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几日光阴稍纵即逝, 赤水水处理了些事物, 又将信写完送给北修然,被迫留下吃了顿鸿门宴,那人间的帝王话里话外都在怀疑是不是他们将春歌偷藏了起来, 要不是怕族长回来挨顿胖揍, 赤水水简直要憋气把北修然打一顿了。

不过即便要打, 面对的是个凡人,赤水水显然不能下手太重,否则就不是打死的问题,而是打成碎块的问题了。不管怎么说,都是打得不尽兴, 赤水水只好强忍怒气,吃酒吃得狐狸尾巴都快露出来了,好歹是忍住了杀意, 怒腾腾地回青丘来找沧玉抱怨。

倩娘对他们这事儿并不关心,百分百的心神都落在了玄解的外形上,虽说如今妖王的宴会已没了找对象的诱惑力,但到底是出门在外, 总得穿得端正些, 免得被人家看轻了。这六界之中又不止人族拜高踩低, 平日里任由玄解头发乱糟糟地跑来跑去是因着在青丘之中, 可去了清宵盛会,就得多少注意些仪态。

尽管玄解的仪态已没什么可拯救的了,好歹外形要拯救下。

玄解对这种事都不太在乎, 他坐在沧玉的梳妆桌前,看着法术变出的水镜,倩娘拔下几根羽毛幻化做几只小鸟,将他黑红色的长发衔起,不紧不慢地梳起头发来,心道:“玄解平日里瞧着不羁,稍稍整理些,竟有了点风流书生的意味,清宵盛会对他虽是无用,但就这么一去,不知道要带走多少女孩子的芳心了。”

美也好,丑也罢,玄解生于天地之中,从没有在意过其他人的目光,今日老老实实安分守己地坐在此处任由倩娘在脑袋上折腾,不过是因为倩娘喜欢,与这件事本身倒没有什么大的干系。总之不管他好看或是不好看,沧玉都不会嫌弃,何必费心思去打理,玄解看着水镜,忽然道:“那清宵盛会很重要吗?”

沧玉只说是个宴会,又说了妖王许是有什么预谋,其他的统统没有讲,因此在玄解的概念里,这宴会大抵就跟谢通幽请他们吃饭时的家宴差不多,见倩娘好似格外兴奋,一时好奇起来,就问道:“我出去了很快就会回来,何必这么大费精力。”

“傻小子,你当清宵盛会是什么,随随便便,跟往日里你去人间,在青丘溜达是一样的所在吗?”倩娘没好气道,“怎么,沧玉没有告诉你清宵盛会的事情吗?”

玄解老实答道:“他只说是个无聊的地方。”

倩娘暗暗冷哼,呿了声道:“这答案确实是他的风格,对沧玉这等地位来讲,说不准真是如此,不过对妖族而言,清宵盛会可没这么简单。这清宵盛会因设宴在夜间,是以冠以清宵二字,千年才开一次,邀请得皆是有头有脸的妖族,不管是幽冥炼狱造杀孽的妖精,还是洞天福地逍遥的散修,只要是有些名气,都能收到万妖贴——”

“要是收不到呢?”玄解忽然打断道。

倩娘道:“那收不到,便是造化不够,修行不高,妖王看你不上,又能怎样,只得忍气吞声待下一个千年盛会,难道还与妖王去讲理么。我听族里的老妖说过,往年倒是有借着妖族众多想蒙混过关的,都过不了门就被踢了出来,别说找麻烦了,连妖王的面都见不着。”

“那你想去吗?”玄解又问道。

这叫倩娘愣了愣,她蹙眉道:“这话该怎么说,说想自然是想的,我还从未见过,只是耳闻,然而说不想,倒也真心不想,我活了这么大,妖王又不曾发帖请我,我干嘛非要去凑这个热闹不可。再者来讲,我往日里虽总说沧玉面冷心冷的,但他到底没有迫我奉行什么主仆的规矩,那清宵盛会却不知道有多少繁文缛节,我何必去受这个罪,不去不去。”

玄解眨了眨眼,听明白倩娘犹豫了这么久还是不想去,便安静下来,垂着脸任由鸟妖灵活纤长的手指在发间穿梭,他沉默片刻道:“这头发我不会弄,你梳了也要塌的。”

“你放心好了,我到时候施个定形的法咒,保管你英俊风流地出门,潇洒不凡地回来,风吹不惊雷打不动,只要你别上手把它拆散了,就绝不会有什么问题。”倩娘略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道,想来是早就准备好的这套说辞,她伸手抓过一只鸟雀,那黑红的头发柔软散落下来,鸟儿在掌心中变作只翎羽簪子,斜斜配在髻上,说不出的君子端方。

只是玄解眉眼生得冷峻,又平添出点冷清清的意味来。

倩娘梳好一处,有些头发半长不短,零碎撇在边上,她闲着无聊开始给玄解扎小辫,准备将其藏到发底下去,因怕幼兽无聊,于是开始东拉西扯道:“对了,你这次随着沧玉去长了见识,回来再歇息几天,往后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玄解反问她。

“是啊。难不成你就这样一辈子跟沧玉待在青丘里头了么?他这老狐狸是什么都瞧过了,我想他往后没个缘由,估计不会随便出了青丘去的,你才二十来岁,难道跟着一辈子困在青丘里吗?”倩娘手指舞得飞快,将发辫抽紧了,细细塞进头发之中,漫不经心道,“再说了,寻常夫妻也没有时时刻刻待在一起的道理,不嫌烦人吗?我记得你以前是找些有趣的对手,现在呢,这路上有没有看中的。”

倩娘倒不是起了拆散他们俩的想法,而是她不懂烛照的习性,这普天下至亲至疏是夫妻,然而纵是再蜜里调油,柔情似水,也不可能十二个时辰日日腻在一道儿,那可有什么乐趣啊。妖这一生无比漫长,玄解又年轻,许多高兴快活的事还没体验过,很应该多了解一些。

玄解愣了愣,皱眉道:“我没有别的想法,只想跟沧玉一直待在一起,他既然不离开青丘,那我也不离开青丘。”

倩娘不太明白,只以为玄解身世悲惨,因而心里依赖牵挂,手下不由得顿了顿,迟疑道:“这样待久了,一日两日还好,三年五载的,你不觉得烦吗?”

“为什么要烦。”玄解摇了摇头道,“我在外面走了一圈,觉得普天之下不过如此,或是追名逐利,或是求而不得,或是不得自由,无非是如此罢了,快活的事,快活的人,不外乎是差不多的,我与沧玉待在一起就很高兴。”

“你只想跟沧玉待在一起?”倩娘懵了懵,茫然道,“你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吗?我不是说沧玉,而是除了沧玉之外,你想做些什么,想去些什么地方看看,想经历些什么,你都没有吗?”

玄解微微皱了皱眉,不是恼怒,只是觉得有些无趣,就说道:“那些事对我来讲都不是很重要,有可以,没有也可以。”

直觉告诉倩娘这实在是有点怪异,然而由于她并不识得情爱,对这种事一知半解,倒不能确定玄解的想法到底是真的有问题,还是她作为一个大龄单身鸟柠檬精时的错觉,手下迟疑了些,只是慢慢压着头发,看着水镜里出现个俊朗的青年,有些习以为常地想道:沧玉知不知道玄解是这么想的啊。

很快倩娘又后知后觉地想起来,由于跟年轻的大妖玄解谈恋爱,沧玉已经被踢出玄解教育三妖组小分队了,现在教育组里只有她跟赤水水,而赤水水又怂又忙,只怕帮不上什么忙,而她又不太懂,不由生出无限惆怅来。

玄解怎么会长得这么快,这题超纲了,老师不会做啊!

“倩娘?”玄解唤了两声,有些怪异地看着水镜里走神的倩娘,“你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倩娘急忙回神摇了摇头,差点没把玄解的头发揪一把下来。

小烛照拧起眉头,不动声色地解救了下自己英俊的脑门,耐心问道:“好了吗?”

“好了。”倩娘将梳子放下,又帮玄解顺了顺衣服,见到水镜之中倒映出烛照光鲜的皮相来,眉是眉,眼是眼,分毫不差,纵然在这狐族之中也不比任何逊色。她在后头站着,单手抱胸,一手扶脸,歪着头静静打量了番,好在天生是个乐观性子,暗道:说不准玄解去清宵盛会玩过了,就知道热闹的好处了,他现在见识少,又没听说经历了什么,觉得这世间没滋没味也是有的。

玄解见着倩娘上来收拾梳子油膏,又将水镜挥散了,不由得纳闷道:“倩娘,难道你不帮沧玉梳头发吗?”他知晓倩娘是为了清宵盛会,因此不太明白怎么早早就收拾起来了。

“哼,沧玉要收拾什么,你还嫌他长得不够好看吗?”倩娘不太高兴道,“更何况他以前在妖王手下做事,后来请辞回来青丘做他的大长老,我即便要帮他,他未必肯献这个殷勤,何必自找麻烦。”

而外头,传说中请辞回家养老的沧玉终于听完了赤水水的诉苦,身心俱疲地归来了。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热门: 张公案 山河表里 女装大佬了解一下 总裁QQ爱 被师尊鲨了后我重生了 扛着大山出来了 男欢女爱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鱼不服 [综]养成一只十代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