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好孩子, 过来。”

那朦胧光芒之中,紫衣人很快就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忽然转过身来缓缓半跪下,温声道:“到爹爹这儿来。”

玄解懵懵懂懂, 往前跑了两步, 他越跑才发现那紫衣人竟大得出奇, 低头瞧了瞧, 才发现自己是缩了尺寸,竟形似当年刚出生不久时的模样。这迷梦之中昏昏沉沉, 玄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是循着声音跑过去,一头栽在了紫衣人的膝头。

“我儿受苦了。”

紫衣人的声音轻柔, 说不出的感伤爱怜, 他将小小的玄解抱在怀中, 半点不畏惧身上冒出的火焰,反倒伸手安抚般抚摸着兽身粗糙的背脊。前方为他们亮起了光, 照出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道路来, 紫衣人轻飘飘走过去, 洒落一地月辉,四下就成了无尽的河流,远处是青青高山,当中立着个居所,正是依山傍水的好去处。

光芒渐盛,玄解被抱在紫衣人怀中, 越走便越觉舒坦,浑身都放松了下来,那些嗡嗡作响的声音在他脑海中消散开,只觉得说不出的温暖舒适。

只见得近有高崖峭壁,奇峰险峻;远有碧浪银涛,滚滚奔涌。雾气蔼蔼,枝有凤凰栖;清风瑟瑟,石上青鸾立,皆生得丰毛疏肉,形秀态美,见着紫衣人归来,不由得一道鸣叫出声,霎时间万花齐放,百鸟朝来。

山森森,花艳艳,流水跌宕又清澈见底,如天生翡翠酿琼浆,凿出这无边山水,玄解好奇地四下打量,想到沧玉不在此处,又觉索然无味,垂头丧气地趴在紫衣人手臂上。

此处没有日月更迭,不见天光;没有星辰轮转,不见暗影。紫衣人走得不快不慢,不过片刻,就走上绵绵云层之中,行动于烟霞之间。

腾云驾雾不算是什么难会的法术,可如紫衣人这般与天地相融一体却是难事,玄解琢磨不透他的来历,索性不去思考,远远看见九天之上光影浮动,变化万千,那青鸾并着凤凰绕着烟霞飞舞,显然是为他们开道。

这云海终有尽,远处浮现出一座宫殿来,隐隐约约,如寻常飞鸟大小,可见距离极远,哪知紫衣人站定下来,一步踏出,只见得虚空变化,青鸾与凤凰褪去这身羽毛躯壳,化作一男一女,将大门缓缓拉了开来。

殿中摆设却是十分寻常,只是隐约透着说不出的古朴气息,好似混沌初开,阴阳未分,玄解从未感觉到如此强大的压迫感。

这殿中并无其他东西,只有两口池子。

一边是寒气森森的冰池,另一边却是热气逼人的火池,火焰凝结成流水的模样,粘稠厚重,在池子中缓缓流动。

紫衣人将玄解放在火池边的石台上,这才站起身来,雍容道:“你且在此处休息一番,我去取些东西来。”言语之中,说不出的纵容慈爱,道不尽的怜惜轻柔,伸手抚过小兽的脸颊,如清风加身。

他生得自然不如沧玉那般美艳,然而自有一番贵气逼人,满头青丝唯有两鬓霜白,展袖轻挥,只见穹顶之上星垂平野,点点光疑坠,片片月云收,照出一番无垠苍穹。

玄解支起身来,到处看了看,那火池不时窜出丈长的火焰,底下红黑色的流浆煮沸般缓缓涌动着,在这不大不小的池子里无尽循环,轻嗅了两下,几乎要醉倒在石台上,蠢蠢欲动地用自己的前爪去试了试,只觉得温暖无比,他这时的身躯太小,圆圆滚滚,险些整只兽都滚进了火池之中。

那紫衣人回来得很快,将落在半空中的玄解提回了自己的膝头。

这次紫衣人自己坐在了石台上,他端来一杯酒,酒中佳酿火红,清澈见底,一手执着酒盏,一手抱起玄解,将这佳酿喂入小兽口中。

“你年纪不大,性子倒是凶蛮,吞了千年梦魇尚不知足,还敢强行施展。”紫衣人言语虽不客气,但并无斥责恼怒之意,语调甚至带着些许笑意,模样可亲,“饮罢这杯流霞酿,你且活动活动身体。”

玄解才知道自己喝了一杯流霞,他模模糊糊想到之前云海下的光影,心道原来那也可以拿来酿酒吗,不知道能不能留一点给沧玉。

然而这个念头刚起,玄解就发现流霞酿全进了自己的肚子,一滴都没剩下。

紫衣人将他放在地上,倒不管他,而是随手将穹顶上的黑夜摘下,铺展于面前,这黑夜瞬息变化,偶是大漠黄沙,偶是江南春柳,或是日落沧海,或是云游碧落,无尽高耸山峰,万千险滩溪涧,大千世界无数,直到光芒微微闪动,露出了舒瑛的面容。

玄解站在紫衣人脚边努力仰头看,见到舒瑛就等于能见到沧玉,可无论他多努力在这片画影之上搜寻,仍是只能看到舒瑛在学堂之中认真读书的模样。

“我死了吗?”玄解问道,语调平静。

“你怎会那么容易死。”紫衣人重新将他抱起,口吻略有些许心疼,缓缓道,“若非外力强行将你斩杀,否则这区区魇术,还害不死你。”

他说来平平淡淡,好似那令人头疼的魇魔全然不值一提。

玄解不喜欢被人抱来抱去,沧玉是唯一的例外,然而他在这紫衣人怀中只觉得有几分懒洋洋的舒适,如同鸟儿归巢,又似游子归乡,一时半会不想动弹,更何况他方才冷怕了,倒非常识相,半点没离开的意思:“那他们死了吗?”

“你很关心他们?”紫衣人听起来有些诧异。

“不——沧玉会不高兴的。”玄解颇为平淡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很快就沉默下去,闷了半晌才道,“沧玉呢,他去哪儿了?”

紫衣人伸手抚过玄解的头顶,温声道:“此处不是他该来的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玄解不解道。

紫衣人轻轻叹了口气,神情略有些凝重起来,仍是回答道:“此处是日月池,这火池是阳,那冰池是阴,你与火池同源,因而我将你放在石台之上却不让你下去,是因你全身倘若落入池中,便会化为同源,那是你以后要做的事。”

玄解又问道:“以后?”

“不错,千千万万年之后,待这世间再灭一个大轮回,再循环过一程,你便能长成真正的烛照,这高天烈日,万千光辉,就皆是你的化身了。”紫衣人淡淡道,“不过此刻你还是个孩子,还需再等三十万年,才算有些能为。”

三十万年。

玄解有些茫然,这数字对他而言太过漫长,三百年甚至三千年对如今的他而言都已是一段不朽的光阴,难以度过的漫漫岁月。

此时玄解还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何处,这是远比梦中梦,境中境更遥远的地方,确切来讲,是混沌之中,这火池是生,这冰池是灭。

这是烛照与幽荧的圣地之所,太阳与太阴生分两仪交汇,定下天地之道,万物生存的起始点,同样是终点。

万物自有枯荣,生灵各有寿命短长,周而复始,往复循环,天帝为天道授命,得长生无极,然而万载消磨,无限光阴,甚至连天道都不会永存不朽,它会崩溃塌陷,而后再创一个崭新的蛮荒世界,从头再来,不曾更改。

唯有日月永存。

玄解此刻就在这永存不灭之地,观看周天星图,凝视日月旋转流动,却对此一无所知。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玄解问道,“我又是什么?”

二十年足够玄解从不谙世事的痴儿变成个聪明的青年人,他与妖族生活在一起,脱不开天道定下的规矩条文,却对自己一无所知,时光快得令人咋舌;然而二十年又是如此简短,简短到沧玉闭关眨眼消失,紫衣人展袖间景色变迁不堪一眼。

莫说二十载尘寰,便是二百年,二千年,甚是上万年,对紫衣人而言同样不过弹指一瞬间。

“你想做什么,就是什么。”紫衣人柔声道,“你落入梦中之梦时,我已察觉到你的身影,可惜那魇魔太过弱小,我未曾追踪,直至此刻方才发现你。”

他虽不曾解答玄解最想知道的问题,但好歹将来龙去脉告诉了异兽。

“你身躯羸弱不堪,又妄动法力,你那身躯受不住便要强行长大,因此才昏厥过去。”紫衣人微微笑了笑,“那魇魔弱小,你却强大,因而我才能寻到你。”

玄解皱眉道:“这是一场梦?”

紫衣人闻言一笑,缓缓解答道:“你怎知不是另一处真实?”

玄解不是蠢货,他听得见紫衣人的自称,同样听得出来对方的宠溺与纵容,沧玉当初在礁石边的言语宛如预言般在耳畔响起,他本以为自己见到父母多少会有些好奇心,然而他此刻只想见到沧玉。

“我想见沧玉。”

玄解平静道。

紫衣人淡淡道:“他在第三境。”

话音刚落,星图上便出现了沧玉的容颜,憔悴不堪,只勉强挂着笑意,与天仙女正在说话。

“我要走了。”玄解调转过头,打算往外头跑去,哪知此处竟形成个无垠的空间,四周墙壁门窗统统消失不见,唯有日月流转,星辰分布,一时呆住。

“爹爹不能随你去。”紫衣人落寞道,“好孩子,你不跟我归家去吗?”

玄解摇了摇头。

紫衣人微微一叹,伸指在他额间轻轻一点,目光变得深邃幽暗起来。

“去吧。”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七章
热门: 剑出寒山 龙图案卷集(鼠猫同人) 大哥 乡村荒女人 全世界都想我学习 猎艳后宫 大天师 我只是个Beta别咬我 有凤来仪 好色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