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路上有一辆巨型的花车, 上面摆着个纸糊的月老像,倒是没有棺材铺里扎得那种纸人那么渗人,憨态可掬, 大概是怕损坏擦了层桐油的缘故,看起来脸上都是油光,配上笑脸颇有几分憨态可掬。

大概是为了配合这满城的花灯,月老像里同样是亮堂堂的,脑袋发光身子也发光, 想来应该叫做月老灯才对。

车里头当然不止那尊月老像,还有四个抱着花篮的女子站在边上, 十来个大汉前前后后地抬着车, 两队拿着乐器的手艺人随行,这队伍似乎是不禁人的,时不时有人脱离人群进入队中,那喜庆的乐声转瞬又添了洞箫与笛音,呜呜咽咽, 悠长悠长。

许多孩子此刻都收起了顽性, 被父母紧紧抱在怀中, 睁着好奇的眼睛看着那尊巨大的月老像, 姻缘与婚姻对他们而言还是太遥远的事,便能听见风中传来仙女下嫁凡人的故事。

有女子过于专注月老像,不慎飞了手中的花灯, 刚惊呼一声, 转身就撞到了为她拾起锦帕的青年男子, 猝不及防红了脸颊,急急忙忙用团扇掩住脸颊,轻轻抽过那柔软的丝帕。恰在此时,推着月老像的车子忽然响起沉闷的鼓声,无数鲜花四散了出来。

人群似就在等待这一刻,猛然爆发出了尖叫声来。

姑娘家的手帕再次落地,粉色的花儿落在她的鬓发上,她取下来轻轻跺了下脚,抛掷在青年胸口,然后甜笑着脱开人群,往河岸边走去了。

沧玉没有这个福气中招,倒是玄解脑袋上被砸了不少花,他晃了晃马尾,好似一棵到了时节的大树,简直是满脑的落英缤纷,有一朵运气好些,顺着肩膀滑到了掌心里头,被他握着转了转。

远处有女子惊笑了起来,沧玉放眼看去,见着个绿裙女郎被群婢女围绕着,正用扇子掩面看向此处,想来玄解手中这朵花,就是她扔的了。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月老节有这样的活动,看来就是给彼此有意的男男女女用花来牵线搭桥,如此说来,这朵花就是红线的代替品了。想出这主意的人倒是聪明,雅致又风趣,毕竟不能走在大路上就用红线将人捆了,花用以传情,当然就含蓄又风情得多了。

想通此处,愣是一朵花都没沾在身上的沧玉脸上微微一僵,他看了看远处正在悄悄与婢女说话的绿裙女郎,看得出来对方准备鼓足勇气向玄解进攻,就要往前走来了。他倒没有吃什么醋,而是匪夷所思自己的魅力居然比不过玄解,难道这年头都开始流行走酷哥款了吗?

“这花,是那位姑娘送你的。”沧玉觉得心里有点酸酸的,然而又不知道自己是在醋玄解,还是醋那位绿裙女郎,亦或者就是醋这朵花。

想了想,沧玉觉得还是后者居多,为什么月老抛花没到他身上,明明玄解也不是单身狗。

现在他连个抛花的可能性都没有,玄解就更别提了,他身上倒是披着不少花,谁知道是哪家姑娘的。

玄解“哦”了一声,低头瞧了瞧手里那朵花,毫不在乎地扔到了地上,继续看向了那慢慢往前游去的月老灯,皱眉道:“凡人既然能做这么大的灯,能不能让他们做个狐狸的?”他仍旧对自己所幻想的狐狸灯念念不忘,不需要月老灯那么大,只要能提在手上就可以。

“你不该那么做。”沧玉的心神仍在那朵花上,他看着花滚落在地,有种莫名的窃喜跟无来由的窘迫,甚至不敢抬头去看那位女郎的表情,忍不住轻轻一叹,握住了玄解的手。

风咒不过是众多术法里的小招数,对沧玉而言简直轻而易举。

众人正凑着热闹,哪知不晓从哪儿吹来的一阵晚风,叫所有人都纷纷抓起袖子掩面,听见枝叶抖动,花灯摇曳。绿裙女郎当然不例外,她待着风初停,就立刻放下扇子往前走了两步,可是那人已经不在人群之中了,她不由得心中怅然,失了今夜的好兴致。

“大娘,那人不在了。”

绿裙女郎是从江南刚搬来不久的外乡人,家仆家婢都是家生子,因而用词与渔阳略有差别。“大娘”的意思是未成家的姑娘,而非渔阳惯于尊称年长妇人的意思,她这婢女如此称呼,倒叫旁边的人都有些稀奇,只是没有人询问生事。

“走吧。”绿裙女郎惆怅道,“无缘罢了,天色已经不早了,咱们先回家去吧。”

哪里是天色不早,分明是兴致全无。

婢女们点了点头,扶着绿裙女郎往家的方向走去,因着月老节人潮涌动,谁也不曾发现身后有个青脸汉子跟了上来。

……

玄解不明白沧玉为什么在人群之中仓皇逃跑,不过他对此事并不在意,二妖来到僻静的柳树下,只见得渔阳里汇流入海的小河上飘摇着各色各样的河灯,天空偶尔会飘过几个大大的灯笼,纸面微黄,提着许多诗句,是祈天灯。

“这些灯为什么有些在水里游,有些在天上飞?”玄解不太明白凡间的习俗,他蹲下身想去捞一盏,立刻就被沧玉拽住了。

“别碰。”

大概是沧玉的脸色太严肃,连带着玄解都略微紧张起来,他蹙眉道:“这些东西上有毒?”

沧玉:“……”

“这是人家的东西,不能碰的。”沧玉沉默片刻,还是无奈道,“河灯本是纪念亡者的,不过我看今天这么喜庆的日子,大概是将心意寄予花灯,顺水流向大海。那祈天灯是祝福,保佑幸福平安的,这样的节日里头的确必不可少。”

玄解道:“顺水流向大海?那不是一切成空。”

“傻小子,怎会成空呢?”沧玉笑了笑,这么好的佳节非要抬杠,忍不住也跟玄解杠上一杠,“你为何不想,这情意流入大海,便汇向天下,你往后见着江河溪泉,饮半盏佳酿香茶,是否尝来皆是情?”

他这话当然没什么依据,谁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不过随口扯谎。

哪知玄解愣了愣,目光倏然亮了起来,他断然道:“那我要去买一盏。”

此处偏僻,玄解就奔向了人群处,瞬间消失了踪影,沧玉被他这雷厉风行的动作吓了一跳,无奈跟了上去。等到沧玉走到的时候,玄解已经买下两盏灯了,一个是鱼样的,另一个是莲花样的,有根削平的木枝打磨好了,被线绳串着,晃悠悠挑起两盏灯。

“给你。”玄解将鱼灯给了沧玉,他轻声道,“这个游得快。”

沧玉险些笑出来,接过鱼灯的时候才发现莲花灯的灯芯外壁画着一只小狐狸,尖尖嘴,长长脸,笑眯眯的模样,灯芯正染着,将墨迹淡化开来,九条尾巴恰好是莲花灯的花瓣,看起来蓬松绵软,如云朵一般。

这狐狸仿佛瞬间活了过来。

“这……”沧玉不由得怔住了,这画工一般,心思却是难得巧妙,他轻声道,“是你画的吗?”

玄解点了点头,看不出骄傲与否,只是略带点不屑地说道:“凡人连狐狸灯都不会做。”

“他们毕竟……只是凡人啊。”沧玉无声地呢喃着,目光随着莲花灯移动着,他提着鱼灯,一时有些发痴,又觉得最痴的是玄解。他伸过手去,将玄解空着的那只手握进自己的袖子里,紧紧捂住了。

玄解看了看四周来来往往的人,对沧玉的规则再次产生了困惑,于是不解地看他:“怎么了。”

“天太晚了,有些冷。”沧玉低声道。

沧玉的手对玄解而言惯来冷若冰雪,他便立刻反握了过去,直到两人走过一座小桥,走出人海,几乎要走出城外的时候,才在石头阶梯下放走了河灯。

“你要写什么吗?”

玄解问道。

“不了。”

沧玉摇头婉拒,他与玄解各放各的,将那灯从细细的绳子上解了下来,俯身放在了水面上,顺水轻轻一推,带着点笑意道:“我愿你如它一般毫无拘束,无牵无挂,自由自在地随心而行。”

“走吧,我们去月老庙瞧瞧。”沧玉刚要起身,却发现玄解走上了水面,不紧不慢地跟着那盏花灯。

水中倒映着一轮明月,苍穹的尽头是星光与银河,满江灯汇流入海,如同地上银河分布星辰,水波在玄解的脚下粼粼荡漾开来,他跟随着花灯,督促着它流向大海。沧玉没办法,只能跟在他身后,见他在晚风来临时护住闪烁的微弱灯火,止步不前时等待它沉沉浮浮继续往前漂去。

鱼灯就在不远处,飘得倒比花灯快些,它比花灯要亮些,红彤彤的身子看起来有点像已经熟透了,如领航一般在花灯前不紧不慢地漂着。

沧玉可不像玄解那么老实,偶尔会帮帮忙,结果就这样一路跟到了海上。

好在从放灯起四周就荒凉无人,大多数人都在中心地带热闹,否则只怕要吓死凡人了。

海上的明月看起来要更盈润,玄解看着那盏莲花状的狐狸灯飘飘摇摇撞着鱼灯一同往远处漂去,终于没有再跟着,忽然道:“它到了。”

沧玉问道:“什么?”

“我的情到了。”玄解笑了笑,他在月光下看着沧玉,那双终日燃烧着烈焰的眼瞳少见染上了海水的蓝意,竟显出了几分包容的温柔来。

“往后五湖四海,溪流江河,都是我在看着你。”

上一章:第一百零七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九章
热门: 队友除我都是gay 穿到蛮荒搞基建 保质爱情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 和豪门总裁一起重生了 朝歌/病美人存活攻略 扛着大山出来了 甩掉渣攻后嫁入了豪门/恶毒男配嫁入豪门后 天地白驹 破云2吞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