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舒瑛是个好人, 难怪上天给他分配天仙女当媳妇。

得知沧玉跟玄解离开了客栈之后,舒瑛就立刻邀请他们在家中住下,于是两妖霸占了以后说不准是舒小少爷卧室的房间。床是几块简陋的板子敲定组成的,铺了草席, 看来还兼职供舒瑛在书房学累了之后来休息的所在, 舒瑛到院子里抓了一大盆雪水擦了擦草席, 又搬出棉被来铺上,颇为愧疚地让他们俩先勉强挤一挤。

大婚之日前一个晚上还敢收留两个男人在家中, 真不知道舒瑛是心大还是过分善良,不光收留, 书生还挪了书房的火盆到这客房里来,免得他们俩受冻。

时辰已经不早, 你来我往客套了两句就不再彼此叨扰了,舒瑛还要忙碌他的婚前恐惧症, 于是赶忙回去书房继续写婚书,留下玄解与沧玉在房中休息。

木板床睡来没有多舒服, 倒是被褥里的棉花弹得非常松软,盖在身上叫玄解想起了幼时倩娘覆盖在自己身上的羽毛,他与沧玉挤着肩膀, 仍旧觉得狭小, 大半个身子都要掉到板子外头去,干脆转过身去贴着沧玉,将天狐揽住了,半晌才出声道:“他与那个店小二很像, 也会跟那个人一样吗?”

“怎么,你担心啊。”沧玉轻笑了一下,稍稍侧过身体,窝进玄解的怀里,头微微低垂着,听见窗外风雪呼啸的声响还有火盆里火舌舔舐炭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心里还在想些有的没的:他们俩应该不至于煤气中毒吧?

玄解看着脱落了白漆的墙壁,粗糙的木石结构显出深浅不一的孔洞,算不上贫寒——比水清清家里好太多了,可更谈不上舒适。他睡过高床软枕,安眠过青瓦茅草,对住宿的环境倒是不怎么上心,只是沉沉道:“你会生气吗?”

沧玉愣了愣才反应过来玄解是在说店小二的事,异兽如同一面镜子,有时候看起来聪慧城府,有时候又过分天真无邪。他并不在乎舒瑛是不是个好人,更不在意舒瑛收留他们是何等不易,甚至连双方立场都懒得去思考,好便是好,坏便是坏,倘若他不高兴,就干脆摧毁个彻底。

“对人宽容些。”沧玉伸手抚过玄解的脸颊轻轻笑了下,平静道,“各有自己的局限,与咱们又无关系,理他们作甚。”

玄解奇道:“既然没有关系,那你为什么掀了人家的墙壁。”

这叫沧玉哑口无言,瞪着眼睛看了会儿异兽,最终是拿他无可奈何,因而无计可施道:“我乐意,要你管那么多。”

于是玄解就如大获全胜一般微微笑了下,他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非要说起来,唯一的兴趣与热情就只剩下了沧玉本身,有时候这爱会显得太沉重,可他性子淡淡的,从不强求什么,两情相悦的事谈不上压抑,倒让沧玉有几分想迁就他。

沧玉却是心不能平,绞尽脑汁想辩倒玄解,他平躺在床板上,来去琢磨了半晌,终于想出个好说法来了。

那店家是打开门做生意,给钱的买卖;舒瑛却是好心接济他们,怎能相提并论。

沧玉刚要兴奋地转过身去说服玄解,却见异兽已经睡熟了,看起来单纯得有点可爱,他也只好笑了笑,将棉被拉上遮住对方的肩膀,自管自地乐。其实沧玉并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只是觉得有些开心,这样的日子平平淡淡,甚至在往常看来还有些无聊,可他这会儿一点都不觉得没趣,倒觉得看见玄解的睡脸怪值得的。

索性睡不着觉,沧玉干脆从玄解手臂里挣扎出来,他想脱身太过容易了,人形难以挣开,妖身却很柔软,毛茸茸的狐狸是一把软骨酥腰,将身子轻退,就能从空隙里得自由。他没处可去,舒瑛明日就成婚了,总不能这时还在院子里散步,撞见天仙女倒不怕,怕只怕撞见寻常凡人被嚼口舌。

沧玉饶有兴趣地坐在床边,看着被棉被裹起来的玄解,异兽睡姿不坏,一动不动的,胳膊撑着被子,好似怀里还囚禁着什么一般。他们出门来好久了,细算下其实时间不长,才过去没几年时光,可比在青丘二十多年见着的东西都多,倒显得过去了很漫长的光阴。

他猜自己回去大概要被倩娘啄得满头包,又觉得自己该揍一顿赤水水。

心魔出事儿的时候,沧玉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之后记忆隐约也都回来了,更别提玄解老老实实说了自己的手段。到此刻,天狐才有些明白过来倩娘为什么总是在背地里跟赤水水说自己坏话了,难怪她觉得诡异,连沧玉都觉得诡异。

哪有狐狸会教幼兽如何折磨敌人的。

仔细想想,还是自己开金口惹下的麻烦,得嘞,玄解不正常,他也心大,加个赤水水毫无底线。

难怪倩娘这些年来看着好像老了些。

沧玉看玄解看得正入神,顺便在百忙之中抽空检讨反省下自己的教育跟妖品,外加感慨下他家小妖兽长得十分英俊,突然听见房外传来了声音。

说是房外可能不太准确,理应说是客厅处。

妖族到底修炼多年,难免耳聪目明,不是沧玉刻意为之,而是舒瑛的家的确不大,加上材质一般,伴着夜间呼啸的风雪声都能将舒家母子俩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舒大娘叹了口长气,有些怏怏不乐:“明日就是你跟杏娘的大婚之日,两位恩人固然要报答,可你请他们俩住在咱们家,实在是不合礼数啊。”

她的拐杖声在暗夜里发出沉闷的响动,如同焦急的心音。

“最近出了好几桩杀人案,渔阳人心惶惶,两位恩公虽是义士,但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纵然他们双拳也难敌四手。客栈驱赶他们想必是怀疑外乡人,可他们二人于我有恩,又曾想为渔阳帮忙除害,这冰天雪地的,我怎能由着他们饮一杯热酒就离开,眼睁睁看他们无处容身啊。”

沧玉心中一动,实在没想到舒瑛会为他们考虑到这种地步,就更不好意思开口那客栈单纯是因为他跟玄解的性取向与众不同才将他们赶走的,这理由听起来就有那么一股子不靠谱的味。

人家真心诚意为他们考虑,他们倒像是来搞笑的。

好,决定了,我们就是因为外乡人才被客栈赶出来的。

沧玉默默给自己洗了个脑,继续听了下去。

既然能教导出舒瑛这样的人,舒大娘自然不会是什么铁石心肠之流,她又长长叹了口气,犹豫地看向窗外,愁道:“说得倒也是,这风雪寒重,就算不遇上什么坏人,在外头待上半夜也要冻僵,罢了,由他们歇下吧。你呀,可要好好待杏娘,像她这样什么都不求的姑娘不多了,可见是真心想与你结为鸾凤,日后你要慢待她分毫,我可不准。”

舒瑛笑着应了,又扶他母亲回去休息。

沧玉静静听了片刻,略有些出神,直到窗外天仙女将他神游天外的魂魄唤了回来。

“哎,你们睡下了吗?”

整个渔阳静悄悄的,舒大娘年纪不小,躺下沾着枕头就陷入了熟睡之中,而舒瑛还在书房里写那一纸誓言,写得哈欠连连,一时半会儿想来是没有心情出门看看风雪了。

沧玉将门打开,见着一身鹅黄长裙的杏姑娘鬓边簪了朵梅花,正端着个盛满雪水的木盆,站在门外静静等着。

“做什么?”沧玉问她。

“他睡下了?”天仙女问道。

沧玉点了点头,于是天仙女的声音下意识放轻柔了许多:“那咱们到外头说话。”

说是外头,其实就是舒家较偏僻的角落里,两块石头当座椅,好在都不是凡人,没有谁嫌屁股底下冰凉。天仙女待雪化作水,露出底下被埋着的脏衣服,纤纤玉指一点,那雪水无端形成个漩涡,衣裳就立刻滚动了起来。

仙女你真不考虑跟白朗秋合伙搞个滚筒洗衣机发明吗?

想起当初与天仙女见面的场景,沧玉不由得感慨论家务活能激发仙女多少奇思妙想,简直可以开个课题专门探讨“论吃穿住行对仙女创造力的影响”。

“你懂人间的事多不多呀?”天仙女一边分神在正不停旋转的衣服上,一边看向了沧玉,轻声道,“知不知道凡人谈婚论嫁有什么规矩?”

沧玉笑道:“那你可真是问对了。”

天仙女面露喜色。

“我对人间大大小小都还算了解,偏生就是对姻缘嫁娶嘛,真是实心竹子吹猛火——可谓一窍不通。”

天仙女一下子被噎住了,懵然道:“不懂就不懂,你说这么热闹?”她来当然不是想跟沧玉闹嘴,因此又多少有些惆怅起来,“凡人的女子难道生下来就懂这些吗?舒大娘叫我别慌,说是一切有她,可我要是明天露怯,或是表现的不像个新娘子,那该怎么办?”

这还有像不像的?

沧玉还真被难住了,他沉吟片刻道:“倒不妨这样,若真犯了错,人家觉得奇怪,你只管说自己是大喜日子昏了头,不知所措,那不就成了。”

天仙女听得眼睛一亮,连连点头道:“你真聪明!”

聪明的沧玉跟即将成为新娘子且有情侣款婚前恐惧症的天仙女都无心睡眠,天仙女对成亲的紧张似乎传染到了天狐身上,于是他们俩就这么无所事事地看着脏衣服在小漩涡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直到鸡鸣第一声。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热门: 她似救命药 师尊的秘密 谁动了我的名字 [综]直播退休大佬养刀日常 Gay我能涨粉,真的PUBG 天宝伏妖录(谁还不是王子了咋地?) 诡案追踪2 世界第一度假村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极品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