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心。”

沧玉一把接住这直直往他身上撞的小娃娃, 定睛一看,竟还是个熟人——那时为舒瑛送信的邻家男孩小源。

这天色已晚, 冬雪如此之大,过不了多久天色就完全暗下去了, 不知这孩子的父母怎么这么心大, 半夜还任由孩子在街上乱跑。小源穿得不多,小孩子性急,火力也壮, 好似清晨时刚冒出来的小小红太阳,他“哎呦”了声, 仰头见是沧玉与玄解二人,脸上顿时流露出喜悦的笑容来。

“我找着两位大叔咯!”

小源看起来欢天喜地, 手舞足蹈地在原地蹦跳了一会儿, 幼童的欢喜纯粹无比, 有时候往往是寻常的小事都能带来莫大的成就感, 他先自顾自高兴了会儿,这才想起正事来。沧玉正哑然失笑他与玄解的辈分, 说是大叔倒不为过,玄解要是凡人, 这时说不准都成亲生子, 有个这么大的孩子了。

至于他么, 四十来岁,就算是在现代,喊大叔也是恰到好处的年纪了。

“喏, 大叔,这个给你们俩。”小源从怀里掏出两张帖子递给他们,一人一张,都用不着抢,只不过沧玉跟玄解的字都太复杂,他认不得,早先接了任务跑出门来时倒是听舒瑛教他辨认,这找了半晌就全忘光了,就歪了歪头,索性不想了,“哎呀,我不认得字,你们自己瞧好了。”

这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小源都能塞错,沧玉打开帖子一瞧,上面写得是“玄解”,便与对方换了过来,这次是“沧玉”不错。

两封信写了同一件事,只不过是舒瑛看重二妖,因此一人一封,并不亏待任何人,免叫省了一张纸钱,倒惹了两人不快。事情倒是简单,舒瑛明日与杏姑娘成亲,喜帖团书不可过夜,有怠慢之嫌,需得当天送到,因此写了信送来叫二人明日在客栈里等一等,免得这小小信使跑个空。

这古人规矩倒是麻烦,请帖提前一日有什么怠慢之处。

沧玉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他今日没处容身,倒幸好了小源赶得巧,否则指不定要到哪儿去找他们俩呢,身上又没其他物件可以当做奖励,便从包袱里拿出了条只能遮住肩头的小披肩披在小源身上,这披肩对成年男子来讲正好披到胳膊上,对孩子来讲就好似一条团团包住的披风。

小孩子不知道一针一线何等贵重,只觉得十分漂亮,又惊又喜道:“这是给我的吗?”

“是啊。”沧玉微笑道,“你之前去送信,不是管舒瑛要糖么,我身上没带糖,送你这件披肩。”

小源皱了皱鼻子道:“可是,可是瑛叔已经给我糖吃了,而且他还说,明天我可以大吃一顿。”

“他给他的,我给我的,又不冲突。”

沧玉轻描淡写地打发了这孩子的问题,小源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可一时又说不上来,歪着脑袋巴巴想了半天,又见玄解冷冰冰地看着他,不由得缩了缩脑袋,细声细气地应了,而后就美滋滋地摸起身上的小披肩来,他仰起头天真烂漫道:“这衣裳好暖和啊,我从没穿过这么暖和的衣服,那你要不要我给你送些什么?”

“噢——这倒还真有一样,今日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家去吧。明早再去与你瑛叔说,就说不必再送帖子来了,我二人不住那间客栈了,明日婚宴前自会到的。”

小源不明所以,就点头应承了,迈着一双小短腿往回跑。

这时天色眼见着暗下来了,玄解看着小娃娃远去的方向,淡淡道:“那仙女要与凡人结亲,待到百年之后,不知道多么伤心难过,那舒瑛不知便罢了,怎么天仙女也由着胡闹。难道人间百年转瞬即逝,她只为报恩么?”

“爱火一时起,怎能止熄得住。”沧玉笑道,“要是我今日是凡人,难道你就耐得住吗?”

玄解看向他,目光冷淡,语调却是铿锵有力:“我会随你一道死。”

沧玉心下一震,顿时说不出半句话来了,他沉默片刻道:“要真有那时,我倒盼着你好好活下去。”往后还有千好万好比我更好的人会出现,这句话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了,他到底没那么豁达,说到底这事儿本就不该提起,说了显得太过矫情。

“世间无你,那有什么乐子。”玄解没再看沧玉,而是看向了远处,语气又重归平淡。

沧玉最终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甜言蜜语,他问道:“你想不想去舒瑛家中瞧瞧?”

“有什么好瞧的。”玄解不解道。

“这人间四大喜事,金榜题名,他乡故知,久旱甘露,咱们怕是都不能得见了,即便得见,也没什么可欢喜的,倒不如凑凑洞房花烛的热闹,闹洞房此事免了,只去看看喜宴,逗逗他们俩,沾点新人的福气也好。”

说到这事儿,沧玉倒兴致勃□□来,他还真没见过这时成亲的模样呢。

二妖没什么拘束,来去自如,不消片刻就到了舒家外,屋子显然重新翻修了些,看来舒瑛的私塾先生一职工钱还算可观,未买新宅是因着钱财不够,更何况这是舒家老宅,怎么也不能丢。四处都张贴着彩纸红灯,看起来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屋子扩了几个小室,想来成婚后是提前盘算好了孩子的事。

屋里有人在说话,是舒大娘与杏姑娘在讲话,准确些是一个说一个听,舒大娘念念叨叨了许多话,无非是家中贫寒怠慢了天仙女,又念叨了些明日的安排,天仙女无父无母自然是没什么人能领着出嫁,因此到新娘子那儿去迎亲这个步骤怕是要省了,得从舒家抬出,再抬入舒家。

舒大娘有些心疼天仙女,又说了些家长里短的贴心话安抚她。

这些没什么意思,沧玉听得耳旁一声惊响,是那天仙女传音:“你们还要听到何时?!”

声音又羞又恼,她当仙女多年,这成亲嫁娶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脸皮薄些可以理解,更何况沧玉与玄解不懂礼节,巴巴在外听了半天,是个人都要发怒了。二妖对视一笑,便又去了书房处,舒瑛大概是想清醒些,开了窗,桌上点了盏豆灯,正在写婚书誓盟,写得满头是汗,脚边的竹篓子里丢满了红纸,想来是写得不顺。

舒家的情况特殊,一来是有才没财;二来是天仙女并无父兄,孤身一人。

舒瑛不想慢待了未婚妻,可的确捉襟见肘,囊中羞涩,只好许多形式上的东西以才华补齐,好比这媒证婚书,他便自己来写,将一片真心写入红纸。哪怕日后头发花白,两眼发昏,这墨迹仍烙印红纸之上,消退不减其情意。

天仙女不讲究排场,更不在乎聘礼,即便舒瑛只拿真心作聘礼,她也愿意嫁给舒瑛,因此对这许多繁文缛节倒没什么讲究,只是觉得舒瑛既要这么做,那就由着他去了。

其实不光聘礼,天仙女没有嫁妆,舒瑛又得为她备下嫁妆,免得成亲之日受乡人冷眼,这倒不是好面子,准备些东西到底是要的,虽不丰厚,但勉强不算冷清。

玄解见舒瑛愁眉苦脸,不由觉得有趣,他们俩站在窗口好阵子,舒瑛沉溺在自己的思绪里竟没看见他们俩,直到异兽笑出声来,方才惊醒:“谁——是谁!”

“是我二人不问自来。”沧玉笑道,“不知道舒兄可否请杯热酒。”

舒瑛急忙起身来开门,屋里生了火盆,走进房内就感觉暖洋洋的,他那火盆边的确热着一壶青梅酒,拿了两个杯子给他们俩倒上,不好意思道:“方才小生想得忘情,未曾发现二位大驾光临,实在怠慢。”

青梅酒酸酸甜甜,又热气十足,很是润喉,沧玉一口饮尽,意犹未尽地将杯子放在桌上,这才客气道:“哪里,是我们来得唐突,只是不知新郎官何故愁眉苦脸,明天就是大喜之日,难道是嫌新娘子不贤不惠?生得丑陋?”

“哎,恩公就莫要再取笑我了。”舒瑛有些无奈,露出不赞同的目光,惹得沧玉朗声大笑起来。

“二位是天上双星并,人间并蒂开,还有什么烦恼,难道是怕礼轻面薄,遭人耻笑不成。”沧玉正色起来,“要真是如此,舒兄怕是要辜负杏姑娘一片真心厚谊了,她既愿意嫁你,必然不是为了那些富贵荣华。”

这确是舒瑛的心事之一,贫贱夫妻百事哀,他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想到往后妻子老母跟着自己过这种粗茶淡饭的日子,却有几分忐忑,可真正担心的倒不仅是如此,苦笑道:“我怎会辜负杏娘的期望,她待我真心实意,我绝不会乱想那些东西的,只是这婚书写了数次都写不大好,我实在苦恼。”

沧玉好奇,就去竹篓子里将废纸团捡起,问道:“可介意我一观?”

舒瑛摇摇头,挥了挥手,意是任由沧玉去。

篓中有七八个纸团,每个上都写得不同,沧玉一一看来,只觉得没有哪个不好,奇道:“这写得很好了,如何还不满意。”

“我与杏娘百年姻缘,这等誓约未免轻浮粗浅。”舒瑛一本正经道,“我虽给不了她三媒六聘,凤冠霞帔,好歹不能输这十分真情。”

酸!真酸!

沧玉简直酸得倒牙,心道:哥们,你这叫婚前恐惧症,外带婚书强迫症。

玄解细看了那几个纸团,自觉学不太来,又搓揉成团丢回篓子里,当做无事发生。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热门: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山海纪之龙缘 高能二维码 队友除我都是gay 乡村活寡美人沟 好色女人 穿成校草前男友[穿书] 乡村大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