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蚌床睡起来不算太舒服, 可事实上在这个冰雪之地也没什么好多奢求的了。

玄解睡得并不□□稳,他的形体漂浮不定, 偶尔化成本来的火焰模样, 偶尔又变作人身,奇异得是不再烧到沧玉。沧玉被闹腾得没有办法, 根本睡不好觉, 只能爬起来坐在蚌床便看着玄解, 不时伸手摸摸小烛照的头, 他垂下脸去, 将玄解的手托起贴在脸边, 轻轻吻了下。

在清醒时不曾出口的那些话从肺腑里翻涌出来。

还有我在乎你, 还有我关心你, 还有我……还有我心疼你,所以别这么无所谓,别这么不在乎。

沧玉鲜少流泪,此刻无病无灾,一切落定尘埃, 离他曾想过最不好的结局还差着一大截。按道理来讲不该流泪, 可眼泪要落,哪是由得主人控制的, 天狐微微阖上眼睛, 任由热泪滑落脸颊,一滴滴落在衣袖上。

在玄解受伤前途未知时,他没这般不知所措;在面见天帝与烛照时, 他也没这般卑微胆怯。

如今见到好端端的玄解了,沧玉反倒恐惧了起来,他从没如今日这般意识到自己对玄解有多不好,不好到他对他人没半点期望奢求。于是天狐凑过身去吻了吻玄解的额头,那异兽在他唇下化为一团灰烬般的火焰,贴在嘴唇上是温热的,这样一团烈焰,怎会心如寒冰般冷酷。

其实沧玉并不是很担心玄解的安危,也许是那对跟父母这两个字完全搭不上边的烛照夫妻的确拥有令人安心的能力,更何况对方早早说了这伤需要休养,因此他没那么害怕。不过沧玉仍是站了起来,走出门去,打算去寻觅那两位长辈的下落,也许是为求一个心安,又也许是给自己一个放松的借口。

始青坐在冰晶长廊上,偶尔有风吹过,冰屑与雪尘被吹起,还未曾靠近她的身旁就消融成了露水。远远看过去,始青就如同不规则的火焰云,涌动着,带着跳跃的焰心,宛如混沌初开时清浊未曾分离的模样。

“他没什么大事。”

在沧玉踏上阶梯的那一刻起,始青就恢复成了大概的人形,她的衣摆顺着风飞荡,身旁无人陪伴,大概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愿意对沧玉开口。大概的人形是指她整体看起来是个寻常的女子,然而发尾与衣摆撩动的烈火显然不是任何正常女子会拥有的。

“青前辈……”沧玉慎重地选用了称呼跟措辞,“敢问……”

“我叫始青,他叫浮黎,直接喊名字就好了,不用这么客气。”始青晃了晃腿,漫不经心道,“你来问那小子的情况,我已经回答了,现在可以坐下来。”

沧玉只好乖乖闭嘴,走过去坐在了始青的身边,传说之中的烛照并没有多看他几眼,而是紧接着回答了他未曾出口的第二个问题,神情上略微浮现出寂寞来:“浮黎有自己的事要做,他刚刚走了。”

这倒叫沧玉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木讷地点了点头,觉得自己满腔油滑的人情世故都派不上任何用场,只好老实顺着始青的话继续往下聊:“那前辈是镇守在此?”

“不,我只是待在这里等他回来。”出乎意料的是事情摇了摇头,不过她回答倒是很干脆,甚至可以说是毫无忌讳,“浮黎去的地方是烛照与幽荧两族的圣地,除了新生儿——就像是玄解那样的小孩子,还有守护者之外,其他进入圣地的烛照与幽荧,都是去等死的。”

沧玉其实听不太懂,不过大概明白了一些,就不准再问人家族里的私事了,而是换了一个话题:“你们原先没有给他起名吗?”

“烛照会自己选择自己的名字,不过你们给他起的这个名字也不错,我想他大概是满意的,否则不会用这么久。”始青沉默了片刻,她上次这么跟别人说话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也许没有几万年,不过几千年应该是有的了,在她长得几乎没有尽头的寿命之中,这些对话似乎翻来覆去了好几次,然而其实她记得并不是那么清楚了。

沧玉又产生了新的疑虑,大概是始青的态度委实过于坦然,连带着他都忘却掉了些许礼仪,率直问道:“你就一直这么等着吗?”

“这世界有什么新意呢?”始青淡淡道,“翻来覆去不过都是当年曾经发生过的事,这个世间隔上一个轮回就会覆灭再新生一次,而所有生灵的欲/望与此相同,凡人因为寿命短暂,便重蹈覆辙得更多。如果不等,不过是出去见识那些我早就知道结果的未来,在曾经的万年之中,我已见过无数次了。”

沧玉不过是个当了二十多年大妖的凡人,他茫然地看着始青,不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烛照大概是被这只小狐狸娇憨的神态取悦了,她微微笑了起来,耐心解释了起来:“哪怕是天道都不会永存,我自然也不可能,凡人比蜉蝣,我与凡人,又有什么不同,每一任烛照与幽荧的诞生,都是为了承担日月的消亡。”

始青指了指高高在上的明月,淡淡道:“待到有一日,浮黎化为明月,我化为皓日,不知道要看着这个世界循环多少次。到那时我便连等他都做不到了,日月交汇之期我们才能见上一面,然而即便见面也没有意义了,我不记得是我,他不记得是他,既然往后我们会有无穷无尽地时日看着这个世界,那么活着的这些岁月为什么要消磨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这是什么意思……”沧玉愣了愣,“化为明月,化为皓日?”

打从见了玄解的亲爹亲妈,沧玉就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有点不够用了。

“烛照与幽荧应日月而生,我们并非飞禽走兽,更不属于仙魔两道,用凡人的说法,我们是日之精,月之华,我们的生本就是为了死,倘若这世间没有了死,又何来的生。”始青漫不经心道,“这璀璨的明日,这柔和的晚月,终有一日会枯竭耗尽,我们诞生就是为它续命,直到再无烛照与幽荧。”

这下沧玉明白过来了,他的脑子总算灵活地转动了起来,然而带来的不是恍然大悟,而是惊恐:“玄解也会?”

“他太弱小了,即便投身其中也无任何意义。”始青摇摇头道,“对于六界而言,也许这是注定牺牲的宿命,可对我们而言,这只不过是意味着死亡而已。即便不做,最终不过是重来一次,会有新的日月再诞生,会有新的混沌再初分,会有新的人,新的生命,新的一切再重来,我们并非独一无二的。”

如果按照一般的套路,玄解这种存在应该是非死不可的,然而始青所说的选择远超出了沧玉的想象,他不由得错愕看向对方,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始青扬裙跨过了栏杆,双足落在了长廊之上,她虽什么都没有说,但沧玉仍旧跟了上去,他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许多东西,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始青来到了蚌床边,她手心托起猛火,另一只手化水成冰,凝成一盏精致的灯台,那猛火落入灯中,熊熊燃烧了起来。

“我听说小孩子会怕黑。”始青侧过身,虚手一抚,光滑的冰墙上就出现了架子,她将冰棱灯盏放在上面,声音波澜不惊,“他小时候也会那样吗?”

沧玉愣了愣,迟疑道:“我不知道,抚养他的是倩娘。”

其实沧玉的确跟玄解同床共枕过很长的一段时间,然而那些时光里并没有把太多心思分给玄解,更别提那时候的玄解还是个小哑巴,纵然害怕黑暗,恐怕也没人知道。

“倩娘。”始青将这个名字念了一遍,不知为何,任何字落在她口中,仿佛都被赋予了超然的意味,她略微点了点头,以示自己知道了,别的就没再说什么了。离开浮黎之后,她似乎才开始支配起自己的情感来,终于愿意表露出自己对玄解的关心。

沧玉略有些忐忑不安地询问道:“你们找了他很久吗?”

“二十年算很久吗?”始青好似很轻地叹息了一声,又仿佛只是沧玉的错觉而已,她看起来仍是那个深不可测的烛照,“时间对我们并不是这么划分的,一旦他死了,那么一瞬间都足够长,既然他还活着,那么百千年都还算短。”

沧玉觉得自己大概这辈子都没办法了解烛照这个种族到底有什么特性了,假如活久了都会变成这个模样,那还是短命点比较好。

“烛照只会在意自己的伴侣,其他对我们而言微不足道,甚至是子嗣。”

始青抬起头看向了沧玉,伸出手来托起了天狐的下巴,她的肌肤很柔软,触碰起来如玄解一般温暖,无视于沧玉惊讶的神态,指腹擦过他脸颊上未干的泪痕:“他也是烛照,与我并无任何不同,你无需为此伤心难过,此事与你无关。”

沧玉发自真心地觉得自己活得短命些就够了。

上一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四章
热门: 我只想好好读书 两世忠犬(堡主有条忠犬) 小山村的诱惑 余污 神棍小村医 穿到蛮荒搞基建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师尊的秘密 全星际都知道他是我前男友 抱错儿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