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真君可介意稍等片刻。”

玉瓶悬挂在沧玉的腰间微微晃荡, 那异兽已化为原型,既不是任何一种飞禽, 更不是任何一种走兽, 只是一团黑漆漆的火焰,中心透着点沁红,稳定地上下浮动着。沧玉下意识伸手去握着玉瓶, 手心温凉, 宛如在抚摸一块上好的美玉, 然而他的心略有些下沉, 不知道玄解到底如何。

“当然不介意,这点时辰老道还等的。”洞渊真君乐呵呵地笑了笑,“只是老道不懂, 你我这是要等何人?”

只不过说了两句话的功夫,春歌已经赶了上来,她远远站在云头, 长发披肩, 身姿秀丽优雅,用手一指, 便将自己的云朵与他们俩的拼凑在一起, 嬉笑出声道:“洞渊真君, 暌违多年,你还是如当年一般意气风发,当初一别,如今也有千百年了吧, 可还记得我春歌?”

“原来是春族长,老道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方才竟未认出您来,该打该打。”洞渊真君笑呵呵地打了个圆场,躬身对春歌行了一礼,心下突然一跳,暗叫不好,此事并没有严重到狐族两位大人物一道出场,不知道春歌跟沧玉葫芦里在卖什么关系,希望这一路平平安安,无风无浪,只要玉瓶里这位送到了浮黎上神手中,那就没什么大事了。

春歌盈盈还了一礼,笑道:“无妨,我来前有些小事要解决,叫真君久等了,说起来该是我的不是。”

叫真君久等……

洞渊真君瞥了眼身旁老神在在的沧玉,真正开始觉得自己头痛了起来,面上半点都不显露,又你来我往与春歌说了些客套话,直到沧玉皱起眉头,显然是有几分不耐烦了,才讪讪住了口。

沧玉倒不是双标,他找春歌是有求于她,可是洞渊真君这番对话实打实的毫无意义,这种“官/僚/主/义”大可等事情结束后再说,他虽心中隐忍不说,但这些年岁来与狐族跟玄解相处,性子变得直接许多,脸上难免流露出些许来。

春歌暗笑一声,跟洞渊真君一道止住了这些试探,他们俩是各怀鬼胎,然而沧玉一心只有玄解,因此皆都无言相对,只剩诡异的气氛在无限蔓延。

三人一道往青天直上,风云过耳,底下一片云海茫茫,远望明月朗朗,沧玉才忽然想起黑蛟的事,他见到北修然时本想提醒一二,可无奈忘了个精光,此刻想起,便尽数告诉了春歌,青羌国境边缘的海水少了一大半,这对妖精而言也许不是什么大事,可对百姓就完全不一样了。

春歌听了,并没什么大表示,倒是洞渊真君心中惊讶,伸手抚须,暗道:妖族向来跟人族互不来往,春歌这狐族族长居于王宫之中,听大长老所言,甚是关心民生,竟不是个淡漠的妖性,这厚德实在难寻,老道真是失了敬意,方才不应那般言语才是。

洞渊真君倒不是假惺惺,妖族与人族向来互不干涉,妖族不欺侮人族已是难得,更别谈黑蛟此番行为原本就与狐族无关——虽也算不上无关,但他们竟会为此事较真,就不得不叫洞渊真君心生敬意了。

春歌不明所以,只好回以假笑。

嗯,就是笑容渗人了点。

洞渊真君摸了摸自己的鸡皮疙瘩。

这一路驾云再无二话,天宫极大,因着洞渊真君过了天门,守门的几大天兵天将冷冰冰地瞧着他们,看起来如同机器人一般。洞渊真君好似谁都认识,挨个打过招呼,天兵天将颔首回应,脸上一丝丝笑容也无,木讷无情,春歌嗤笑一声,他们也不做声。

“千万年只做守门这一事,难怪呆成木头。”春歌传音给沧玉,脸上带笑,鬓角上的玉兰花还幽幽散着香气。

沧玉倒是没什么话可说,天宫宝殿颇多,云漫漫,雾气腾腾,红霞做桥彩虹弯道,天尽头流水潺潺,银河跨越长空,偶尔能见金龙飞过头顶,又见重明鸟奔忙。几位仙女端着琼浆玉露翩翩然走过,说不出的优美动人;更有金甲神人执枪佩剑四下巡逻,道不尽的杀气腾腾。

各大神仙自然不可能从早朝一口气等到如今,就为了等沧玉几人,更何况此事纵然紧急,可要真说起来到底是一件私事。公之于众等于要大大方方解决,天帝有求于烛照可不是什么建立权威的好话题,因此当沧玉与春歌进入大殿之中时,高高端坐着的只有天帝与天后。

洞渊真君先上前禀报:“微臣惶恐,幸不辱使命,青丘狐族族长春歌,青丘狐族大长老沧玉,还有烛照幼兽玄解皆已带到。”

这禀报说得好似他们是什么罪犯一样。

沧玉皱了皱眉,想到除了春歌外他们还真是罪犯,一时憋闷,竟有些无话可说。

春歌直接翻了个白眼,在心里腹诽起天界的老规矩来,八百年前来就是这么死板,没想到八百年后更加严重了起来。天帝的地位要与妖王相同,她一个狐族族长当然不够看,就拉了拉沧玉,一道行了礼,不至于臣服参拜,但也算得上十分恭敬了。

天帝的声音飘飘渺渺,远远好似听不分明,却又宛如近在耳旁,一字一句皆清清楚楚,声音略微有些发沉,这偌大的宝殿上,唯听见他余音渺渺:“看座。”

这大殿几乎就是无限祥云堆砌起来的一座宫殿,踢开祥云能见底下九霄彩凤飞翔、金乌呼啸、万千霓虹闪闪,无数紫气东涌。

此处虽什么都没有,但又好似什么都不缺。

凡人妄图想登上九霄天外,而天帝凌驾于九霄之上,这大殿要是待久了,恐怕自信心都要爆棚,只要踢走些云团,就能清清楚楚看到这大好的江山,同样能清清楚楚意识到自己将这六界踩在脚下。

到底不是说正事,天帝神情并不算凝重,不像是人间庙宇里的泥塑那般庄严肃穆,反倒显出几分平淡。天后就坐在他身旁,玉簪珠冠,穿着倒并不贵气,夫妻俩看起来都没什么烟火气,虽没穿那庄重的礼服,可气度都叫人难以忽略。

不过跟完全化形的霖雍不同,天后脸上有些许龙鳞,发间同样生着水晶般的龙角,她这等修为不至于化人形都不成功,只可能是自傲于自己的种族,因此不在乎显露出这点特征——甚至是有意显露出来的。

两团祥云化作椅子,正正当当凝聚在沧玉跟春歌身后,洞渊真君则弓着腰站在前面,两妖面面相觑,只好坐下。

洞渊真君与天帝又汇报了来时黑蛟的事,天帝不仅没有烟火气,好似连半点情绪都没有,他听闻黑蛟为那北海无数生灵复仇,是如何跟随玄解而去,又是如何兴风作浪,听得沧玉脸都红了,那天帝仍是无动于衷,只是应了一声,又赐了两妖一杯仙酿,待沧玉跟春歌喝完,才让洞渊真君带沧玉去见浮黎,春歌则留下还有要事商议。

要真说起跟天帝交谈,别说沧玉,春歌都不够格,天帝如此礼遇全是看在浮黎的脸面上,既然现在春歌也在,那他当然不会屈尊降贵跟沧玉详谈整件事。

全程走下来,沧玉打进天宫那一刻起就迷迷糊糊,直到跟着洞渊真君走出去老远,他才隐隐约约意识到,那与他所有的印象里都应对不上的天帝,实打实是真真正正的天界之主,天地之间的主宰。

威吓感与违和感一道姗姗来迟,沧玉背后沁出了冷汗,意识到自己方才所见的那位存在本是个实打实的生灵,然而天帝高高端坐于位子上,好似与整座大殿相融合,大道归一,他没有人气,是因为他身上的的确确消失了任何生灵应当有的活力与死气。

他就是这天地,而不是天地间的生灵之一。

洞渊真君走出老远后才长吁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沧玉此刻很能理解他的感受,在这样的上司手底下干活,很容易得抑郁症吧。

“洞渊真君,我们去哪儿?”沧玉问道。

“去见这孩子的父亲。”洞渊真君侧过身来,指了指沧玉腰间悬挂的玉瓶,碎碎念叨起来,“黑蛟这憨货只当自己是为水族报仇天经地义,还不晓得自己是做了怎样的蠢事,这烛照幼崽一旦失控,到时候岂止是整片北海,恐怕苍生都要遭这场灾祸,因小失大,亏他修了这么多年。”

“现在倒好,累得我老道前后奔波忙碌。”

一仙一妖走出无数宝殿,这次洞渊真君倒比去见天帝的时候开心多了,他跟一路问候的天兵天将,仙女金童打过招呼,可见平日人缘确实不错,有看着新奇上前来询问沧玉的,他也开个玩笑打发了事,沧玉只管跟着他,手中抚摸装着玄解的玉瓶,踏过彩虹桥,走过红霓道,渡过三千银河流水,才走到了天穹尽头。

天穹尽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紫衣人站着,身后是镜花水月、海市蜃楼的虚影。

那紫衣人转过身来托起手,沧玉忽然觉得腰间一紧,玉瓶竟自动脱落,飞到了对方手中。

上一章:第一百三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四十一章
热门: 将军爱集小红花 在古代行商这些年 青龙图腾 十年 我被死对头宠飘了 我的后宫全性转了[穿书] 杀破狼 天官赐福 攻略男神翻车日常 进击的生活流(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