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上一章:第八十五章 下一章:第八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棺材不难打开, 白棉不让任何人帮忙,以一己之力推开了棺盖,众人都围在旁近,便清晰看到了白维岳的模样。

白维岳的脸上蒙着一层灰气,不过尸体并未**, 白衣如雪,看上去一尘未染,仿佛并非等待着下葬, 只是正陷入熟睡之中。白棉当日所说不错, 他的确没有发臭, 甚至连腐烂都没有开始。

任何生灵的样貌都不能以简单的英俊美丽来完全概括,白维岳同样不能, 他说不上俊朗风流,倒有几分严肃刚毅,看起来才三十多岁, 带着点文人的风骨, 神态安详,年华正好。

在男人从青涩过渡到成熟的时节陷入永远无法醒来的沉眠, 太令人惋惜。

他看起来不像鹿妖, 倒像是一棵竹子精。

这一幕对于任何人而言都足够称得上亵渎死者了,可惜站在现场的没有几个正常人, 唯一正常的水清清则没有任何提出异议的权力

白棉怔怔地看着他出神, 手扶着棺边, 痴痴道:“我爹他……会不会痛啊。”

辞丹凤的脸上流露出了滑稽而讥讽的冷笑, 他是妖,难以理解人类如此愚蠢乏味的提问;而玄解漠不关心,他并未因自己对白棉格外特殊而对她另眼相待,更不在乎白棉的心情,好整以暇地整理了下自己的袖子;唯有沧玉觉得心狠狠揪了起来。

这的确是个愚蠢的问题,然而一点都不可笑。

蛛女远没有白棉那么纤细的神经,更不介怀人类那点弯弯绕绕的小心思,她满不在乎道:“死了当然不可能再痛了,你何曾听说过死而复生这样的奇事。即便是妖怪,上天入地使得,移山换海可以,然而你哪时见过倒转乾坤,逆行日月的。”

辞丹凤漫不经心地开了口,她或者说他在说话时,总是叫人很难发觉到底是意味着什么,轻慢又隐含笑意的声音似是赞许,又似是轻蔑:“倘若死是这般轻而易举的事,那么它便不叫作死了。”

她不是这个意思。

沧玉模模糊糊地想,尽管他自己都不太明白,可隐约之间他知道白棉并非是奢望着白维岳醒来,再与自己团圆,她只是舍不得,舍不得安眠的父亲再度被惊扰。

蛛女稍稍避开了白棉,她显然还是有些忌惮瘟女的威力,八条长长的腿密密麻麻地蔓延上棺材,锋利如刀刃的前脚微微扬起,毫不迟疑地切开了白维岳的胸膛。

在那一瞬间白棉的眼睛瞬间从悲哀到惊恐,她突然尖叫了起来:“不——!”

沧玉几乎没来得及反应,只不过一息之间,白维岳胸膛未流淌出的鲜血在这一刻从白棉的胸口涌了出来,瘟疫的瘴气瞬间弥漫开,蛛女被推到了地上去。而白棉的胸膛处没入了一把黑雾凝结的利刃,将她彻底切开穿透。

瘟神的血与人类并无任何区别,暗红色的鲜血洇出雪白的衣物,缓缓流淌下去,如同粘稠的蜂蜜被倾倒,沾惹了尘灰。

“白姑娘——”沧玉冲了上去,却被玄解拦了下来。

异兽冷冰冰地看着他:“别碰她,你会死的。”

容丹像是一下子被惊呆了,她茫然而不知所措地往前走了两步,被辞丹凤抓住了胳膊,她下意识扭过头去,而妖王只是颇为平静地摇了摇头,她只好呆立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沧玉一时哑然,只能看着玄解走上前去,将白棉的上半身抱了起来,那柄黑雾般的刀刃大概又割开了哪里的脏器,白棉的口中同样流出鲜血来,她紧紧抓住了玄解,泪眼婆娑,未曾想到撕裂是如此痛苦,死亡是如此可怖,她抓住玄解的衣服,被血噎住了喉咙,只能勉强挣扎着抓住玄解,泪水不断涌出:“我……我不是……只能做坏事……对不对。”

白棉的声音又轻又小,她其实已经看不太清楚玄解了,血流失的速度远超出任何人 的想象,她冰冷得像团雪,可没有谁能上前去。

她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说,可最后挣扎出来的,却只有这一句话。

沧玉看着鲜血无声染红了地面,慢慢扩散开来,玄解的存在似是给了这个小姑娘最后的安慰,她什么都没有再说,泪光闪烁,从未体验过的痛苦驾凌身躯,白棉觉得寒冷在不断席卷,没等来玄解的赞同或是否决,她的力气随着流失的血液一同消失,无声无息地垂落下去,那双明亮的眼睛慢慢失去了光彩。

她泪盈于睫,瞳孔彻底扩散开,安静无声地死去了。

白棉死得近乎草率,世界上的事大概多是这么荒诞可笑的,她莫名其妙凋谢于此,以杀戮为生的瘟神最后竟是为救毫不相关的妖怪而死,任是谁都猜不到结局会是如此。

玄解轻轻为白棉合上了眼睛,将她放倒在地,而蛛女还没从晕头转向里回过神来,勉强用两条前腿扒拉着棺材的边沿冒出头来,气恼道:“干什么啊——!要是不愿意给,说一声就是了,你们这么多妖在这儿,我又打不过,干嘛叫蜘蛛空欢喜一场。”

蛛女的视力虽然不好,但是嗅觉却不差,她忽然动了动鼻子,在一片寂静之中轻声说道:“她死了吗?”

没有人回答。

“水姑娘。”沧玉早已抬起头,看向了悬浮于半空之中的水清清,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做到如此平静,这个看起来内敛冷静的普通女子刚刚就在他眼前杀了一个人,此刻被重重黑雾包裹着,她脸上竟仍然流露出那种温柔而平静的笑意。

水清清端坐在黑雾之中,如今她显得随心所欲多了,那些黑雾像是无数扭曲的人脸组成的,怨毒而憎恨,疯狂在黑雾之中挣扎着,又化作其中一部分,他们相互撕咬吞噬,又从意想不到的地方冒出,其中还有个熟悉的脸孔——是王婆婆。

而水清清似乎完全不在意,她抬起手看着雾气缠绕在指间,轻轻活动了一阵,柔声道:“恩公,你何必这么生气呢,难道生气的人不该是我吗?你不妨问问你身旁那一位好大夫,倘若今日是你躺在棺中,有一个妖怪找上门来,要将你剖心挖肚,他是否会比我更生气。”

“你不该出手伤人。”沧玉寒声道,他手下灵光乍现,水蓝色的灵力凝成一把冰刃。

水清清不慌不忙,慢悠悠道:“真可笑,难道我事先不是已经告知过你们了,我不想白大叔的尸身被亵渎,只是没有人在乎而已。”她抬起了手,那黑雾缓缓收向掌心,“多有趣,我轻声细语地告知你们时,你们无人在意,如今见了血流了泪,方才知道要听一听我说的话了。我还以为只有人才这样,原来世间万灵都差不多,非要失去些东西才知道后悔。”

沧玉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你很自信。”

“不——一点都不,不要说你,甚至连玄解恩公我都打不过。”水清清柔声道,她本来就生得很美,在黑雾的笼罩下,有种近乎诡异的艳丽,“我只是知道二位并非是鲁莽狂徒,我误杀白棉,你们却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误杀?”容丹忍不住出声道,“只是误杀吗?!”

水清清满不在乎地回道:“不然呢?倘若她不是莫名其妙将这蜘蛛推开,又怎会死呢,我虽厌恶她,但不至于杀她,否则机会多得是,何必等到现在。”

“你——!”容丹几乎要气昏过去,咬牙切齿道,“你真是蛮不讲理!”

沧玉没有被激怒,他只是淡淡道:“倘若我一定要杀你呢?”

“大可来。”水清清笑了笑,她调整了下姿势,伸手抚过手心底下的一颗人头,缓缓道,“可是理由呢?因为我想杀蛛女?却失手误杀了白棉,还并未流露出应当有的伤心与绝望?还是说,恩公偶尔也想试试做一个丧心病狂的大妖,不问缘由,不在乎情理,凭着自己的喜好肆意 大开杀戒。”

辞丹凤轻轻感慨了一声:“她现在倒是有趣多了。”

“我虽不是白大叔的女儿,但他是这世间对我最好的人,他愿意为白棉付出什么,我不在乎,他没有养我,我也不介意。”水清清缠绕着自己的发尾,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沧玉的脸上,淡淡道,“倘若他活着,要做什么抉择都由他,可是他既然已经死了,我绝不准任何人再伤害他。”

“所以你就用这样的方式?”沧玉的声音寒冷如冰,隐藏着一触即发的危险,他甚至这一刻都在奇怪自己为何能如此冷静地跟水清清说话。

不是什么异类,不是什么动物,是一个天真善良的小姑娘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们甚至才说过话,才见过面,才……

她本来不该这么随意的死在这里。

“那我还能怎样呢?”水清清从怀中拿出梳子来慢慢梳理着自己的头发,她打量着沧玉,忍不住嗤笑了起来,仿佛在看什么天真的孩子,轻描淡写道,“你该听话;事已至此,何苦强求;这就是命……恩公可觉得耳熟,应当不吧,如你这般的存在,想必定然事事顺心,更何况,你还是个男人。”

水清清放下了手,淡淡道:“你看到我杀了白棉而愤怒。那你们看着棺盖被开启,白大叔尸身被毁,蛛女要挖去他心脏时,可有想过我的感受,可有想过我是何等撕心裂肺,可有想过我是何等愤怒?你们不在乎,因为我不过是个弱质女流,因为我根本成不了什么大气,我阻碍不了你们,你们根本就不在乎我,却希望我在乎你们的想法,这可真有意思。”

“你看,你们与王家村的人并无什么不同嘛,都是这般道貌岸然,自以为是。”

上一章:第八十五章 下一章:第八十七章
热门: 默读 我在古代搞建设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 在飞升前重生了 琴爹的自我修养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铜钱龛世 攻略男神翻车日常 炮灰攻系统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