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帖上说是请沧玉与玄解赴宴, 纵然众妖皆知另有他意,到底辞丹凤给足了面子, 等到八溟领路到了宫殿外头, 里面已然摆好宴席。

此事要是算作公事, 那得放大了来谈, 清宵盛会是个再合适不过的选择,既然辞丹凤私下邀请,那就是有和解私了之意,因而不以主殿招待沧玉,反倒用了他平日最喜欢的偏殿——因宫殿朝东, 日映岚光,四面通风, 唤作通光殿。

通光殿立在一座绝崖上,外植了不少奇花异草, 两个样貌温顺的鹤童站在门口看守,能听见远处莺雀鸣唱,幽幽冷香泛过鼻尖, 木锁碧翠花胜艳,沧玉见一路行来,只有条登天梯,外头尽数铺成花海的模样,一眼望不到头,两旁又空空荡荡,可以见隔壁山头的老松古柏, 石壁垂下瀑布,水声如丝竹作响,一时间既觉得雅致,又倍感孤寂。

要是混迹社会多些,知道了些职场上的弯弯绕绕,说不准沧玉此刻就看出辞丹凤的用意了,毕竟不管时代如何,许多道理都是互通的,可惜他不过是个失了忆才拿到高中毕业证书的四十多岁大学生,自然不太可能无师自通这些只可心领神会的事情,因此揣着胸腔里那颗惴惴不安的心。

辞丹凤设宴招待沧玉,并不只是流于表面,确实是真心实意,满案珍馐美馔,斟平琼浆玉液,堂下瘦蛟奏乐,鲛人起舞,歌声清透动听,不绝于耳,还有几个妖童往来斟酒送菜,可谓欢乐非常。

寻常人家的酒宴,至多不过杀牛杀马,捧上鹿虎牛羊,已算得豪华无比,可作出十万分的花样。到了辞丹凤这里,却统统都是小家子气,他这宴上,龙肝凤髓是寻常,昆仑雪水亦枉然,百味珍馐摆个齐全,一张小案生得长方模样,金盏玉盘琉璃杯,热茶暖气腾,冷酒霜未消,花果露水意尚浓,荤素菜肴扑鼻香。

沧玉看着如此丰盛的宴席,没觉得受宠若惊,倒有几分冷汗直流,他捧起美酒饮了一口,暗自疑虑这场到底是不是鸿门宴,那谁又是范增——说不准八溟是,这狐妖长得就像个大忠臣,这会儿神情也像范增看见了刘邦。

只不过今日的辞丹凤,比起项庄,倒更接近虞姬。

妖族没有凡人那么多琐碎的规矩,要喝就喝,要吃便吃,纵然饮个酩酊大醉尽兴狂欢,这满殿事物也任由砸耍的。毕竟大多都活过了许多个千秋,既有修性修得端方如玉的,也有千百年来都是暴脾气的,更有潇洒恣意的,展露原本面目,谁敢说就不是真性情了。

因此辞丹凤并不招呼,任由菜品上来,自己倾杯端盏,不停饮酒,倒没有提起邀请沧玉前来的事。

沧玉心里还有些担忧,因此没有什么胃口,只是简单吃了几口,纵然菜品再怎么美味,不过是粘牙贴舌滑过一程,就进了肚皮,没什么太大感觉,滋味回忆起来,还不如倩娘那一手大锅面有味道,于是又喝了杯香茶,等待着辞丹凤开口。

他如今的感觉,就像个要秋后处斩的犯人,又像个等待考卷发下来的学生,分明知道结局已经注定,偏偏不死心要挣扎到最后一刻。

在不知道是凌迟还是斩首的当口,断头饭再丰盛也难免吃不香。

堂下莺歌燕舞,独独没有人声,八溟与那蒙面女妖并不说话,玄解没必要绝不开口,沧玉没有心情,春歌大吃大喝没心没肺,气氛竟说不上到底是冷清还是热闹。

辞丹凤瞥了沧玉一眼,见他冷着张脸,看不出什么情绪,先别说山海间四面八方都是妖王的耳目,纵然他眼瞎耳聋,按照八溟与沧玉的手段来看,要是发生什么争执,定然是个江海翻覆,山崩地裂的下场,连棺材里的死人都要惊醒挪窝,可他这一路未听见任何风吹草动,显然什么事都没发生。

这八溟好是好,唯独生了一颗妒心,原怪不得他,当初与妖族开疆辟土的是沧玉,他年纪轻轻就接了沧玉的位置,难免遭遇非议。那些妖怪倒未必是真的怀念这狐族大长老,有些说不准还有仇怨,只不过卿相的位置没落到他们头上,八溟又从来找不出什么缺漏,酸溜溜之下也只能将沧玉搬出来摆弄口舌是非。

辞丹凤做妖王这么多年,什么人情冷暖,什么争名夺利,不知道见了多少,他看着沧玉的确有些怀念当初作战的日子,可要说盼着沧玉回来,那倒未必,他若真心想要沧玉,当初就不会放了这天狐离开山海间。

既然放沧玉走了,那就说明他不甚重要,起码不是无可替代的,不过有个旧情在,言语怀念些罢了,也免得被传谣他这妖王心肠冷酷,淡忘老臣。

看透与说清是两回事,辞丹凤觉得嫉妒沧玉的八溟倒比正常的模样可爱些,很是乐意逗逗他,那些来自其他妖族的恶意,若他消受得住,那自能在这位置上再待上千年万载,若是承受不了,做出什么傻事来,那时再换不迟。

“莫不是我招待不周,怎么不见大长老展露欢颜。”辞丹凤举起酒杯,虚对沧玉,慢悠悠地笑道,“还是这酒不够醇香,沧玉你嫌弃我此宴菲薄。”

这算不上敬酒。

“不敢。”沧玉不卑不亢道,与玄解交换了一眼,那烛照正在耐心地低头看菜,比天狐有心多了,每盘菜都仔仔细细地吃了过来,这些菜品量都不太大,花样繁多,几乎两三口就是一盘,他身旁的妖童脸都有些发绿,大概是怕玄解越吃越饿,最终狂性大发把它也给生吞了。

妖族吃妖族的事虽不多见,但多少也是有的。

沧玉端起酒盏一饮而尽,美酒佳酿甜香醇厚,滑入喉咙又如烈火沸腾,他雪白的面容上微微浮现出点血色来,红晕微染,连带着眼角的妖纹都微微显露了些许,将空盏倒悬递在空中,那盏内空空荡荡,映入辞丹凤的眼帘。

沧玉把酒盏搁在桌上,平静道:“好酒。”

“那不妨多喝些。”辞丹凤笑了笑,绝口不提狐族的事。

狐族事情不小,可说来却也不大,妖族不齐心又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更何况龙蛇混杂,说来飞禽走兽花鸟鱼虫皆可修炼成精,真有那无名无姓的小族安静生活,难道也要治他们个不知情之罪么?

他建立这山海间,收纳万千妖族,本就是为了自己手中掌握一股力量,要真靠这些散落臣服的部族,恐怕九重天的天门都打不进去。

青丘算是一股好战力,灌灌擅情报,赤鱬善水性,而狐族有变化手段,更何况沧玉与赤水水这等战力,即便在山海间也不容小觑,然而真要调兵遣将,又能找出几个能打的。仙妖魔之间的战役与人族可不相同,莫说什么蚁多咬死象,若是真龙,就算百万蚂蚁,仍不过是蚂蚁而已。

他们这三族,向来贵精不贵多。

只不过说小么,却说不得很小,真要故意惩戒,说青丘狐族背恩忘义,押他个与那天界合谋也不为过。

正是因此缘故,辞丹凤才拿定了沧玉不敢不来。

清宵盛会是妖族最为隆重的盛筵,可沧玉从来都没有参加过一次,当初辞丹凤也曾下令要这天狐前往,只可惜沧玉装模作样,权当自己是个瞎子,抗命不遵。

妖族多少还残留着点野兽的习性,盛会上若是看对了眼,不必什么三媒六聘,直接天公地婆见证成就了好事,沧玉生性好洁,大抵是嫌脏,总是不肯前来的,后来他离开山海间,天高皇帝远,辞丹凤就更难要他前来了。

如今正好,他不来也得来。

辞丹凤行事从没什么规矩,只要觉着有趣,他就愿意费心,再者来说,他还有事需沧玉身边的这只小烛照帮帮忙。

若能帮上,远胜狐族送出千兵万将了。

在场几个大妖全没将狐族之事放在心上,春歌纵然忧心,可不至忧虑的地步,她好歹是做族长的狐狸,看得出来辞丹凤并无追究之意。玄解对此事漠不关心,不是因着无情无感,而是他心中已经决定好了,当初沧玉愿意与他共生死,如今不过是换做他对沧玉罢了,这哪有什么可考虑犹豫的,既是连生死这等大事都不放在心上了,又怎会再担忧。

只有沧玉可怜巴巴地敷衍着辞丹凤的闲话家常,听这妖王说来说去,就是没个下文,一时心情如同过山车一般,时起时落,要不是身子骨足够健朗,这下非得得个心脏病不可,饶是如此,他也好没滋味,战战兢兢,生怕头上的刀就突然落下。

如此饮宴欢歌,过了几个时辰,辞丹凤半露醉态,便挥了挥手站起身来,但见她酡红颜容,酒意昏沉,连带着身子也是东歪西倒,春笋般的玉指挥舞,吩咐道:“今日你等舟车劳顿,我此番公事不少,不妨先住下休憩几日,正巧盛会临近,多候几日也无妨。”

沧玉不知道辞丹凤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一时间忐忑不安,万万没想到发考卷的时间又再推迟,不由得心焦如焚,面上却道:“谢过盛情,叨扰尊上了。”

辞丹凤狡黠一笑:“你倒客气。”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热门: 爱而不得那十年 重生之富二代 七芒星 大天师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重生后前夫篡位了 抱错儿砸了 反向标记abo 史上第一氪金反派[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