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百章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狐族的请帖与其他妖族并无不同, 皆是当天赴宴,清宵盛会虽足足召开半月, 但提前去了,妖王未必开门。

只是玄解与沧玉有两张请帖,一张是清宵盛会,另一张则是私下邀请。

妖族各有地盘,妖王自然也不例外,他那处宫殿比寻常帝王还要更奢华得多, 大小与一整座王城差不了多少。说不上奢不奢华, 妖族基本上飞禽走兽、花鸟鱼虫变化而来的,有些会图凡人的方便, 有些则以原型舒适来变化洞府, 辞丹凤生来是蛇,性喜潮湿阴暗,所居之处林木森森,又有飞泉沧海,乃是山海之间。

因此辞丹凤的洞府,又唤作山海间,山山水水, 绵延开千里, 周遭不知道多少妖族围聚, 皆仰赖他的威严生存。

清宵盛会还有一月可以筹备,那私信给的时限却不太多了,倩娘刚为他们两妖裁定了新衣, 就得准备上路。

赤水水本该与他们一道,只是狐族此处脱不开身,总不见得当真一个长老都不留下,还需得去请些老狐狸出来管事,更何况那信上并没有请他,他再厚脸皮,到底不便一道去,干脆留在青丘之中准备。这几日赤水水忙得脚不沾地,除开北修然要应付,还得传信给棠敷,那大巫至今仍没回复,不知是出了什么差错,还是送信的小狐狸路上被猎人打了,因此耽误了行程。

这次跟去人间不同,不需要用脚力踱步,毕竟不是去拜佛求经,沧玉与玄解按照倩娘的意思换了新衣,灌灌鸟大呼小叫惊讶了番他们怎么提前这么早出发,还没来得及多练练手给他们俩新梳几个新发型,她纳闷了半天,还是帮着收拾了些东西,目送他们俩腾云驾雾而去了。

阅遍千山,览过万水,不消几个时辰的光阴,只见得天边挂出一条白虹飞练,滚出无数浪花,氤氲了轻薄的雾气半遮半掩,远远见着墨色青山不老,百花争艳不倒,便知道是到了山海间的外围了,于是按下云头,纵身一跃,就落入了深山老林之内,不知活了多少年的树木遮天蔽日,恐是十人都合抱不来,刚一站定,就觉得寒气阴冷,光明黯淡。

赤水水平日里是个随性莽夫的性子,否则二十年前就不会一时兴起抓了倩娘准备炖汤给沧玉喝,可纵然他这般脾气,仍是不忘在沧玉临走前细细与他叮嘱了相关的禁忌。

沧玉不知道自己前身的过往,而赤水水则是记得他失忆一事,加上沧玉本就性情淡漠高傲,恐怕他惹下什么麻烦来,因而绞尽脑汁,将自己所知晓的能说出的皆都告诉了沧玉,倒是解决了燃眉之急。

而其中赤水水当然有自己的考虑,当初沧玉离开妖王回到狐族,莫说外人,其实就连他也是不太清楚其中缘由的,唯一知道前因后果的只有春歌与沧玉,因此他不太确定千年过去了,妖王对沧玉还能有几分惜才之情。

如今狐族因为玄解的事受了天帝的牵制,恐怕妖王心中甚是恼怒,否则也不会扣留春歌,那么沧玉行事自要多加小心,一旦出了差错,狐族难免伤筋动骨,不得安生。

他固然是很喜欢玄解这个孩子的,可为了玄解赔上整个狐族,那就是太不值得的生意了。

山海间设有结界,如沧玉这样的大妖自然畅通无阻,若非有心拦他,这天地间恐怕没有什么地方是天狐不能去的。然而有能力闯入结界跟一定要闯入结界是完全两码事,就如同他人关门一样,门关着意味着未得主人家允许不能进,而不是意味着你只要将它打破就可以进去。

去人家家中做客,当然得礼数周全,只是这礼数未免要太周全了些。

光是山海间内处就不止千里,更何况外头天地,广袤不知几何,沧玉与玄解先前在云头上看望,就已望不到边际,只看到峰峦无数,高山险峻,不知多少森森林木;流水飞溅,泉涧潺潺,底下浸着一片汪洋。

如今落下实地,更是找不到东南西北,沧玉早先就已经看到结界几乎近在眼前,不由得大感头痛,心想辞丹凤真是没事找事,地盘这么大,还把结界扩得这么开,就算狐族比寻常人多长了两条腿,可跑起来该断还是一起断啊。

玄解没什么埋怨,他只是走了两步,忽然奇道:“这是个悬空的岛屿?”

“嗯——你怎么知道?”沧玉怔了一怔,问道。

玄解什么都没有说,他仰起头,看着遮天蔽日的树枝与藤蔓,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见不着烟云,唯有些许光漏出,长靴踩在枯枝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来,远处山岩闪过些身影,看不清是什么种类,林间似乎有隐隐约约的笑声,又极快没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沧玉实在好奇,看得出玄解没有解答的意思,仍是忍不住再问了一遍,

玄解便道:“底下的水是分离开的,这里不是天生地长成的,而是被神通硬生生搬运过来的,就跟琉璃宫一样。”

前面沧玉都听得懂,听到最后一句却不太明白了,于是下意识重复了一遍:“琉璃宫?”

“不错,琉璃宫的冰与海皆是外力接成的。”玄解听懂了沧玉的疑问,他拍了拍手,撇去刚刚落地时沾到的些许灰尘,他惯来什么都好奇,背地里不知道瞒着沧玉偷偷学了多少知识,这下总算派上用处了,难为个二十来岁的小烛照,倒给几千岁的老天狐科普。

沧玉“哦”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他初时的确是很好奇,可知道答案之后就不那么好奇了,这又说明不了什么,顶多证明玄解比他更敏锐,对外界更有求知欲罢了。孩子跟大人的世界是不太一样的,玄解有时候像个成熟稳重的大人,有时候又像个自成一个世界的孩子,沧玉对他向来是放养,如今更不例外。

玄解当然不会问沧玉为什么不知道,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他知晓沧玉明白许多事,可在当初游历人间的时候,也曾见过沧玉自囚于许多困境之中,他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孩童,更不会将天狐奉为神明,纵然拥有无穷无尽的寿命,可普天之下,谁又敢说自己事事清楚,件件明白。

就连始青都不敢夸下如此海口。

他们俩说了几句话,就要按照之前看到的方向往前走时,林木之中忽然传来了蛇类滑动的声响,鳞片刮擦着树木,银铃般的笑声来来回回地摇荡着,顷刻之间就有声音从顶上传来:“原来是贵客到访,我说今个怎么花都开艳了几分,主人久候多时,还请二位随我来。”

沧玉抬头看去,只见个穿了绛色衣物的蛇女笑盈盈地懒卧枝头,红鳞蛇尾一甩一甩地抽着老树,很快就卷着树枝倒挂了下来,火红的头发如同地下凭空窜起了焰苗,正熊熊燃烧着。那蛇女伸出手挽了一把头发,吹了个口哨,无数藤蔓忽然纠缠成辆小车,几只小小精怪从地底下冒出,那蛇女不知何时落下地上,行了个大礼,娇声道:“二位请上座。”

这车看起来款式不大一样,可方式却差不了多少,沧玉心道:“人间叫做人力车,这妖界居然黑心到这种地步,还有承包妖力车的。”

不过心里再觉得怪异,沧玉面上仍然不显半分,他又不是毛头小子,还要露怯给人家看,便泰然上了小车,等到小精怪抬起车时才发觉这是顶露天小轿,后头还有两个低矮的小怪,只是生得太小只,埋没在枯叶里,他没能看见。

这几只精怪多都生得矮小丑陋,力气却很大,沧玉与玄解两个大妖坐在轿子上,他们抬得稳,走得快,如同疾风般,蛇女跟行一侧,为他们俩掌灯,这森林之中光线并不明朗,有了灯光,更突显出此处的十分阴森,加上蛇女一直在旁边咯咯发笑,声音恐怖凄厉,叫沧玉直起鸡皮疙瘩。

不多一会儿,便见得天光泄露,林木分开,他们如同一场飓风卷过世俗,终于冲破了烟尘,能看见远方霞光灿灿,高山远天,幽静如世外仙境,偶能听见鹤唳蛙鸣,只见得万千生灵走动,无数妖族盘桓,说是原始,却也有几分野趣横生。

蛇女纵声大笑,她这一路总是欢笑,不知道在笑些什么,并不如凡人那般老实用双足赶路,只一条蛇尾荡着秋千,老藤青松皆是她的路,这会儿将身子一投,蛇尾化作两条长腿来,揪下把丛边的黄花,红唇微启:“主人的贵客来了,还不开门。”

悬崖峭壁上忽然支棱起两条沉重的铁索,几乎能听见整座山都在变化,两队白鹤穿云而过,羽翼微扇,卷起风流,化作一条风漩似的桥梁。

沧玉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着那精怪忽然跳进了风眼之中,那蛇女也快活地蹿了进来,如同电梯般直接坠了下去,许多白鹤停在了铁索之上,黑漆漆的小眼睛望着他们。

沧玉忍不住在心里蹦出了句国骂。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一章
热门: 我在蛮荒忽悠人 我的公主重生了 乡村美娇娘 反派大义凛然[快穿] 今天太子被废了吗 小村韵事 鬼之子 总裁QQ爱 心给他,钱给我 苏断他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