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仙女并未改换衣着, 那婚服在落入海底那一刻,月老的红线就随着一同落下水去了, 她不会再骗自己, 更别说去欺骗舒瑛了。

去时唯恐不够快, 回时却只怕自己不够慢, 然而千山万水能碍住凡人的脚步, 又怎能阻住高高在上的仙与妖。鉴于多少算半个帮凶,沧玉站在舒家门外很有几分不好意思,然而真正的主犯毫无半点羞赧, 甚至可以说是全无所觉, 极为自然地将沧玉拉入了舒家。

大厅就是礼堂, 众人不知道醒来多久了,此时已经走了一小半宾客,剩余的脸上并无任何异色,仍是欢喜地敬着舒瑛酒,屋子与去时并无差别, 到处张灯结彩,连火都不曾熄。天仙女顿了顿, 很快走入礼堂之中,她生得美貌无比, 叫众人不由眼睛一亮, 然而大婚之日来这等美貌女子,总难免叫人觉得来者不善。

宾客们只见她情意绵绵地看着舒瑛,心中皆打起了鼓。

杏姑娘鲜少出门, 更何况她原貌与凡人姿容多少有些差别,衣着又与大婚格格不入,众宾客只当新娘子去了婚房里等候,这儿又上门个新姑娘,一时看好戏与羡慕嫉妒的心思都占全了,眼睛滴溜溜在舒瑛脸上转过,再看杏姑娘,却见她凛冽美艳,不可冒犯,便都下意识低下头去,暗暗腹诽舒瑛不知道走了什么桃花运。

“你……”舒瑛脸上略见困惑,不知道是没有认出自己的新婚妻子来,还是不懂杏姑娘为何作此打扮,他沉吟了片刻,轻声道,“杏娘,你怎么了?”

是后者。

这一句简单问候,却叫天仙女险些流下泪来,她方才还欢欢喜喜要与这凡人度过一生,而今一切都已成空,她往常思虑生老病死的那些麻烦哪个都不曾经历,缘分就已到了尽头,如何不叫她伤心痛苦。

“舒瑛。”天仙女道,“我来,是为与你说一件事。”

她轻轻踏出一步,满堂宾客欢笑都静止了下来,连小娃娃喝水泼在空中的水滴都凝固住了,舒瑛瞧了瞧四周,心中好似明白了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有明白,他只是痴痴看着自己的新婚妻子,下意识要阻止对方般上前几步,试图牵住天仙女的手。

“你当初救我一命,这交拜之礼行过,本应陪你一生一世,成就良缘一番。”天仙女心痛难忍,面上分毫不露,语气淡淡,瞧不出半分喜怒哀乐,真成了那无情无爱的泥塑雕像,“然而天庭有令,我不得不回,这良缘既作废。我便许你与舒大娘二人百年安康,无忧无虑,你可愿意?”

舒瑛的手僵在了原地,只差半分他就可牵起天仙女的手,然而就这半分,将他们阻隔开了天涯海角。书生怔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脸上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一时间五味陈杂,很快他的目光掠过爱妻后落在了沧玉与玄解身上,哑然道:“莫非二位救我,前来寻访,其实都是因为……因为杏娘?”

其实只是巧合,然而此刻解释并无任何必要。

沧玉支支吾吾说不出口,他是有情之人,难免觉得天仙女说得过于无情,然而此事因他与玄解而起,他再说什么都像风凉话,又帮不上任何忙,最终只是叹气道:“舒兄,此事确是我等不对,你但凡有任何要求,都可提出。”

听着便像是默认了。

舒瑛不由得回想往日桩桩件件,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出来,又好似许多事一清二楚,一时间恍恍惚惚,还以为自己身在梦中,他身形一晃,几乎要软到在地,勉强凭着傲骨支撑住自己,看着眼前面色冷淡的三人,既觉得自己滑稽可笑,又觉得此事荒唐无聊。

“我并无任何要求。”舒瑛喃喃道,他的目光在一仙二妖之中辗转片刻,忽生凄楚之意来,干干苦笑了两声,讽刺道,“是舒某痴心妄想,不配与天仙作伴,随手助人不求回报,仙子倒是知恩图报——”

天仙女再无二话,转身欲走,却听舒瑛撞翻几个板凳冲上前来,高声悲鸣道:“杏娘!杏娘——你……你当真只为报答恩情?你当真对我半点情意都无,我不信!我要听你说。”

“你既不信,我又何必多言。”天仙女忍住眼泪,语调强作平静,“若能叫你高兴,你大可觉得我对你爱深意浓。”

舒瑛听闻此言,顿失了身上力气,失魂落魄地靠住边上的桌子:“我不明白,为何偏是此日。”他哀痛至极,忍不住发出声冷笑来,“是因我凡夫俗子,蒙得仙子青眼,生了这点趣味来故意捉弄我?”

“你说啊——!”书生厉声道。

天仙女沉默片刻,淡淡道:“你既觉得是,那便是。”她说来斩钉截铁,无半分余地,声音冷淡如冰。

舒瑛半晌无话,他惨白着脸,直勾勾盯着天仙女的背影,怒急攻心,一时间心血上涌,喉咙顿感腥甜,口中便溢出鲜血来。这书生性情刚毅倔强,一身傲骨,虽不知道妻子缘何忽然变作如此无情无义,但知她不是凡人,终究与他这凡人有别,加上又是大婚之日出了此事,竟是半点声音都不出,不愿叫天仙女看轻自己,更不愿意以这点可怜模样挽留。

“舒瑛!”沧玉吓了一跳,似风一阵飘进屋中,伸手扶住了那书生。

鲜血一滴滴落在婚服里,舒瑛拂开沧玉的手,面色寒凉如水,不为所动:“不必担心,寒舍简陋,怕是慢待三位。”

他咬牙硬生生站直了身躯,背过身去,热泪几乎滚出眼眶:“舒某还有老母要解释,不送。”

天仙女知道舒瑛必然是出了什么事,心痛难忍,几乎要转回头去看向丈夫,然而那又能改变什么,她听沧玉声音急切,反倒如后头有什么猛兽追赶一般,不片刻就消失在了原地。

玄解跟着她走了出去。

“你为什么说那些话。”异兽平静道,全不在乎自己撩动他人的伤疤,“你不是要嫁给他吗?”

玄解对天仙女跟舒瑛的爱情故事毫无兴趣,只是觉得他们二人今天若不成婚,那沧玉期待许久的婚礼便没得看了,因此才出声阻拦。

“我要是不说那些话,他怎能死心!”天仙女到了寂静无人之处,才忍不住泪流满面,抽泣道,“从今之后,他要是恨我,另娶她人,我尚可宽慰自己,当初是我一刀斩断这孽缘,怪不得他。若是他知晓真相,除了平添伤悲,又能如何?也许五年十年,他还会记得我,可凡人区区百年,二十年后纵然他再如何情比金坚,到底会忘了我,去娶别的人,那时……那时我就不得不告诉我自己,他已经开始忘记我了。”

玄解呆了呆,轻声道:“你宁愿他恨你?”

“我宁愿相信他往后不爱我,是因为我撒了谎。”天仙女看着玄解,泪水滑落脸颊,她竟还能笑出来,哪怕那笑容勉强无比,“而不是他开始忘了我。再来,对他也比较快活些,他是个好人,我回天庭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是百年千年之久,若是说出真相,他往后若遇到别的心爱之人,岂非还要挂念于我。”

“你不信他会爱你一生一世。”玄解似笑非笑地看着天仙女,轻声道,“你害怕了。”

若是可以,天仙女真想将眼前这只不知来历的异兽打入深海,教他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然而天仙女心知肚明自己与玄解的力量悬殊,更何况她没必要在此刻跟玄解无意义地结仇,再者还有更好的办法能刺痛玄解。

正如他此刻刺痛自己一般。

“你也应当害怕。”天仙女拭去眼泪,恢复成了原本的面貌,此刻面对的不是舒瑛,她不必背过身伪装心思,更不必觉得忧虑恐惧,因而气势竟隐隐压过玄解,“或者说,你更应该害怕,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而为了你所做的事,沧玉又要承受什么样的代价。”

她的眼神甚是轻蔑,自入凡尘以来,玄解还从未见过谁这般看过自己,他好斗的天性被挑起,然而心神却被天仙女所说的话尽数吸引了过去。

“沧玉?”玄解困惑道,“发生了什么事?”

天仙女笑了笑,她的笑容跟沧玉不愿意告诉玄解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有些相似,都有种叫人说不上来的厌烦感,玄解皱了皱眉头,他好奇心不多,皆放在了沧玉身上,因此见天仙女并不想开口,脸色立刻阴郁了下来:“你想说什么。”

“他也许会爱你一生一世。”天仙女轻声道,“然而这一生一世,你们又真的走得到吗?”

天仙女垂下脸,她低声道:“我以前总以为,如我这般强大,庇佑几个凡人是轻而易举之事,百年恩爱如匆匆流水,哪能生什么波澜坎坷。如今才知道,姻缘此事并不是那么想的,正因我这般强大,反倒不如凡人随意方便,人与人可做佳偶,人与仙就是强求。”

“你很强,玄解。”天仙女道,“若你始终不知控制,那只会害死沧玉。”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热门: 苏断他的腰 高能二维码 成为攻略目标后每天都在看大佬演戏 兽世种江山[种田] 远东星辰 乡野春潮 将军攻略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青龙图腾 天命青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