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沧玉做了个梦。

自从成为大妖之后,他就很久都没有做梦了, 更别提这个梦特别奇怪。

厚重的云层压得很低, 如同巨大的黑幕将世界包裹了起来, 仿佛触手可及,阳光未能破开厚软的云层, 青灰色的云絮惨淡地飘动着,隐约有光。沧玉就站在长长的英水边, 赤着脚,他的白衣已经被泥土沾染了,有些缺损, 地上散落着很多分不清种类的碎片。

钢筋铁骨的大楼与青山绿水的青丘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片荒凉的废土。

大概是那些大楼的缘故, 青丘变得很不一样, 沧玉之所以能看出这是青丘,是因为他的小木屋就在视野尽头。而英水流淌着,穿过幽幽溪涧里丛生的兰花与青竹,他记得这是自己刚来时的一处休憩之所,还曾在此见过那些小赤鱬。

英水已经干涸了,仅剩下的一点水,也都被污染了。

沧玉走着走着,觉得自己似乎踩到了什么, 可不觉得痛, 低头看了看, 鲜血没有从脚下流出来, 被割裂开的伤口飞快愈合,本该红润的肤色此刻苍白如死肉,伤口愈合后留下如蜈蚣般狰狞的疤痕。

“你们青丘的妖怪……或者说是你,居然喜欢住这样的屋子吗?”

大楼倾倒了大半,半截身体没入土中,透明的玻璃蒙上了尘灰,破碎的窗口投射出无声的黑暗,青苔与杂草密密麻麻地纠缠在裸/露在外的赤褐色钢筋上。沧玉觉得它似乎有点眼熟,然而想不起来什么,只觉得与脑海里的现代建筑物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低矮的树木围绕着,泥土皲裂开来,露出光秃秃的根系纵横四野,如厉鬼的爪牙一般将高楼缠紧了,泛出荒凉的死气。

沧玉慢慢走近了些,冥冥之中有些东西促使他走进这栋陌生又熟悉的大楼,哪怕它看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那声音似男似女,在空中环绕着,带着轻灵的笑意,余音仍旧震荡在空中,最初听起来像那位绿裙女郎的笑声,而后听起来又像是个汉子粗哑的声音了。

玻璃里有个倒影。

沧玉没去理会那声音,他就走过那些干燥的树根,这些植物已经死去多年了,随着这栋大楼一同埋葬于此。

那些树木是仅剩下的,其他的大概全死了,泥土暴露出的根系太多,盘根错节地形成了一条诡异的道路。这让沧玉走起路来有些艰难,他的身体沉重起来,没有妖身那么轻盈平衡,摇摇晃晃地走在树根上,总算平安无事,慢慢接近了完好无损的那片玻璃窗。

玻璃完好如新,既没有破损,也没有蒙尘。

一个人倒在楼房之中。

沧玉看不见对方的脸,玻璃窗那么清晰,然而内部太过黑暗,他失神地伸手抚摸着玻璃窗,害怕自己看清楚,又恐惧自己不清楚。他很缓慢地跪坐了下来,一下子觉得喘不过气来,地上没有血,那个人就这么平静地死去了,无人问津,与这栋钢铁铸造的大楼一并尘封。

他的脸隐没在黑暗里,同样没有姓名。

只是死去了。

沧玉贴着玻璃窗,觉得心脏传来难以言喻的痛楚,他忘记了玄解,忘记了月老庙,忘记了那盏载着情意的狐狸莲花灯。

他被一同埋葬在这废墟之中。

很快,沧玉就被什么东西卷着拖了出去,他几乎无力反抗,砂石摩擦过身体的感觉并不痛,只是衣服被撕扯破损,好在足够柔韧,并没有变成碎布,只是又再度沾染上了许多污泥。

“你不信任任何人。”

一个生物站在那里,它是一团黑漆漆的影子,略有些半透明的,个子很高。

若说沧玉是个堂堂正正的七尺男儿,这生物少说有十尺,它蜷缩着腿坐在了树根上,尽管没有五官,仍能感觉到它的悠闲自得。

“我还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妖。”

它对失魂落魄的沧玉轻声笑道:“铁石心肠到连自己都封闭起来的人我见过很多,可他们心里不是这样的,起码不是你这样的。”那东西站了起来,它屈膝跪在了沧玉面前,大概是脑袋的部位晃动了下,凝视着沧玉的脸,“铁做骨,石做皮,囚笼都不会这么建造,你做了什么才把自己困在这样的牢房里。”

若非此刻实在无力,沧玉简直想吐槽现代的人都这么住,这大楼虽然荒凉了点,但还不至于到牢笼的地步。

不过这座楼现在看上去是有点恐怖。

“你怎么不说话。”那东西听起来有点失望,它的声音实在很诡异,男女老少似乎都糅杂其中,每个音调都不同,每个字都是不一样的声音,听起来简直如同一曲嘈杂的多重唱,“不过没关系,我很快就会自己知道的。”

沧玉静静道:“你是那个东西。”他果决而冷静地说道,重新变成人让他虚弱了许多,不过并没影响到智商,“在渔阳作乱的那个东西,你到底是什么?”

“我什么都不是。”那东西说道,“我是你的心,如果你非要问的话,我大概算是魔族吧。”

心魔?你们魔族的在逃犯这么多没有什么官儿管管的吗?

沧玉简直连笑都笑不出来,他有气无力道:“你跟梦魇有什么关系吗?”

“魇吗?”心魔笑了笑,“它可以造梦,我不能。它是坐骑,我不是。它可以为食物布下噩梦与美梦,我不能。”

心魔轻声道,带着镇定自若的笑意:“它不会变成任何一个人,我可以。”

“那是什么……意思?”沧玉艰涩地说道,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掠夺了他的心神,大脑早已将信息处理完毕,那些微妙的巧合,绿裙女郎与初见截然不同的异样,似乎冥冥之中都在预示着什么,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会中招。

他当然可以中招,然而沧玉不该。

心魔重新站了起来,它现在有两条腿了,而不再像一块半透明的黑色长条果冻,甚至有尖厉的爪子,与人手有点相似,然而手指太过纤细且纤长,如同五把刀锋。它抓了抓底下那些死去多时的根系,抓到了一片灰白色的粉末,树木已经彻底死透了,看起来坚不可摧,抓起来竟然如同豆腐一般轻易。

“我猜你不是在问我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无聊的话,那就是想问为什么我能进入你的身体。我也很奇怪,你很强,甚至比很多魔族都强,我只是太贪婪了,没想到这么轻而易举。”

沧玉这才明白它抓下树木的意思。

心魔轻轻吹了一口气,看着那些粉末飞散在风中,然后漫不经心道:“就这么容易。”

“我试过那个仙女,她生得怪好看的,只是她心悦那个穷书生,我没能成功,她没有因为情爱堕落成凡人,我进不去她的心。”心魔不无遗憾道,“然后我就看见了你,你比她更强,我本来以为是无用功,没想到……”

“我进来了。”心魔轻轻俯下身看着沧玉,疑惑不解,“你为什么觉得自己平凡无奇?你有这么强大的妖力,如此坚韧的身体,却只将它们当做工具?”

沧玉心神一震,勉强冷静下来,冷笑道:“你问得未免太多了。”

“我只是好奇。”心魔慢悠悠道,“刚刚那个问题怎么了?我听见了,你在害怕,要不是我还在,你简直要发抖了。”

“那你呢?”沧玉不想再被动,于是反唇相讥道,“你四处窃取别人的皮囊,对别人的过往如此好奇,是为什么呢?”

心魔安静了片刻道:“看看你的手。”

沧玉低头看了看,他的手背上有条黑色的纹路,是颇为复杂的花纹,又仿佛天然丛生的植物根系相连在一起。

“那就是我。”心魔凑近他,轻声笑道,“我可以变成任何人,所以上天责罚我不准拥有自己的形貌,我没有自己的性格,外貌,甚至过往。我吞噬不计其数的生灵,魔、仙、人、妖,他们组成了我。我不喜欢陷入情爱的皮囊,那感情太强烈了,容易自找麻烦,不过你真好看,比那个女人更好看,我实在是舍不得。”

沧玉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他瞪大了眼睛,茫然道,“你刚刚说……”

“对。”

心魔坐在了一根细窄的树枝上,那树枝弯曲在空中,好像下一刻就会崩断,它稍稍蠕动着,在光影下扭曲着身体,“我可以变成任何一个人,真正意义上的变成他们。”它安慰般地开口道,“你放心,谁都不会看出来,包括你喜欢的那个小子也是。”

“等我彻底变成你。”心魔慢悠悠地说道,“你就是我了,我也就是你了,我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得到解答。”

“你……”

沧玉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到了玄解,他的心怦怦直跳起来,于无声中否决自己的幻想,不可能是那样,更不该是那样。

心魔深深地凝视着他,它的轮廓,已经隐隐约约幻化出了沧玉的模样,对玄解的爱意同样清晰呈现在这具身躯里。

比那个绿裙的女人更浓厚、更温暖、更澎湃的感情,顷刻间侵吞了心魔。

我将融入你。

如水融入于水,再无你我。

上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一章
热门: 被瞎子求婚后我嫁进了豪门 鱼不服 桃运小村医 漂亮朋友 重来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我要干件大事[快穿] 山村小医师 偷情日记 贼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