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之所以问是小动物而不是植物, 是因为正常人都不会随便去救药材鲜花之流。

再来倘若花草树木开了智, 基本上少说有数千年的妖力修为,即便伤不了人,将自己土遁入泥中是轻而易举之事。

一个人见着小动物于心不忍, 那是情有可原之事,看着一堆鲜花药材于心不忍,那可能是脑子有毛病。而舒瑛看起来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甚至还可以说是颇为聪慧,据他回忆,别说是花花草草了, 连小动物都没有,他不喜舞刀弄枪,更不会好端端去扰乱猎人的买卖。

倘若有人狩猎过度,损害大山, 那也不是舒瑛一人的事,整个渔阳都会连声讨伐, 甚至官府都会介入调查。

渔阳依靠山海, 祖祖辈辈的吃穿都凭借大海与大山, 因而流传下来的规矩不少, 怀孕的雌兽不杀,打渔时放走小鱼——都是极普通简陋的规矩,纵然没读书念字的猎户都能倒背如流, 不会因为一时贪心而绝了后路的。

那“报恩”的异类看来是找不出什么眉目了。

沧玉与舒瑛并不算相识, 交浅言深是人际上的大忌, 他保持着好奇心的距离,没有过多追究下去,而是笑盈盈地问起那娃娃的事来。

说到此事,舒瑛的神态更为复杂,他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那父子俩的来历说了一番,至于那娃娃为什么对他不满,就没有再提了。

那公子哥是渔阳的富家之一,姓白,名作朗秋,家道殷实,自幼随着父母走南闯北,是个天资聪颖的,不光商道有方,且五六岁便开始读书,十二三岁已有了不小的名气,可谓才气内蕴,又生得一表人才,是当时最被看好的神童之一。

那跋扈的娃娃是他的独子,大家都管着叫白小少爷。

沧玉还惦记着白小少爷说到他娘亲的话,询问了两句,倒被舒瑛皱着眉打断了,意思倒也简单,在背后说人家妻子的长短终究不是君子所为,若叫人听去,有损白夫人的清誉。

这叫沧玉讪讪一笑,没敢触这读书人的霉头,这时许多规规矩矩非是他所能理解明白的,却不得不遵循的。

倘若那白夫人与舒瑛有私情,舒瑛提起时怎么都该有些破绽,可看他说来正气凛然,并不似有什么瓜葛的模样,倒是提起白朗秋时吞吞吐吐,黯然神伤,似是欲言又止。若真有私情,说不好是白朗秋与舒瑛之间……

沧玉想起棠敷与酆凭虚,又想起谢通幽与君玉贤,不由得汗毛倒立,心道该不会真被自己猜中吧,其他人倒也罢了,这白朗秋已是有妇之夫,看舒瑛这般模样,不太像是那种会破坏别人家庭的人才对。

二妖一人如此一问一答,不知不觉就到了舒瑛家中,书生说是寒舍并未谦虚,这屋子虽不似水清清那般家徒四壁,但看起来颇有些年头。不过被迎进屋内后,沧玉才发现这屋子小是小,可应有的东西都有,而且颇为整洁干净,窗边放着几盆花卉,并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养得倒是极有精神。

客厅就是用饭的地方,摆着一张木桌,厨房与大厅隔了层厚布,深蓝色的布已经洗得发白。空间确实不怎么大,不过布置得很是雅致,看起来有种大道极简之感,倘若都是舒瑛一手布置,那他在现代怎么也能混个室内设计师当当。

舒瑛请他们二人坐下,正准备去后厨烧水让两人喝上一杯热茶,后厨走出来了个妙龄女郎,看不出年纪,说她二三十来岁使得,说她不过十五六岁也成,她身上存在着成熟与青涩两种截然不同的风韵,翠眉若柳弯,一双秋水湛,唇似春樱,粉白的脸颊上沾着几抹碳灰都显得俏皮可爱。

这一路倒也不是见过漂亮的姑娘,水清清生得已算美丽,可还不及这绝色女子五分,渔阳不过是个小小的县城,这样的姑娘竟会出现在舒瑛家中,实在叫人诧异。

“母亲呢?”舒瑛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这妙龄女郎,见她从后厨出来,倒是有几分忧心忡忡。

那女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沧玉与玄解,神情从欢喜变作平淡,问道:“大娘喝了药去休息了,我熬了些粥在锅里,等大娘醒来应当就正好入口了。你今日买卖做得怎样,这两位客人又是?”

“这位莫不是嫂夫人?”沧玉站起身来,笑盈盈问道。

玄解皱起眉头来,他已看出那女郎身上的不对劲,灵力运转萦绕于指尖,沧玉将他的手按下了,那灵力便悄无声息地灭了。玄解倒没什么其他想法,只是觉得沧玉掌心柔软,不由得反握回去,露出点淡淡的笑意来。

他们二妖纵然算不上心有灵犀,然而这些时日一同旅行下来,无声之中有了几分默契,因为彼此之间过于熟悉,所以自然不觉得如此亲昵的行为有什么问题。

好在刚刚那句“嫂夫人”已把舒瑛闹了个大红脸,他没注意到这会儿沧玉跟玄解的举动显然是不太正常的男男关系,他摆摆手忙道:“不……不是……,二位恩人万不要如此玩笑,我无才无德,怎有这样的福气与杏姑娘结缘。”

他方才说到白夫人时,神情严肃正直,半点不见扭捏,一身的浩然正气;然而提到这位美貌非常的杏姑娘时,却显然成了另一种态度,看来并非是无意,而是家中贫寒,不敢高攀。

看来是个直的。

沧玉为自己刚刚乱脑补舒瑛感到一点歉意。

这一幕倒是皆收入了女郎眼中,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大概是被那句“嫂夫人”取悦了,脸颊上泛着淡淡的红晕,神态温和了些许,温声道:“舒瑛,你怎么不与我介绍一下。”

此话口吻说来,已是女主人无疑。

这位杏姑娘说话颇为直来直往,张口便喊舒瑛的名字,看起来半点礼节都不懂的模样,可瞧她的神态,又是颇为自然,并无冒犯之意。其实沧玉见她第一眼就已经明白了舒瑛的倒霉事是怎么回事了,不过仍想再听对方说上一遍。

舒瑛只好为双方介绍了一番,他说得平平淡淡,架不住对方听来惊险万分,脸色变了又变,目光不善地打量着沧玉与玄解,似是对他们有所怀疑。

至于杏姑娘的来历,舒瑛倒没多说什么,只说是他母亲的远方亲戚,来借住几日,自幼长在山林之中,不太懂规矩,倘若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望恩人海涵。

想来这位杏姑娘必然“前科累累”。

“舒瑛,你不是要烧水泡茶给二位恩人喝吗?”杏姑娘轻轻拍了下舒瑛,她口吻平淡,却委实难掩贵气,自言辞就足见绝非是什么山野之中长大的女子,“多谢二位出手相助,我还要去照顾大娘,且先告退了。”

后面这话,纯为叫舒瑛放心,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终究来得不便。

舒瑛这才一拍脑袋,连声道了两句确实、怠慢之类的话,急匆匆掀开布帘往后厨去了,等他进去了,说要去照顾大娘的杏姑娘伸出玉手来,结界自她的指尖张开,将整个小屋彻底笼罩住,她转身走到厨房后去瞧了瞧,舒瑛正在捡柴打水,忙活得不亦乐乎。

“你们找上舒瑛有什么目的。”

结界一开,杏姑娘原本的模样自然显露了出来,寻常女子的旧罗裙化为了一条点缀着粉蕊的白裳,云鬓松松挽起,斜斜插/着一支正艳的杏花簪,淡淡的花香里含着勃勃生机。她在人身时已颇为美貌,化作原身竟更胜三分妩媚动人,只是此刻俏脸含煞,显出无名怒火来,那双秋水般的明眸此时看上去叫人不禁心生畏惧。

男女之美各有不同,沧玉于妖界之中是出了名的美人,然而杏姑娘是另一种风情。

“我们不过是来此地游玩一番,倒是想问这位……杏姑娘——”沧玉故意顿了顿口齿,他转头看向了玄解,俏皮地笑了笑,又很快转了回去,连自己都不曾发现自己这个无意识的小小举动,玄解见了,只是微微一笑。

“之前害得舒瑛这书生险些吃官司的,便是姑娘吧。”

杏姑娘的脸上浮现出了尴尬窘迫的神情,她细声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我已经反省过了,我本以为可以帮舒瑛的,哪知道险些害了他。他们凡人的规矩好多,我还不太明白。”

玄解没有沧玉那般逗弄小姑娘的心思,只是淡淡道:“你是仙,我们是妖,别无不同,何以如此警惕。”

大概是觉得玄解说话口吻比沧玉要可靠些,因而他虽生了一张薄情的面容,但杏姑娘对他的态度反倒更好些,便答道:“近来渔阳出现了些怪象,总有些男子失踪一两日后回家,没有受伤,只是跟失了魂一般,说是见了什么天仙美人儿,惹了不少争端。定然是有妖孽作祟,我看你们是妖……又跟着舒瑛来,还以为你们是——”

说到天仙美人儿,杏姑娘忍不住看了一眼沧玉,沧玉也忍不住看了一眼她,彼此都觉得对方看起来嫌疑重大。

玄解打量了下杏姑娘,缓缓道:“我们今日刚到渔阳。”

说到此处,玄解忍不住转过头去与沧玉对视了一眼,正巧沧玉一直看着他,二妖对视后没再说什么旁的,只是好似天生就该如此。

杏姑娘瞧得心中怪异,然而她心思纯净,只不过觉得这二妖感情好得过分,倒不曾多想什么,就问道:“你们晚上要留下来用饭么?”

“怎么?”沧玉问她,“你要留我们么?”

杏姑娘没好气道:“没有,舒瑛家中没多少米了,你们吃完茶就快些走吧,免得这书生脸皮薄。他今日一张字画都没卖出去,定然没有银钱,可饿着自己都不会叫你们饿肚子的。”

沧玉笑眯眯地看着她道:“那倒巧了,他今日大赚了一笔。”

哪知杏姑娘脸色变了变,冷冷道:“白朗秋的钱他是不会用的。”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热门: 男主为我闹离婚 在飞升前重生了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 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乡村女教师 将进酒 我家经纪人会读心[娱乐圈] 乡村艳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