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百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沧玉回来时, 玄解还没来得及从镜子前站起,他平素从不打扮, 偶尔几次,也是天狐帮他挽鬓梳发,难得见规整了模样, 不由得露出十万分的惊讶。

这在场的妖里,玄解自己定然没这个闲心,只可能是倩娘操心劳神。

“倩娘, 你怎么将他作这样的打扮。”沧玉还没见过玄解这个模样, 不由得一时略微失神, 烛照是天地所凝的圣灵, 纵然后裔没了老祖宗那样的造化, 模样却多生得不差,不似狐族这般各有妖艳。玄解相由心生, 他心中冷淡, 面上也显出薄情,叫倩娘巧手施展之后,平添几分俊雅风姿,见他目秀眉清, 行动间斯文飘逸, 不像个好战的烛照,倒似是个风流的文生。

倩娘没好气道:“怎样?难道随着你平日寄情山水,潇洒自在,将个好好的娃儿硬生生变成个落拓子么?你生得漂亮, 怎么打扮都不怕难看,玄解若跟你学着,看起来就凶神恶煞了,不知道要吓退多少人呢,收拾干净些,去清宵盛会招人待见点,说不准能遇到些好朋友玩耍。”

沧玉一时竟不知道自己是挨了骂还是受了夸,不由得怔了怔,其实他原先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想问倩娘怎么不将玄解扮得威风些,可自己立刻就反应过来,他们是去参加盛会,又不是去开战的,玄解平日的脸就够拉仇恨了,再打扮得飒爽威风些,简直是个战神了,于是绝口不提方才心中疑问,而是无奈道:“要是只看皮相,那这朋友结交来又有什么用处。”

这句话便叫倩娘将个白眼翻上了天,阴阳怪气道:“哟——你这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人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要是面都相不上,谁肯去看那颗心啊,玄解他不太会说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将他打扮得整洁些,人家看他俊秀,说不准有什么放肆的地方,当做童言无忌,也就笑着过去了。”

倩娘这句话,倒是把“颜控”的人生信条说得淋漓尽致。

“他那是不太会说话吗?还童言无忌……”沧玉失笑道,忽然不知道该接他说一句话顶得我说百句,还是该说玄解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客气说话。

玄解却站起身来,将沧玉按在了桌前,静静道:“倩娘,你为沧玉梳一次发吧。”

这烛照一生,没什么欲求,没什么贪念,因而向来极少求人,他不知道如何说句软话,这话说来已是最为客气了,他恐沧玉要站起,手上又施了几分力,将这天狐硬生生压在座位上,站不能站,只得老老实实坐着,一双眼睛只管盯着倩娘看,不是求人的态度,倒像是在通知。

倩娘忍不住道:“你为什么非要打扮他呀,又用不着,你还怕沧玉不够俊俏,迷倒的妖怪不够多么?”

沧玉坐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道:我这是桃花劫上门被倩娘抓了个正着不成?怎么话里话外,都似在抱怨我。

他哪里知道自己当初与倩娘吃兔肉时的模样,至今还叫小肚鸡肠的灌灌鸟耿耿于怀。

“又没什么。”玄解淡淡道,“我想看看。”

倩娘憋了又忍,将柳眉一动,最终叹气道:“你这臭小子,我真是将你宠惯坏了,你就自己生事吧,待到吃醋的时候,就知道麻烦了。”她说是这么说,却将东西一一摆出,又端来清水一盆,慢慢将沧玉的头发梳理了,倾入盆中洗濯。

沧玉暗叹:你这才叫宠惯。

“你们说了一通,没想过我乐不乐意?”沧玉其实无意阻止,他跟玄解不同,多少心底还是有些爱俏的,要能看起来更俊一点,那谁会不乐意,只是象征性嚷上一嚷,免得倩托尼老师给他修出个奇形怪状的造型来。

玄解十分实诚,问道:“你不愿意?”

这话叫人怎么接。

沧玉沉默片刻道:“你果真是不会说话。”

玄解露出匪夷所思的无辜表情来,显然没能理解沧玉的意思。

而真正的托尼老师倩娘对他们俩的对话完全不感兴趣,她慢慢将沧玉的头发理顺洗干净了,正在用干布擦净,一时觉得这场景有些滑稽好笑,便忍不住道:“说来都二十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伺候你,这倒新鲜。”

“嗯?”沧玉一时没回过神来,下意识问了声,“什么?”

“没有什么。”倩娘慢悠悠道,“只是时光过得说快也快,说慢也慢,觉着昨天玄解好似还是颗小蛋,今朝就变成了个年轻的青年了,感慨时光荏苒罢了。我给你当了二十多年的手下,干过的活不少,受赏虽然不多,但你也从没强迫我做些什么别的事,如今想来,其实也不算差,总比被谁抓去好。”

沧玉心念一动,听灌灌言语略有些唏嘘,不由多想了几分,便道:“倩娘,你……”

“哎,打住,别跟老娘说那些乱七八糟的大道理,不爱听,不想听,懒得听。虽说你跟赤水水当年是想抓我炖汤喝,但老实说,这么多年再深的仇也散了,反正没有你们,我估计还是会离开族群,与其想着还得自己找个洞穴,倒不如给你看门了,你家门口这棵树还挺好的。再说了,你这妖吧,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虽没给过我什么,但好歹也没亏待我,我这二十年又没受什么苦,总比那些朝不保夕的好多了。”

然而这些东西,又怎能与自由相比呢。

“当初确实是赤水水冲动了些。”沧玉静静道。

倩娘哼了声,衔着梳子,挽起一股头发塞给玄解握住,自己则打了个响指,手背上的羽毛化作几根颜色素淡的簪带,或别或挽,将这满头银丝束在手中,淡淡道:“是我技不如人,没打过赤水水,愿打服输,在这点上没什么可抱怨的。”

当然了,你们当时要吃我,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倩娘忍不住在肚子里补充道。

男人梳洗总比女人多少要快些,又不需涂脂抹粉,点什么花红水粉,倩娘忽然问道:“对了,你们穿回来的那几身衣服是谁买的,看着不像是你们俩平日里惯穿的,玄解就不说了,沧玉你自己都不太习惯换些新花样,来来回回就只那么几套。”

“路上认识的凡人送的。”玄解答道。

倩娘“哦”了声,随后道:“那凡人品位倒是不错,我去找个狐娘帮你们按照这些衣服裁些新衣,清宵盛会总不能还穿旧衣服去,那太寒酸了些。”

沧玉与玄解,一个没想到,一个无所谓,只是睁着眼看着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倩娘,都没有做声。好在倩娘也不指望他们俩谁应和自己,她将沧玉的眉毛细细绞了下,疼得天狐险些没绷住自己向来不动如山的脸,差点怀疑倩娘是不是蓄意报复,而灌灌理都没理他们,很快就带着衣服出门去了。

妖族之间当然有自己的衣服铺子与绣娘,而且看材料做出截然不同的衣物来,兽族大多原型习惯了,化作人之后,便用毛发变作衣物,一来穿得贴身顺心,二来轻快舒适,人形时幻化衣物不至于没了廉耻,又免了累赘缠身。

去盛会还有些许时日,妖族与人族的制衣时间不同,要是材料齐全,一月有一月的做法,一日有一日的做法,光是蚕虫吐丝,机杼摇摆,就不必如凡人那般遵循时令,恪守晨作暮休的习性,十二个时辰都拿来做工,自然快上不少,不过因此,妖族的许多绣娘生性较为随便,若非加紧要紧的活,平素活计皆是随心所欲地做。

甚至还有些看材料下碟的。

沧玉等倩娘走了,方才皱起眉头来,连水镜都不看几眼,捂住眉头直抽气,玄解还当他被伤着了,怪道:“你怎么了?”

“疼。”沧玉低声道,有几分不好意思,这年头小孩子都不会怕这种痛了,起码他眼前这个小孩子是从来没说过苦痛的,他平日不是这么娇生惯养的性子,只是大概心落实了,有人体贴,难免言语就放肆了,大男人的,扭扭捏捏好没意思,他讪讪撤开手,老实道,“其实没什么。”

玄解见他眉头微微发红,皮肉稍稍肿起些许,如划痕般潜伏在肌肤下,不由得伸手去摸,这烛照指尖温热,碰上这发烫的皮肉似烈火焚烧,沧玉不由得将眉毛蹙紧,却没再出什么声来了。

好疼么。

玄解不知道这种疼痛,不过他知晓钝痛有钝痛的苦处,刺痛有刺痛的尖锐,并不嘲笑沧玉,只口中呼出点寒气来,将眉梢染上霜雪,轻悄悄道:“好了,这样舒服些么?”

“你吹了什么?”沧玉伸手摸上眉梢,只觉得指腹凉意一片,不由得惊道。

玄解凑过去,轻轻吻了下这冰雪悬挂的眉眼,淡淡道:“没什么,与你做个冰炭同炉。”

沧玉忍不住笑了起来,烛照生来是当空烈日,玄解性喜烈火,竟为他吐气成冰,可不正是冰炭同炉。

“谢通幽教你的东西,是让你这样卖弄的么?”

沧玉垂着脸笑了笑,玄解只是看他,尝到舌尖一点凉意,在烛照滚烫的身躯里如同甘霖。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百章
热门: 琴爹的自我修养 和魔王总裁结婚了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史前养夫记 龙图案卷集(鼠猫同人) 影帝的对象毛绒绒[重生] 余污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上铺直男又痛经了 豪门老男人的二婚男妻[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