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上一章:第九十章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县城临近海边, 附近依着许多简陋的高脚木屋,想来是渔夫平日休息的所在,这一片山石嶙峋,看上去虽是无限荒凉,但远处炊烟袅袅, 又显出几分烟火气。

海水渐渐浅了,船只不大不小, 难以停泊靠岸,还没到岸边, 就陷入了水下的泥沙之中进退不得。沧玉在舱内觉察到船身一震,已经停下进程, 便走出船舱,见着大船离岸边还有一段距离, 却是难以进退,倘若待着潮水翻涌,说不准还寸进的机会,只是要麻烦。

这船比起作战楼船太小, 比起小画舫又大些,倘若真要上岸, 恐得百来个精壮汉子一同用绳索一道拉上去才行, 那模样也不是靠岸,而是一条巨鱼搁浅。而此处离着岸边极远, 倘若船上的人想上岸, 得放下小船或是扁舟划过去, 倘若靠人游过去,不到半路就得抽筋溺水。

这于凡人确是难事,对他们却不是麻烦。

船身不远就是礁石,沧玉拾起了玄解之前拿来好玩的绳索打了个活结,轻轻一抛便有千钧之力,从从容容飞出数丈套入了石中,只消将绳子轻轻一拽,那活结就打死了,待到潮汐上涌,船身便会重新顺流回到海中,又被绳索牵引着,不至于迷失在茫茫大海里,变成一只幽灵船。

“好了,咱们走吧。”

那县城看着近,实则远,许多渔夫正在岸边收网准备回家去,归家心切,更何况二妖来去潇洒,无人看见两个飘逸的身影踏浪而来,随风而去。

县城不算大,比起永宁城与姑胥而言,小得可怜,不过又比青山村要大些,还算是繁华热闹,依山傍水,是好地方。

沧玉与玄解进了这小县城,方才发现他们走错了路,这县城里竟有河道,码头在另一处,倒也不怪他们,谢通幽给的地图上没有这处县城。此时日暮西山,各家都在生火造饭,路上行人不算多,倒是远处有个摊子围了许多人,喧哗热闹,看起来凑热闹得不多,看热闹得却不少。

“你想去看看吗?”沧玉看向玄解,脸上带了些许好奇。

玄解点了点头道:“好。”他知道沧玉并不是真想问自己,也不似往常那般直率说出自己的想法,他心知肚明即便自己不想看,沧玉至多只会让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然后孤身去看看热闹。

这世上许多事对玄解而言都无意义,因此沧玉的趣味,便是他的趣味。

要玄解孤身去寻乐子,实不如与沧玉坐在一起无聊发闷来的有意思。

看热闹的人多,旁边茶摊的老板心思也活,招呼着众人坐下喝水解乏,游鱼似的端着茶壶与碗在人群里穿梭着,还有些小点心,有觉得茶水不错的,甚至会去包上一包茶饼或是茶叶待在身边,连边上的高楼上都探出几个人头,嬉声欢笑着。

沧玉挨进人群之中观望,旁人本有不满,正要骂骂咧咧出口时,抬脸瞧见他样貌风流,风仪若山雪孤月,烟霞披身,见之令人羞惭,这小小的县城何曾见过这般天仙一样的人,便下意识退让开来。

虽说沧玉不知为何众人瞧自己一面后都如水流被截断那般分开,但这大大方便了他往前走去,便索性不挂心此事,倒是玄解跟在他身后,显得若有所思。

众人围住的是个字画摊儿,中间站着一个青年书生,还有一老一小,那小的才七八岁的模样,粉雕玉琢,穿着华贵,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站在他的身后,看起来似是保镖。

那老人看起来上了年纪,腰背驼得厉害,正杵着拐杖连声咳嗽,青年书生虽是满面怒容,但神情隐忍,似有悲愤之意;那小娃娃倒是满不在乎,他那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了看书生,又瞧了瞧老人,忽然嘻嘻笑出声来,他年纪虽轻,但神情倨傲,显然是个被宠坏的小少爷,惯善发号施令的。

这摊子的字画都是不少,只是都没有摆在架子上, 反倒散落一地,桌子先前被掀翻了,沧玉四下看了一圈,多是青山浩渺,更有高月孤悬,见纸上竹骨铮铮,更得云梦迷雾掩百花。

这摊主若是字画的主人,这技艺算得上是高绝,在此摆摊未免过于可惜。

这些字画此刻散落一地,溅了淤泥,甚至还有些被撕破了。

沧玉对琴棋书画一窍不通,可毕竟与谢通幽认识过一段时日,于此道的审美还是多多少少高出普通大众,他见画上落诗气势浑厚,用笔飘逸潇洒,颇见朝气,虽不知道自己的点评能信多少分,但仍觉可惜,忍不住走上前去,将散落在地的字画重新拾起,缓缓放在了桌上,温声道:“这么好的字画,弄脏可惜了。”

他声音轻柔,颇为动听,行为更是优雅得体,众人皆站于沧玉边侧,见他高洁华贵,斯文端庄,并不觉得他无端挤入这热闹显得可笑滑稽,反倒有几分暗暗羞愧,纷纷都躬身将字画拾起递到桌子与架子上,场景一时若星火拥簇明月。

那些字画多已受了践踏,不过纵然如此,也足以叫那青年书生激动万分,他伸手抚过字画,不怕脏了手,显然珍惜万分。

世事就是如此有趣,倘若旁人要为书生出头,必然心中担忧自己是否会被他人看作笑话,不由得畏怯三分,众人本就是来看热闹,自然不嫌热闹小,说不准还会起哄;然而沧玉心无挂碍,加上他生得美貌斯文,风骨凛然,众人见他行止端方,心中先是敬上三分,自然不会随意开口嘲笑,再来都非是什么大恶之人,这许多字画散落尘埃,回过神来难免生出些许羞愧之心。

凡人之间藏有许多细微的规则,使得他们总是偶尔看起来好,偶尔看起来坏,有时候看起来粗俗无礼,有时候又看起来礼貌心善。

有时候甚至连人本身都捉摸不透自己。

“多谢。”青年书生面露感激之情,躬身对沧玉行了一礼,他非是样貌白皙清隽之人,只能说是普通,身形稍显得瘦削,穿着身青绿色的长袍,倒真有几分画中青竹的意味,一身傲骨却不露半分傲气。

观其样貌,确实是个才德俱全的读书人。

经过方才拾捡字画的小小风波,老人显然露出了几分尴尬与窘迫来,他方才脚边就落着几张,大道理讲了满嘴,却连最普通的小事都不曾做到,他唉声叹气了一番,用拐杖捣了捣泥地,声音都带出几分无力的苍老:“小瑛啊,我说的话,你要好生思量,可不能走那歪门邪道的路子啊。”

书生强忍怒意道:“金老,此事绝非我所为,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与我并无干系。”

老人显然不信,倒也没有说更多了,而是叹息着拨开人群离开了,那歪头瞧热闹的小娃娃看到此刻,突然冷笑了起来,他声音娇软可爱,说出的话却颇为狠毒:“哼,他不管你了,我倒要来管管你,把他的摊子砸了!”

他身后那几名凶神恶煞的大汉就立刻走上前来,又将桌推架倒,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那么这些字画为何落在地上,为何破损,也有了来源。

青年书生黯然站在原地,被推搡到了一边,知大势已去。

幼童正志得意满,忽然发觉命运掐住了自己的后脖,身体悬空了起来,不由得慌张无措起来,肉嘟嘟的四肢拼命扑腾:“别砸了别砸了!快……快来救我!你知不知道我爹爹是谁!”

沧玉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天底下的熊孩子怎么都会说这样的话吗?

需知一个人为敌时,他纵然生得再怎么花容月貌,天仙下凡,落在眼中也是恶魔在世,幼童显然没受过如此惊吓,泪花已经涌在眼眶之中,他像是只小乌龟似的在沧玉手中挣扎着,急急吼道:“蠢货!笨蛋!倒是快来救我啊!”

其中一名红衣大汉看起来心思缜密些,还算客气:“不知道这位公子能否放下我家少 爷?”

他虽然客气,但架不住玄解不想听,话音刚落,已被玄解打晕了过去,异兽出手不重,架不住神情冷酷凌厉,生就一张薄情残忍的脸,若是风月之中得见,难免叫人觉得是个薄幸子,然而此刻见着了,只觉得胆寒心惊,好似见着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这热闹哪是好看的,众人瞬间如被冲撞开的鱼群一般四散而去。

唯有那青年书生白着脸,颤颤巍巍地蹲下身去探了探几名大汉的鼻息,感觉还有热气,这才放下心来,不免畏惧地看向玄解。

幼童不知道大汉只是晕厥,见玄解面沉如水,比什么故事里的鬼怪凶煞都叫人害怕,恨不得立刻昏厥过去,他纵然气焰嚣张,可从未见过生死,不由得哇哇大哭了起来:“你……你这个坏人,你把阿大阿二阿三他们怎么了!”

他这时就在沧玉手中,倒忘了自己安危。

这小子跋扈非常,可也算不上无可救药。

大人欺负小娃娃总是不太好听的,沧玉脸色微沉,那青年书生急忙走上前来,他见玄解下手如此之重,还当是什么行侠仗义的江湖侠客,忙道:“恩人,二位恩人,多谢你们了,这娃娃不过是年纪还小,不知事,暂且放过他吧。”

书生倒不是要护着这孩子,只是大人与小孩毕竟承受力不同,他心中委实担忧玄解待会也这么一掌下去,这小小孩童哪里禁得住。

小娃娃边哭边抹泪,显然吓得不轻,抽抽噎噎道:“我不要你假好心!我娘说了,你也是坏人!走开!”

沧玉听得眉毛微挑,冷冷道:“他可是在救你的命,你这孩子,当真是不知好歹。”他话是这么说,倒也怕真伤了这小肉团,便躬身将人放下。这小娃娃急忙跑到他的保镖身边,张开双手护着几个大人,神情警惕非常。

说他是个熊孩子,却还知道忠义;说他懂事,又上门来砸这书生的场子。

沧玉忍不住蹙眉,伸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想到这幼童提到他娘的事,不由得心中微微一跳,怪不得他脑海中下意识想到风流韵事,听起来实在太古怪了。

上一章:第九十章 下一章:第九十二章
热门: 鬼之子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穿到古代当名士 卡给你,随便刷 我,C位,逆袭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 机械降神 师尊的秘密 暴君有个小妖怪 [综]直播退休大佬养刀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