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青丘的当天, 倩娘煮了一大碗面给玄解与沧玉吃。

面换了点新花样,倩娘没有问玄解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她只是看看沧玉, 又看了看玄解, 泪花儿掉进面汤里, 吃出点微微的咸涩。她用袖子把眼睛擦红,将近乎一脸盆的面条捧到两妖的面前,板着脸,不大高兴地说道:“吃胖点,山海间的伙食不太好吧, 看你们俩瘦成什么样了。”

山海间的伙食很好,起码比倩娘的手艺要好太多了, 沧玉笑笑没说话,他只吃掉了半盆面, 那分量实在太多了,玄解胃口不好,精神头太差, 赶了一路回青丘,恹恹在沧玉的怀里,干脆不吃了。

倩娘坐下来给自己盛了一大碗,扒拉着碗口在嗦面,眼睛还盯着夹在沧玉领口上仰脸睡觉的玄解,忽然对时间的改变有些怀疑起来,那二十年是真真正正流逝过去了的吗?

她低着头扒面, 隐隐约约已经觉察出了什么。

倩娘的脾气并不算很好,可是脑子还算得上好使,对青丘的风吹草动更是了解,春歌找赤水水喝了一夜的酒,沧玉对山海间与清宵盛会只字不提,玄解突然变作幼兽般的模样,被这天狐护得密不透风。

纵然是傻子,都看得出些许不对劲了。

“你怎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沧玉温声问道,他吃出了面汤里的咸味不是来源于盐,这世间上他所信任的人并不多,曾经狐族是一个,如今却只剩下了倩娘这一个,想来不得不说是句讽刺,他本来与倩娘并不是这么好的关系,可如今想想,竟只有这只险些进了自己肚子的鸟妖对他与玄解是真心实意的。

倩娘说:“我干嘛要问,难道你自己没长嘴,不会告诉我吗?”

沧玉看着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微低下头,下巴蹭过玄解粗糙的头顶,小兽像是只奶狗般缩在他怀里,暖和的像个小太阳:“倩娘,我不想说,对不住了。”

“不想说就不要说,我又没有非要听。”倩娘冷哼一声道,“你放心好了,我虽然很蛮不讲理,但有些道理却很明白,咱们俩都有不愿意告诉彼此的秘密,如果我非要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你不愿意说的事,那我岂不是也要将我不愿意说的事告诉你。”

沧玉有些诧异:“你今日倒是通情达理得有些吓人了。”

“吃你的面吧,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难怪瘦成这个模样,就是因为你这个坏榜样,才把玄解都饿瘦成这个模样了。”倩娘盛气凌人地责备道。

沧玉心道:要是饿几顿就能简单地瘦成玄解这个模样,那满大街的小姑娘就不会哭着喊着吃苹果减肥还要加健身来折磨自己了。

挨倩娘骂的时候,总是让人恨不得找个高楼跳下来,因为她实在说话刻薄尖酸到叫人气血上涌;可是倩娘有时候开玩笑时,又实在令人觉得她装着满肚子的奇思妙想,顺着那伶牙俐齿慢慢跳出来。

这叫沧玉忍不住感慨了声:“倩娘,你倒并不是每时每刻都有那么点讨人厌的。”

“你说什么?!”倩娘杏眼圆睁,柳眉倒竖,“你跟那臭不要脸的赤水水当初抓老娘炖汤的事怎么不拿出来说一说,你说我讨嫌,我还……”她本来也是要说沧玉不是每时每刻都那么讨人厌的,想想这话已经被沧玉说过了,一下子想不出什么话来好讲,当即气得在原地跳脚,恨不得把手里的面条都泼到沧玉脸上去。

要是可以,连碗都要扔过去,她这时豁出去了,倒并不怕沧玉打人,只是怕砸着玄解了。

倩娘对玄解,总是有一种于旁人不同的温柔跟关心。

沧玉看她的模样,又笑了起来,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膛——他当然不是在摸自己,而是在确定玄解的安危,就他回到青丘来之后,倩娘少说见他做这个动作已经有五次了。对山海间发生了什么,灌灌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可能叫如此冷淡的沧玉这般在乎玄解的原因,她倒真有些好奇。

只不过倩娘刚刚已经答应了不问,就绝不会多嘴再问,就像她当初很爱惜玄解,可也能做到闭上眼睛,所谓能屈能伸,不外如此。

尽管这两件事完全没有什么可比性

“倩娘,你往后有没有什么打算。”沧玉又勉强着吃了几口面,就将筷子搁下了,他眼下实在没有什么心情继续吃面,干脆直接开口道,“就是你自己的今后,你有没有想过何去何从,要做些什么?”

倩娘古怪道:“我?你问这话干什么,试探我?”

沧玉摇了摇头,淡然道:“我今后也许不会再住在这里了。”

这几个字明明没有一个是倩娘不认识的,可是合在一起就叫她完全摸不着头脑了,于是困惑道:“不住在这里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去山海间效力?还是说要换个地方住,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跟着你走就是了,你放心,什么悬崖峭壁都难不倒我,只要你们兽族是可以住的,我们飞禽没有什么不能休息的。”

“我的意思是,我要离开狐族了。”沧玉说道。

“噢,这样啊,那倒难怪了。”倩娘被逐出了灌灌一族之后,算是狐族的妖,别看凡人需要家族来支撑自己,妖族之间更是如此,寻常的妖族没有了族群的庇护,落了单,不说修为,光是生存都异常艰难,若非是那种厉害至极的大妖,平日受什么委屈都得自己忍着,所谓势单力孤,并不是说说而已。

虽说倩娘是沧玉的仆人,但她其实算是狐族的妖怪,难怪沧玉开口询问,他要是离开了狐族,还真说不好。

“可是你为什么要离开狐族啊?”倩娘茫然道,“离开了,你又要到哪儿去。”

沧玉笑道:“你分明答应过不问的。”

这倒奇了,倩娘心中纳闷,脸上嘿地一笑,不假思索道:“我刚刚才问出来的问题,几时答应过你不问了。”

而沧玉只是但笑不语,倩娘低头思索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是方才的对话,看来内容是沧玉刚刚所言不想说的事情,不由得恍然大悟,顿时气煞。

倩娘的情况十分特殊,倘若沧玉离开了狐族,她的情况就很容易变成一种困境,毕竟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一旦沧玉不信任春歌之后,几乎不吝啬将自己所考虑的事往好坏两个极端去想象,免得往后又因思虑不周而感到后悔。

“你莫名其妙突然叫我思考这些事,我怎么知道何去何从,大不了找棵树随便当我的灌灌呗,还能怎么样。”倩娘不屑道,“反正我看狐族应该是没有吃我的意思,只是没了你,我也没什么可效忠的,总不能要我去给赤水水当厨娘,他这狐狸爱清净,是绝不肯让别人介入他的生活的,我也不愿意伺候他。”

玄解这时挣扎了下,又把身子往外挤了几分,被沧玉塞了回去,看起来有点可怜,他自打分出一半本源之后,不光外形缩小了不少,连带着一天十二个时辰里有十个时辰都在睡觉,剩下一个时辰半睡半醒,另一个时辰跟沧玉对看。

生活极其枯燥乏味。

沧玉轻轻叹了声:“我孤身一人,来来去去,并不挂碍,只是担心你,倩娘,这么多年来累你照顾了,我虽只是想走自己的路,但又恐连累你不安生,因此有些忧心,若有什么能叫我帮上忙的,你但说无妨。”

“那你会改变想法吗?”倩娘忽然道。

沧玉没有说话,可从他的脸上,倩娘已经看出了答案,她没好气道:“你心里已经决定了,何必觉得抱歉,这又有什么好抱歉的,我知道你还有点妖性的时候,就已经不太气你了。我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既然你这么生气狐族,巴不得离开,我当然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不用担心我,担心又没用,还不如省下心思把玄解喂胖点吧。”

“不过,沧玉,你这下离开了青丘,要到哪里去?”

“不。”沧玉摇了摇头道,“我不会离开青丘,只是换个地方。”

哇。

倩娘暗暗咂舌,她心想:看来问题是真的很大,沧玉分明不打算离开青丘,却还是死了心要跟狐族闹翻,山海间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早知道厚着脸皮跟玄解一块儿去了,装什么大尾巴狼。就算不去,刚刚也不该说得那么果决,这下好了,话又被自己堵死了,真是气鸟。

“噢,可是青丘早已划清了地盘,你去别的地方,会不会有什么不便?难不成你要去抢那些散妖的地盘不成,这样虽好,但我觉得你恐怕会沾上许多麻烦。”

沧玉笑道:“旁的地方或许会,可是有一处地方绝无人烟,莫说是散妖了,纵然是三族,都不肯轻易到那里去久住的。”

“啊?”倩娘怪道,“还有这样的地方吗?是哪里,你可别告诉我要窝在某个山头的洞里当野猴子。”

“火灵地脉。”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七章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九章
热门: 十年 杂种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 将军攻略 一剑霜寒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我在星际直播荒野求生 Omega的精分师尊[穿越]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 嫁给暴君的男人[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