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雪不大, 绵绵细细如雨丝般飘零,白朗秋来时带了伞, 素面朝天,只边角画了只墨梅,显得有几分老旧了。

这画有几分眼熟, 与舒瑛画卷上的梅花似乎相同。

不过天底下的字画何其多,沧玉不敢断言这枝梅花就是舒瑛亲手所画, 他的造诣还不足以看出他人画画的习性, 更何况这墨梅画得很是潇洒随意,没那字画上那般细致。

白朗秋走在前头,先打了伞。玄解与沧玉紧随其后,他们俩都是寒暑不侵, 这白雪落下,常人许会风邪入体, 对二妖却如同微风一般, 实不足道。倒是店小二好心递过一把纸伞, 似有几分忐忑地开了口:“二位客官,外头天冷, 又下了雪,还是多添些衣服再出去吧。”

这话当然不是对玄解说的,他虽穿得单薄,但血气充足,看起来体魄颇为强健。店小二说是二位客官,其实眼睛一直在沧玉身上打转, 天狐生得本就白皙,黑衣更衬得整个人瘦削孱弱,加上玄解久闭房门,隐约猜到定是大病一场,故而有几分关心。

“多谢小二哥了。”

沧玉笑了笑,从店小二手中接过了伞去,温声道。

“你很冷么?”玄解知他是客套,不过心魔之事告一段落,倒一下子不确定天狐是否在逞强,不由关怀地伸过手去,将沧玉的手握在掌心里,果真凉意极重,一双漆黑的眼睛稍稍眯起,将伞一道拿了过来,平静道,“果真很冷。”

要是换做往日,玄解尚有些许顾忌,可经过昨日之后,他半点迟疑与忧虑都无,肆无忌惮地做出如此亲密之举,并不畏惧沧玉会推开他。

沧玉果真没有,他只是略有些好笑,然后便往旁边瞥了一眼,见店小二错愕又嫌恶地看着他们交握的手,不由得怔了怔,下意识握住了玄解的手。果不其然,玄解很快就顺着沧玉的视线看了过去,那店小二的神情落在异兽眼中,叫他瞬间变了气势,只是手被紧紧抓着,另一只手则拿着伞,一时倒挣不开来。

“走吧。”沧玉淡淡道,“别让人久等了。”

这时白朗秋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正在外头等他们,细雪簌簌而下,玄解将伞撑开来大半遮在沧玉身上,又将他的手紧紧抓在袖中握着,紧紧绷着嘴角,露出不大愉快的表情来。

“怎么生气了?”沧玉的视线被伞遮住了不少,得偎着玄解行走才看得清路,他自没那么虚弱,不过倒不介意与玄解亲近几分。

玄解皱眉道:“我不喜欢他刚刚的眼神。”

“人家怎样与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别理会就是了。他还好心借了咱们一把伞,若没他这番好意,只怕你我现在都得满头风雪,虽碍不着什么事,但冷冰冰的到底不舒服。”沧玉笑了笑,伸手将伞移正了些,那些雪花落在玄解的肩头,瞬间消融成了水雾。

玄解顿了顿,平静道:“我们这样子,对凡人来讲是很奇怪的么?那白朗秋为什么不在意。”

“有些人不喜欢吃菜,有些人不喜欢吃肉,大家本相安无事便罢,总有些吃菜的觉得吃肉的有问题,也总有吃肉的觉得吃菜的有毛病。除此之外,愿意自己吃自己的,不理人家吃什么的,也大有人在,这人世红尘三千丈,就是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组起来的。”

沧玉并不太在意店小二的想法,他曾经入人世是想找到自己的归属,一心认定自己还是凡人,可是如今他已不那么想了。与凡人待着让他觉得很安心,不必在意实力,不必担忧会不会被揭破面具,甚至用不着忧虑人类最在乎的衣食住行。

那并不是因为他们都是人,而是因为沧玉已不在乎他们了。

凡人太弱小,难以伤害到他,这才是沧玉真正感觉到安全的缘故,他当然不会为寻常人的鄙夷跟不认同而感到伤心或是恐惧。

人想要生活下去,需得被社会认可,然而沧玉跟他们毫无牵扯,更不会长长久久生活于此,又怎会在乎这分毫恶意。

“人真是难懂,一时好,一时坏,他分明关心你,可见着你我亲近后登时又换了嘴脸。”玄解轻描淡写道。

沧玉轻笑了一声,忍不住捉弄玄解:“你为什么要懂他们,懂我就是了。”

他说完这话,便从伞底下气定神闲地走了出去,身形轻盈,半点看不出之前还躺在床上休憩了多日的模样,很快就跟上了白朗秋的步子,独独留下玄解撑伞站在雪中。

异兽轻声道:“若我能懂你,那倒好了。”

时至今日,玄解仍然看不穿沧玉,好在他倒不像许许多多贪心的人那样,凡事都要追根究底问个清楚明白,半点不放过。

白府离客栈算不得太远,而那高门大院与寻常贵府人家并无任何不同,白墙青瓦,看起来难免有几分森严压抑之感。

沧玉见惯了青丘自在逍遥的小茅屋,欣赏过谢通幽雅致的小院,对白府这样的豪宅大户竟多少有几分不适应,谢家其实与白府差不许多,只是人声热闹,远远见着就能觉得热闹,白府却不然,连门口站着的护院好似在看皇宫城门一般庄严肃穆。

“这墙这么高,只怕燕雀飞进院中,少不得迷了眼睛,找不着出路。”

沧玉似笑非笑,仿佛无意提起,听起来是奉承,又带着些许讽刺。

玄解并不是乱嚼口舌的人,纵然二人不过只喝了一夜的酒,可白朗秋对那人有信心,更何况他并未透露太多消息,然而沧玉这句话不应是无的放矢,因此他的的确确捉摸不透沧玉说出这句话的想法,这个斯文儒雅的青年人远比玄解更难看透,也更聪明。

生意场上遇到玄解这样的人,白朗秋会想尽办法拉他入伙;可要是遇到沧玉这样的人,结仇结伴都不是好主意。

白朗秋略略沉思片刻,谨慎回道:“倘是鸿鹄定能高飞,既是燕雀,那在墙内与墙外又有什么区别呢?”

回答得好。

大概是因为知道剧情的缘故,沧玉不得不服气白朗秋的应对,他含糊询问,对方也含糊回答,燕雀比鸿鹄,那么白朗秋是自认鸿鹄呢?还是燕雀呢?

这个话题被轻轻放过,二人心照不宣地互相微笑了一番,沧玉大概有些明白为什么玄解觉得白朗秋有趣了,他的确是个有意思的人。

白府要真说沉闷,那难免苛责了些,丫鬟下人们不少,人来人往,难免显得热闹,因着沧玉跟玄解是白朗秋亲自带进来的,一路上几乎都没有什么人敢过问。倒是白朗秋问了个端着盘子的小丫鬟有关夫人的情况,只说夫人已经用过早饭,除了看不清,并没有什么大碍,此时正在华亭赏雪。

一个看不见的人赏雪?

这叫沧玉有几分稀罕,不由下意识看了看玄解,玄解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一脸平静地站在那里,伞已经收起来了。其实沧玉大概能猜到玄解心里是怎么想的,不外乎看不见还可以感受,雪这种东西,本就不止是看而已,他想着玄解一本正经地说这些话,忍不住脸上带出点笑意来。

“怎么了?”白朗秋看着沧玉无端笑起来有些奇怪。

“噢——”沧玉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人家妻子眼睛得了病,他听见赏雪突然发笑,怎么看都不正常,便道,“只是感慨夫人豁达,她既这般心宽,想来什么病痛未治就先好上了七八分。”

白朗秋闻言苦笑道:“要真是这般就好了。”

他又嘱咐那丫鬟去通报,自己则带着沧玉跟玄解先去喝了杯茶,等到丫鬟来通报,才带着二妖前往华亭。

华亭是白府的一处水榭,三人在弯曲的木桥上走了一阵,就看着披着大氅的白夫人正坐在亭中静静聆听,亭子的顶上有落叶与细雪发出的簌簌声。她的衣物打扮并不华贵,发髻梳得漂亮,首饰却没多少,不过倒不见素淡,反而有一种雅致,双眼睁着,空洞洞的聚不起光。

这不太可能是假装,白夫人的确得了眼病。

这么明显的眼盲,大夫诊治不出任何结果,那就只可能是凡人没见过的手段了。

要真是看病治人,一百个沧玉加上玄解都没有普通药铺的坐堂大夫厉害;可说到驱祟辟邪,那一千个大夫加起来恐怕都没有沧玉的手指头厉害。

“夫人,天冷,怎么不生个火盆?”白朗秋走上前去为他妻子拉了拉氅衣,将松垮的系带重新打上结,动作规规矩矩,不见夫妻之间的亲昵,敬重有余,密切不足,不过说不准,许是因为有两个超大电灯泡在,是个人都会害羞。

“不妨事,不过听听雪声。”谢秀娟微微笑道,她搭着白朗秋的手站起身来,看不出忧喜,没有病人的急切,更没有什么不甘愿,“倒是天寒,辛苦大夫走这一趟了。”

夫妻俩都是极礼貌客气的人,果真是相敬如宾。

看来不是电灯泡的原因,他们二人本就是这么相处的。

沧玉看着谢秀娟,微微眯起了眼。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热门: 天字一号缉灵组 不标记,就暴毙 鬼之子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 捡回一群神兽后我暴富了 影帝的对象毛绒绒[重生] BOSS作死指南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穿到古代当名士 帽子和绷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