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知道是不是心魔的错觉, 他觉得天好像变亮了一点。

“我并不惧怕力量。”

沧玉看了看自己的手, 随意地伸手拨开流云,将天光分散于大地, 这下天地之间瞬间明亮了起来,再不是错觉了。

那无数枯枝在沧玉行走过的地方瞬间发出嫩芽,衣尾掀开风起云涌, 无尽的天光这个霸占天狐身躯的凡人加冕, 这个荒凉的世界再度焕发了生机, 甚至能听见远方潮汐的声响,铁做的囚笼轰隆隆地站起身来,如同身披铠甲的巨人, 破碎的玻璃窗再度恢复原状。

它屹立着,直入云霄, 看起来坚不可摧, 又冰冷无比。

沧玉的神情有着说不出的高傲与冷淡, 他伸出手来,风与雪在白皙的指尖上跳动着,天狐澎湃而强大的力量冲破了枷锁, 萦绕于身,那妖力浩瀚如海,远胜过心魔所吞噬的一切生灵。

心魔不明白。

怎么可能,他是如何恢复力量的?

然而心魔的贪婪与憎恨再度涌上心头,他本可以得到这样完美的身躯,如此强大的力量, 如此完美的面容,甚至是玄解——那异兽的力量的确强大,可还不及沧玉,这数千年的修为没有白费,它轻嗅着力量的气味,委实觉得不甘。

太可惜了。

要不是这个凡人……这个可憎的凡人囚禁了它,囚禁了这份力量,这一切本不该变成这样。

“我从来惧怕的都是失控的自己。”

沧玉往前走了两步,他的手轻轻翻转向下,平放于空中,好似底下有个开关一般慢慢沉了下去,刹那间天翻地覆,万物崩碎,钢铁所制成的大楼与整个青丘瞬间被摧毁成了粉末,这个过程快得叫心魔几乎无法反应,又慢得好似拉长了千万年一般。

毁灭只在一瞬间,它看见那些飞散的粉尘在空中缓慢奔流,天地塌陷重归于混沌,无数泉水从地下涌出再度蒸发消失;云丛被撕碎,烈日消散成流火坠落,连风都在转瞬之间静止,不过是几息之间,整个世界都覆灭了,心境摇摇欲坠。

无路可逃。

软弱的凡人仍然站在尘埃之中,唯有他脚下的岩石还没彻底瓦解,坚定而稳固地托着这具身躯。

“倘若我滥用力量,随心所欲,妄自尊大,那与疯子有什么区别,你看——。”

心魔被无形的锁链隔空举起,他惊恐地看向沧玉,那凡人——天狐只是平静的微笑着。

“你的力量一点都不难掌控,只要坚信自己能做到,它就会发生,你看,我摧毁它一点都不觉得愧疚,我直至今日都在费尽心思让自己别变成被力量驱使的走狗。”

沧玉轻声道。

“你却巴不得做它的走狗,臣服于这力量。”

心魔刚要怒骂出声,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它在空中挣扎着,然而无形的锁链随着它的变化而变化,有时候是毫无破绽的圆体,有时候是扁长的锁链。

“你对我而言,实在是太弱小了。”

沧玉淡淡道:“我的确没有你这样的本事,能肆意读取占有他人的记忆与情感,更没有你这样的能力,占据任何人的身躯。”他缓缓抬起眼来,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着光,“然而这是我的心,你实在不该这么自以为是的。”

无形的束缚勒紧了心魔的咽喉,远比玄解攻击时更为痛苦,它努力想挣扎着嘶声尖叫出来,然而没有一点声音,它满心只剩下了惊恐。

“那现在,就如你所愿。”

沧玉慢慢收紧了手,握成一个拳头,心魔甚至来不及做任何举动,就瞬间湮灭在了空中。

连消散的过程都没有,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曾令沧玉束手无策的东西就这么彻底被摧毁了。

很快沧玉就坐了下来,在那块小小的岩石上,他太累了,心魔的世界跟掌控天狐的力量并不相同,他花了许久才慢慢琢磨出来如何夺回自己力量的规律,将对方快要离开时彻底困在自己的身体里。

漂浮着的尘埃迅速重组成新的世界,无穷无尽的地下泉水从裂口流淌出来,淹没了沧玉,他沉浸在水里往深处坠去,蓝色的水面慢慢变成了深深的暗色,睁开眼能仍能看到天光投入水中的涟漪与渐变的色彩,寂静无声。

掌握沧玉的力量一点都不难。

早在火灵地脉杀死那条蛇妖的时候,沧玉就已经明白了这只天狐何等强大,除了记忆,对方几乎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了他。他顷刻间就能毁灭比自己弱小的存在,擅自就能决定他人的生死与命运——

我曾是人,知道人是如何艰难而努力地活下去,知道本该怎么做一个人。

没有人敢信誓旦旦地说自己能掌控远超过自己所有的东西能丝毫不改变,不管是金钱、地位、权力亦或者是力量。

当可以使用力量强迫他人屈从你的时候,难道你不会心动吗?如果这力量能轻而易举令你满足自己的欲/望,难道不会心甘情愿沉迷其中吗?

沧玉恐惧的从来都不是力量,而是这份力量会促使他变成一个怎样的人。

就好似方才杀死心魔那样,那般轻而易举,那般易如反掌,那般的……毫无愧疚,就如同那日面对水清清一般,这个小姑娘的性命就在他一念之间。

他想:我好久没有见到玄解了,可我该休息一下了。

与海水迅速退去,湿漉漉的沧玉伏在干枯的树根上休息了一会儿,听到远方有人呼唤他,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只能隐隐约约听出是玄解的声音。他没有下意识看向声音的来源处,而是转头看了看,天已经大亮了,云层分开,那栋钢铁所铸成的大楼彻底沉入了水底,带着那具无名的尸体一同下沉。

沧玉看着它被吞没,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滋味,他眨了眨眼,苏醒了过来。

“你醒了。”

等沧玉缓缓睁开眼,玄解正坐在床边看着他,地上当然没有什么鲜血,他不过是变成了原身,此刻九条尾巴正满满当当地挤着整张床榻,有两条甚至掉出了床榻边缘,在玄解腿上扫来扫去,不自觉地缠住了异兽的腰身,这是个很危险的举动,天狐的尾巴是武器之一,倘若先前梦中下意识使劲,说不准玄解会被绞断。

“你这一觉太久了。”

玄解的心又再度砰砰跳了起来,暗红色的眸子慢慢沉静了下去,恢复了往日的黑色,然而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端起床头小桌上的一盏清水喂了沧玉几口,声音平淡道:“喝些水吧。”他并没有扫开沧玉正在无意识游荡的尾巴,任由那两团毛茸茸又沉甸甸的狐尾带着点热度坠在腰上与膝头。

沧玉稍稍撑起了身体,他困惑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很快就恢复成了平日习惯的人形,九尾天狐的原身瘦削却并不娇小,只是相比较玄解而言显得瘦弱点,光是那九条尾巴就足够把整个床榻撑开了,要是再躺下去,说不准除了房钱还要赔偿床钱了。

喉咙的确干涩得说不出任何话来,沧玉赶忙就着玄解的手将一茶盏的清水都喝下了肚,这才觉得稍稍轻松了些,缓解了喉咙的不适,他长出一口气,静静道:“过了几天了?”

“我没在意。”玄解冷淡道,“我给了店小二一锭银子,让他别来打扰。”

沧玉沉默了片刻,他看起来疲惫了很多,没有像是面对心魔时那般强大而冷静,然后缓缓凑过去,那九条尾巴没有彻底变回去,它们不太受控制地缠住了玄解,好似蜘蛛的脚爪缠住了猎物那般,然而天狐只是缓慢地靠过身去,将一身负担沉甸甸地压了上去。

他靠在了玄解肩头,手松垮垮地撑着床榻,雪白的长发散落着,甚至有一部分垂在了玄解的手臂上。

“我很害怕。”

沧玉的声音听起来困惑而茫然,他的额头抵着玄解的肩膀,沉默了许久后才道:“我觉得好冷。”

玄解无声地将他抱入了怀中,仿佛要将两个个体融化在一起,异兽的身上热度惊人,衣物相隔的心跳声嘈杂不已。异兽抱得比那九条尾巴更紧,叫沧玉几乎有些喘不过气了,然而天狐什么都没有说,他静静聆听着,良久才道:“你看出来了,对吗?”

“没有。”玄解轻声道,“我没有看出来,但是我不喜欢他。”

年轻的大妖顿了顿,轻声道:“我喜欢你。”

沧玉低声笑了笑,笑声让他全身都稍稍震动了起来,带起玄解指尖的酥麻,天狐疲惫而温柔地问道:“你用了什么法子伤到他,我感觉到了,你让他很害怕。”

困住心魔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心的确是沧玉的,可是心境的主场却是心魔。这东西不知道活了多久,它在玩弄人心的时候沧玉估摸着还没出生,他的确摸索出了力量的用法,可要不是对方吓到想离开这具身体,沧玉未必能抓到这可乘之机,说不准还要再耗下去。

“魇。”

玄解简洁地回答道,他又紧了紧手臂,埋入雪白的长发里缓缓呼吸着。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热门: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小山村的诱惑 乡村满艳 祸水 穿成男主的反派师尊 剑出寒山 总裁QQ爱 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 我当大佬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