得太久了。

火灵地脉里没有日月,自然没有时间的概念,长与短并不确切。

玄解在洞里找了许久,终于确定,沧玉走了——直至今日,他守了玄解二十一年。

上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二章
热门: 人妻受的反击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 顶级流量又撞脸了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重生之娱乐风暴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皓衣行原著小说)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撩完总裁后我带球跑了[穿书] 末世仓鼠富流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