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解浑身都无汗, 干干净净, 清清爽爽。

等沧玉到达时, 他已经从那只异兽重新恢复成了人身,正悬浮在空中, 眉心隐约发着光, 看起来没有半点问题。

沧玉伸手摸了摸玄解的脸, 如往常一般温暖, 脸色红润,心跳正常,仿佛正在熟睡而不是刚刚险些烧干海域, 倒是青涩的脸庞又成熟了些许, 刻薄冰冷的眉眼脱去少许年轻的稚气,竟瞧着长大了些许。若非沧玉一直看着他, 晃眼还当是玄解何时有了个哥哥来冒名顶替。

海雾浓重,连沧玉都不免得沾了一身湿意, 玄解却是连汗都未出半滴,倒是沧玉的指尖蹭过他的脸颊,带上点雾气润湿了脸颊。

“玄解?”

沧玉心中千回百转,第一事便是想着赶紧回到青丘中去找春歌谈谈玄解的事,第二便想着渔阳的情况, 天仙女被他们拖累, 恐怕人间是待不了几日了,怎么也算是他们弄丢了舒瑛的媳妇,总得去收拾这烂摊子。

然而最重要的, 仍是玄解的安危。

闻这一声呼唤,玄解倏然睁开双眼,他的双瞳仍如兽身时一般,又有些许不同,似蟒蛇般的竖瞳冰冷非常,漆色的剑眉斜飞入鬓,头发几乎全变成了暗红色,若说往常只是生得薄情风流些,他如今五官彻底长开,便带上难以言喻的邪气。

玄解的目光微转,落在沧玉面容上时,那冷意才稍稍消散了些许,口唇微动,说了些什么,却是无声,显然是气力不支。

睡了一觉烧干海水还变哑了?

沧玉此刻满脑子乱糟糟的,见玄解说不出话来,倒是不大在意,只撑着他的身体将人扶起,将口贴在耳边说道:“你没事吧。”他忧心玄解一时说不出话来,会连带影响听力或是其他,加上海浪声大,便依身附在玄解耳旁说话。

旁的倒不妨碍,沧玉只担心玄解受了看不出来的伤势。

玄解只觉得耳边热气吞吐,一双黑亮的眸子盯着沧玉瞧,见天狐忧心忡忡,下意识摇了摇头,他眼下元气恢复之快,与往常简直犹如云泥之别,眉心那一点寒凉抑制住了心头猛烧的烈火,平日若起杀心,玄解偶尔会有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此刻虽未遭逢敌手,但他见着沧玉,不由得心中拟想一番,神台清明,远胜往常。

若叫沧玉知道玄解此刻满脑子都是跟他打架的事,说不准直接把自己对象从云头推到海底去喂龙王,然而他什么都不知道,因此看玄解并不木讷呆滞,显然没有睡傻,更不显半分痛苦难受,心下顿时安定,就松了口气。

不管水族是被煮了多少海鲜,这小子好歹没出什么大事。

玄解站起身来,还没彻底从之前的幻境之中走出来,他望着无边海域,忽然皱起了眉头,一时不知道今夕何夕,更不清楚自己身在何方:“这里是什么地方。”他远远看着,只能见到四面八方都是海水奔涌,方才还在眼前飞舞的青鸾凤凰,艳花翠枝好似镜中花水中月,一场幻梦而已。

那个紫衣人……

绝对不是梦,没有人会比玄解更了解梦本身是怎么一回事,吞噬过魇魔之后,他在谢通幽跟君玉贤的帮助下尝试了不少次入梦,比起绝大多数做梦而难以自控的人甚至妖仙,玄解反倒是那个擅长自控的存在。

因为这项能力,他能随意操控自己的梦境变化,同样,玄解从来不会做梦。

“那个人……他……”玄解陷入了迷惘之中,他仍旧记得对方指尖按在自己眉心时带来的凉意,跟触碰沧玉的感觉不同,就如同清风拂面,就好似落花飘零,有些像冬雪沾染,又有几分落雨无声。

是极平静,极寻常的清凉之感,甚至不像是一个生灵在触碰另一个生灵。

他到底是什么?

玄解甚至根本感觉不到紫衣人到底多强,跟沧玉的压迫感不同,跟在姑胥所见到的那个幻影也不一样,甚至跟辞丹凤给予的感觉毫无半分相似。那个人与天地相融,他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的实力,即便想要试探对方,也毫无头绪,就如同凡人妄想感知云端之上,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什么人?”沧玉有些懵,他仔细看了看玄解,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脸颊,“玄解,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梦?”

绝不是梦。

梦中梦,境中境。

紫衣人细声慢语:你怎知那不是另一重真实。

玄解看向了沧玉,脸上说不清是兴奋还是恐惧,那张邪气俊美的脸微微扭曲了些,脸部肌肉抽动着,看起来令人有几分心惊胆寒,他缓缓道:“沧玉,我看到了力量。”他眼中几乎要放出光芒来,声音之中满怀愉悦。

沧玉想:哦,我对象傻了。

天仙女固然担心玄解与沧玉的安危,只不过她方才刚见识过玄解的威力,不如沧玉这般胆大包天不确定任何情况就敢往里头冲,在外头呆了片刻,传音给沧玉,听他平安无事,这才驱动云团慢悠悠飞到玄解身侧。

“我倒是小看你了。”天仙女上下打量了一番玄解,与昔日所见不同,今日再看,不知道是方才海水枯干震撼住了心神,亦或者这异兽确实有所变化,她隐隐约约觉得心中生畏,分明前不久还能看出对方的修为,此刻竟如雾里看花,并不清晰。

然而天仙女隐隐约约能感觉到,玄解如今的修为一日千里,远胜他来渔阳时,才不过短短几日,竟有这样的造化,如果沧玉没有撒谎骗她,那么在玄解身上必然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是该在渔阳成亲吗?”玄解看到天仙女在场,不由开口问道。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沧玉的脸微微一僵,手下顿时失了分寸,重重捏了下玄解的手,对方只是懵懂转过脸来看着他,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睡到现在才起,当然不可能明白。天仙女自然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小动作,摇了摇头道:“不妨事,不知者无罪,既然你们平安无事,那我……我要回去渔阳处理些麻烦了,然后再去回禀天帝。”

“我们随你一道回去。”沧玉见玄解无事,心头大石顿时放下,渔阳被魇术化作姑胥,不知道如今情况怎样,既然是自家对象折腾出来的祸事,他当然不至于袖手旁观。

天仙女点了点头,并未与他们客气,却也没有说更多话,而是踏着云霞径直往渔阳去了。

沧玉紧随其后,面露犹豫之色,玄解还沉溺在方才的幻境之中,虽见他神色不佳,但到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此只是睁着眼睛静静观瞧,并不言语。待到快要抵达渔阳之时,他们三人已可见到渔阳恢复了往日的生机,那些姑胥的楼阁都恢复成了渔阳本土的房屋,人们来来往往,与往日并无不同,更没有中了魇术的茫然。

“杏姑娘。”沧玉犹豫再三,还是往前驶了一步,拦住了天仙女的去路。

天狐还未开口,天仙女便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她摇头道:“沧玉,非是我不愿意,而是你自己应当明白,此事纵然躲得过龙王,仍是躲不过天帝。我即便不说,天帝不过是迟些时候知晓,我除了多担知情不报之罪,帮不上任何忙。”

这些事沧玉怎会不知道,他正因明白,才吞吞吐吐难以说出口来,他可以为玄解去赌自己的命,可怎能要求天仙女做同样的事,更别提他们还刚刚祸害了人家的婚事。不管天仙女下凡是为了什么,她若有心与舒瑛成婚,想来在人间滞留百年并非难事,如今局势被玄解彻底改变,她恐怕待不了多久。

如今这个情况,厚颜求她,确实有几分恬不知耻。

离去时步履匆匆心慌慌,归来时心事重重意乱乱,天仙女怎会不知沧玉心中所思所想,然而她此刻姻缘已断,又何尝不黯然**,哪里能管得这两名大妖的闲事。沧玉未料到一场大觉竟忽然化作噩梦,方才他目睹了一切过程,即便不知道海域中枉死多少生灵,可仅凭海水枯干这一点,就够龙王告御状了。

玄解无端惹下泼天祸事,若他真是烛照,说不准能请动烛照一族保他,然而那是否意味着他们之后就要各奔东西……

烛照太过神秘,沧玉根本拿不准未来会发生什么,只觉得嘴里发苦,算起来玄解现在才二十来岁,哪怕他身形已经是个大人了,想法也与大人一模一样,可在人家家长眼里,他算不算误导幼崽。

若是猜测出错,玄解并不是什么烛照,而是寻常异兽,不知道天帝会怎么处置玄解。

天界有天界的律法,妖族有妖族的规矩,玄解现在算是跨界炸了人家家门口,还带做一顿海鲜盛宴,欺负到头上来了,很难说春歌能不能保下他,就算春歌想,天帝未必会给这个面子。

沧玉对妖族的事情不太熟,这事儿还得回去找春歌解决。

“你怎么了?”玄解问道。

沧玉抬头看他,本想抱怨一番,到最后仍是将话停在嘴边,微微笑了笑,伸手轻轻别过玄解垂在颊边的发:“没什么。”

罢了,黄泉碧落,大不了一起走。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下一章:第一百三十章
热门: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一不小心娶了皇后小姐姐 她似救命药 仙界大佬含泪做受 死亡万花筒 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 揣了霸总的崽[娱乐圈]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 小蛋的異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