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上一章:第九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茶楼消磨时光的事说来委实无趣。

玄解越发难懂, 而沧玉不明白对方在暗示什么, 又实打实地接到了玄解递来的讯息,他茫然而不知所措, 看不懂异兽脸上藏匿起来的讽刺。

怡情二字仿佛包含着什么意思, 却叫沧玉难以捉摸。

直到夕阳西下,舒瑛快要收摊了都不见任何人来闹事,看来那老人家昨天已说累了, 至于那娃娃也被家中父母教育过了。见书生就要离开,沧玉只得匆匆拿起礼物与玄解一起下楼, 他仍是时不时地注视着异兽,恍恍惚惚间觉得对方确实是实打实的四百多岁了。

快要走到舒瑛的摊子前时, 沧玉终是忍不住问出了口:“玄解,你先前到底是想说些什么?”

“你觉得我想说什么?”玄解看向他,手指顺过琴盒的系带,无波无澜, 连一点暗示都不愿意给予沧玉, 几乎叫天狐当真以为是自己多心会错了意思。街道上人仍是来来往往,他半点都不避嫌,目光落在了沧玉的耳朵上,伸指轻轻捻了一番,搓揉起无边的烈焰, 沧玉猝不及防, 一声惊叫险些跃出喉咙, 下意识地退步避开了玄解。

年轻的异兽举着空荡荡的手悬在空中, 并不在乎旁人异样的目光,倒是沧玉觉得恼怒与羞赧一同上涌,简直气血冲脑。

“你做什么?”沧玉厉声道,他不自觉放轻了声音,看着玄解黯淡下去的目光,又有些于心不忍。

玄解只是淡淡道:“你看,你在乎,我却不在乎。”

沧玉简直要被气笑了,他急忙看了下四周行人,路人倒也知情识趣,立刻扭过头装作什么都没瞧见,只有个别反应慢的,稍稍慢了半拍,说话与动作都显得刻意了起来。天狐到底脸皮薄,见此状况,暗暗叹息一声老脸不保之后就将玄解拉到了一条幽静的小巷子之中。

他们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正在收拾摊子的舒瑛还当自己看错了人,揉了揉眼睛后继续收拾起了东西。

从买琴那一刻开始,沧玉就觉察到许多东西脱离了自己的掌控,他曾经嘲讽过自己的傲慢,还有自己对玄解的掌控欲,然而时至如今,更觉得难以忍受了起来,他低声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你从来不是无理取闹的性子,倘若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就与我说个清楚明白,你若是不讲,我怎会明白呢?”

“我讲了,你就明白么?”

“不错,即便是再惊世骇俗的事,我也会去理解。”沧玉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怕玄解说什么古古怪怪难以理解的话,更不怕对方说出什么让人震碎三观的言语来,只怕这年轻的异兽什么都不肯说,只要有信息,总能慢慢解决的。

这手段几乎从小用到大,玄解从不曾叛逆过,他向来是个很难懂的妖,却又是个愿意说出心意的年轻人。

世界上最难拒绝的东西是真诚,最容易剖析的却也是真诚。

沧玉藏身在幽暗的小巷子之中,来自隐秘幽暗之所的寒气似乎从那些青苔与砖瓦之中钻了出来,不再似光天化日那般清醒,两侧老旧的房屋投下暗影。他借此得到勇气,近乎是以爱怜与温柔的目光放肆打量着玄解,用琥珀般的眼眸代替唇指,细细描摹对方锋利而冰冷的线条。

这种感觉实在很奇妙,当近乎友情的亲昵变成了爱情,任何举动都仿佛沾染了点截然不同的味道。

他对玄解那近乎偏执的掌控欲,理所当然认定对方会对自己倾诉所有的傲慢心,即便屡屡在理智下提醒一二,仍旧难以改变。

我对你而言,是不同的。

沧玉能感觉到,倒不如说玄解表现得太过明显了,异兽的懵懂与青涩接近不近人情,他不在乎任何人的性命,任何人的悲惨,任何人的喜怒哀乐,除了沧玉。正因如此,他对于白朗秋的兴趣才会叫沧玉那么大惊失色,才使得天狐那般失态。

明明不过是些许关注之中分出去微不足道的一小屡,甚至玄解之后就没有提起过一句。

人的贪心真是远胜过自己所以为的程度。

他怎么会那么理所应当地认定玄解就是自己的所有物。

“你很害怕吗?”玄解伸出手指来,漫不经心地撩过沧玉垂落下来的一缕散发,他的目光紧紧看着天狐,没有表面所展露得那般毫无所谓,将那发丝别在了对方耳后,“为什么要害怕凡人,你很在意他们的目光吗?哪怕他们也许终生都不会与你见第二面,甚至眨眼之间就会化为烟尘。”

沧玉低声笑了笑,忍不住吐出那句藏匿多年的槽:“你这一眨眼,未免眨得太久了。”

玄解没有笑,他大概连这句话的笑点都没有找到,只是全神贯注地看着沧玉,像是很久很久之前谢通幽在君玉贤转过身去后贪婪的眼神,可他不需要隐藏,更不必害怕。

早在玄解与白朗秋喝完酒的那个夜晚,他落在窗头上看见沧玉的眼神时,就已经将一切都洞悉清楚了。

他曾经立誓想要得到的东西,已经存在于沧玉的心里了。

察觉他人的情绪与真心对玄解简直是轻而易举之事,区别只在于他愿不愿意这么做,对上沧玉的时候,这些事一点都不麻烦。玄解看穿沧玉太多次了,就如同曾经看透对方在青丘的小屋之中对自己彻底打开心扉,那些关爱与温柔毫无保留地传递给玄解——与那截然不同的嫉妒跟愤怒,在那个饮酒的夜晚之中,同样彻底展露在了灰暗的烛光下。

赠予了玄解,历历可辨。

“我的确在乎,我在乎旁人如何看待我,我在乎众人的目光,我不想做一个异类。”沧玉轻声叹气,他顺势靠在了玄解的掌心之中,这行为本不该是师生之间的行为,尤其不该是长辈对晚辈所表现出的依赖,他远比自己所以为得更依赖玄解,甚至比知道自己的心意更早。

只是一旦某个问题被解决,新的问题必然会出现。

当初玄解还不明白爱是怎么回事,要如何表达才能清晰地告知沧玉是与众不同的,他如今模模糊糊明白了些许,却又很快意识到,沧玉尽管能够给予自己想要的东西,然而那些东西并不是永恒的。

他不知所措,又不确定是否能够相信沧玉。

试图解决问题,却渴望从问题的源头得到解决的方案,听起来实在有点可笑。

“我本来就是个异类。”玄解轻声道,“你也在乎吗?”

沧玉摇了摇头道:“你不是,你跟白棉,跟水清清她们不同。”

“有什么不同。”玄解平淡道,“因为我足够强,还是因为我不会不知不觉就杀了别人,那不过证明我是她们当中的异类罢了。接受我与其他生灵不同对你来讲很困难吗?还是你担心我会在意那些评价,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不在乎,也无所谓,他们对我来讲无关紧要。你根本不必对我如此小心翼翼。”

沧玉看着他,很长很长地叹了口气,大概是觉得有点失望,又觉得有点无奈:“我实在很想与你说些什么,然而我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玄解轻声道。

“因为你一点都不在乎。”沧玉筋疲力尽道,“你与人世格格不入,于我也是,我简直不知道该如何说服你,你有自己的路,做自己想做的,我无法将自己的想法驾凌于你之上,你已不是小时候那个孩子了,可是我没办法如你那般洒脱。”

其实世界上绝大多数争吵,都来自于彼此之间的意见不合,换句话说,就是互相不在意对方的想法与意见。然而对上玄解时,任何人都会油然而生出一种无奈,因为大多数争执起源于不在乎对方的想法,却期望对方理解自己的立场,这样才吵得起来。

如玄解这般毫无畏惧的存在,任何人都与他吵不起来,毕竟不论你心中怎么想,对他都施加不了分毫。

喜欢一个人总是如此艰难吗?

有时候沧玉能察觉到自己喜欢玄解的心情是移山填海都难以变更的,然而在这些时候,他又会凭空生出一种厌倦的感觉来。

“说吧。”玄解看着他,淡淡道,“你不是,你跟他们不是一样的,无论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听。”

“哈——”沧玉笑了一声,没有信。

玄解只是凑过去,静静注视着他,那双漆黑的眼睛里藏着血色的暗红,让那张平静的脸都染上了截然不同的疯狂。沧玉几乎错觉异兽的眼睛在燃烧,那红色越发明显,慢慢渗透进瞳孔之中,使得玄解看起来有些不近人情的高傲与冰冷,对常人而言的薄情面容在一瞬间将距离拉开千万尺。

年轻的大妖仿若心甘情愿俯首称臣的凶兽,又好似高高在上的神明。

他在这一瞬间,既是沧玉的囚徒,又是沧玉的主人。

“这世间能令我动情的,只有你。”

“你对我做任何事,我都心甘情愿。”

天狐柔软的嘴唇上,滚过神上轻薄而锐利的锋刃,炙热地几乎割伤饱满的唇肉,渗出暗红色的鲜血来。

凡人怎能拒绝这样的殊荣。

沧玉不能。

上一章:第九十九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热门: 两小无嫌猜 冠位团扇 霍总别给我打钱了 总有人类追求我[系统] 噩梦执行官 金丝雀的自我修养 训导法则 帝王攻略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恋爱脑的前男友们都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