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其实不能怪沧玉想不起来细节。

这些剧情说起来离沧玉委实太久, 更别提他脑海里并不乏许多前世所见过的“梗”,要是什么既视感都往剧情上扯,光是翻书都能回想个十天半个月, 再来许多人与事纵然与剧情有牵扯,可能时间有前后不同,一时半会儿对应不上,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他们来得太早了些, 天仙女还未真正嫁给舒瑛, 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舒夫人, 还有个闺名叫杏姑娘。

而那精通杂学的白家老爷, 毋庸置疑, 就是白朗秋本人。

玄解的兴趣雷达还真是从来不瞄错人, 即便是在原先的剧情上,白朗秋都算得上是个颇为有趣的存在——他是容丹的蓝颜知己,在开启仙妖副本之后可以说唯一跟容丹有暧昧牵扯的凡人,按照言情小说里男女之间哪有真正意义上的知己之情来看,其实白朗秋纯粹是来虐读者的。

因为他已经成家立业, 还有了个孩子,当然不可能抛下一切随着容丹去,所以就永永远远停留在了知己的程度上。

这桩亲事非是白朗秋本人的意愿, 不过毕竟高门大户,许多事本就由不得自己做主, 白朗秋反抗无用后仍是成了亲, 此后夫妻纵然感情不和, 倒不曾因此逃避过做父亲与丈夫的责任——从这点上看,白朗秋倒算得上是个好男人。

其实要沧玉来评价的话,渔阳的这段剧情与其说是体现容丹的魅力,倒不如说是在痛斥封建包办婚姻的悲剧跟提倡自由恋爱,可能还加了点哲学的认识自我。

白朗秋并不好功名利禄,他生来就是含着金汤匙的大少爷,好在未被父母娇宠出一身毛病,自幼就对许多稀奇古怪的小发明感兴趣,后来长大读书,这点兴趣仍旧没丢,常被同窗在背地里讥讽不学无术,只善钻研奇淫巧技。

而在这一干读书人里头,白朗秋有个好朋友,便是舒瑛。

舒瑛不善科举的种种制度,出身虽十分贫寒,但对银钱甚是淡漠,粗茶淡饭没有难以下咽的,便是石子般的馒头都能和水吞入腹中,唯一痴迷于书,喜好钻研学问。他与白朗秋一人沉静,一人跳脱,二人是当时夫子最得意的门生,然而贫富差距也为两人之后的决裂埋下了隐患。

“热水来了。”

舒瑛从后厨回来的时候,神态已经恢复正常了,他的衣袖整理得颇为整洁,提着一壶热水,满面微笑地为二人空空的杯子倒满水,随后抚着自己的衣摆坐了下来,略沉吟道:“叫二位久等了,先前恩公可是问我近来渔阳的异样之处,此事小生不曾遇到,不过略有耳闻,只是不知道真假,若恩公要听,小生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请说。”

沧玉笑盈盈道,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舒瑛,倒略有些惊讶这书生竟会说出那样的伤人之语,不过其实细思起来,倒也不难理解。

舒瑛与白朗秋感情极好,互相都能理解对方的抱负,不以贫贱富贵论交情,然而这对年轻人最终还是败给了世俗的恶意。

自家的小孩子哪会有错,这怕是天底下所有父母的想法了,白朗秋痴迷格物搞发明,平日只与舒瑛谈天说地,加上他二人功课极好,被先生所青睐,难免引起许多艳羡与中伤。白朗秋家境极好,众人指望着巴结他得些便宜,自然不敢触怒他,舒瑛却因家境贫寒而受了不少欺辱,甚至还被同窗风言风语跟在白朗秋身后只是贪图富贵。

人自己有多恶意,便乐得如此去揣测他人。

大家都是读书人,这等羞辱简直比死还难受,夫子屡禁不止,谣言很快就传出了学堂,而白父对此事信以为真,认定是舒瑛带坏了白朗秋,使得白朗秋不务正业,因而亲自到舒家造访,扔下一袋银子要舒瑛离开学堂。

舒父本就是性情高傲的读书人,只是天资有限,未能高中,被这番羞辱后,一气之下竟然病倒,卧病三月就撒手人寰。治病抓药本就是一大笔银钱,舒母更是积郁成疾,不能再做重活,舒瑛被迫退学,过早接下了家中重负。

被禁足家中的白朗秋来寻舒瑛,结果看到了一场葬礼,等到了割袍断义。

此事是他父亲的过错,白朗秋作为人子,不得不受,二人的友情就此断绝,之后路上巧遇也作素不相识。

失去挚友,使得白朗秋与家中大吵一架,又过半年,白父白母见他仍是沉溺于“不务正业”,便决意令他成家立业,理由是古往今来都通用的“你成亲后就会懂事了” 。

如舒瑛一事相同,白朗秋最终无法反抗家中安排,娶了如今的妻子。

然而白朗秋并未因此“懂事”,反倒愈发沉溺于自己发明之中,甚至开始在百姓之中实验,父母与外界越是逼迫,他就更将自己的心门封闭,形成个彻底的死循环。

要说白父如何恶毒,那倒未必尽然,天下父母皆盼望儿女成龙成凤,他一个商人,不知受过多少冷眼,难免心中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更何况白家如此豪富,要说没有造福乡里,那绝不可能,光是就业岗位就不知道提供了多少。

人本身就是复杂的生物,不能彻底一概而论。

“——听那些人说,似乎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城外去,会在一个漆黑的洞窟里见到个美若天仙的女子,那女子会说一句话‘不是你’,之后便自然转回城中。”舒瑛不知道沧玉在想什么,将自己所知的尽数吐露出来,“不过无人再找得到那洞穴入口,有人说是山野间的狐精作怪,不过依我看……”

真正的狐精忍不住看了舒瑛一眼。

“此事都是人心作祟,倘若光明正大,坦坦荡荡,不思这些女/色/淫/乐之事,怎会遭遇此事。”舒瑛一脸正气,颇为不赞同的目光看向了桌面,叹息道,“此事众人都有看见,显然不是寻常,我怕是山上出了什么恶匪强盗,诱骗了那女子想谋取财物,在挑人下手,倘若是富贵人家,难免要遭毒手。”

嚯,居然猜个**不离十,只不过那“大美人”不劫财,是劫色来的,她在挑个如意郎君。

沧玉饶有兴趣道:“舒兄似乎不太信鬼神之说。”

出乎意料得是,舒瑛却摇了摇头,沉着脸道:“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子虽不语怪力乱神,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一味否决对做学问只有百害而无一利。然而白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纵然真是什么恶怪妖魔,天理昭昭,白日朗朗,难道它还能胡作非为不成,我是担忧有人借妖孽之名作恶,又忧心是有女子陷入麻烦,想借此求救,反被众人当做玩笑闲谈。”

对于事实来讲,舒瑛难免显得脑洞有些大;然而作为一个不知道真相的人来讲,舒瑛的想法可以说是合情合理。

“……”舒瑛见二妖久不回话,倒是并不尴尬,只是略显得落寞道,“二位恩公是否觉得小生异想天开?荒谬胡言?”

在那些没有妖魔鬼怪的时代里,说不准野史甚至那些流传的志怪传闻里,许多半夜哭啼的女声并不是女鬼,而是被拐卖的女子。沧玉脑洞其实还要比舒瑛更大一些,想到此处,止不住地唇齿打颤,浑身发冷,鸡皮疙瘩止不住地起。

“不——”沧玉急忙否认,“舒兄思虑非常周全,我不过是听得心惊胆战,一时忘记言语,确实有此可能,只是舒兄为何不告知衙门。”

舒瑛摇摇头道:“此事十分蹊跷,尽管没有危害,但衙门早就派了差役去探查消息,只是毫无头绪,无功而返,自然不会耗费人力。而我人微言轻,再来并无十足把握,自己生计尚难持续,又能奈何得了什么呢。”

这一句话之中不知饱含生活的多少心酸苦楚,可惜在座两只妖谁都没听懂,沧玉入戏太深,听到此处才反应回来这次还真不是人拐子的事,立刻回过神来,抖掉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道:“此事舒兄不必忧心,我二人定会去查探一番的。”

舒瑛面露感激之情,站起身来向他们二妖行了一礼:“那小生代渔阳谢过二位大恩大德。”

茶水已经喝完,拿到的情报还远超出沧玉的想象,加上天色渐渐晚了,是时候告辞回客栈梳理一番了。

沧玉跟玄解起身就准备离开,哪知舒大娘从后厨走了出来,她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神情憔悴,脸上满是细纹,身材略有些娇小,依稀倒可看得出来年轻时的秀丽,并不显得凶相,倒有几分慈眉善目,说话极有条理:“瑛儿,为娘就是这么教你报恩的么?”

舒大娘估摸着是看出沧玉与玄解有走意,先是不轻不重地训斥了一番舒瑛,又看向了沧玉,“昨日全仰仗二位解救我儿于危难之中,家中粗茶淡饭,无甚可聊表心意,还请二位定要留下吃顿便饭,否则老妇实在寝食难安。”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沧玉与玄解对视了一眼,玄解的唇动了动,声音细微:“想走便走,我随你去。”

沧玉无奈地坐了下来。

还能怎么着,吃吧。

上一章:第一百零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热门: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 虐文渣攻从良了 总裁QQ爱 穿到古代当名士 穿成男主的恶毒师尊 死亡万花筒 重生之都市仙尊 极品艳妇 大少爷的暧床小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