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场争执维持的时间远比任何人所以为得都更久。

沧玉并没有主动去找玄解和解, 分明是那烛照先发神经病,没道理由他去妥善处理, 而玄解这几日一直在外头, 也不曾回来。春歌料想到了他们俩大概会闹些脾气, 情人之间吃醋再正常不过了, 可没有想到竟会闹到这般境地。

问沧玉,那天狐冷冷淡淡只说无事;问玄解,小烛照摇摇脑袋并不答话。

春歌对他们俩之间的感情本就不看好,见着两妖如此行为,不由得轻轻在心中叹息了声, 暗道:“只怕这段感情是要不好了,希望他们俩不要继续闹下去了, 要是真正伤了面子,往后哪还能再见面呢, 总不能真赶走玄解吧。”

几日时光不知不觉就偷偷溜走,清宵盛会很快就到了,沧玉这一日刚起身来, 见山海间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竟比往常还热闹了十倍,他往山下一瞧,只见得乌泱泱各种头颅涌动,接待的小妖有条不紊,形成了三条通道, 各有去处。

沧玉恍然想起,今晚就是清宵盛会的开始了。

他与玄解也已经有整整五天没有说话了,其实他们俩的性子都很寡淡,平日不怎么多说。

沧玉是戴久了面具,恐惧与戒备几乎长成了另一张脸,很难扯下来,他不喜欢多说话,多说必然会失言;而玄解则不一样,那烛照吝啬将自己的热情浪费在任何人身上,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心力都放在了力量上,对人际关系与世情有自己理解跟处理的方式。

很多话,沧玉与玄解都觉得不必说,他们之间并无任何一个斤斤计较的存在,也愿意为彼此考虑。

这次的吵架来得委实莫名其妙,沧玉不明白,至今仍然不明白对方到底是为什么生气,又到底在生什么气。

如果是因为容丹,那沧玉答应永不见她就是了,可对玄解来讲,又似乎并非那么简单。

夜幕降落得很快,方才山海间的日光还晒得令妖都有些头晕目眩,好似一瞬间的事,那日头消退了,月亮便浮现出来,清宵盛会在夕阳时分就开始了,流水般的宴席,妖娆的舞姿,玄解从水边回来,慢了一步,被妖族们挤在外边些的地方,隔着高高的阶梯,看向正端坐高位的沧玉。

至高位当然是妖王辞丹凤,他左右手下则是那个蒙面的女妖与八溟,还有些山海间管事的大妖,沧玉与春歌因受器重,也坐在两侧,至于其他妖族族长或是首领,因为地位与实力而各有位子安排,更多的妖族则是随意在其中来来往往,有尽兴唱歌,有欢快跳舞的,场面混乱,说是群魔乱舞也不为过。

“哎,你是哪来的啊。”

玄解转过身去,他身后站着个笑盈盈的女妖,明眸皓齿,二三十岁的模样,衣衫穿得很齐整,脸颊有些鳞片,大概是鱼精,脸上湿漉漉地带着水珠,在月光上泛着柔润的光芒,她正举着手,端着一杯虹色的果酒。

那佳酿就在他们不远处的台子上,盛在大瓮之中,旁边累着许多酒盏,谁都可以舀一杯吃。

“青丘。”

玄解淡淡道,自顾自走过去,拿起一个新杯盏,在永不见底的酒瓮之中舀了一杯,他这杯却是蓝色的,如琉璃般透着光,宛如天上银河泼溅在杯中,他抬手一饮而尽,想起了第一次喝酒的滋味,是同样的辛辣香甜,令人头晕目眩。

可此刻的心情,再没有当初那么轻松与惬意。

他想:原来酒真正的滋味是苦的。

“青丘啊,那是个好地方。”鱼精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又追着玄解跑,她赤着脚,鲛人所织成的轻纱半透明地垂在她纤细的小腿与脚踝上,那白嫩的双足践踏过新生的绿草与红花,她殷勤而热情地对玄解示好,“我听说那儿的妖怪都生得很好看,没想到是真的,你真的很好看。”

玄解没有回答,他在拥挤的妖潮里凝眸看向正在喝酒的沧玉,天狐喝酒的模样很好看,不,不能这么说,应当说沧玉做任何事时都很好看,甚至是愤怒生气的时候。沧玉很难被激怒,同样很难发脾气,他有种难以言喻的冷静与镇定,仿佛天崩地裂都难以毁灭他。

因此玄解没有说任何话回应鱼精。

“我叫碧浪,你呢?你叫什么?”

碧浪又喝了一杯酒,忍不住伸手轻轻晃了晃玄解的胳膊,脸上泛出甜甜的微笑来,两颊晕出了酒意的红润:“说嘛,你叫什么呀?你又一直在看什么?”

“我叫玄解。”

玄解皱了皱眉,仍是回答了,只是没有理会碧浪的后一个问题。

好在碧浪是个容易满足的妖精,她慵着醉眼顺着玄解的视线去瞧,便看到了冷若冰霜的沧玉,不由得吃吃笑了起来:“哎呀,你原来在瞧那狐族的大长老呀,他确实生得很美,生得好看,可是那又怎样呢,与咱们这些小妖是没有关系的。你想着一亲芳泽,我还想与他一夜**呢,哪有可能,咱们出生的时候他都已是威名赫赫的大妖了,眼高于顶,怎看得上咱们。”

“你说什么?”玄解脸色微微一变,盯住了碧浪,皱眉道,“你说你想与沧玉他……”

“嘻……看你紧张的样子,我不过就是说说罢了。”碧浪将酒盏往地上一丢,抱着手笑道,“我听说狐族的大长老从不出席清宵盛会的,因此许多妖族都只是听说过,没想到咱们福气这么好,正巧撞上他来,传言里说他美得令人神魂颠倒,其实我现在看来,也就是如此嘛。”

她的目光偷偷往玄解身上跑,显然意有所指。

可惜玄解未能成功良好地接受到她的脑电波,而是安静地喝着酒,无动于衷,碧浪试探地将手放在他的胳膊上,很快就感觉到了掌心传来炙热的灼意,她急忙收回手,惊诧地看着玄解,那薄情的青年只是淡淡觑了她一眼,告诫道:“别靠我太近。”

而后他没入妖海之中,碧浪恼恨地跺了跺脚,分开两旁的妖怪也追了进去。

沧玉不喜欢这么热闹的场面,他并不讨厌热闹本身,而是反感于妖族的肆无忌惮,妖与人的风气截然不同,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更没什么规矩束缚,要是在凡人的世界里,沧玉待玄解而言如师如父,他们俩若要在一起,早被礼教的唾沫星子淹个半死,而在妖族之中,春歌纵然不看好,可不曾出言干扰过。

开放是一个相对的词,对沧玉而言,宽容这段感情的妖界固然不错,可风气未免有些开放得过头了。前半场还在吃喝玩乐倒也罢了,待到圆月当空,夜一深,看对了眼的妖族就着山海滚到了一处,喘息声混在嘶吼的大笑之中,他终于坐不住了,冷着脸站起身来,往阶梯下一步步走去。

八溟脸色一变,刚要开口呵斥他,却被辞丹凤一个眼神止住,那妖王把玩着酒杯,神秘地微笑起来:“好了八溟,这么高兴的日子,由着他去吧。有意思,依沧玉的性子竟能忍到此时,真叫我意外。看来他是真的很在乎那个小子。”

容丹蹙了蹙眉,她看向沧玉的背影,觉察到那些落在天狐身上的目光,或关怀或带着恶意,嘴唇微动,到底没有说出什么话来,只是佯装镇定地稳坐着,看着辞丹凤又再一次斟满了酒。

那个小子,是指玄解吗?

“八溟大人,请坐。”容丹开了口,她轻轻抬起手,请八溟重新入座,口吻冷冷淡淡,隐约有了几分沧玉当年的风采。

辞丹凤将腿架在了座位上,目光扫过底下众妖,失去了沧玉并没有让清宵盛会有什么改变,倒不如说那天狐本就与这盛会格格不入,他坐在最接近中心的所在,受万妖瞩目,却宛如活在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理智地当着一个冷眼旁观的过客。

春歌笑盈盈地站起身来,温声软语:“沧玉他身体不适,扫了诸位的兴致,我代赔罪。”她端酒先饮了满杯,足足喝了十八杯,方才罢休——此处能与她相提并论的大妖不过十八位。

众妖或是戏谑,或是好奇地打量着她,大多都领情,也饮了一杯,唯有雪妖的族长憨憨笑出声来,他生得魁梧,宛如棕熊般高大壮硕,那双眼睛却似老鼠身上掏出来的,咕噜咕噜地打量着春歌窈窕的身段,不□□分,端起酒杯大笑了起来:“躲在女妖的身后,这位天狐的大长老实在没种。”

春歌听了并不动怒,美目流转,轻声道:“噢?雪王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雪王沾沾自喜道,“只是觉得如您这般的美人儿,实在不该给某些臭男妖收拾烂摊子,生来就该受怜惜的。”

春歌笑了起来:“雪王当真是这么想的?”

“这还有假,要是春歌族长愿意嫁给我,我绝不让你受今日的委屈。”雪王拍了拍胸脯,还当美人对自己另眼相看,忍不住美滋滋地笑了起来。

“有意思。”春歌从小案上滑了出来,手上还端着一杯酒,她将那盏酒泼在了雪王的脸上,娇媚的笑容瞬间化作了冷意,“既然不肯好好饮我的酒,那就按老规矩来,生死场上有来无回,老娘叫你知道谁才该回他亲娘怀里吃奶!”

雪王冷不防被泼了一脸酒,看着众妖看戏般的目光,顿时觉得血气上涌,脸皮涨得发红,怒目相视,拍案而起,怒吼道:“给脸不要脸!你当我怕你吗!”

八溟皱起眉来,刚要开口,辞丹凤又一次截胡,慢悠悠道:“好,有意思。”

八溟无言以对。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九章
热门: 极品乡村生活 赠君一颗夜明珠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我的公主重生了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不要点进来[电竞] 一不小心娶了皇后小姐姐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