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八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要说很是憎恨狐族, 那并没有。

这感觉只是好像一根弦绷得很紧,有朝终于断掉了, 抽出手上一道长长的伤疤, 嫣红的血流出来, 其实只在绷断的那个瞬间被吓了一跳, 剩下的就只是早知如此的疼痛与沉默。最初时沧玉曾翻来覆去思考过是否是自己太平凡,迟钝地在大局外徘徊,而不曾进门窥探一眼,后来玄解休息的那些时日,倒是慢慢想明白了。

任是沧玉拥有再大的能力, 这天底下的众生都不过是一颗棋子,天外有天, 人外有人,苍生无穷无尽, 谁又知道明日会发生什么,倘使有心算计,是怎么都逃不开来的。

就如同海上飘摇的船只, 纵然船身再坚固,也总有能将它打散的巨大风浪。

玄解是一样的道理,他即便再强大,再厉害,仍然有自己的弱点。有时候沧玉甚至觉得自己应当感激春歌,他对春歌连同狐族总难免抱有一份愧疚之情,这些狐族所信任的那个妖怪与他毫无半分关系, 沧玉所得到的一切都源自于那个早就死去的灵魂,如今一清二楚,互不亏欠,却也省事。

有些面具要是戴得太久了,撕下来就要沾血带皮了。

眼下还好,只是痛,还不至于活生生撕裂开来,少了念想,就不会那么伤心。

他们到底不是沧玉的朋友——真可笑,甚至连这个名字都不是他自己的。

沧玉打算离开狐族的消息并没有特意隐瞒过,虽不至于如长了脚般传得到处都是,但应当知道的狐妖还是都知道了。春歌的态度难以捉摸,倒是赤水水第二天就跑来蹭饭,他真是操心,忙完这头要填那头,好像整个青丘就剩下他这么一只能喘气的狐狸还会说上两句话。

赤水水来的时候,沧玉已经不是很生气了,他的生气去得很快,整只狐狸就如同一截枯焦的木头,火已经烧灭了,只剩下点呛鼻的烟气。于是赤水水心里不由得哀叹了声,暗道:这次可真是麻烦了,我还没有见过沧玉这个模样,他当初喜欢容丹的时候,与春歌吵得最凶都没变成这样过,看来是真的很喜欢那只小崽子了。

那只小崽子正伏在沧玉的腿上熟睡着,他对沧玉的任何决定都没有什么异议,说不准沧玉要去杀人,他都会帮忙放火,赤水水要是指望他们俩之间那点儿微末薄弱的师徒之情,只怕今天只能铩羽而归。

“你真的要去火灵地脉?”

赤水水跟春歌不同,倘若那位女族长在此,必然要诚恳地婉言相劝,或是动之以情,或是晓之以理,她当了许多年的族长,做事情的方式与思维跟赤水水并不相同,她作许多决定是为了达成,而不是为了理解;因此于情理之上,反倒是赤水水更能明白沧玉的抉择,正是因为如此,春歌才不愿意自己前来,反倒让赤水水帮忙规劝。

他们彼此之间太过熟悉,熟悉得有些不知分寸,因而才有了今日的尴尬境地。

“不错,你来就是为了问我这件事吗?”沧玉微笑着,慢条斯理地抚摸过玄解的背脊,烛照的复原能力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才不过短短几日,幼兽的身形就抽长了许多。年轻时玄解不曾体验过的东西在这几日短短发生,那些凡间的人族少年才有的生长痛体现在他身上,熔岩般的铠甲皲裂开来,露出跳动的火焰,被迫撑开的体型几乎搅得玄解不得安宁。

嶙峋的骨骼几乎要挣破表面冲出来,就如同玄解从没对任何事与人低头那样。

“这嘛。”赤水水倒也爽快,他道,“要是可以,我当然是想来打消你的念头,只不过我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决定了,是千百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不过火灵地脉那地方,一时捕猎倒还好,要是长久住着,恐怕不是个好去处,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并不拦你,不过怎么也该换个好点的地方。”

沧玉摇了摇头,他看向了赤水水,肚子里藏着千百句恶毒的话来刺伤这只同样受益的狐妖,然而他并不出口,许多东西没必要做得太绝,因此轻声道:“我并不觉得那地方难熬。”人在安逸的环境下,再是舒适的所在都会有所挑剔,可一旦没的选了,怎么落魄的境地都能咬牙撑下去。

既然有了目标,又明白自己是在为什么而忍受,那么即便是火山冰川,都不能阻拦。

人事实上要远比自己所以为的更坚韧。

在琉璃宫的时候,沧玉本也以为自己永远都无法忍受寂寞,可是经历过这一遭之后,他反倒觉得清净些也没有什么不好,起码寂寞的滋味并不会比这种失望的痛苦更令人难过。而这世间众生与玄解比起来,沧玉又更愿意与后者待在一起相处些,他朦朦胧胧地意识到,自己的缺陷大概就是自己都无法确认自己真实的存在,而玄解的心里,填着清晰而完整的他。

那是沧玉自己都做不到的事。

赤水水又想叹气了,他不是个适合叹气的妖怪,他的生命总是很快活,没有麻烦的感情纠葛,也没有对谁的求而不得,更谈不上什么贪婪与欲/.望。这世间许多事对他来讲都是很简单的,有时候你可以侥幸选择到你都想要的东西,可有时候你只能选一个,春歌选了她心里更重要的那个,却又不舍得另一个。

这不是不对,只是太难了。

沧玉不像人类,经不起磋磨跟时光,他有着漫长的生命与光阴,凡人投入轮回会忘记一切。可是妖呢,当时间冲刷过记忆,假使仇恨被砂石消磨得仅剩无几,那么他曾对春歌的友情与温情也必然得到相同的结局。

赤水水知道这个问题太愚蠢了,可他还是忍不住,生在世间总要做些蠢事,否则这一生还有什么意义:“你真的不愿意原谅春歌吗?”

“那你愿意吗?”沧玉的手顿了顿,他抬起脸来,天明明是晴朗的,可不知怎的,赤水水却感觉世界都暗沉了下来,暴风雨仿佛潜伏在远处,凄风寒雨就下在他心里,那讥讽的笑意如同幼年恐惧的鬼怪,在荆棘丛中伺机狩猎,准备抓走不谨慎的幼崽饱餐一顿。

赤水水听见自己酸涩而艰难地回答道:“也许……会的。”

其实就连赤水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底的答案,他从不曾将任何人的地位放于狐族之上,也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这样两难的境地里。只是他同样清楚,这样的回答不过是期望春歌与沧玉之间能有缓和的地步,倘若真能原谅,也绝非一言半语所能轻而易举消磨的。

沧玉莞尔一笑,他很平静地说道:“那你原谅她了。”

起初赤水水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他困惑地看着沧玉,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于是他沉闷地捡起地上一根枯枝拨了拨泥土,慢悠悠道:“我不喜欢不高兴的事情,这件事是你跟春歌闹得,我就不插手了。臭小子怎么样,还跑得动吧?”

“死不了,还能喘气。”沧玉轻轻拍了拍膝头的玄解,低声道,“你既然醒了,怎么不起来。”

玄解掀开眼皮,沉闷道:“我饿了。”

他跟沧玉不同,并不生任何人的气,只是懒得理会而已。

赤水水跟他们俩分开的模样都很熟,但是偏偏两个大妖在一起的样子是最不熟的,忍不住一身恶寒,抖了抖鸡皮疙瘩,不管是陷入情爱的玄解还是陷入情爱的沧玉,看起来都实在有些太恐怖了,他打个哆嗦道:“我走了。”

玄解这才略有些吃惊地抬起头来看他:“你还没走啊。”

赤水水的青筋忍不住跳了出来,龇牙咧嘴地勉强自己笑开颜来,一字一顿道:“是啊,看来你变小了之后眼神都不大好使了。是不是啊,小眼睛。”他有点想像很多年前那样掐着玄解的后脖子往树上提,这只沉默的幼崽曾如同精巧的工具,机械地按照指令完成做法,即便惹毛他无数次,他都不会生气。

谁会想到几十年后,这只曾被以为是哑巴的幼崽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变化,他非但能够开口说话,而且一开口,就是天崩地裂,山摇地动。

大概这一切早就是注定的,谁都逃不过去,那些习以为常的每一日,并不是永远持续下去的,而是等待着某个节点,发生截然不同的光景。

临走前,赤水水回头说道:“这世间的选择各有不同,春歌她身后是整个狐族,走得越远,越是安稳,她所看到的黑暗就越多。这些事说不上多,你做过的也不少,今日伸手碰到了你喜欢的,往日也碰过人家心头上的,只不过你能对她撒气,人家纵然撒了也没用。”

“你想说什么?”沧玉皱眉道。

赤水水沉默片刻,摇摇头道:“没什么,她还是做了这件事。我只是觉得好笑,你与她,正是因为感情才会如此愤怒,偏又因为这感情,要消磨这感情。”

他最终道:“沧玉,你心软了很多,可我们还是铁石心肠着,实在对不住你了。”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八章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章
热门: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斩夜 被迫与双面龙傲天绑定 狂武战帝 星际稀有物种 住口,无耻老贼 爱豆和残疾总裁官宣了 桃花债 一剑霜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