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妖族里有个不算规矩的规矩, 没铁板钉钉地写出来过,可大妖们大多心照不宣。

跟凡人的客套礼貌不同, 妖类之间要是彼此之间不慎冒犯到了, 大多会如春歌方才那样处理, 要是拒绝这歉意, 便是选择打上一架,可以点到为止,也可以生死不论。春歌被那雪王的一句话惹毛了,便存了要命的心思,一点都不肯留情。

沧玉对此一无所知, 不过其实事情寥寥几句发展到此,本就与他干系不太大了, 不过是被拿来做了个由头罢了。

妖类修行多年,化为人形后仍有一部分保持着本性, 因此不管是沉溺于本能的欲/望之中亦或是渴望杀戮,都不过是天性所成。知晓开启了生死局,许多妖族便纷纷涌了过去, 他们对杀戮与□□的兴趣相当,有时候鲜血比子嗣还更刺激神经些。

雪王与其他大妖早已前往生死台了,而春歌还是不紧不慢地喝着自己的酒,仿佛事不关己,甚至还带了点笑意。

“春歌,你还不走吗?”辞丹凤慢悠悠地笑道,八溟与容丹已先一步过去主持大局了。

方才还热闹喧哗的主台此刻冷冷清清, 别说妖影了,连半个鬼影都没有,辞丹凤略微眯着眼,有些漫不经心的发问,看起来并不在乎答案。

“急什么,反正他都是要死的,我还没那么残忍,赶着送他去断头台,让他多活一会儿。”春歌不冷不淡地说道,“更何况那杯酒洒在他脸上,未免太可惜了点,我总得喝回来。”

辞丹凤大笑了起来,他看着春歌,那双漂亮而亲切的圆形瞳孔忽然拉长成了两枚锋利无比的针,脸上浮现出了蛇鳞,那鳞片覆盖到了他的额边,与头发连成一片:“你听起来没有刚刚那么生气了。”

“我的确很生气,只不过那个蠢货还不值得我大动肝火。”春歌将酒盏猛然砸在了桌子上,青铜器被砸成了扁块,她金色的眼瞳几乎要燃烧起来,如同两轮金日,冷冷道,“要不是我杀不了你,我就跟你上生死台。”

辞丹凤几乎被逗乐了,他欣赏地打量着春歌:“你的底气不足,不觉说话的口气不觉得太足了些吗?”

“你该庆幸我只能说。”春歌冷冷道,“不然现在手上这个东西就该砸在你脸上,你留下我,邀请沧玉来盛会,无非就是想借狐族的手解决那些蠢货。”

“狐族既已无法攘外,不如让我借来安内。”辞丹凤端起酒盏敬了春歌一杯,温声道,“祝族长凯旋。”

春歌看着他,面无表情:“呸!”

大妖之间因着脾性种族不同,常有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事,雪王口不择言不是一日两日的脾气,往日里辞丹凤都会从中调和,今日他竟拦住了八溟,显然是早有心理准备。春歌倒不是怕了雪王,而是她意识到自己做了辞丹凤的一把刀,不由得心生恼怒。

要做什么,想做什么,是她自己想做的时候,那付出任何代价都无怨无悔。

可一旦意识到是某个人在背后煽风点火,促使自己做出这个决定,就□□歌止不住的愤怒与烦躁。

而另一头的玄解只看到了沧玉走下了阶梯,对那主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既是全无兴趣,更因着太过遥远而没办法知晓,倒是碧浪看着妖精们变了方向,急忙捞住一个,才知晓青丘狐族的族长要与雪王决战,她虽只是一条鱼精,但骨子里也有几分好战,便激动地看向了玄解,热切问道:“咱们一道去看看吗?”

玄解只在妖海里搜寻沧玉的踪影,那天狐走下阶梯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目光落了空,便执拗而不知退让地寻觅起来。

“你怎么了?喂,喂,玄解,你听见我说话了吗?”自来熟的碧浪使劲儿在玄解眼前挥了挥手,疑虑道,“你在找什么?”

她看着妖潮如流水般涌动,有几分焦急:“哎呀,他们都去看热闹了,咱们要是再不走,只怕赶不上好位置,你到底在找些什么呀,我也与你一起找。”

“原来你在这里。”

碧浪闻声立刻转过身来,不由得吓了一跳,目瞪口呆地看着站在面前的这个陌生又脸熟的大妖,她结结巴巴地开了口:“你……你……你是……”

沧玉的目光落在了小鱼精的身上,她的修为还太浅,对天狐而言如同柔弱的幼崽,他对这个陌生的小姑娘略微颔首示意,既不疏远,也不亲近。而玄解只是一心一意地看着沧玉,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们俩已经整整五日没有说话了,而玄解没有话要说。

“玄解……”沧玉上前一步来,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略有些不高兴最终的结局竟还是自己服软,哪怕他们此刻还没有和解,可由他先开口,便有点认输的意味,偏偏离开之后他第一反应就是来找玄解,又好巧不巧地找到了。

碧浪难以置信地凝视着沧玉,忽然道:“你……你……你是沧玉大人。”

鱼精的个头不高,她仰望着沧玉,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只觉得月光灼伤了眼睛,沧玉远在高处时看着只觉得雍容尊贵而模糊,近看了才发觉这位狐族大长老确实美貌非凡,她的心砰砰跳动了起来,脸上浮出红晕,偷觑了两眼玄解,心道:“他们俩看起来是认识的,又都是来自青丘,哎呀,我还当他是喜欢沧玉大人呢,原来他是沧玉大人家的小辈。”

碧浪被美色迷得晕头转向,呆愣愣地站在原地有几分不知所措,她确实觉得沧玉生得十分漂亮,可是倒不至于见异思迁,爱一个忘一个,心里更多倾向的仍是玄解,只不过难免生出点惶恐忐忑来,暗道:“他见惯了沧玉这样的容貌,不知道还看不看得上我。”

小小的鱼精对自己的美貌向来十分自傲,可要分作跟谁比才是。

“不错,你是……”沧玉不觉得原身会认识一只小小的鱼精,因此倒不是很害怕露馅,他不想看玄解,干脆看向了碧浪,上下打量一番,见对方畏怯地往玄解身边靠了靠,顿时掀翻了醋坛子,觉得酸意从心里泛出来,“你是玄解的朋友?”

碧浪没有听出沧玉话语中山雨欲来的风暴气息,只是灿烂地笑了开来:“是啊,我们才认识,还只能算是朋友。”

还只能算是朋友……不然呢?你还想算什么?

沧玉肺都快气炸了,脸上的笑容略显僵硬,他是个慢熟的人,凡事讲究顺其自然,没办法领悟妖族这种看上就要立刻搭讪,回应就是朋友的开放风气,因此脸色很快就冷了下来,他开口道:“是这样吗?玄解。”

绕是碧浪再天真无邪,多少都听出点不太对味的意思来了,她一呆,看了看玄解,又看了看沧玉,歪歪头心想道:“奇怪了,长辈对晚辈说话是这样的吗?还是他们青丘的风气特别不同一些。”

“她不是我的朋友。”玄解漠然道,“萍水相逢而已。”

沧玉深深地看着他,大概是没有心力与烛照争执,又是失望又是气恼地走远了,而碧浪猛然回过头,不太高兴地看着烛照,略带嗔意地说道:“你怎么这么说话,咱们俩都互通过姓名了,我对你有意思,你就算对我没意思,说不准未来有呢,还不许咱们俩从朋友做起吗?”

玄解指了指沧玉的背影,淡淡道:“你看不出来吗?他与我之间的意思。”

“你真会胡说。”碧浪咯咯笑出声来,“人家可是狐族的大长老,能看得上你……”

“啊——”碧浪忽然一阵激灵,反应过来方才那天狐的神态与眼神,那是情人之间才会有的东西,她的笑声截然而止,只觉得头晕目眩,于是看了看玄解,又看了看沧玉的身影,惊叫了起来,“你们俩真是一对啊?那你不早说?我还以为我有机会呢!”

玄解冷冷地看着她,皱起了眉头,没打算解释什么,只是心中不太愉悦地想道:即便我说了,你又会信么?

碧浪实在是条果决的鱼精,发觉玄解此路不通后,立刻端着果酒没入了来来往往的妖精之中,去寻找下个可心人了,要她去与沧玉竞争,那未免太痴人说梦了。那天狐的大长老,要身份有身份,要容貌有容貌,人间可以比的青春美丽对妖族来讲反倒是累赘,长生不老,容颜常驻,对大妖而言又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反倒是小妖们,指不定哪天就没了。

毕竟就算是换做碧浪,她要是能在二者之中选择,定然是选沧玉的。

沧玉已经走得很远了,玄解又喝了一杯酒,他看着残留的酒液之中倒映着月光,伸手择下了一枝开得正盛的花,不知是什么品种,芳香袭人,红得惊人。

他握着花轻嗅了一阵,慢慢将它包在掌心里,揉成了粉碎,花的汁液滴滴答答流淌了一手,仿佛被水冲淡的鲜血。

玄解跳下桌子,跟了上去。

山海间树影婆娑,夜风摇曳,吹起无数暗影狂舞,圆月当空,那些热闹与喧哗离沧玉太远,远得如同隔世烟尘,隔着层屏障般的吵嚷。

沧玉找了块石头坐下,只觉得苦闷,他并不怀疑玄解对自己的真心,那些甜言蜜语毫无必要,从玄解的身上能看出始青的身影,然而那只小烛照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从琉璃宫离开的那一刻开始,沧玉便已明白,对自己而言,这世间绝不可能有任何人的情意更胜过玄解了。

可是明白,并不妨碍沧玉觉得痛苦。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是沧玉一直坚信而从不会去质疑的,那就是玄解了,他对烛照的掌控欲日渐旺盛,而玄解不动声色地顺从也令沧玉以为这个世间再不会有人阻隔开他们俩。

时至今日,沧玉才意识到,倘若玄解不愿意开口,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知道他的心思了。

他没办法看出玄解的心思,没办法知道玄解的想法,可是玄解看着他,却是一眼看透骨肉魂灵。

沧玉随手捡了几颗石子,漫不经心地往水里丢,偶尔有不爱热闹的小妖不慎被砸到了,从水中冒出头来刚要破口大骂,感觉到大妖的气息,也都纷纷潜入更深处去了——毕竟从清宵盛会上跑出来丢石子解闷的大妖,不管怎么想,都感觉不会太好惹。

过了一会儿,玄解方才来到他身旁坐下。

这次玄解终于有话说了,他轻轻碰了碰沧玉的肩膀,淡淡道:“即便是这么热闹的时候,你好像也不太快活。”

“有什么可快活的,这样的热闹又与我无关,他们的庆祝是他们自己的事。”

玄解愣了愣,他抬头看向圆月,今日的夜空很明媚,是人间难以比拟的,山海间居于空中,离星辰银河并不远,那些璀璨的星子仿佛触手可及:“我还记得那个叫做月老的雕塑,你那个时候分明是很开心的,这种东西也有差别吗?”

烛照的脸有些天真,带着未曾消散的稚气。

“玄解。”沧玉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庞,将额头凑了过去,与他抵着,低声道,“告诉我,你当时为什么生气,告诉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我想知道。”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沉闷地令人窒息,沧玉失望地垂下眼眸,他目光里那些光辉黯淡了,手慢慢滑落下去,被玄解攥住了。烛照并不做声,他握着天狐的手,好似要扼断手骨一般用力,过了许久,才启唇道:“我还太年轻了,沧玉,我什么都不懂,我生气、愤怒、介怀于毫无意义的东西,你迟早有一日会厌烦的。”

“你已说得这么懂事了,还叫不懂吗?”沧玉笑了笑,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笑意里有几分嘲讽,几分无奈。

玄解看着他,并没有反驳,而是问道:“如果有一日,我如我娘那样对你,你会怎么样?烛照的天性就是如此,你既然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我不喜欢你莫名其妙在乎其他的人或是事物,可我若日日吃味,常常与你纠缠,你难道真能始终如一吗?”

我靠你说得好有道理!

不提不知道,一提吓一跳,沧玉想了想始青版本的玄解,不觉冷汗流了下来,倒不是他对始青有什么意见,而是始青对浮黎的爱意过于沉重,几乎是一个生命完全属于另一个生命,不是依附、不是依赖、而是彻彻底底将归属权交了出去,不由得沧玉想起就觉得毛骨悚然。

这种爱意当然是很忠诚,也很专一的,然而同样是令人恐惧的。

“那你想到什么解决的办法了吗?”沧玉沉默了片刻,轻轻叹气道。

玄解老实道:“没有。”

“难道你想不出办法,就准备永远不与我说话了吗?”沧玉有些难以置信,他隐约明白了玄解在克制着什么东西,可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显得愈发困惑不解,“如果我不主动开口,你就不打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等到自己将死结打开了再来找我吗?玄解,你明不明白,那就过得太久了。”

玄解皱起了眉头,他略有些不大高兴地说道:“我只是很愤怒,难道不可以吗?”他并不是对沧玉生气,而是对自己生气,因此语气渐渐冷了下去,“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什么都控制不住,就跟小时候一样,杀起性了就不管不顾,我把控不住自己。”

“你还不明白烛照是什么。”玄解的眼瞳里泛着鲜血般粘稠的冷光,桀骜的骸骨生长成嶙峋刺手的扭曲枝干,他的声音化为寒冰,握住沧玉的那只手稍稍松开力道,拧住了袖口,低语道,“谁都可以关怀这苍生,唯独你不可以,因为我的苍生里只有你,你听懂了吗?”

烛照脸上的戾气毕露,那寒冷的杀意从未如此贴近过沧玉。

沧玉被吓住了,他僵硬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玄解,略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办法给你想要的。”

“我知道。”玄解沉重地倾过身体,依靠在沧玉的肩膀上,一遍遍地重复着,“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需要时间。”

沧玉伸手拍了拍他的背,犹豫片刻后又将手放在了玄解的发上,那燃烧的火焰烧灼着手掌,天狐垂下脸依偎着他,低声道:“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等很久,一直等下去……只是有些时候你倘若不高兴了,直接告诉我就是了,哪怕我没办法解决,起码我们可以一起分担。”

那手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玄解,烛照将天狐揽住,觉得头痛欲裂,又似有甜蜜泛滥于心口,于是说起幼年的往事来:“我还记得有一次赤水水带我与赤罗出去打猎,我先受了伤,赤罗为了保护我,也被抓了一道,你知道赤水水说了什么吗?”

“什么?”

“他说,赤罗真是个蠢货,既然玄解已经受伤了,反正都是伤着,只要不死,就拿来挡一下,总比两个都受伤好,没了命才知道教训就太晚了。”

沧玉一怔:“这……”

“他说得很对,伤两个不如伤一个,你也没有办法,我纵然告诉你,不过是连累你与我一起苦恼,何必。”玄解不厌其烦地解释,“我知道你与他们是很相似的,这些痛苦不会消磨烛照的感情,可是会消磨你们的,就如同屋子住久了会磨损,如果不知道呵护,顷刻间就会荡然无存。”

“你说得太伤人了,玄解。”沧玉没法反驳,他低语道,“说得这么清楚,是一样的。”

玄解露出了个冷淡的笑容,他看得太清楚,却没有足够的阅历去了解这些清楚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应该看得如此清楚,有时候的周道与殷勤反而徒增感伤与烦恼。

沧玉只好去吻玄解的额头,他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出那些凡人本应心知肚明的东西,烛照就是烛照,人就是人,从这段感情的开始那一刻,就本该做好此刻的准备:“玄解,可是我不是赤罗。”

玄解听出了言下之意。

晚上他们俩牵着手回去,一路不知道瞪掉了大大小小多少只妖怪的眼睛,而生死台上的春歌将纤细雪白的手湿漉漉地从雪王那冰冷的胸口里拽出来,冰晶核般的心脏在她掌心跳动着,雪妖化作了一滩水,他带来的部下或是愤怒或是瑟瑟发抖,皆中止在辞丹凤的一个眼眸之中。

那妖王妩媚而妖娆地笑着,双眼勾出变化的风云,他一眨眼,血流成河,权力更迭,千年的苦修都化为了泡影。

春歌将那象征权力的生命于鼓掌之间湮没,她握紧了拳头,往日面对沧玉时没心没肺的冷笑淡去了,化为了讥讽地嘲弄。她站在辞丹凤身旁,如同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刃,纵然觉得恶心,可还是按照妖王的指向而前进。

“春歌。”辞丹凤的声音轻飘飘,他戏谑地看向春歌,柔声道,“你想要什么奖赏。”

“免了。”春歌甩了甩手,还残留着淡蓝色的血液,她实在甩不干净,干脆把手伸到了辞丹凤的衣服上蹭了蹭,她也被打得不轻,大家都是族长,实力纵然有高低,其实也差不了许多,鲜血涌在喉咙口,吞不下去,吐不出来,说话间觉得咽喉里都是血腥气,肺腑好似碎成了一块块,她在一片欢呼与嚎啕里看着辞丹凤,目光冰冷,“往后烛照与狐族的事,就跟妖界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说的是烛照,而不是玄解,笑容终于骄纵轻慢了起来:“多谢尊上,让我占了这么个大便宜。”

烛照哪是那么简单的事,纵然玄解年纪还小,可他到底是一只烛照,千年万载天地孕育,不过得这么一只,天帝不肯让给妖王,妖王又岂肯让给天帝,春歌将狐族拿来做这桌面上的赌注,难道全靠一腔孤勇与柔情万种吗?

她要保下狐族,要狐族千秋万代,世世昌隆,烛照虽不是天运,但也可以算得上是天运之一。

春歌跌跌撞撞走下台子的时候,忍不住想:沧玉要是知道了,按照他的性子,大概是会不高兴的,他不惜放下身段来求我,不想困住玄解,可狐族却要把这头烛照锁在青丘之中。

我与辞丹凤又有什么区别。

春歌冷笑了一声,他操控我,而我操控沧玉。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下一章:第一百七十章
热门: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帽子和绷带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欢迎来到神话世界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 在逃生游戏里当最6主播 鬼之子 斩夜 金丝雀宠主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