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白维岳是个心地纯善的鹿妖。

绕是对白维岳性情颇看不顺眼的蛛女也不得不承认。

并非是遇到凡人后才改变, 而是从白维岳开启神智那一刻,他就已是这样的妖怪了。

整座深山没几个有运气能成精的妖类, 蛛女并不喜欢人类,唯一能交谈的同类只有白维岳,勉强算得上是有来往。只不过绝大多数时候蛛女都在进食跟睡觉,倒算不上跟白维岳交情颇深, 不过碍于资源不足, 白维岳唯一能求助的同类只有蛛女, 因此她知道了不少事。

白维岳不善争斗,他与蛛女都是机缘巧合之下开了智, 加上在这深山老林里隐居,除了活得比较久,空有一身妖力, 几乎与常人并无任何不同。本来他与蛛女在深山之中相处得倒也还算两不相干,偶尔无聊了甚至会闲谈一阵——

“说起来都怪那个道士。”蛛女闷闷不乐道, 不知道是为自己的悲惨遭遇而难过,还是为白维岳的命运而悲伤, 沧玉猜测前者更有可能。

“那道士说了很多有趣的事,教了白维岳一些事,这傻子就以为全天下的人都跟那道士一样了。后来他在山里等啊等, 等到了个小女婴,心一下子就野了, 总是记挂着那小姑娘是不是还好, 有没有出事, 就跑到山下去了。”

水清清走得越来越近,她紧紧盯着蛛女,似期待着对方吐露更多的话语。

蛛女没什么感觉,她这会儿被五花大绑,有感觉也没有用,大概是回忆让她想到了些不太愉快的东西,沉默了会儿后缓缓道:“从那天起,白维岳就跟疯了一样,都怪那道士,教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们是妖,对一个人类的小孩有什么责任,可他总觉得自己当初见到那小姑娘,就是有缘,总该多照顾些。”

“有一就会有二,起初倒是什么事都没有,按照他本事,照顾个凡人的幼崽算得了什么,只是后来他又捡了个瘟神回来。”蛛女顿了顿,迟疑道,“人类喊讨人嫌的幼崽是叫做瘟神吧?我不太懂,是有次在山间吃东西的时候听见的。”

沧玉心道:你没说错,是个实打实的瘟神。

这次白棉动了动,她看向了蛛女,哑声道:“怎……怎么了?”

蛛女嫌弃地皱了皱鼻子:“还能怎么,他就真的疯了呗,捡到第二个幼崽的时候,他上山来问我要丝线,说要做一身衣服给那孩子,我在他身上闻到了瘟疫的气味,不是他的衣服上,是身体里,我本来以为是凡人的村子出了事,他拿去自己穿的,等幼崽们死光了就会回山来了。”

“可是他没回来?”沧玉轻声道。

蛛女点了点头,她睁着那双近乎半瞎的眼睛看向了迷雾处,声音很轻,像是有点惋惜:“他一年会来一次,每年都会来拿我的丝线去做衣服,每次我都跟他要两百年的妖力。到今年的时候,他已经很衰弱了,来找我的时候,我差点以为是瘟神降临,他再给不出任何东西了,就说等结束了,就将他的心脏与妖丹送给我。”

他们都明白结束了意味着什么。

白棉已听明白了,泪水忍不住流下来,强作镇定道:“然后……然后呢?”

这次白棉走得非常近了,吓了蛛女一跳,她努力挪了挪被捆绑住的躯体,惊呼道:“原来你真是个瘟神!快快快,走开走开!别靠近我!”

白棉下意识退开了两步,脸色煞白,匆匆拭去了泪痕,没再说什么话。

沧玉看蛛女狼狈的模样有些好笑,又听她说完了这许多话,整件事的脉络已非常清晰,便上前去帮忙解开了绳索,不禁与她开玩笑道:“白姑娘的身上就穿着你吐出的丝线,是白维岳用二百年妖力换来的,你竟认不出来么?”

蛛女没好气道:“我将你的头发剪一段下来,编成一个篮子提到你眼前,你能一下子认出来么 ?亏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竟是个蠢蛋,算了,我不想与你生小蜘蛛了,要是生出来似你那般愚笨可怎么是好。”

沧玉被说得一噎,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倒是玄解皱起了眉头,却因着沧玉之前的阻拦未作任何反应,他看着蛛女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全身,这次蛛女将上半身都变成了人形,她轻轻拍了拍身子,漫不经心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我本以为白维岳会回山里死呢,正好方便我吃他的心脏与妖丹,哪知道他死在村子里了,我就出来找他了。”

沧玉抬头看向白棉,轻声道:“白姑娘,你意下如何?”

“既然……既然是父亲生前答应的事,自然要完成。”白棉闭了闭眼,轻轻摇摇头道,“请……请这位蜘蛛姑娘随我来吧。”

这时水清清忽然开了口:“白棉,你就这么信了吗?信了白大叔是什么鹿妖,信了这个蜘蛛妖怪乱说话,就这么由着白大叔的尸身被毁吗?”

在沧玉的印象里,水清清一向是个颇为有礼的小姑娘,然而她此刻涨红了脸,眼中燃烧着怒火,胸膛止不住地起伏,可是她无能为力,将与其说是愤怒倒不如说是哀求的目光投向了白棉:“她说不定是撒谎的,白大叔根本没有做什么交易,她只是想来吃人的心脏,妖怪不都是这样的吗?”

“她没有撒谎。”白棉冷冰冰地回应她,“水清清,她没有撒谎,因为我就穿着证据,那些……那些丝线,就在我的身上。”

蛛女并没有撒谎,因为她所带来的信息,正好拼凑完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白维岳本是为了照顾水清清而下山来到村子之中,教导水清清、给孩子们买吃的零嘴,都足以证明他对凡人幼崽的关爱;之后他捡到了白棉,将她抚养长大,而白棉本身不是凡人,他用妖力与蛛女兑换可以阻拦瘟气的丝线,同时将白棉散出的瘟毒吸纳进自己的体内,直至妖力耗尽而死……

与沧玉现在所知的线索并无任何出入。

难怪白维岳生前没有出事,死后就使得整个村子出了大事,他没有带着白棉进山,想来其一是不想白棉孤孤单单下去,其二也是怕自己离开后水清清再受欺负。

可惜他太过高估自己的能为。

最主要的是,沧玉觉得按照蛛女表现出来的智商,实在不像一个能编出如此天衣无缝的瞎话的妖怪。

“蜘蛛姑娘,请你随我来吧。”白棉轻声道,“我爹他……怕是去不了了。”

蛛女见没有人准备将她下锅油炸,不由得松了口气,顿时变得好说话了起来,她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他们已经跟我说过了,白维岳不是故意不去赴约,是他来不了了,我对妖性还是可以抱点期望的,不妨事,我去找他的尸体就好了。”

白棉的脸色已不能更白了,然而她还是点了点头,慢慢往家的方向走去了。

容丹一直沉默到如今,这时才忍不住开了口:“白姑娘,这样……这样真的好吗?你当真不要紧吗?”

“我爹答应过了的。”白棉低声道,“既然他答应了,那么就是答应了,即便我是他的女儿,也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改变什么。”

这次水清清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静静看着白棉与蛛女,约莫明白了自己是无力回天了,因此只是安静地跟在了后头。

白棉的家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对于沧玉等外人而言不过是短短一程路,然而对于水清清与白棉来讲,想必这一路定然是颇为煎熬。沧玉心中略有些感慨,哪知辞丹凤神不知鬼不觉地飘到了身旁来,笑盈盈道:“你瞧,好戏要开场了。”

好戏?

什么好戏?沧玉迷惘不解,心道:难道等会白维岳还能来一出起死回生不成?

容丹对贾姑娘跟沧玉的突然亲近有些好奇,小 声道:“贾姑娘,方才你与沧玉在说些什么?”

“说些小事。”贾姑娘轻描淡写道,“若需要你知道,我会告诉你的。”

容丹有几分无奈,好在她已多多少少习惯了不按常理出牌的贾姑娘,只是半真半假地抱怨:“贾姑娘,你倒是真神秘。”

辞丹凤愣了愣,忍不住笑了起来:“好,这个笑话有趣,我们不告诉沧玉。”

玄解脸上的乌云更重了。

不多时,众人已来到了白棉家中,棺材仍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蛛女虽确保蛛身安全后显得有些气焰嚣张,但仍不敢过于贴近白棉,只能模模糊糊跟随着视线里一团严严实实的白线往前走,沧玉跟白棉尽管都穿着白衣,然而事实上挺好区分的,因为沧玉的白团上因为头发显得带了点黑色,而白棉是彻头彻尾得白。

这么说来也许有些对不起白棉与白维岳,可在白棉准备开棺的那一刻,沧玉心里少见地怦怦直跳了起来,他莫名觉得紧张,然而不知道这紧张是因为辞丹凤所说的好戏,还是来源于对白维岳的好奇。

要是无人撒谎,这鹿妖即便称不上圣贤,也算得上纯善了。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热门: 魔道之祖 偷性 好色女人 安知我意 乡村野事 江山多少年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被全星际追捕 反派大义凛然[快穿] 卡给你,随便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