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下一章:第一百七四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解来的时候, 还是下午。

沧玉赶忙看了看天空,确定自己没看错天空上挂着到底是玄解的祖父还是祖母,其实用不着那么反复地认真确定, 毕竟月光再明朗也没有日头亮, 四周亮堂堂的, 冰层反射的光能晃瞎狐狸眼睛,他愣是有点不知所措地捏着手中一团雪, 有那么点呆愣愣地看着玄解向自己走了过来。

“你醒了。”

沧玉捏着那团雪, 丢也不是, 放也不是,毕竟手里这团雪多多少少算是用心捏了大半天,更何况捏得还是玄解。手举了又落,落了又举,想走上前去给玄解个拥抱,又觉得不太合适,只好微微一笑, 干脆连站都不站起来,直接对他招了招手。

玄解极温顺地走了过去, 跟着沧玉一起坐在了冰层上, 他没有把脚放下去,反而是盘起了腿, 陪着沧玉静静看向远方。

琉璃宫外层算不上青山绿水,非要较真,也是一片冰山白波, 看久了简直要得雪盲症,最初看还能说是美景,看久了就觉得乏味。

穿着一身黑的玄解此刻看起来就格外得赏心悦目了,他身上仍是最初的那套衣裳,只是多少显出了几分破旧与损坏,有个别地方开了线,始青当然不可能给他缝缝补补,而玄解跟沧玉也没点这个技能。

“坏了。”沧玉揪着他的衣服看了看,将眉头微微一蹙,又重新将玄解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一番,这身衣服坏得其实差不多了,只是勉强还能穿而已,他轻声道,“等我们出去了之后,给你买身新的吧……”

沧玉突然住了口,他顿了顿,叹气道:“算了,这才真是没影的事,等到下次见到那两位前辈,我问问他们好了。你现在穿着的这身到底只是寻常凡品,手工活再怎么精细,过没几年也是要换的,旧衣换新衣,不知道两位前辈有没有这个习惯。”

“没关系。”

玄解认真地观察着天狐略显得落寞的神态,其实始青说得没有错,在琉璃宫的这段日子里的确是他至今为止最快活的日子。毕竟浮黎不在,而始青又懒得理会任何人——甚至是玄解,在琉璃宫之中生活,就好像天地间只留下了他跟沧玉,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会来分沧玉的心。

这无疑是烛照最快乐的时光了,然而……

世界上的事情从来没那么多是非对错,从谢通幽开始,直至青山村发生的那些事,许多情感与选择都让玄解感觉到困惑,然而等到他自己真正面临这些事情时,才发现无论多荒谬多可笑的选择,都自有其中的道理,即便他无法理解,正如始青理解却选择了不同的道路一样。

玄解低垂着头,看着自己不知道蹭过什么后显得发白的衣摆,轻声道,“我们明天就走。”

待在琉璃宫的日子让玄解很快活,哪怕他们俩再不能像是之前那样睡觉,可是那没什么问题,狐狸春天时的情/欲会比往日旺盛很多,妖族跟人族不一样,而烛照跟妖族甚至人族都不一样,他们并没有特定的规律,几乎是遵从伴侣的心愿。

可是玄解同样知道,沧玉并不高兴,待在这座琉璃宫里无疑是将他锁住,始青甘之如饴,可是天狐并不是心甘情愿的。

感情根本不难掌控,一点点爱意,一点点强迫,掺杂着内疚与谎言,只要用得恰当,沧玉就会如始青那般永远留在琉璃宫之中,就像是那个几千年的谎言一样,毫不犹豫地答应跟留下,可是最终驱动他的不会再是现在的感情,会变成愧疚、自责、无穷无尽的疲惫。

从来没有人教过玄解该如何应对感情,幼年时沧玉曾经告诉过他无数人选择不同的道路会走出怎样的成就,人的命运向来由自己、天命、运气所组成,不同的路会让人看到不同的风景。

玄解将每个沧玉都记得非常清晰,甚至连现在这个踩着水在玩的沧玉也是,他不愿意沧玉脸上失去那种镇定自若的笑容,琉璃宫是烛照会喜爱的居所,却不是天狐的。

从记事那一刻起,玄解就从没学习过如何正确去爱着别人,可是烛照的宿命就是如此,他甘愿为伴侣献出一切,爱意若成了本能,表达出来的模样就会显得惊人。

爱是占有,是绝对,是疯狂怪诞的行为,同样是唯一,玄解凑过去轻轻吻了下沧玉的唇角,看着他裹着冰雪的双手,分不出是雪更净,还是沧玉更白,心中有千言万语要讲,然而最终只是轻轻从咽喉之中吐出几个字来:“我们回青丘去。”

沧玉的眼睛微微放出亮光来,半晌又变得犹豫了起来:“玄解,浮黎与始青前辈说你要休养几千年,为了你的身体好……”

“他们没有说一定要在琉璃宫里。”玄解淡淡道,“在哪里休养不一样?我想回青丘去。”

大概是玄解从不撒谎的可靠品质让沧玉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说法,他脸上真情实意地露出了笑容,与在琉璃宫里谈起那些游鱼与冰层时不同。那些闲谈的话题不过是沧玉为了排解无聊的消遣,是在这枯燥的环境之中唯一的选择,可是离开这里,却是他真正的心愿。

其实对玄解而言,在哪里都没有关系,跟谁在一起才比较重要,他早年期盼变得更强,待在琉璃宫里面对始青与浮黎,无疑会变得更强大。

当初在北海上惊醒时,他急切与沧玉分享有关浮黎的消息,并不是对方与自己有血缘关系,更不是天狐曾在意提起过的父母之情,而是力量。

对玄解而言,世间种种诱惑都难以与力量匹敌,然而力量又难以与沧玉相提并论。

“那你……”沧玉没太得意忘形,他很快就站了起来,将那团捏在手里的雪团小兽丢进水中,轻轻抚过了玄解的衣裳,关切道,“你的身体怎么样,没问题吗?你自己的想法又是怎么样的,到底是你的父母,难道你不想与他们多相处一会儿吗?”

玄解的目光暗沉,他并不是不高兴,只是觉得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如今与往常,有什么区别吗?”

“这倒是。”沧玉讪讪道,天狐还不够厚脸皮说玄解的爹妈什么事儿都没干,光是那几万水族还有北海一事,就已经是给浮黎跟始青找了很大的麻烦了,对方半句话都没有出手抹平了,还救了玄解的命,说他们什么都不做,实在过于无耻。

可要说浮黎与始青非常尽职尽责,他们俩也的确没来看过玄解几次,说好听了也许是因为没怎么见面所以生疏;说难听了就是纯放养,任由玄解自己长。

玄解静静地看着沧玉的笑颜,同样轻轻绽出了笑容,他虽然对美丑的概念不强,觉得全天下不过是顺眼与否的区别,其实这种区别对他而言都是没有意义的,毕竟玄解不会因为美丑对任何一个生灵产生什么感情。

喜欢、厌恶,都不会有。

他敬畏于沧玉的学识,震撼于浮黎的力量,讶异于谢通幽的本领,怀疑于水清清的古怪,可那些感情都与容貌没有半分关系。

玄解不过是喜欢沧玉笑起来的样子,世事易迁,人心易变,无论是什么模样的沧玉,只要是沧玉本身,玄解就喜欢。

甚至是痛苦、愤怒、伤心的沧玉。

可那感情若是转嫁在玄解的身上,就注定意味着沧玉的爱意会随之渐渐削弱。

玄解凑过身去,低头靠在了沧玉的肩头上,天狐不明所以地将他抱住,耐心询问道:“怎么了?”

往日沧玉就足够宠溺玄解,而在琉璃宫的这些日子,他几乎接近把玄解惯得无法无天的边界线。

玄解永远都不会对任何一个模样的沧玉厌倦,可是他心知肚明,沧玉并非如此。

感情这种事,看得清楚仔细,将其细细衡量确认,才能知道自己的筹码与对方的筹码到底价值几何,又能不能拿来掂量下注。

“沧玉,我有些想听你唱歌。”玄解忽然道。

沧玉不明所以,不过仍是无奈地答应了,他开口时还有些窘迫,不太好意思地说道:“我还是只会当初那几首,渔阳倒是听洗衣服的姑娘们唱了些新的,可都是土话,我学不大来那个腔调,就只在听,没在学。”

玄解轻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像只小狗似的在沧玉肩窝里蹭,他的声音很轻,淡得像空中飘来飘去要消散的云:“没关系,你唱得都好听。”

这多少叫沧玉有点羞赧,导致他开口的时候破了音险些岔气,还没唱两句自己先笑了起来,然后才尴尬地在原地乱喊了一阵,低声凑在玄解耳边唱起那几支小曲来,前面起了范,后面就好唱多了,他不再没事就先笑,幽幽的歌声伴着破裂的冰层消融于水中,让玄解回想起了当初的梦境。

他爱上沧玉,就在那个梦境之中,曾想着永永远远。

如今这个梦想果然实现,始青与浮黎造了一座梦境给玄解圆当初的念想,他又将其亲手打破。

沧玉有他的风花雪月,可沧玉是玄解的风花雪月。

玄解静静闭上了眼睛,从没有人教他如何去爱另一个人,然而好歹经历过几番人情世故,只好轻轻握住自己的筹码,不忍破损分毫。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五章 下一章:第一百七四十七章
热门: 乡野神医 见鬼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 安知我意 城南妖物生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 欧美风聊斋 说好的白手起家呢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 影帝是只白狐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