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四章

上一章:第一百七四十七章 下一章:第一一百四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倩娘的嘴上还挂着半拉正在蠕动的虫子, 红唇抖了抖, 把虫子咬成了三节,呲溜一声全吞进去了。

沧玉从来没见过倩娘这么富有攻击性的表情,连她当年差点被赤水水抓来炖鸡汤的时候都没有,神态堪称恐怖。灌灌将两条腿往上一收, 她站在树枝上高深莫测又居高临下地盯着好几年不见的沧玉, 脸上写满了各种各样不堪入目的毕生所学——脏话。

别问沧玉怎么看出来的, 他搂着玄解, 手在抖心发颤, 觉得自己像个二百五一样坐了岳母的祥云直接把命送到了倩娘手里, 感情俩长辈的考验在这里等着他。玄解十分温顺, 看起来就像不谙世事的小白脸被手里有几个小钱的中年大叔骗得沦落风尘一样, 还连带咳嗽了两声, 病恹恹的没有半点攻击性。

倩娘看起来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

沧玉看看倩娘, 再看看玄解的头顶心,觉得心里突突直跳,预感自己命不久矣, 这渣男剧本拿得不太是时候, 还没等愧疚心过去就迎来了犀利的打脸环节,他在思考这会儿躺下就装死会不会显得比较适合点。

可喜可贺的是,这几年不光他们俩有长进,倩娘的脾气也眼见着一日千里得好了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先选择了最重要的事, 于是沉着脸开口问道:“小玄解怎么了?”

这声“小玄解”让沧玉有几分羞愧,四十岁大叔泡二十来岁的小青年那种臭不要脸的违和感又再度涌上。

如果按照真实年纪来算,应该算是快四千来岁的狐妖泡二十来岁的小青年,直接翻两百倍,高/利/贷都没有这么狠心。

“受了点伤。”沧玉说道,他显得十分镇定,这个古里古怪的模样似乎得到的解释,倩娘的脸色微微缓和了些,看待自己现任主人的目光都柔化了两分,这让沧玉自信心过于膨胀,下意识就把真话溜了出口,“休养个几千年就没事了。”

倩娘的脸跟调色盘一样精彩,瞬间就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

看得沧玉冷汗都下来了,这事儿跟谁厉害完全没半点关系,纯粹是道德问题。按照俗世里的常理来讲,生恩没有养恩大,因此对上始青跟浮黎的时候,沧玉胆怯归胆怯,还算有几分底气,可是玄解的养恩里,赤水水跟倩娘大概各自占掉了百分之四十,沧玉这一路旅游下来,完全意识到了自己当年的教育何等失败,不是玄解失败,是他失败。

这事儿要是细讲,那可真谓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于是沧玉想了想,干脆问道:“春歌回来了吗?”

“早回来了,不过她看起来有点急匆匆的,前不久又走了,没说去哪儿,反正不是去她相好那。”倩娘脸色不善,不过没发什么难,可能是觉得沧玉就没争气过,她心里一直把沧玉当半个小反派看,所幸没得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倒是有点玄解被害妄想症,于是仔仔细细打量了会儿玄解,决定不靠沧玉这个靠不住的。

倩娘化为原型飞了过来,蹲在了玄解的腿上,用喙啄了下异兽,声音都软了点,关心道:“你怎么样。”

“还好。”玄解把她举起来托在手上,好大一只灌灌看起来都沉,他手愣是巍然不动,颇为镇定地点了点头,然后想了想又道,“我受伤跟沧玉没有关系。”

沧玉不合时宜地想:倩娘是不是变胖了,她看起来肥了至少两圈。

倩娘的小豆眼意味深长地看着沧玉,包含控诉,差不多就是那种“你带着小孩子出门旅游居然不把他看好让他出了事你是怎么当这个大人的,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你看这孩子这么乖你都带着他干了点什么?”

天地良心啊!

沧玉没办法为自己辩解,毕竟倩娘没真正说出这些控诉来,只能憋屈地在自己心里伸冤。

不过等倩娘跳了两圈,转过头去看玄解的时候,小豆眼里又满是慈爱跟关怀了,她用喙给玄解梳理了下头发,又贴着肩膀左看右瞧了下,确保没有外伤才彻底松了口气。沧玉觉得倩娘这种行为很有点妖族迷惑行为大赏,就像她知道玄解可能刚被三辆大卡车撞出了内伤,还执着于找需不需要创可贴的外伤。

伤都受了,还在乎多少跟里外吗?

沧玉虽然妖弯了,但是思维还是很直男,还好他多少算是个比较谨言慎行的男人,没有真的把这句话说出来讨打,否则很难说算不算是火上浇油,也难以判断到时候倩娘会不会无视力量差距冲上来跟他拼命。

腹诽倩娘小题大做跟沧玉自己关心玄解不是一回事,他这关心主要原因是玄解半死不活地躺在他面前,更何况他们俩现在关系不比从前。可倩娘对玄解的关心实打实就是当妈的思路,还是那种溺爱类型的。

倩娘一直都很惜命,可是在玄解的事儿上,敢坐在沧玉大门口唠他的嗑,管不住嘴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处久了她胆子也慢慢大起来了,觉得沧玉说不准会折腾她,可不至于弄死她。

下了云之后,沧玉任由倩娘跟玄解去沟通好几年不见面的感情,换是大学生上学好歹还有个寒暑假,他带着玄解外出溜了几年就带回来一身伤,估计少说要唠叨上小半天,而且除了伤之外,还有个事儿让沧玉不太好说出口。

始青跟浮黎是打他们俩一进琉璃宫就立刻门清了,用不着沧玉去费尽心思说个一清二楚,可是倩娘绝对没这眼力。

沧玉暂时不太想说,跟别的没关系,纯属是想拖慢点,这些日子他过得够筋疲力尽了,没办法再应付倩娘震惊的目光了。

其实不能怪倩娘,搁在谁身上不生气啊,调换立场想一想,要是玄解被个几千岁的老妖怪拐走了,沧玉也不能“哦”一句了事。

这事儿让沧玉的良心小小谴责了下自己:跟你说了吧,别和二十来岁的小男孩谈恋爱。

事实上良心压根没说过,可能是色令智昏,也可能是沧玉来到这个世界后真的有点重度缺爱而身边围绕的几乎没几个优质的可交往对象,导致一脚踩空就掉进了玄解的陷阱里,跌得无怨无悔甚至看着人家亲爹亲妈都没有消停这念头。

谁家亲爹亲妈以后会变太阳月亮的整天监视你啊。

其实说出交往这事儿不光对沧玉来讲很难,对玄解来讲也有点难,不过他们俩的难点不在一块儿,沧玉是困扰于老牛吃嫩草,而玄解是犹豫于该怎么告诉倩娘自己跟沧玉睡过觉了,毕竟在他二十多年的妖生里,哪怕是对沧玉刚动心那会儿,他都没真想过跟沧玉睡觉。

倩娘对玄解来讲是个很特殊的存在,特殊在于她虽然并没沧玉那么重要,但是比起其他没什么所谓的人还是有点差别的,甚至包括他亲爹亲妈。

比如说为了跟倩娘说清楚自己跟沧玉现在不是以前那种关系了,玄解很是认真地思考了一番。

这时候玄解又有点怀念始青了,因为跟始青说话就用不着这么费脑,她完全明白玄解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又代表着什么,最多就是拿那种叫人有点讨厌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慢悠悠说些安慰的话,显得她的确活了好久。

浮黎就更简单了,他充分拥有一个作为烛照伴侣的自觉。

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烛照,倩娘是只灌灌,而沧玉是只天狐,思维方式可能也是种族差异的一种。

主要是玄解不知道该从哪儿跟倩娘说起,是该从梦魇搞事导致他动心那一段跟倩娘细细讲起,还是直接跟倩娘先说了他们俩已经睡过觉的结局。本能促使玄解说后者确保直达结局一了百了彻底拉倒,不管倩娘听了什么反应,可是理智提醒玄解最好选前者,尽管难以预测倩娘的未来举动,可起码能暂时缓解她的不确定性。

玄解觉得有点头痛,连带着身上也有点痛,他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还算是个病号加伤患,于是略微有点愤愤不平地看着提前跑路的沧玉背影。

感情再好也没办法心意相通,玄解带着点受伤的底气,在心里小小抱怨了番沧玉的不厚道,然后毫不犹豫地把所有事都扣给了自己的对象,他对倩娘的每个提问都给予了统一的答案:“去问沧玉。”

倩娘就啄了啄玄解的脸,不是很痛,她有点忧心忡忡地怀疑玄解是不是被沧玉洗脑了,受个伤的事儿都得问沧玉,是受伤磕着脑子了还是怎么的。而且在玄解离家前分明是单枪匹马出去的,她对两个妖的关系还停留在当初玄解没谈恋爱的时候,看着自家一直牛气哄哄的铁血硬汉小怪物突然变得有点黏沧玉,难免觉得怪怪的。

“你脑子没受伤吧。”倩娘半信半疑地问他,扇了扇翅膀,糊了玄解一脸的羽毛,从小黑豆眼睛里居然能看出点不太高兴的表情来,“你受的伤我问沧玉干嘛?”

玄解觉得很有道理,他沉默了片刻说:“我跟黑蛟还有心魔打了一架。”

说得好像他去种了个土豆一样稀松平常,听起来完全就是个莫得感情的工具人。

倩娘用一双小黑豆眼睛展露出了灌灌是怎么表现一脸杀气的。

上一章:第一百七四十七章 下一章:第一一百四十九章
热门: 引琅入室[娱乐圈] 重生农家之小饭馆[穿书]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 假正经男神 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 [综英美]蝙蝠游戏 进击的生活流(快穿) ABO垂耳执事 被渣的白月光杀回来了[快穿] 杂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