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上一章:第一一百四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些彩虹面团不知道是什么做成的, 吃起来很劲道,有种清甜的果香, 颜色不同味道还有微妙的差别, 口感则像面粉跟肉混在一起那样糯。

沧玉很老实地吃着自己的面跟鱼肉, 当做无事发生, 全然不顾无辜受到牵连的赤水水是在场唯一没有鱼肉的存在,且彻底无视了倩娘虎视眈眈的眼神, 一心一意吃面,仿佛余生就剩下这么一件事好去对待了。

赤水水显然不是那种任由宰割的类型,眼见气氛僵硬, 自己的未来完全看不到出路, 立刻自食其力, 他端着饭碗挤开了倩娘, 劈手夺过大勺给碗盛了一大勺, 面不改色心不跳道:“哎呀,说来也是,春歌还三天两头有个着家的时候, 沧玉你跟玄解一出门就完全没了音讯, 再说了,你带着玄解回来了, 棠敷又跑到哪儿去了?”

说到这个话题, 沧玉才算有了点反应,他夹着面沉默了片刻道:“棠敷跟一个道士走了,我没去找过, 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他没有传消息回来吗?”

这话倒是让倩娘愣了愣,她显然是听过棠敷当年那些乱七八糟的八卦,一时间表情就显得有几分古怪。

要不是沧玉的语气委实太过冷静平淡,她只怕这会儿都要问出来棠敷是跟着道士走了,还是被道士抓走了。

赤水水反倒没那么担心,他哧溜下去大半碗面,眨着眼睛想了想,点头道:“哦——”可能是觉得自己回答得太敷衍,显得有点单纯为了吃面才问,又补充道,“没事,反正棠敷挺聪明的,那你们俩是怎么回事?”

玄解回答一向讲究直击红心,他平平淡淡地说道:“姑胥里盘桓着一只魇,我跟容丹去了没有几天,沧玉跟棠敷就来了。”

这个过程说了,玄解就如同把整件事来龙去脉都说清楚了一般,十分理直气壮地闭上了嘴巴,等着旁人消化其中的信息量。然而赤水水跟倩娘听得茫茫然,只能把不解的目光投向了沧玉,指望天狐给出个好一些的解释。

“就是玄解说的那样。”

沧玉就更指望不上了,他默默低头吃面,没多会儿就吃完了,连温暖的鱼汤都喝进了肚子里,然后就搁下碗往小屋里走去,准备休息一会儿,吃太饱了总是会萌生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困意,其实他这会儿已经怀疑受伤的不是玄解而是自己了。

玄解早就吃完了,跟着沧玉后头一块儿进了小屋。

只剩下赤水水左顾右瞧,见没什么人分食了,而正愁眉不展的倩娘没时间分神到自己身上,直接大胆地把筷子伸进了锅里,哪知筷子刚下锅,就听着倩娘幽幽说道:“赤水水,你说他们俩到底是在打什么哑谜呢?”

“哎呀——”几年的时光对赤水水来讲简直不痛不痒,尤其是像他这种活了几千年的老狐狸,其实沧玉跟玄解出门几年就好比方人类几天没见那么稀松平常,之前沧玉受伤闭关的时候就是同样的情况,自然没有半点生疏,加上本身就不太在意,更看不出什么猫腻来,干脆帮忙和稀泥,“他们才刚回青丘,可能需要休息一会儿恢复精神,你就别大惊小怪的了——哎,我的鱼肉!”

倩娘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主要是她现在并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了,就坐在小树桩上不停地叹气,她瞥了眼赤水水,大狐狸正没心没肺地吃着半锅鱼,这让她突然又想起了玄解刚刚那个笑容。

尽管这次沧玉跟玄解回来之后,倩娘总觉得两妖之间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可玄解似乎也有了些改变,就现在看来,并不是什么坏事。

小孩子变开朗了,总归是件好事,倩娘自我安慰着微笑了起来,她起身去把几个碗收拾了,又踢了赤水水一脚,让他把锅带走分给那两个被压榨的小狐狸,别整天虐/待/童/工。

那两只苦命的小狐狸当然就是因为过于努力而早早化形,在狐族四巨头跑出去三只之后,被赤水水强行抓包顶上干公务的白殊跟赤罗,打从大巫跟大长老出门,而族长嫁给了凡人之后,他们俩小小的背上就承担起了沉重的狐族未来,至今难以解脱。

赤水水“哦”了一声,带着锅走了。

…………

晚上休息的时候,倩娘面临了新的问题,她突然发现玄解失踪了。

准确来讲,应该说玄解不在他该在的地方。

妖怪对住所各有偏好,狐族较为贴近凡人,因此建造起了屋子,如倩娘更习惯在树上筑巢,因此她的窝一直都在树梢上。而玄解一向随遇则安,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长大些后一直趴在屋顶上休息,或者有时候睡在倩娘待着的树下,可是今天晚上他进了沧玉的屋子后就没出来。

那个小衣窝可早就塞不下玄解了,总不可能沧玉愿意跟他一块儿睡一张床。

倩娘被自己这个想法逗乐了,不过这是没准的事,她总觉得心里怦怦直跳,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又不太确定会发生什么,转过念头来想起赤水水安慰她说的那些话,觉得非常有道理。

说不准的确是在外头太累了,沧玉难得慷慨一回,任由玄解在床上休息休息呢。

倩娘若有所思地去敲了敲门,将嗓音放柔了,问道:“沧玉,我去睡了?”

“今天辛苦你了,倩娘。”

内屋沧玉的声音听不出波澜,倩娘半信半疑地走到窗边往里看了看,那天狐将她刚洗过的帘子放了下来,地上的影子拉长了看不出分明来,她不由得奇怪今晚玄解跟沧玉该怎么睡过去。

要知道那床可不算大,沧玉不在的时候,倩娘夏日贪凉也上去睡过两回,觉得实在没有自己的窝来得方便,要是变成原身,那可就真是跟睡在地里似的,往哪儿滚都滚不到边儿,可要是变成人身,又硬邦邦的,好似在躺棺材。

沧玉跟玄解的原身都比灌灌大得多,就算用人形睡,两个男人贴着也未免拥挤了些,千万别睡到半夜打起来,那就麻烦了。

他们的关系有变得这么好吗?

倩娘实在睡不着觉,她躺在一根较为纤细的树枝上荡来荡去的,干脆把那枝条当秋千来玩,用脚缠住了缠缠绕绕上大树躯干的藤条,头朝下打着晃,伸手托在脑后。

那些在她闲暇时丢下的种子已经开出灿烂炫目的花,铺陈开来满目的姹紫嫣红,如同凡人染色坊里的颜料桶,又带着那种色彩所没有的生机勃勃。

倩娘看着这片盛景,这是她在几个月前曾期待见到的景色,在冬天的时候甚至还害怕它们会熬不过去而提心吊胆了好几个月,然而此刻却莫名觉得有点失落。

这种失落说不清道不明,在没几年前,玄解与沧玉还并没有这么亲热,他们三个妖过得顺顺当当,可是出去走了一趟之后,他们俩就突然有了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倩娘很了解玄解,她隐约意识到这个曾经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幼崽——不是那种轻蔑的不放在眼里,而是玄解看任何生灵都是相同的,他不曾为世情所动。

可是今天一切都不同了。

从结局来讲,倩娘自然觉得非常高兴,然而出于本能,她又迫切地想知道促使玄解改变的到底是什么——是什么事、什么人、什么样的……过程。

在沧玉跟玄解离开青丘的这段日子里,倩娘过得很自由自在,甚至可以说是颇为开心,她没几次想起这两个“麻烦鬼”,倒不是说她不愿意为玄解操劳,而是少了沧玉作为“主人”,连飞在天空上都有劲儿了。

因此看到受了伤的玄解,一种难以言喻的歉疚感涌了上来。

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都经历了什么麻烦,又是怎么沦落到要与黑蛟甚至心魔单打独斗的,他才这么小,换做其他妖族的孩子,恐怕还贴在爹娘身边要吃的。

沧玉呢,他当时又在哪里。

倩娘仍旧记得当初玄解打败自己的凶狠模样,不过这不妨碍她觉得玄解柔弱无助又可怜。

而柔弱无助又可怜的玄解现在正满满当当地挤在床上,他收起了满身焰火——要是始青给他输送的源火再如同往日那样彻底放出来,别说沧玉的这间小屋了,只怕整个青丘都要化为焦土,玄解从没感受过如此强大的力量,当初倒是在浮黎身上看到过,但并不是这么真切地意识到那澎湃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里汹涌着。

黑漆漆的铠甲仍带着温暖,玄解不像天狐那么柔软,不过沧玉躺下来时,他仍是尽可能地把沧玉彻底圈在了自己的怀中。

“有点烫。”

沧玉闭着眼睛慢悠悠地说道,他将手放在玄解的大腿上,宛如摸着一块刚烧过火的石灶,就比如说倩娘今天煮面的那个小灶。

这个类比让沧玉有点想笑,他就微微笑了起来,显得这句诉苦不那么正经了。

玄解没办法改变现状,只好用鼻子轻轻碰了碰沧玉的脸颊,带着温热的湿气。

好了,这下可真是在蒸桑拿了。

沧玉彻底笑了出来。

……

倩娘没有困惑多久,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倒不是这只灌灌鸟多么敏锐跟聪慧,而是作为个幼崽而言,玄解未免过于有主意了些,而从他不加掩饰的话语里,不难提出自己所需要的信息。

在沧玉跟玄解回来后的半个月后,倩娘抱了些小鸡崽回来养,绒毛还是嫩黄色的,在阳光下显出柔和的光来,它们来的一路上被不少小狐狸扑了好几次,差点没被吓死,好在坚强挺到了篱笆当中,又被倩娘喂了点饲料,又重新恢复元气,在篱笆里头快乐蹦跶了起来。

倩娘自己是鸟类并不妨碍她吃鸡蛋,灌灌本身就喜欢吸食蛋液,否则当初她也不会把玄解带回窝里。

其实这个时候倩娘并不是特别在意沧玉跟玄解之间的古怪了,她并不是个喜欢凡事追根究底的人,好奇心有时候旺盛,有时候又稀松平常。从根本来讲,倩娘倒是个随波逐流的灌灌,她自由了几年,等到沧玉他们回来,也就甘于接受自己继续寄妖篱下的日子。

她乐观地觉得玄解要是吃的好一些,也许就会恢复得快一点。

哪怕妖族修行深了之后就可以不饮不食,可是在修为比较低微时,凡人的一些定律同样适合他们。倩娘虽不知道玄解到底受了怎样的伤,又得怎么治,但想来不会跟往年被妖兽抓伤相差太多,多吃些,多睡些,就会好得快一些。

生活的转折点总不会发生在期望的那些事上,反倒往往是些石破天惊、令人与妖都出乎意料的消息上。

玄解没有太多长辈,他从经验跟直觉判断某些事情不该跟赤水水说明,而沧玉作为当事妖之一同样被排除在外,那么就仅剩下了倩娘可以选择。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抵达青丘时,正是春天。

沧玉已经不像当年刚进入这个身体时那么青涩跟懵懂了,春日勾动身体的欲念变得可有可无,然而此时不同往日,毕竟眼下他有了情人,实在没必要隐忍自己,做个无情无欲的苦修者。

只是碍于倩娘在睡在屋外的树梢上,寥寥几次都只能算得上普通,沧玉是个矛盾的个体,他有时候会屈服于身体,可又会为自己莽撞大胆的行为后悔,这让他看起来仿佛在忍耐苦痛跟欢愉。玄解同时感觉到困惑,在观看沧玉隐忍克制的神态时,他能意识到心疼与摧毁的渴望同时在自己的身体里膨胀开来。

如果这是件坏事,那就该停止;如果这是件好事,那沧玉该显得更快活一点。

玄解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害怕倩娘,又为什么顺从这欲.望。

诚然,沧玉对倩娘的确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敬重感,他不会如任何一个大妖对自己的下属那样对倩娘会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同样不吝啬自己的信赖,可同时,他绝不会对倩娘坦诚哪怕一点心事——这倒不奇怪,他对春歌还有赤水水也是这样的,甚至于玄解。

沧玉心里总是装了许多事,有时候玄解是与众不同的,可绝大多数时候,玄解跟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倩娘坐在篱笆上摸着小鸡崽的时候,心里怀揣的并不是当初对待玄解时的温柔感情,而是对于未来清香可口的鸡汤那种期望,因此差点没在嘴边掉下口水来。而就在这个时候,玄解悄悄坐在了她旁边,吓得小鸡崽瑟瑟发抖,很难说是因为大妖的威压,还是冥冥之中感觉到了倩娘心底的声音。

“怎么了?”倩娘把小鸡崽放回到它的亲朋好友里去,顺便擦了擦嘴角,生怕自己的形象遭受到破坏。

“倩娘。”玄解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波澜,与往年并无不同,那几年分别的时光仿佛荡然无存,他看向了倩娘,理所当然地索要答案,“春天到了,妖族屈服于交合的欲/望只是单纯为了繁衍吗?”

倩娘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不妨碍她回答,其实这种事要她回答实在是为难,毕竟她还没成婚,未必会说得很恰好,就好比凡人的幼崽询问他们是如何出生的一样,不过妖族的羞耻心要稍微弱些,于是她皱了皱眉道:“也许吧,保存精力到春天多少能让繁衍更顺利些,我们跟人族不同,人族是没有春期的说法,他们一年四季都可以繁衍。”

“如果没有办法繁衍呢?”玄解问道。

这个问题多少有点难住倩娘了,她皱起了眉头思索,繁衍□□这等事其实在青丘的春天非常常见,甚至三族之间还会有小型的宴会促使妖族之间配对,于是说道:“要是没有办法繁衍,那就没有办法繁衍好了。”

玄解对这个答案有些困惑,而倩娘只是歪了歪头道:“那又怎么样呢,飞禽走兽会每年都会更换不同的伴侣,可是妖族会找寻一个伴侣,如果不能繁衍,那就不能繁衍,要是他们到了春天还会做那些事,那也不过是想与自己的伴侣做繁衍的事,纵然毫无意义,可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倩娘的确很宠爱玄解,然而这并不意味着她会觉得有些东西隐瞒着玄解更好,妖族与人族的教育多少有些差异,虽说她没办法确定玄解什么程度才叫成年,但是这些东西并不是什么值得遮掩的内容,告诉他不会发生什么让妖恐惧的事。

繁衍是件颇为普通的事,与生死相比实在无足轻重。

玄解不知道自己明白了没有,他的知识常与亲身体验来得稍有差池,不像正常的人那样先了解过再去体验,因此皱了皱眉,大概有了点自己的理解。他与沧玉所做的那些事,诚然是很快乐的,然而情与欲本身就复杂多变,年轻的身体渴望失控跟沉溺,只是玄解不明白为何会因此失控。

“说起来,你怎么会突然问这个,干嘛,在外头看上漂亮的小姑娘了?”倩娘笑着摸了摸玄解深红色的头发,指尖搓揉了两下,还是觉得有些可惜,她对于感情的事并没有那么了解,当然就说不出繁衍那些行为后藏匿更深的含义,只是觉得丧失了繁衍目的本身的行为,那大概是脱胎于情的,妖族跟人族不同,并不重欲,倒更追求其他方面的发展。

玄解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看上什么漂亮的小姑娘,他抬脚跨过篱笆时轻声道:“我只是不明白沧玉的想法,因此想问问你。”

沧玉?

倩娘的手僵在了半空之中,这种事跟沧玉有什么关系?

而玄解已经走远了,他还跟当年一模一样,当然要比当年更强大。

春天是妖族最躁动的时刻了,尤其是这个春天。

管事管得焦头烂额的赤水水没心情再管教幼崽们,狐族里的崽子好斗了很多,就好比方说倩娘带来那堆鸡崽子的时候,换做平日那些小狐狸最多就是玩一玩,可在这个季节,他们是抱着见血的力道扑上来的。

可是沧玉……这种事很难放在沧玉身上去想,不管是渴望找个伴,亦或者是如小狐狸那般凶狠暴戾的模样,沧玉在倩娘的记忆里永远是冷静平淡的模样,幼崽啊家庭啊这种东西对这位大长老而言似乎是毫无瓜葛的东西。

不过他本是跟容丹成过亲的,这倒是很难说的事。

倩娘猛然站了起来,衣裙簌簌从篱笆上滑落,她将信将疑地看着玄解的背影,忽然想起来沧玉跟玄解同床共枕已经一个月之久了。

若真如她所意会到的那样,这事儿可真是不得了。

等沧玉出外回来——他一大早就被赤水水喊去谈了谈春歌与棠敷的事,毕竟现在青丘里只有他们两个能做决定的,而在他们俩之间,赤水水更擅长打打杀杀一些。管事倒是有许多大狐狸能帮忙,这方面不太急,再不济,白殊与赤罗尚做文书工作做得好好的,只是前不久天宫又派了仙家来,春歌处理些就匆匆走了,赤水水难免纳闷。

天狐回来得很晚,倩娘被自己一肚子的问题搅扰得不□□生,干脆烤了只兔子吃。

兔子被剥了皮,很嫩,火焰烤得滋滋流油,心里闹腾的问题没妨碍馋虫继续骚动,倩娘坐在小树桩上给兔子刷小红果捏成的汁水,把兔肉烤成蜜色,然后就看见沧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自己身边。

玄解出现那是惊喜,沧玉出现那就是惊吓了。

如出一辙的行为方式,让倩娘差点没被吓得闭过气去。

沧玉文质彬彬地询问道:“分我一半。”

不,他压根没问。

倩娘扯了个腿给他,力气用大了,腿连着兔子背上的皮肉一块儿撕下来,沧玉皱着眉犹豫了片刻才接过去,就算是打死倩娘她都想不到天狐是怕烫,所以她以为对方只是有点嫌弃卖相,于是在心里嘀咕了两声爱吃不吃,其实那一半是她留给玄解的,因此在心里又加了一句:抢小孩的肉吃,真是臭不要脸的。

兔子被烤得油光发亮,连带着沧玉的嘴唇都抹了蜜水般晶透,天狐在火光下恬静的脸显出几分风情万种来。

倩娘一时间牢骚都堵在肚子里,别别扭扭地想:其实也就半只兔子,吃了就吃了。

早年倩娘没学会欣赏沧玉的脸,这事儿很正常,只要没得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任是谁差点被抓去炖汤都不太可能对主谋或是帮凶之一的颜值有什么欣赏之意,就算是十足十的天香国色都能看成百分百的猥琐下流。

不然怎么叫好了伤疤忘了疼呢,倩娘自由自在了几年,对沧玉的畏惧也去了七八分,这会儿咬着兔子,一时间有点纠结要不要把那个问题问出口。

“沧玉。”

沧玉抬起头看她,将唇角的肉丝卷进了口中,跟当初那只严肃正经的狐狸简直天差地别。

倩娘看着他,面无表情地想:不用问了。

其实倩娘想说的是:哎哟我草啊。

上一章:第一一百四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一章
热门: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行行重行行 魔道祖师 提灯映桃花 我,C位,逆袭 山村疯狂 我吃我自己的醋[星际] 安知我意 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 网游之少年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