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世间总有奇奇怪怪的规则, 女子可有乞巧节盼望如意郎君,然而男子要是太过耽于情爱就会被说不求上进。

好在月老是掌管男女姻缘的神仙, 因此月老节是未婚男子除巧遇、相亲、介绍之外少数可以理直气壮“偶遇佳人”的机会,这个节日无论未婚还已婚的男女都可以参与,对渔阳来讲也是难得的盛典——沧玉有一点说得不对, 月老节与他所谓女子的乞巧节是全然不同的节日。

月老节的规模要远胜乞巧节, 而且乞巧节只能是女子过的,她们许愿时男人甚至是不能在旁观看,

除了才子佳人,一见钟情这些读书人都讲到厌烦的老掉牙故事,月老节备受欢迎的原因还有一个, 那就是人流量大,倘若招呼得好, 寻常摊贩能在这个晚上赚到往常小半个月的银钱,毕竟不管是否婚配,可曾嫁娶, 这月老节都是好日子。

成了亲的祈求往后幸福美满, 没成亲的等着巧遇良缘。

花灯布满了整条街道,街道上人来人往, 沧玉跟玄解住在二楼, 推窗就能看见那各色各样的灯笼挂起满街,紧密相连着, 幽暗的火光蔓延过河流, 倒映出一朵朵璀璨的星光。

四处都是行人与马车, 摊贩们早早就找好了位置摆下小摊高声叫卖、女子穿起自己最美的衣裙,拿出团扇,互相作伴掩面嬉笑打闹着、孩子们如鱼儿在水中穿行一般在人群的缝隙里钻着空隙、青年男子们则整理衣冠,将纸扇一摇,脸上带着点风流的笑意。

时不时人群里还传来已成婚的夫妻对爱儿爱女的叮嘱跟呼唤。

沧玉来到人间后还没见过这么繁华的景象,姑胥险些被梦魇搞成死城,永宁城的热闹与庆典无关,而青山村不说压抑都算客气了……

他慢慢为玄解梳着头发,若有所思地看着街道上几条熟悉的人影,白朗秋肩上坐着他家的混世小魔王,身边依偎着名书卷气极浓的娴静女子,想来就是他妻子,身后跟着两个婢女跟侍从,以大户人家的讲究,他们这趟算是简装出行了。

而另一头是舒瑛与带着面纱的杏姑娘,这书生的旧衣裳没换,倒是杏姑娘换了身新衣服,他正满头大汗地护着杏姑娘,免得这什么都不懂的天仙女被人群里的流氓占去便宜。

“梳高点。”玄解提醒道。

沧玉愣了愣道:“什么?”

“头发,梳高一些,你梳得太矮了,不舒服。”玄解的眉毛一挑,不紧不慢道,“你很不会梳头发,应该多练练。”

沧玉笑道:“给你脸了?”

这让玄解略有些困惑:“难道不是我把头发托付给你?跟脸有什么关系。”

沧玉疑心玄解是在装傻,然而他没有证据,只好认命地把那马尾又抬高了几分,恨不得梳到玄解的头顶上去,漫不经心地提醒道:“即便我梳得不好,你也不该这么明说出来,我倒罢了,别人听见了会不高兴的。”

“你会不高兴?”

沧玉惊讶道:“不……我永远都不会对你生气。”

玄解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他的马尾瞬间垮在了沧玉的手里,倒不是很在意,淡淡道:“那就足够了,我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我只在乎你。”

“那你还嫌弃我梳头的手艺差劲?”沧玉匪夷所思道。

玄解一下子被震住了:“……”他忍不住转过身来看了看沧玉,神态瞧不出是在震惊天狐的这番言论,还是被这逻辑给难住了,不过大概是前者,因为他很快又说道,“你刚刚说了不会对我生气的。”

沧玉痛快而面无表情地回答道:“转回去!”

真奇怪。沧玉从怀里摸出颜色各异的发绳时,抽出一根咬在雪白的牙齿间,冰凉的手指细细梳理过那些顺从而暗暗发红的青丝,不由得想道:我以前怎么从来没觉得梳头发是这么有意思的一件事。

沧玉在这几日给玄解梳了好几次头发了,有时候会伴着清晨的微风,或者是晌午的热气,看着窗外的人将灯笼从稀疏布置成了密集到令人头皮发麻的地步。昨日有磨镜匠人挑着担子路过,店小二特地上来敲门,询问要不要将镜子打磨一番。

此时的镜子清晰度当然与沧玉所习惯的不能相提并论,不过被磨镜的师傅好好打磨了一番后,到底比原先要好多了,玄解的轮廓起码清晰多了,只是同样方便了他对沧玉的挑刺,太上太下太左太右,听起来好似是故意找茬,事实上玄解不过是在平静地阐述事实。

在沧玉看来都差不多,他实在难以理解玄解是靠什么来感受马尾应该在什么部分的。

按照玄解的话来讲,就只是感觉而已。

天狐系紧发绳之后,下意识会将冰凉的手指垂落在玄解的耳尖,他的手指很冷,肌肤细腻,如同一团化开的雪水,激灵灵冷冰冰地滑过。然而又如同一团烈火,那指腹是烧红的烙铁,仿佛连那些纤细而难以察觉的纹路都清晰烙印在了玄解的皮肤上,打下印记。

抽破空气的发绳并不能让玄解紧张,将长发捆成一束到近乎有些疼痛的束缚同样不会让玄解害怕。

可是天狐落在耳尖与脖子上的那双手,却让玄解轻微地颤栗起来。

玄解很清楚沧玉并不会无缘无故出手,不管是矜持高贵的大长老也好,平和到近乎温柔的沧玉也罢,无论处于哪个身份,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不会轻易动怒跟发泄自己蕴藏的力量。可就如同对方坐在膝头那时的感觉一样,死亡与甜蜜同时掠夺住了玄解的咽喉,他近乎窒息,感觉到死亡的恐惧感如影随形,又感觉到难以言喻的兴奋。

他们太亲密了。

寻常的野兽甚至妖族也许会无视这样的距离,然而玄解本身就是异类,他垂首将脖颈暴露在沧玉双手之下时,鼻间徘徊得并非浓情蜜意,而是一种近乎脆弱的无助感。

沧玉永远都不会知道玄解这般爱慕他,交付性命,克服本能,违逆天生的本性去顺从他。

最终玄解只是稍稍抖动了下,他知道这种事对于凡人来讲无关紧要,对沧玉而言恐怕更难以理解,他同样明白,倘若自己说出口,沧玉一定会放弃这种举动。然而那有什么意义呢,玄解掀过架子上的外衣披上,沧玉正放下梳子,端起一杯冷茶垂眸饮了半口。

玄解看向沧玉,微微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是他想亲近沧玉。

下楼时,大堂里几乎空无一人了,连掌柜都已经耐不住寂寞跑到街上去,只剩下望眼欲穿的店小二捧着脸巴巴看着外头,见着他们俩下来,只是恹恹地打着招呼,强忍住叹气的欲/望,勉强支起笑脸送两人出门。

沧玉跟玄解出手很大方,性情也很和善,是难得的好客人,店小二不想在这么好的日子让他们俩还没出门就不开心。

渔阳的晚上从没这么热闹过,花灯被绳子串着连成了一排,有些做成了鱼的模样,看上去仿佛个巨大的鱼摊,草绳串着一尾尾鲜活又会发光的鱼儿,随着风轻轻摆动身躯,孩子们嬉笑着,试图踮脚伸手去拨弄那些灯。

沧玉与玄解顺着人流穿行,看见了有个花灯摊上的所有花灯都用浆糊贴了字条,花灯不再成串,而是如花架般,一整排地挂下来。那些字谜别说是猜了,光是看明白都成问题,店主笔走龙蛇,写出一堆奇形怪状的龙子,他们俩就在旁听人家解谜,有猜对也有猜错。

然后白朗秋来了,他一口气就解了五道谜题,正在奋笔疾书的摊主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起来,白朗秋笑了笑,并不为难人家小本生意,只让儿子挑一盏。骑在自家爹爹脖子上的混世小魔王大概是挑到了心仪的一盏灯,又或是因为白朗秋的本事,小孩子心中父亲总是大英雄,显得得意非凡,跟着他娘亲很是炫耀了一番。

白夫人笑着为爱儿擦了擦嘴角的糕饼,一家三口慢慢离开了。

临行前,白朗秋远远看见了玄解,他对着玄解微微笑了笑,一夜知心酒友,第二日就是萍水相逢,既是有缘,很该招呼一声。

玄解目不斜视,连个眼神都没回给他,而是皱着眉扫了一眼花灯。

“没有狐狸吗?”玄解有点不太高兴地说道,人群挨挨挤挤地撞过他们俩,险些以为自己撞上了两块顽石,他们俩在穿行的人群里一动不动,任由玄解打量整面花灯墙壁,年轻异兽的口吻最终鄙夷了起来,“这里没有我想要的。”

还不等沧玉为这样幼稚的行为笑出声来,人群里忽然传来嘈杂的声音,杂七杂八乱成了一锅粥。

本还抓耳挠腮挤在花灯摊边解谜的青年人们眼睛顿时放出光彩来,沧玉回头望去,隐隐约约听见人潮是在喊“月老庙开门了!”

沧玉本还以为这些人是要去求签,心中不由得惊奇万分,可许多人只是站起身来,自发主动地紧紧贴靠在两侧,瞬间拥挤的街道上如丢入避水珠的海面那般空出了一大片空地来。

远方响起了喜庆的乐声。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热门: 特殊魔物收容所 穿书后我爱了个仙界老男人 陛下有一段白月光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神棍小村医 道医 我吃我自己的醋[星际] 重回90之留学生 热搜预定 重生之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