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回程的路上, 沧玉与玄解遇到了容丹。

容丹仍然蒙着面,青丝与容颜都束缚在丝绸之下, 她举着一盏小灯站在星空之下, 似乎正在出神, 她眯着眼默念着什么, 长久才将灯烧尽了,慢慢转过身来,正巧与沧玉他们对上了眼,不由得微微一怔,下意识笑了笑, 上前来问句好。

“容丹。”玄解一点都不客气,直接揭破了她的伪装, 目光微冷,他并不讨厌这个女人, 可说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自然连半分礼仪都欠缺。容丹的手里捧着灰烬,玄解嗅到了焦炭般的气息, 不由得皱起眉头,而沧玉出于客气,只是询问道,“容丹,你的灯是送给霖雍的吗?”

这是一句稀松平常的问话,放在什么时候都不显得紧张,偏偏放在这会儿, 难免有了几分暗示与警告的意味在其中,容丹的脸色煞白,她慢慢解开了脸上的面纱,垂下眼眸解释道:“是……不过我并无通敌之意,只是今日盛会佳节,难得有些空闲,我只是……只是有些想他。”

沧玉恍然大悟过来自己的问话太令人误解了,急忙补救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并不是质问你。”

“我明白。”容丹勉强地笑着,用脚尖碾了碾地上的一颗石子,头低得能看见自己的胸膛,她如鲠在喉,可说起话来又轻松惬意,仿佛心里什么忧虑都已荡然无存,“我明白,您……您永远不会那么对我,只是我自己在告诫自己,他也许没有那么喜欢我了。”

亏是来者沧玉,否则容丹此刻再是脆弱,也不会轻易流露出情绪来。

沧玉一下子琢磨不清容丹话里的意思了,他站在原地看看玄解,烛照只是无辜地回望着,没半点反应,指望玄解开窍主动说些什么,还不如指望母猪上树。天狐生怕自己错过什么剧情发展,又听容丹所言似乎大有深意,便问道:“霖雍怎么了?”

“我不明白。”容丹低语道,“我与尊上抵达山海间之后,见到了霖雍一面,他没有责怪我,更没有埋怨我,可是他……他分明误会了我。”

“如何?”沧玉心中一突,略有些怪异,觉得自己仿佛触摸到了剧情的门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

如果是寻常人的感情纠纷,沧玉有兴趣就听,没兴趣就不听,可是容丹事关剧情,她的感情线一旦发生问题,说不准会影响许多剧情的改变,因而才有耐心仔细听下去,光是听到霖雍与容丹的感情出现问题这里,就足够沧玉觉得惊奇了。

原着里头他们俩的确小吵小闹过,也分离过,可是容丹从没误会过霖雍的感情。

“人家对我好,我也对他们好。”容丹恍恍惚惚道,“我以前不明白,可是现在已经懂了,人家对我的好,有些是习惯,有些是施舍,还有些是交易,我……我希望能报答他们,可那只是报答,而不是真正喜欢他们,爱着他们,跟我对霖雍的感情是不一样的。那种感情只是一时激动,只是……只是我以为我应当竭尽全力地去对他们好,去回报,去接受……”

沧玉听得颇为惊讶,他对容丹一直有一定的看法,这个小姑娘的成长环境与家庭原因导致了她的多情,这种多情是贪婪而茂盛的,因此一旦有人对她好,她也愿意奋不顾身地对别人好,哪怕被欺骗、被伤害,她难以辨别这种爱到底是恶意的还是善意的。

可如今听来,容丹似乎已经分清楚了自己心中的感觉。

改变一个人自由生长的固定观念是何其困难的一件事,沧玉开始意识到辞丹凤到底是个多么有手段的大妖了。

“不错。”沧玉轻声道,“容丹,感情这种东西是只能独享的,并不是人家对你好,你就一定要回报。”

容丹忍不住看了一眼沧玉,她心中明白,这位大长老曾经在无数个日夜给予过她不逊于霖雍的关心与爱护,然而那些感情潜藏于冷漠的表面之下,她无缘得见,等到知道时已经太晚了。即便……即便没有霖雍出现,即便……即便早就知道了,容丹扪心自问,她又真的爱沧玉吗?

她不爱,没任何借口。

沧玉同样不需要任何借口,他放开了手,不动声色地挂心着容丹,可是他们之间隔着天涯与海角,再不可能走到同一条路上去了。

容丹真是憎恨自己,她最怕麻烦的就是沧玉,偏生她每次遇到这样的窘境,身旁就只剩下沧玉。

“可为什么霖雍不这么想呢。”容丹几乎垂泪,她的眼睫上挂着清晨的露珠,稍稍眨动,便飞散成雨滴,她咬紧了牙关,知道痛苦无用,知道记恨无用,知道那些无能为力的愤怒毫无意义,黯然道,“他说,他说他能明白,他心中大道重于我,自然能明白我心中有许多东西重过他,因为他无法常伴我身侧,所以他不在乎别人陪着我,他为什么不在乎,沧玉,你知道为什么吗?”

沧玉呆了片刻,颤声道:“你说什么?容丹。”

他几乎不能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东西,而容丹只是红着眼睛看他,倾诉道:“沧玉,你们这些活了千年万年的仙,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到底是在乎我还是不在乎我,还是说他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报恩,而不是像我喜欢他那样……喜欢我。”

容丹好似抓住大海里的浮木一般,她紧紧抓住沧玉的袖子,哀声道:“或者,或者你们这些仙,活久了,跟我们想得不一样,说的话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对吗?他不是不在乎,对吗?”

沧玉喃喃道:“他与你说,不介意别人陪着你?”

原着里的霖雍的确接受了容丹后宫这件事,否则一开始沧玉也不会戏谑他是绿帽子之王,可是如今听来,却觉得毛骨悚然,天狐已经意识到了,霖雍之所以成为正宫,之所以在原着里宽容容丹的后宫,不是因为他爱到容丹无法自拔,不能失去容丹,不过是因为他并不在意。

对霖雍而言,爱情并不是那么自私的东西,他心中的天道、修为、职责远胜于容丹,因此容丹心中有什么远胜于他,他也并不介意。因为霖雍是个很公平的神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自己做不到,便不要求容丹恪守,爱与大道,对他而言并没有任何分别。

霖雍无疑是喜欢容丹的,只是……只是不够爱她,起码这种爱,不像凡人那么近乎刻薄地要求忠诚,不像烛照这么炙热,而是淡如天边的卷云,消散又会再重聚,却始终抓不到。

容丹并不蠢,她在沧玉的脸上看到了回答,不由得仓惶往后退了一步,下意识松开手,身子一震,她重新将那面纱蒙上了,宛如披上层坚不可摧的铠甲,目光重又凝重冷酷起来:“我明白了,你们不是都这样的,他是个特例。”

“如果是天帝阻我,我可以告诉那个活了无数年的神明,我纵是半妖,他纵是上神,可我们之间并无任何过错,即便当真不相配,那也是规矩出了错,不是我的错。”容丹在月光与湖水下轻声道,“我今日才明白,原来不是配不配得上,而是我们俩从一开始就不是同路人。”

沧玉有些于心不忍,而容丹已经醒悟过来了,她对着两妖欠了欠身,冷淡道:“搅扰二位的兴致了,……尤其是大长老,是容丹无用,时至今日仍要劳烦大长老为我操劳,容丹在此谢过。”

“容丹。”沧玉唤住她,“你往后想怎么做?”

容丹似乎冷笑了一声,她觉得四肢百骸的疼痛窜上了大脑,牵扯着眼睛附近的皮肉突突发烫跳动,这种痛苦已经不会再令她不知所措了,她闭上眼,不动声色地冷静下来,轻声道:“我还记得当初在青丘时,与玄解谈过一番话,他说,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再怎么伪造假相,都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心安,我会找霖雍要一个心安的。”

“你多保重。”沧玉没有别的话好讲了,他忍不住叹了口气,魔尊似乎被剧情卡掉,一直都没出现过,而霖雍已经是这个样子,辞丹凤更别说,那妖王唯恐天下不乱,要是会在意什么人才叫稀奇,人家后宫容丹也后宫,本来一切都好好的,怎么容丹一正常,后宫反而就变得不正常了,这么闹心。

霖雍简直像是某些种马文里的正宫女主,宽容和善,不介意主角一边升级一边收女人,甚至还主动帮忙,只是人家正宫娘娘好歹偶尔会吃口醋,刻意表现下自己的不同或是多么在乎主角,霖雍则比放养都夸张,简直就差放生了,他一点都不在意。

如果此刻性别调换一下,沧玉会有点怀疑霖雍在读者里会两极分化,一边是跪舔高冷女神,一边是怒喷绿茶吊着主角,搞不好双方撕逼,在推荐里创造人物新毒点。

沧玉与霖雍并没有打过几次交道,唯一的那次印象也已经模糊了,隐约只记得是条怪好看的龙,还引起过他对于原型的无限遐想,万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不由得十分唏嘘。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一章
热门: 被迫成为蜂王后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 人妻受的反击 热搜预定 祸水 斩夜 非人界前台接待处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星际之永生为伴 你的宝贝已关机[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