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百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来了。”

辞丹凤的指尖轻轻一扣, 与金石座位的扶手相击撞, 发出声清脆的声响, 这殿内妖族不少,各个都寂静无声, 只见得妖童把羽扇, 媛女捧玉瓶, 皆垂目禁言,半点声响都不发出。他生来是个男身,可对性别却无什么挂碍,因而时男时女,今日化作个女身, 仪容娇媚,秋波妖娆,一双长腿抬起架在桌前, 慵懒地斜靠着, 有说不出的姿态动人。

山海间宫殿无数, 光是妖族就不下万数, 几乎成了个庞大的妖国, 而辞丹凤平日办公自然有其他去处, 这休憩的宫殿除了侍奉的小婢小奴, 平素没什么妖敢搅扰, 偶尔迎来做客,多带有暧昧的暗示,如今底下站了二妖, 却不是来跟他做风花雪月之事的。

左右各站着一个,左边那个男子生得霜姿典雅,庄重非常,只是脸色严肃,减去了几分风情;右边那个裹得严严实实,不过看着身段纤细柔媚,应是女子,只露出双眼睛来,目光暗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辞丹凤不需要他们回答,只是闭着眼睛,指尖在扶手上打转着,若有所思道:“噢——到万顷烟波处了。”

山海间既以此为名,自然有山有海,这万顷烟波是个地名,顾名思义,是个极顺通的水路,他这蛇身性喜腾云戏水,便在烟波水下修了路与行宫,连接了各处,再没比这条更快的捷径了,而到了那处,离着辞丹凤的宫殿便不太远了。

左边那男子闻言,便站出身来请示道:“可要前去迎接。”

“你若去迎接,我只怕到时候拆了我这山头。”辞丹凤瞥他一眼,轻飘飘笑了声,揶揄道,不去管那男子脸上僵硬的神色,漫不经心道,“也罢,你去迎就是了,料想你不至那般玩性,与他争斗,再来沧玉性子近年大有长进,应不会伤你性命。”

那男子并不回话,只是领命退下,刚走到门口,又听辞丹凤说道:“噢——对了,你去叫上春歌,他们天狐一族来见我前怕有许多悄悄话要讲,但由着他们谈,谈完再来与我见面,省不少麻烦事。”

“是。”男子应下,出门去了。

待到门被重新关上,那蒙面妖才闷声道:“八溟向来不喜沧玉,恐路上难免言语为难于他,不如我也同行。”

她声音清脆,话中听不出半分差别,似是双方都考虑到了。

“那就由他为难。”辞丹凤举起桌上酒盏,高高举杯,旁近一个小童急忙走上前来,将手中玉瓶倾倒,满上一杯流霞仙酿,妖王低头轻嗅了嗅仙酿醇香,目光盈盈落在酒液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笑了起来,淡淡道,“叫他试试看。”

这个他,却不知是说沧玉,还是八溟。

蒙面的女妖沉默站着,听出辞丹凤并无应她的意思,不由得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

山海间别的麻烦没有,只是潮气太重,云雾缭绕,显得有几分湿冷。偏生拨开瑞霞,又见金光四射,一轮阳乌高坐云端,天蓝水清,晒在身上说不出的暖和,瞬间将浸透骨子里的湿寒气化去了。

蛇女化形时日尚短,平日只能做半个人身,只因性情机敏灵巧,才得了青眼拿下这领路小妖的差事,她这等修为的小妖,最近不过可以走到万顷烟波的边界,因此不敢接近。沧玉与玄解坐着扁舟摇摇晃晃,她只在水中游荡,冒出个头来,贴在岸边请他们稍等片刻。

好在没等多久,远处就遥遥走来一男一女,那男的嗓音低沉,说话颇是斯文悦耳:“你做得很好,下去吧。”

蛇女便在水中行个大礼,恭恭敬敬道:“谢过八溟大人,小奴告退。”她又冲春歌行了一礼,这才化作原身,潜入水中去了,那阳光晒在水面上,将蛇女的鳞片晒得闪闪发光,再一眨眼,就不知是水的光,亦或是她的光芒了。

“沧玉。”春歌看起来没受什么虐待,没有变白也没有变黑,倒是胖了些,看起来伙食应该不差,她精神气充足,伸出手挥舞了两下,快步走上前来与沧玉跟玄解说话会合。那男子倒是稍稍屈身,这扁舟的船夫仍是那几只精怪,他垂着脸细说了几句话,精怪们便乖乖离去了,他再站起身来,安安静静地审视着沧玉与玄解。

审视。

沧玉没用错词,他能感觉得到这个陌生男子面对自己时的纯然恶意,那双墨绿色的眼瞳里倒映出了沧玉的面容,以近乎谨慎的态度审视着他。玄解不为所动,显然没有接受到恶念电波,依照他野兽般的直觉来看,实在不应该,这让沧玉不得不怀疑到底有恶意的人是自己还是这名男子。

好巧不巧,这妖与他还是个同族。

山海间的妖怪大多不在乎露出自己的原型与真容,就连辞丹凤的宫殿大得惊人,都是为了容纳他无处安放的蛇尾。原型并不可鄙,这墨绿眼瞳的男子显然也是其中一名,他的狐耳尖尖竖起,是淡橘色的,这样温暖的色调与他庄严冷酷的容颜有些不相称,又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

当然,蛇女是属于修行不到家的,跟露出原貌倒没什么太大干系。

相较之下,沧玉、春歌、玄解三者反倒像是闯入妖界之中的凡人,他们变化得过分彻底,几乎从头到脚都看不出原型的模样。

玄解不能算,他要是变化出点原型,只怕真要拆掉辞丹凤的山头。

八溟终于走上前来,略有些复杂地看着沧玉,当初沧玉离开山海间之时,他还是只没什么名气的小妖,是辞丹凤委以重任,因而妖界之中才有了他的名声。这多年来,八溟战战兢兢,但凡辞丹凤所布下的任务,他绝不违抗,不光要完成,还要完成得漂漂亮亮,纵然如此,他于许多年长的大妖心中,仍始终不如沧玉。

至于辞丹凤,辞丹凤心里在想什么,从来是没有人知道的。

“大长老。”八溟躬身行了一礼,他如今贵为辞丹凤手下的卿相,身份本比沧玉尊贵,然而天狐资历在那里摆着,这面子功夫到底要做。他不等回答,自顾自直起身来,脸比玄解更冷漠几分,剑眉微蹙,不甚欢愉的模样,“尊上已等候多日,并不知大长老缘何姗姗来迟,可是对此事并不上心。”

沧玉还没来得及感慨对方的客气,就被这话噎了一句,未成想这狐妖看着端庄礼貌,竟如此伶牙俐齿,微微皱了皱眉,这话不消说都知道对方是借机发难,可他们俩第一次见面——不,这可说不好,说不准是远日有仇,近日报怨。

老实说,他连这狐妖叫什么都不知道。

好在到底天公帮忙,本在打量玄解的春歌闻言猛然转过头来,冷哼了一句,厉声道:“八溟,难道路上来往不需时日么?说不准是信使出了差错,更何况尊上给了时间,他又不曾来晚,如何叫做不上心。”

八溟皮笑肉不笑道:“春歌族长说得好有道理。难道狐族的泼天祸事是我惹下的么?如今要来请罪的,是我么?”

八溟,这名字好耳熟。

沧玉眨了眨眼,见那狐妖牙尖嘴利,半句不肯饶人,心念一转,顿时明白过来。他们说来说去都是狐族,青丘有青丘的狐族,别处有别处的狐族,正如狐狸也分各种各样的种类,并非全都居住在青丘当中,他当初只以为牵连了青丘,万没想到会殃及整个狐族。

若是如此,难怪眼前这狐妖会对他不爽,当真是飞来横祸。

既然如此,那被说几句便罢了,又不痛不痒。

沧玉带着几分歉意,连半句话都没有回,他看了看八溟,又看了看春歌,只是平静道:“既然已经耽搁了时辰,那便快些走吧,免得尊上久等了。”

这话却□□歌与八溟大惊失色。

八溟略有些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这高傲的天狐竟就如此服了软,一口气堵在心胸之中,上不来,下不去,不由得半信半疑起来。他原以为按照沧玉的高傲,怎么也要真拆一座山头,不由得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不得劲之感,顿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恨不得拽住他狠声询问为什么不发火。

他哪里知道沧玉将此事想得严重无比,是带了决心来山海间的,此话不过是想起个责难的由头,却被沧玉当了真,直接堵了回去。

八溟心思深,妖族之间闹过许多大事,狐族此事不小,却不是什么应叫沧玉服软惧怕的祸端,他细究起来,便想歪了此话的用意,暗道:“是了,他不愿意理我,便冷冰冰说句软话,不动声色化解了这场尴尬,省了麻烦。”

想到辞丹凤似笑非笑的脸,当初殿上之言一语成谶,八溟不由觉得脸上一片臊红,又气又恼,只是来者是客,他再无礼也不能越过这条线去,方才激将已用过,沧玉并不吃这招,只好将怒气憋回去,板着脸往前带路。

春歌初时懵懵懂懂,此刻见着这位无所不能的小卿相吃瘪,实在是来山海经的头一遭,不由得回想起当年被沧玉支配的恐惧,一时兴奋异常,便伸手撞了下沧玉,嘻嘻笑道:“你还真是……哎呀,宝刀未老,一句顶得上我几千句,我就知道你这张嘴从来是不肯饶人的。”

她心动意转,与八溟想到了一处去,也以为沧玉是不愿意搭理,更何况那句话又没伤了什么颜面,实在回得体面漂亮。

沧玉不明其意,心中一阵纳闷:挨骂的是我吧?而且狐族遭了麻烦,春歌你怎么还这么开心,心也太大了吧。

他又望望玄解,小烛照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沧玉看得出玄解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不由得将心放回了肚子里。

不止他一个什么都不明白就行。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百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二章
热门: 山村疯狂 张公案 [综英美]魔法学徒 绝品小农民 欢迎来到神话世界 山野医龙 被全星际追捕 我只想好好读书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 黑驴蹄子专卖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