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舒家的饭说不上好不好吃, 不过确实很有烟火味。

大概是为了照顾舒母的身体,也可能是家中的确没什么银钱,或者两者都有,菜的口味颇淡, 重油重盐的确对身体不好, 然而这样清淡的饮食吃起来实在没什么滋味。玄解倒是没有什么事, 他吃什么都没太大的反应,对沧玉而言就有些过于寡淡了。

舒母虽不曾读过几本书,但极擅察言观色,见沧玉没动几口饭菜, 心下了然,顿生出许多歉意来,不好意思道:“两个孩子陪老婆子吃得淡, 恩人怕是吃不惯吧。”

“无妨。”沧玉摇了摇头,这饭菜的确太淡,不过他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没吃几口, 略有些意兴阑珊道,“我……只是想起了些小事。”

他眉间略带忧愁,看得出来并非安慰舒母的谎言, 在场除了玄解与杏姑娘都不大知晓人情世故, 舒母与舒瑛对视一眼,顿时明白了过来。

天涯浪子, 来去自如, 胜在潇洒, 败在无归。

所谓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沧玉与玄解二人显然是四处行侠仗义的侠士,世人皆恋乡土,这普普通通的一桌饭菜能叫人想起什么,不外乎家人亲友。舒母心中微微一叹,她年纪大了,见不得年轻人落寞思乡的模样,加上爱儿舒瑛就在身旁,总觉得自己心中同样酸酸的,一时有些后悔自己多嘴。

这顿饭吃得不算畅快,气氛显然沉闷了许多,沧玉临别前略有些歉意。杏姑娘就站在舒瑛身后,灵动而美丽的眼睛眨了眨,已隐约有了舒夫人的轮廓,开始接近小说里那个贤惠美丽的妇人,与舒瑛既是知己又是夫妻。

她这时还不明白凡人到底是什么模样的,只不过贪恋一时红尘情爱,等到杏姑娘被真正的家长里短,凡人衰亡所侵蚀,约莫就知晓现在那些心照不宣的小事了。

回客栈的路上,玄解极为自然地伸手挽了挽沧玉脸颊边被风吹乱的长发,他们的关系确定下来根本没有改变任何事,甚至连相处方式都没有变化,沧玉倒不是很惊奇。毕竟玄解在他们俩还没交往前就敢要求亲吻跟坐膝头这样大尺度动作的存在,他的脑回路天生跟正常人不同,要是一时间改变了什么,反倒叫沧玉不习惯。

“你刚刚怎么了。”玄解问他,如往日一般直来直往,异兽看出了饭桌上天狐的心不在焉,然而不明白是因为什么,干脆直接问出了口来。

沧玉略有些犹豫,他嘴唇抿得太紧,甚至有些失了血色,最终露出个勉强的笑容来,与玄解站在月光下看着那一排排高低不一的房屋,柔声道:“玄解,你看这些凡人,能看出什么来?今日在舒家吃饭,你又明白了什么?”

“没有什么,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玄解略微思考一阵,薄唇稍稍撅了下,看上去竟有种成熟的可爱,“他家没有放盐?”

沧玉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转过头看向玄解,忍不住伸出手去牵玄解,低声说道:“你知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答案?”

“不知道。”玄解在宽袖下无声无息回握了过去,他天生体温就高,此刻暖得如同一颗小太阳,“现在你不害怕了吗,倘若有人在暗处看着我们,或是谁打开窗户,你白日担忧的事情就会发生。”

沧玉笑了笑道:“没关系,现在没有关系。”

玄解半信半疑,他不太明白沧玉的规则跟底线到底是按照怎样的标准来划分跟裁定,不过此事对他并无坏处,便索性放弃思考,由着去了。

“那你呢,你是怎么想的?”沧玉没有解释自己方才的问题,反倒追问玄解道,“为什么你不要答案?”

这场景看起来倒是有些古怪,通常在两者之间,沧玉是扮演指导者的那个,他如此渴望得到答案的模样并不常见,起码对玄解来讲,是极罕见的事,这让他不由得仔细回想了下方才舒家到底发生了什么,除了一段对话与尴尬的沉默,还有寡淡的饭菜,似乎什么都没有。

玄解很是平静,他又一次为沧玉挽过了脸颊边散落的长发,这件小事枯燥又无聊,他倒是不厌其烦:“要答案又怎样,你与我既是一样的心意,那就不必多说;如果不是,强求没有任何意义,我已经知道了你的答案,难道你会愚蠢到只为了争一口气而拒绝我吗?”

“倘若真是那样。”玄解顿了顿,微微皱起了眉头,“那只不过说明了你更在乎自己的颜面,即使确定了关系又如何,你最终仍更在乎自己。我明白,人也好,妖也罢,有什么东西束缚着,似乎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去干涉彼此……其实并不是那样的。”

他看着沧玉,眼神深幽,仿佛带着点讥讽的笑,让那张冷漠的脸看起来近乎藏匿着无动于衷的恶意。

“白朗秋不爱他的妻子,即便她嫁给他,有了孩子,最该得到的东西仍然得不到,不是吗?可是同理,谢通幽曾经爱着君玉贤,因此即便他们再无关系,对方从未给过回应,他仍那么一心一意地爱着君玉贤,关系这种东西,很重要吗?”

“你有资格,跟没有资格,是由着心来决定的,而不是所谓的关系。”

沧玉看着他,一时竟不知道玄解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自己私底下偷偷选报了哲学,那琴盒还待在异兽的肩膀上,为夜风奏起一曲绵长的暮歌,对方只是专注地凝视着他,轻声道:“沧玉,我什么都不要,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你才能决定这一切。就像之前你说的,我早已将我的心给了你,你要做什么决定,我都会接受。”

“倘若我不爱你呢。”沧玉无话可说,他的嘴唇微动,悄声道,“我要是辜负你,像君玉贤那样,永远都没有爱过谢通幽呢。”

他说不出自己与玄解的名字,那状况太残忍,连吐露都像诅咒。

“那么——”玄解淡淡道,“时间一久,我就会学着不在乎你,去做自己应做的事了。”

沧玉想起了玄解准备离开青丘的那一夜,青年冷漠的眉眼似还历历在目,转瞬他们就已经历了不少,一时竟有些许唏嘘。

“我还记得,你说想去人间看看。”沧玉低垂着头,无奈笑了起来,“只是自从我们结伴后,好似都未能在乎你想看什么样的风景,一味跟着我走了。”

玄解并不是真的对来人间有什么想法,他只是想寻找能让自己燃烧起来的东西,这样的感觉在沧玉身上有,在那个魔族身上也有。

魔气至今仍烙印在他的脑海里,同样记得那个五百年的约定。

倘若玄解真要寻求当初的目标,那么他早就抛下沧玉了,而不是日日消磨在这脆弱如纸片般的凡人世界之中——妖界、魔界、甚至是仙界,还有那些对于妖仙而言都堪称传说的地方。

“我不是想去人间看看,只是想去寻找我需要的东西。”玄解平静地否决掉了沧玉的那句话,他们已快要走回客栈了,远处摇摇摆摆的灯笼显露出轮廓,他声音悠长,“人间只不过是个说辞,事实上,我只不过是想离开青丘看一看——你为什么难过?”

沧玉苦笑道:“是我阻碍了你。”

玄解挑起一根眉毛,讶异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应该说,怎么不会这么想。

沧玉看着玄解年轻的面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对方什么都是好的,连梦想都可以短暂地遗忘,只是这难免会生出一种自我牺牲的陶醉感,日后要是发生了争执,这些事只会让彼此后悔。

他远比玄解老太多,对许多真诚而刻薄的法则心知肚明,凡人之间的烟火激起了沧玉思凡的心,他终究是个人类,纵然贪恋于妖身的便捷,然而心中憧憬得始终是人所期望的那种未来。

沧玉想要一个家。

“那些东西都没有你重要。”玄解最后一次为沧玉挽起了头发,他侧过身体,挡住了恼人的夜风,“追求力量是我渴望的事,可是我很清楚,你才是最重要的。这件事就像凡人生来要吃饭睡觉一样,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总要以人的想法来猜测我。”

异兽的脸上实打实浮现出了困惑的神色。

他所说皆是真心实意,并无任何撒谎的痕迹,更不带半点自我奉献与牺牲。

沧玉一时语塞,他竟想不到半句话去反驳玄解,凡人成亲生子,夫妻与好友是截然不同的位置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要求确定关系几乎成了本能,而那些鸡毛蒜皮的细节是感情之中频发的问题所在,他未料到这一切瞬间被玄解打乱,难免生出点不知所措。

最终,沧玉颓然松懈了紧绷的肩膀与身躯,无可奈何道:“玄解……我,我的想法与你不同。”

“无妨。”玄解在摇晃的灯影下看着他,光明与黑暗同时降临,描绘着异兽清晰而锋利的轮廓,好似轻轻笑了一下,又似乎没有,“我说过,我是个异类,你没有在乎。你对我是个异类,我也不在乎。”

异兽闭着眼凑过来,浅尝辄止地吻了沧玉。

沧玉的大脑有瞬间空白,眼中只剩下无数灯火簇拥对方的身影。

他从未意识到自己离玄解如此之远,又从未如此刻这般近。

这一瞬间,沧玉想与玄解走千年、万年——直至永恒。

上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五章
热门: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穿成万人迷受的白月光[穿书] 请魅惑这个NPC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 怂怂[快穿] 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 从末世到原始 偷性 将军夜里又出门了 乡村御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