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五百章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酒足饭饱之后, 两个少年郎得各回各家,赤水水挺着饱肚打着嗝儿, 丝毫没有半点狐族美人的偶像包袱,懒洋洋地瘫在树桩上化成水,要不仔细观瞧,还当这树桩上铺了层狐狸皮毛。

沧玉正在喝茶, 说是茶,其实不过是倩娘从那些叶子调料里区别出来, 用作滚水一煎, 沸腾出锅清香四溢的茶汤来, 总归吃不死妖,喝起来略微带着点涩苦,又回味唇齿留香, 天狐垂着脸慢悠悠吹开热气,那烟雾腾腾蒸上, 将他的眼角热出些许原型的红纹来。

甚至那点红都是冷的, 沧玉是个热不起来的大妖, 任是他欢笑、动容, 都是清清淡淡的模样,火焰描绘在他的眼角上,都冻结成冰, 透出几分不近人情的意味来。

赤水水跟沧玉认识了很多年,当然不及春歌久,可他们俩有个共同之处, 就是谁都看不出来沧玉的心事。这天狐心里是否奔涌过热血,那些短暂而稍纵即逝的怒气究竟来源于他本身还是其他的缘由,谁都说不清楚。

直到发现沧玉喜欢容丹,其实有关于这件事,赤水水心中还是多少有些存疑的,春歌多情,棠敷痴心,他与这两狐狸都不同,虽说久经风月,懒卧花丛,但在这世间最不敢碰的便是情,偏又了解得不少。毕竟铁石心肠如他这般的狐狸到底是少,大多数妖或是人总是难以控制自己的贪婪,有了一就想有二,步步逼近,寸寸不让。

可沧玉不是这样的妖,与他们三个是截然不同的。

在春歌说沧玉喜欢容丹时,赤水水早先的确感觉到了沧玉对待容丹的特殊之处,然而重明鸟之事后,他又变成了那个无泪无爱的大长老,恍如镜花水月般。而如今倩娘说沧玉已经喜欢了玄解,赤水水听来只觉得身在梦中,难免觉得奇妙。

若说了解,赤水水自然更了解玄解些,是他目睹着这个桀骜的青年从幼兽彻底长开来,他见过玄解最暴戾的时刻,同样见过玄解兴致缺缺的模样,这年轻的妖兽与沧玉不同,看着冷淡,实则血液里流淌着燃烧的火种,要是将他惊动,非烧上三天三夜不可。

赤水水见过无数次玄解濒临失控的模样,那战意穿透过眼瞳之中发冷的杀气,他肆意的眉眼里发着笑,渴血的咽喉滚动,嶙峋的骨头里支撑里不安分的骚动,年轻人的张扬与得意都一并存在这滚烫的身躯之中。

玄解并不冷漠,他只是对任何事都不上心。

倩娘说玄解喜欢沧玉,那程度就与沧玉喜欢他不相上下的魔幻。

茶水正沸,一瓢浇入碗中,赤水水若有所思地透过热雾看着沧玉与玄解不动声色的脸,他并不好奇,更不准备做什么棒打鸳鸯的事——毕竟很难说真闹起来,是他被打,还是他打散人家,即便他真能打散,又何必去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狐族又不缺他们俩生个娃娃。

赤水水只是琢磨起来,觉得有些怪异。

要对容丹是真,对玄解也是真,那沧玉他是不是偏爱嫩些的后生晚辈啊。

这个想法不知怎的叫赤水水有些不寒而栗,他稍稍打了个哆嗦,生怕自己脑海里的字突然不受控制顺着舌根蹦出来叫沧玉知道,偏生天狐好似能掐会算一般掀起眼皮瞥了他一眼,慢悠悠道:“赤水水,你怎么了,受伤了么?这夜风一起居然知道冷了。”

天地良心,沧玉真心实意是想关心关心赤水水,毕竟他家里还有个重伤患者玄解待着呢,而玄解身上又挂有锯嘴葫芦这一属性,仿佛没死就算没事,整天除了情话什么都不会说,不问就不说,有时候沧玉都怀疑受了伤的其实是自己,否则这烛照怎么比他还有精神。

赤水水差点尾巴炸了毛,他瞥眼看见玄解也抬起头来看向自己,别的不显露,这一点上倒是夫唱妇随。然而与沧玉充满关心和温情的询问不同,玄解那双黑沉沉的眼睛里闪烁着玩味的笑意,他远比沧玉更敏锐,更如赤水水了解他一般,相当了解自己的这位启蒙老师,因此那些意犹未尽的言下之意,几乎堂而皇之地蹦出赤水水的脑子,叫玄解一览无余。

赤水水撇开眼,心想:还是少让赤罗跟白殊来沧玉家玩吧,移情别恋不要紧,闹出血案就不太好看了。

其实一时间,赤水水倒也不清楚自己是在忌惮沧玉,还是在害怕玄解,只是他的警觉在发信号,隐约觉得最好别牵扯进这两个讨厌鬼的麻烦当中,至于妖王的宴会,那就由着他们俩去解决算了。

写信多好,写信有助于思考,有助于练字,还有助于锻炼身体。

茶汤由热转冷,滋味变得越发苦涩起来,赤水水将碗放在了桌子上笑道:“你这香茶我受过了,麻烦事我领了,这几日好好休息吧,要是实在闲着没事,不妨帮我个忙,问问风神云君,那要命的棠敷到底还回不回青丘来,妖王请宴可还特地请了他。”

“不必麻烦,你要真是好奇,可以去人间道士的老巢里问个清楚,我想他就在那里。”沧玉平平淡淡道,又把棠敷与酆凭虚还有天旭剑的事详细讲了一遍。说来当初分开组队的时候,棠敷分明说好了一旦稳定下来就会传个音讯回来,结果现在都没有消息,不知道是他这头狐狸对时间有什么误解,还是两个人被“大义灭亲”了现在还在逃跑。

没道理,要是被“大义灭亲”了,棠敷早该请求支援了。

赤水水点了点头,没有做声了,又闲谈了会,才准备起身离去。

倩娘在旁冷眼看着,她并不在乎狐族发生什么事,也懒得听赤水水东拉西扯那一大堆,只是关心沧玉跟玄解。

如果说玄解的确被沧玉养成了一把利刃的话,那拿来开刃的血肉,除了沧玉,倩娘确实再想不到其他人了,更甚至掌控着玄解的人也绝不该是其他人。感情就是这么微妙的东西,好的坏的本来应当清楚分明,就如倩娘不高兴当初沧玉放宽了让玄解学习的底线,就如倩娘讶异于赤水水教导玄解的那些本事,一旦掺入了沧玉的感情,就变得截然不同了起来。

她处于乱麻之中,觉得自己应该关心,却不知道怎么关心才好。

有关于两个场外妖的心情,沧玉是半点都不清楚,即便清楚,恐怕也不会在意,这是他与玄解之间的事,又掺杂了许多利益纠纷,已亏欠了天庭的人情,如今上司妖王都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说不上是要脑袋的麻烦事,可仔细追究起来,只怕也要活生生被剥去一层皮,自然不敢慢待,哪还顾得上这点近乎八婆的闲言碎语,烦恼忧愁。

将盆盆碗碗清理了一番,赤水水逃跑晚了一步,被强留下一同洗碗,他们四个大妖挽了袖子,一池水舀起冲洗,四双手转接,刷洗冲擦,一时间倒快得很。

至于鱼架与兔骨蛇皮连同那些腥臭的内脏都埋在火堆里一同焚烧了,倩娘挖了个小坑,说正好当花肥养料,倒是一点都不浪费。赤水水白吃了顿,嘴上仍不甘心,嘟嘟囔囔道早放了那两个小子走,不然六双手洗起来更快,洗碗这事儿又不是手多就快,说不准还要乱,到底不过十来个碗碟,哪有那么大排场。

沧玉擦干净了手里的碟子,将它放在桌子上,看着那闪闪发光的盘面,心道:这些碗碟经了两只天狐一只灌灌还有烛照的手,可算得上光宗耀祖了。

玄解擦了擦手,按照倩娘的指挥将洗干净的碗碟放到了他们应在的地方去,倩娘这才把赤水水毫不客气地关在门外,连同自己也一道出去了。

“你干嘛跟着我出来。”赤水水惊讶无比,“该不会是觊觎我的美色……”

倩娘翻了个白眼,冷冰冰道:“我呸!”

这时候沧玉喊她回来已经来不及了,春季的躁动没给他们俩带来烦恼,倒让灌灌鸟小心翼翼了这几日,恐怕这样的尴尬还要再继续下去。既然倩娘已经走出去了,总不能再去把她抓回来,两只妖吵嘴的声音纵然走出去数十步都还听得清楚无比,人家这么乐在其中,就由着去吧。

沧玉轻声叹了口气,折回到屋子里去看书,书卷久无打理,难免落了些尘埃,有些地方已经泛黄了,曾残留纸页的墨香早就散去了,那些污黑的墨迹龙飞凤舞,流淌成无数符号与线条映入眼中。

他轻轻拍打了下书,这些书上可没教权谋诡计,再看也是无用。

“你不想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玄解躬身点了一盏灯,床头柔和的明珠石于睡梦时照明还好,拿来看书就显得不太亮堂了,纵然妖族没有伤眼睛这个说法,不过反正不缺这点灯油,更何况又没准备就寝,就坐在了桌子边等着沧玉回话。

沧玉悄悄把脸从书后探出去观瞧,心道:这是一个人摆出三堂会审的架势啊。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五百章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七章
热门: 不死者 提灯映桃花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 小神仙 建交异界 他的人设不太行 天官赐福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逃生游戏里捡男友/恐怖游戏里捡男友 天地白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