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仙女与沧玉实在是无计可施。

一妖一仙本想着玄解既是受伤昏厥, 那么渡过法力使他恢复就能解决一切麻烦,哪知道连房门都寸进不得。房间被完全闭合上, 仿佛内在有人张开结界困住玄解一般,然而沧玉刚从里面出来, 所以只可能是玄解本身所为。

天仙女不信邪, 伸手贴合在房门之上, 试图用神识侵入其中,然而不过片刻,她就惊叫着苏醒了过来,连连后退三步, 险些没栽倒在地上。

“他……他到底是个什么怪物。”天仙女喘息着,神魂未定, 她的双眸一阵阵发黑, 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

那里面是一片无穷无尽的火焰, 如同海浪一般层层涌来,铺天盖地,仿佛是火的世界,甚至比丹炉火更猛烈。

天仙女不过呆了片刻, 就觉得自己几乎要被焚烧殆尽。

“你还好吗?杏姑娘。”沧玉水火不侵,可也遭不住极寒与极炎, 天仙女刚退出来的时候整个人仿佛是个小太阳一般, 他下意识避开两步,不敢上去前,只谨慎询问道:“有何处伤着吗?”

天仙女摇了摇头, 她眼前黑了好一阵,慢慢的才能见到些微光芒,心下不由骇然,便知自己倘若反应迟上半拍,只怕这双眼睛就废了,后怕之余,不由得思索起来:“倘若房中只有玄解,那么方才所见就是他的本源,气血如此充盈旺盛,更胜烈日,难不成是什么蛮荒的异种。”她摇了摇头,试图甩去眼前的重影,定下思绪沉着应对,“方才我入内,他不像受伤,倒像是闭关,如果沧玉所言不假,只怕这异兽非是受伤休眠,应是要蜕变了。”

妖兽的成长时期是有长短之分的,大多数需要百年千年,天仙女不知道烛照特殊,按常理来思考,她与沧玉玄解都不算熟悉,更不知道这个年轻的异兽才不过二十来岁,只当他是临近变化时期,又被心魔一击提前引发了蜕变,不由得花容失色。

“咱们得将他带出去。”

“带去哪儿?”再有天大本事的人,最亲近最重要的人受了伤,都不免六神无主起来,沧玉此刻只是强作冷静,其实慌得脑子里什么想法都快没有了,他见天仙女都受了伤,不由得紧张起来,“他怎么了?”

天仙女穿着一身红衣,更衬出脸色惨白,她长吸了一口气压制五脏六腑如焚的痛感,脸色微沉:“我们得将他带到海上,我去跟龙王打声招呼,将海域空出。他绝非是凡种,沧玉,你要做好准备,我怕他蜕变之时,千里都会化为焦土。”

沧玉愣了愣,声音沙哑道:“蜕变?那……渔阳岂不是?”

此话不必多提,两人面面相觑,都觉得心沉往了无尽深渊,倘若玄解蜕变的速度变快,恐怕送不到海上就真的要把整个渔阳变成烤串了。

“走吧。”天仙女冷静道,“当务之急,还是得将他送往无人之处。”

如果不是事情真的太严重了,她现在就想不管不顾掐死沧玉,然后再掐死玄解,凭什么他们仙家在人间战战兢兢学规矩,这两个大妖就能胡作非为随便乱来。

人类有这样的规矩吗?!新娘子在大婚之日还要给别人收拾烂摊子!

可怜舒瑛刚修好的房子,才没住几日就被硬生生拆开,天仙女伸手招来祥云一朵托起封闭的房屋,他们虽突破不到其中,但从外面将这房屋托起却是轻而易举之事。沧玉紧随其后,渔阳离海不远,可是离海中心却有很长一段距离,天仙女嘱托沧玉往海心而去,自己则跃入海中,去找龙王议事了。

在天仙女走后不久,沧玉就对这一切产生了怀疑,他倒转过身,远远看着姑胥模样的渔阳,隐约可见繁华,就如同当初他们走入梦魇的幻境一般,所有人都站起身来,跟随自己的意愿而进行活动。

玄解与当初的梦魇已无任何区别。

天仙女说他绝非凡种。

不算当初在幻境之中的生涯,玄解至今才不过二十余岁,他二十多年的修为就能压制成功心魔,能修为一日千里,能抗衡魇魔成功,能——能消化梦魇的天赋进展到这般田地。

他甚至能吞噬魇魔后活下来。

往事种种浮上心头,沧玉当初问起玄解父母时并未想到如此长远的情况,甚至失了一贯的警惕心,他从来没有怀疑跟忧虑过玄解本身,毕竟玄解是他与倩娘看着长大的。然而这一次意外“高烧”,却叫沧玉不得不摆正视野看清楚一切情况。

玄解真的只是普通被丢弃的小妖兽吗?

还是说,烛照。

沧玉略略有些出神,脸上忍不住浮现出苦笑来,若玄解真是烛照,那事情可真是大发了,寻常妖兽多少能寻找到些许根源,然而烛照是天地初分时在混沌之中诞生的圣神——他们根本就脱离了仙妖的区别,连原书里都没提到几句话,倒是剧情里有暗示容丹是某位上古大神转生时提过一嘴。

也就是说,玄解恐怕不该是他们这么养的。

就好比狼孩,养是能养,也能养活,可是寿命跟能力会受到很大影响。

蛇化蛟,蛟成龙,这类都叫做蜕变。

如果玄解真的是烛照,天仙女说他蜕变——又真的是蜕变吗?

简直如同噩梦一场,原本以为玄解不过是累了需要休息一番,没想到竟会发展到这样令人措手不及的地步。饶是沧玉这般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也不免觉得一时头晕目眩,细思起来当初的事巧合的似乎严丝合缝,恰巧烛照就丢了,恰巧倩娘捡到了玄解,只是因为当时玄解还是蛋才从没想过。

哪有谁家的蛋一孵就孵八十年还不破开的。

沧玉简直快要喘不上气来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信息一股脑冲向脑海,他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几乎要跌下云头去,好半晌才发现不对劲,转头看去,发觉那屋子早已在风中被彻底摧毁,玄解不知何时变回了原身,身上的火焰变成冰蓝色,眉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闪烁,此刻正在疯狂吸收天地间的灵气——包括他的。

“玄解……”

沧玉怔怔开了口,坠落云端,往无垠大海之中堕去,他并未感觉到什么伤损,只觉得身子轻飘飘地往下吹,天茫茫,水清清,隐约能见烟霞缭绕,一时间纠缠在眼中,眼花缭乱,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倒是那道黑红色的身影仍然伫立云端,睥睨着他。

先是团团白雪穿袖而过,再是晚霞缕缕缭绕发丝,黑红色的身影越发遥远,沧玉以为自己就要坠入海中时,忽然觉得腰身一轻,脚下站定在柔软云朵之上,原来是天仙女回来了。

“喂,你怎么样了?”天仙女见沧玉软绵绵地靠在自己身上,不由得慎重看向云端之上,在方才她就感觉到了那股庞大的能量,奇怪的是一瞬间又消失不见,快得近乎幻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沧玉摇摇手道了声无妨,又问天仙女:“你不是去龙宫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龙宫的办事效率有这么高吗?

“别提了,那老龙根本不曾接待我,他手下的鲸将听我说了来龙去脉之后,哈哈大笑道他们海域无边根本不畏惧任何火焰,什么焦土千里皆是无稽之谈,又说九昭上仙也曾于海上渡劫,仍是安然无事。”

天仙女叹了口气道:“我想想说不准确实是我过于在意了,这玄解能有多少修为,哪能比得上九昭仙上,倘若他施展法力都未能危及龙宫,你我倒是的确不必太过忧愁。”

沧玉呆了呆,喃喃道:“凤凰固然厉害,可若他真是……”他说到最后,‘烛照’二字悄不可闻,之后又道,“莫说焚烧千里,只怕你我都在劫难逃。”

“你说什么?”天仙女不解其意,见沧玉仍是无力,便扶着他在云头坐下,重复问道,“他是什么?”

话音刚落,空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响,天仙女还没反应过来,就听沧玉怒声在耳边喝道:“走!”

她甚至来不及思考,猛然驱动云朵往前奔去,只感觉到浓浓热浪好似扑向背部而来,痛感起初并不明显,时间越长,越感背上灼意,不由得发力往前奔去,惊骇道:“那是什么?”

“是玄解。”沧玉轻声道。

待到灼意不再迫人,天仙女方才停下转过身去,她远远看见那异兽呆立在半空之中,好似有无形的结界阻绝开了无边的海水。

他们眼前的一大片海水被彻底烧干了,形成焦黑的巨大荒地,当初天仙女说千里焦土不过是夸张之语,万没想到竟会成真。四周奔流的海水一旦靠近,就会彻底化为水雾,不多时海面上就升起茫茫雾气,将所有人笼罩其中。

天仙女看得头皮发麻,只觉得全身汗毛倒立,不知道是怎样恐怖的力量才能造成眼前这样的场景,一时间目瞪口呆,半晌才喃喃道:“那老龙可不能怪我没提醒他。”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热门: 青龙图腾 小夫郎 罪子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 这只男鬼要娶我 偷情日记 穿成霸总拐走炮灰 春满乡村 好色小姨 共享天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