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沧玉在意狐族, 无非是因为血脉与根系。

沧玉在意亲友,不过是那些光阴曾经一同度过。

若想断绝他的念头, 只需要漫长的时光, 一点点、一层层缓慢无声地消磨, 玄解不会去做, 却并不妨碍他明白这些东西都是无关紧要的,一切情意与爱意都有缘由,因而一旦想要断绝起来,事实上并不是那么困难,就如同当初在琉璃宫内, 若是玄解想要困住沧玉,只需要些许谎言与一点愧疚, 便能轻易掌控天狐的来去。

唯独是毫无原因的关注与在意,分明对那个人毫无感情, 分明对那个人并不在乎,然而一旦她出现,就能轻而易举夺走沧玉所有的心力与关注。

在青丘是如此, 在姑胥是如此,在青山村是如此,在山海间仍是如此。

究竟是为了什么,又因着什么缘故?是什么理由?你如此在乎她,介怀她,既然并不爱她也不恨她,到底是什么在勾动着你的心思。假如你有这无穷的心力, 为什么不能够放在我的身上,而是选择了容丹呢?

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要怎么才可以断绝?它既然本就不存在,那就同样意味着可以永存。

痴情自然不是绝对,更不是唯一的,烛照的本能就是独占自己的伴侣,如同始青一般,亦如同浮黎一般,除了伴侣再不会看向世间其他的光彩。玄解因着幼年的缘故,加上之后经历的种种,隐隐约约明白这样的占有是并不合理,更不合适的,有时候说不准抓得越紧流失得越快。

玄解的年纪虽然还轻,但心思已十分老道,他不愿意只是片刻的欢愉,更不愿意抓住了就要立刻松开来。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丧失了烛照的本性,从骨子里,玄解仍是那个霸道而偏执的烛照。

正如同掌控力量与拥有力量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嫉妒心亦然,玄解没解释什么,他并不需要解释,更不需要沧玉理解。烛照的感情天生与常人不同,他这一路走来从不曾指望被谁理解,更何况凡人妖族之间,纵然七情六欲充沛,再是贴心如沧玉,也有无法理解他人的时刻。

即便是在情爱之中,又有谁能全身心地去明白另一个人,这是永远都不可能做到的事。

“你如果不说,我怎能明白。”沧玉轻轻叹了口气,觉得有点头痛,又有些欢喜愉悦,并不是他天生骨肉贱皮,而是能勾动玄解的情绪总是难免叫人有些得意,“你只有说了个清楚,我才懂得是什么意思啊。”

沧玉只能大概意识到玄解是在吃容丹的醋,可是吃醋的原因却至今成谜,因此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他,心里分明窃喜着,但又平白生出些许纠结来。

吃醋是件好事,可要是吃得太厉害,闹大了难以收场就麻烦了。

他本以为这次会如往常每一刻那样,玄解老老实实说出自己的忧虑,然后一起解决掉。

然而这次玄解只是深深地望着他,摇了摇头道:“你不会明白的,我纵然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你只会觉得荒谬可笑,觉得我是杞人忧天。”

沧玉困惑地望着他,语气便不太好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会怎么想?”

“因为我自己就是这么想的。”烛照忽然冷笑了一声,他站起身来,不曾与沧玉告别,更不曾多说什么,径自驾云而去,很快就在风中没了踪影。

这一路以来,玄解说不上贴心听话,起码不曾如此无礼过,更没怎么忤逆过沧玉的心思,天狐不曾料到对方会忽然来逃跑这一手,连拦都来不及,眼睁睁看着他远去,霎时间心胸之中血气翻涌,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沧玉深呼吸了两口,硬生生将石桌上的圆板掀了起来,茶杯瓜果滴溜溜滚了一地,碎了个清响,那石板在空中滚动两圈,还未来得及落地就隔空爆破开来,飞溅的碎石子划破了天狐的脸颊,他伸手拭去颊上的鲜血,嫣红、温热,只觉得刺目,便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本不是什么严重的大事变作如今这模样,叫沧玉气得浑身发抖,等到怒气暂消时,整个亭子都化作了飞灰,他站在尘埃之中,黑漆漆的瞳孔里藏匿着寒意,脑海里冒出个名字来。

容丹。

往日里要是想让沧玉去见容丹,实在千难万难,可是他今天难得发脾气,一时倔性发作,还非要见着那姑娘不可了。

他压根没对容丹动过心,更没对容丹有过意,就算是前任夫妻,那也是在玄解还没出现的时候了,更何况之后一直保持距离,几乎没有什么旧情复燃的可能。如果玄解要吃醋当年那些事,那大可直说,偏生他又清清楚楚明白容丹与自己毫无关系。

沧玉真的不懂他到底无缘无故在不高兴些什么。

更别说了,那女妖很可能还不是容丹!

沧玉驾云离去的时候,心中闹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了跟玄解澄清误会才去找她,亦或是真的负气想知道对方是不是容丹,若他沉下心思仔细想想,恐怕还是前者多一些,情爱从来不由人,玄解虽然坠入情网的时辰比他早,焉知谁在此情里坠得更深。

那蒙面女妖一点都不难找,沧玉驾云而去的时候,她正在一块草地上练剑,见着沧玉按下云头,轻飘飘落下来,美眸之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慌乱,赶忙收剑抱拳,往后退了一步,对他行礼颔首,倒不曾开口。

沧玉此刻心情不好,脸上连带出几分严肃,无任何欢乐之态,直看得容丹心中七上八下,宛如左右吊了两个水桶般打晃。

不知道沧玉是来做什么。

莫不是……莫不是被认出来了。

沧玉并不开口,只是冷冷地看着容丹,他此刻愤怒,平素的礼仪客气皆抛到脑后去,恨不得透过面纱看清楚底下藏着的那张脸到底是不是正主。容丹被看得直发毛,不知道沧玉到底是误会了什么,要是认出她来,不该是这样的反应才对,急忙拱手道:“今日来访,可是在下驽钝,不知何处冒犯了大人?”

“没有。”沧玉的声音冰凉如水,他冷笑了声,淡淡道,“只是觉得你很像我一位故人。”

“故人?”容丹觉得自己的手心几乎都在冒汗,她平生在意的人不多,觉得愧疚的人也不多,自从娘亲死后,沧玉就成了唯一那个。对霖雍时,她是全心爱意;对辞丹凤时,她是满心感激,还有那许许多多的朋友伙伴,她都心生喜爱,可唯独对上沧玉,她不但觉得愧疚,还感觉到了压力。

沧玉点了点头,似是漫不经心地轻轻一唤:“容丹。”

“啊——”容丹惊吓到脸色煞白,她深深地看着沧玉,最终无奈地低声道,“大长老……您……你……你到底还是认出我来了。”

你还真是啊?

沧玉虽然心中有了七成的把握,但见这蒙面女妖承认时,还是忍不住吓了一跳,前后才不过一年光景,容丹就已经判若两人,若是往日,她此刻八成已经变成两个水龙头,眼泪流个没完了。

“你不想见我……”沧玉再是怒火滔天,此刻也多少觉察到不对劲了,他能意识到容丹对自己揭破事实这件事早有准备且并不在意,而他的行为未免过于莽撞了些,既无利益,又无瓜葛,何必来庸人自扰,迁怒在容丹身上。

谈恋爱降智果然是真的。

容丹摇了摇头道:“不,大长老,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不想见你,我只是怕再给您添麻烦,更何况我自己选的路,理应我自己走。”

好姑娘……

沧玉瞬间前尘尽忘,他此刻心火还没熄,理智已经回归,于是在心中叹息道:“要是玄解有你一半贴心乖巧,那该多好。”

人都到这里了,总不好说什么跟男朋友吵架了跑来迁怒你这个原因,沧玉的话到了唇边,又酝酿了两回,最终只道:“你还好么?”

不过寥寥四字,就已叫容丹的心几乎揉碎了,霖雍不常见面,辞丹凤又从不会说这些体贴温情之语,至于她娘——她娘已不在了,她千想万念,没料到会是沧玉与自己说这句话,便垂下头,与他说心中真话:“比往常好,虽苦些,但不至浑浑噩噩,不知道往后如何。”

“是么?”沧玉真心实意道,“那很好,我放心了。”

他心中郁气慢慢消散了。

任是沧玉再如何聪明,都想不透玄解所烦躁的事物是虚无之物,其实这事想来倒是并不奇怪,任何人都无法容忍心上人更在意另一个全然无关的外人,当这个外人毫无瓜葛时就显得更为莫名其妙了,然而这到底是荒唐的,对许多人而言,毫无情意这四个字就足够杜绝一切猜疑了。

可玄解不同,他试图霸占沧玉的一切。

人间走一趟,玄解别的不曾学到,唯独学会了理解人的情感,因而明白要互相理解是极为困难的事,他不曾安慰过谢通幽,不曾宽容过白朗秋,那些人的苦楚与悲痛在他眼中渺小若砂砾尘埃,不值得一提。

玄解并非真正缺乏情感,正好相反,他正是因为太明白,因此只会共情在沧玉一人的身上,吝啬瓜分其他人一丝一毫情意。

玄解明白,明白沧玉知道真正的答案时,只会觉得莫名其妙,可是烛照毕竟还太年轻了,他尚不懂的有些时候也许就该透彻些,而不必如此“贴心”,更不必提前为对方着想。

沧玉早已习惯去理解他了。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八章
热门: 顶级流量又撞脸了 我独自美丽 三界解忧大师 宿敌骑竹马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在飞升前重生了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穿到蛮荒搞基建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