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上一章:第八十二章 下一章:第八十四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它枯萎了。”

沧玉拈起那朵花, 以不能更轻柔的姿态, 好似指尖缠绵的并非是一朵花,而是世间罕见的珍宝, 缓缓道,“你为什么摘下它?”

“不为什么。”玄解习惯问别人问题, 同样习惯被反问, 他凝视着那朵已完全失去生机的花朵, 用再平淡不过的口吻回答道, “所有事都要有原因吗?我看见它, 想摘下它,想送给你,一定要有理由才可以吗?”

沧玉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

这时沧玉稍稍侧了侧身体, 护着那朵花跃下了藤蔓,身姿轻盈, 白衣翩跹,站在了破烂的窗户边上, 那里有月光洒下来, 那朵花就绽放在他的指尖, 暴露于银霜之下。

它已经完全衰败了,花瓣显出干枯的灰色,连同根茎都是粘腻的烂泥。

沧玉握着它, 白玉般的手仿佛捧着一滩污迹。

“你觉得它好看吗?”沧玉又问道, 目光凝视着这朵枯萎的花, 声音渺渺, 好似从天边传来的,他轻轻叹了口气,“它不够美,不够香,即便你不采它,过不了多久,它也会坠落,慢慢变成泥土的一部分,远胜过送我。”

玄解谨慎地问他:“你不喜欢?”

沧玉笑了起来,大概是这个问题娱乐到他了,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道:“追求美是天生的本性,谈不上喜不喜欢。你刚刚不是问我白棉选择的道路是不是正确的吗?”他顿了顿,缓缓道,“我不知道,玄解,我不能告诉你是对是错,人就像是这朵花,丑恶的并非天生丑恶,美丽的也不会永远美丽下去,他们总有两张截然不同的面孔。”

“为什么?”

“因为……因为你要活下去。”沧玉的目光很轻柔,他从那朵花上挪移到了玄解的脸上,“大多数都得如此,除了自己,他们还要做另一个人。就像白棉,除了她自己,她还得是瘟神,既然她不想伤害别人,那就只能伤害自己。”

玄解皱起了眉头,迟疑道:“你的意思是,白棉就像这朵花?”

“你要这么说也没有问题。”沧玉笑了笑,他松开手,那朵花在他的掌心悬浮了起来,生机被重新焕发,翠绿褪去了灰衣,花瓣重新染上嫩色,然后不过瞬息之间的功夫,这朵“死而复生”的花便在空气里灰飞烟灭,什么都不剩下。

仅剩一点淡淡的残香在空中散逸着。

“那你呢。”玄解面无表情地开了口,“就像你想做沧玉,又要做大长老一样吗?”

沧玉愣了愣,他轻声道:“你说什么?”

“我说。”玄解跳了下来,忽然大步走上前去,将沧玉压进了黑暗之中,老旧的墙壁此刻布满了尘埃,他用手相抵,几乎能摸到那些粗糙的树皮在掌心里摩擦,沧玉正在他眼前,距离相差不过一指,几乎能彼此感触到温热的呼吸,年轻的异兽心跳如鼓,他却半点都听不见,“你想做哪个?”

这么近的距离,沧玉不得不微微抬头去看玄解,他启唇又闭拢,目光惊骇而迷茫,觉得大脑里一阵空白,拈花的手已按在了异兽的胸膛上。那里仍带着些许湿意,然而肌肤透过衣物的热度宛若岩浆破开顽石涌动,沧玉简直要怀疑这具身体里流淌的并非血液,而是熊熊燃烧的烈焰。

他觉得自己的手被灼伤了,又舍不得立即放开。

“你说什么?”

沧玉哑声重复道。

他的神态过于严厉,目光也太过骇人,竟叫天不怕地不怕的异兽下意识退缩了起来。

玄解看着沧玉近在咫尺的脸,他很少离自己的这位长辈这么近,然而这样的距离叫他更难看懂沧玉。天狐对玄解的影响太大,这么近的距离只会让他想亲吻沧玉,那两片浅浅的红色,宛如烈焰最浓时的模样。

他想亲吻火,不畏惧 皮焦肉烂。

“非要如此吗?”最终玄解还是退步了,他没有信心在这一刻诉说情衷,只能克制自我,心口传来莫名的情绪,疼痛感几乎要让他跪倒在地。

自控从来都不容易,玄解紧紧皱起了眉头,然而比起痛苦,他更厌恶失控。

在青丘的时候,玄解失控过几次,并不算多,只有赤水水跟倩娘看见了,他看得到赤水水跟倩娘的目光里除了安抚还有恐惧,他同样能闻到那些血腥味多么香甜。

如同野兽一般。

他跟白棉本来就是相同的异类,玄解忍不住猜想,假如他根本没有遇到沧玉,假如他就像是幻境里那么长大——

现如今的玄解,是否不过一头追寻本能的野兽,甚至连这个名字都得不到。

真可笑,他来凡世是为了解开枷锁,却不断用无形的枷锁捆绑住自己。

“不管是谁,都只能这样活着?”

沧玉静静看着他,轻声道:“不,如果你有足够的能力,就可以不必那么做。”

“足够的能力?”玄解猛然退后了两步,他紧紧看着沧玉,质问道,“你还不够强?不够强到去做你想做的自己吗?”

“不是我想不想。”沧玉回答他,“我不能。”

沧玉的手轻轻抚过玄解的脸,忽然笑了笑,似那朵枯萎的花绽放,将额头抵了上来,柔声道:“玄解,你会明白的,这世界虽然浩瀚,但并非无垠,你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路,不必为此忧心,做你想做的事,过你想过的人生。”

玄解只是迷茫地看着他,未能完全领悟这言语之中的意义,然而他有一瞬间明白了白棉的选择意味着什么。

说是愚蠢的良善也可,说是懦弱的逃避也罢,白棉于这俗世不过是格格不入的异类,她无论选择什么未来,世间都难以容纳她,这本就是命中注定的事。世间何其广袤,又何其狭小,广袤得容纳下各种各样的生灵,又狭小得叫一个孤女无处容身。

二妖在藤蔓上睡了一夜,未能等到第二日辞丹凤的来访,倒是等来了新角色登场——大概有一座茅屋那么大的蜘蛛女从山里走了出来。

沧玉是被震动的地面惊醒的。

“白维岳!你该不会是想赖账吧!”

尖锐刺耳的女音伴随着奇特的嘶声响起,沧玉与玄解醒来时屋顶正摇摇欲坠,待到他们翻身闯出窗户去时,屋子已经半塌了,一只毛茸茸的尖刺突然砸下,迅猛地切割开了整座木屋。

由于对方实在太大了,沧玉不得不仰头去看在视角上颇具震撼力的蛛女,顺便阻拦了下身旁已经化作原型的玄解。

不过还是迟了一步,异兽的吼声差不多惊动了整片山脉,无数鸟雀被惊飞,玄解看起来比之前更大了一些,浑身都是黑色的熔岩甲片,深红色的火焰漂浮在身旁,面露凶戾之相,两颗雪白的尖齿露出,看上去威风凛凛。

“玄解。”沧玉轻声安抚他,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那蜘蛛女似乎是被震住了,她没有再肆无忌惮地践踏房屋,而是停在了原地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玄解,而与此同时,沧玉同样在打量她。

蜘蛛女看起来就像一只扩大了少说一百多倍的普通蜘蛛,唯一不同的是她身上有颇为斑斓的流光在上下游走着,而本该是头的地方显露着张艳丽的脸蛋,美虽美,但这样的组合难免叫人觉得恶寒,仿佛误闯了什么变态科学家的实验室。

“嚯,我道是谁呢。”

沧玉不由得一愣,心想这深山老林都有老相识?

哪知道蛛女将一根长爪抬起,化作人手,扶在了自己的脸颊处,桃腮微笑,露出两排锋利森冷的锯齿白牙,沉思片刻道:“嗯……我还真认不出你是个什么东西来。是我没出山太久了吗?怎么,白维岳不舍得,找了 个帮手来,啧啧啧,这年头居然连白维岳都会耍心机坑妖了,真是世风日下。”

话是这么说,不过蛛女脸上显然流露出了不悦的神色来:“先说好,老娘可不吃这个亏,当初是白维岳找上门来的,我东西已经给了,他要是不认账,我可不罢休,就从这村子一个个吃起,吃到白维岳肯出来为止!”

你们山里的坏妖都这么淳朴的吗?

沧玉脸上不由得流下一滴汗来,来之前都不侦查下村子里还有没有人的吗?

“白维岳已经死了。”玄解沉沉道,他体型虽小于蛛女,但气势半点不减,这也是蛛女心生忌惮的原因——否则按照她方才那横行霸道的模样,早就一爪下来,将玄解与沧玉这两个拦路的切开了。

“这村子里,也没有几个活着的了。”

蛛女一听白维岳的死讯反倒喜笑颜开:“噢,他死了啊,那就不是要赖账咯,让开让开,我可不想跟你们俩浪费时间。反正这儿的人又臭又脏,我才不稀罕吃呢,只有白维岳这个傻子才想着来照顾小孩子。”

看来是位知情蛛士,正缺线索呢。

沧玉的脸上露出了玩味地笑容,他轻轻拍了拍玄解的身体,柔声道:“出手轻一些,我教过你,如何控制力气。”

玄解狞笑了一声,催动全身烈焰飞扑往前,力道之强甚至带起一阵罡风,将浓雾生生撕裂了开来。蛛女不敢与他硬碰硬,急忙吐出几口韧丝阻碍异兽的行动,哪知她这遇水不融遇火不化的坚韧蛛丝竟轻易在烈焰下化作飞灰,不由得大吃一惊,她身躯庞大,行动却颇为轻盈,瞬间跳到了左方的屋檐上,那屋子尚算牢固,勉勉强强撑住了她。

蛛女见玄解凶狠,又吐出无数蛛丝,想将沧玉团团裹住,她视力不是很好,平日不喜欢离开自己的巢穴跟蛛网,只是这次白维岳久久没进山,才勉强出门来的,见这火红的一大团与这白色的一小团颇为亲密,想来要能擒住这小白团,指不准这凶兽就束手就擒了。

“好胆量。”

沧玉轻柔道,白玉雕成的手探出,五指都缠上了这晶莹剔透的蛛丝,蛛女心下刚生喜悦,正要用蛛丝卷回,却不见他如何吃力,更不见怎么使劲,竟硬生生就着这蛛丝将蛛女拖拽到了面前。

蛛女这才看清那张俊俏非常的脸蛋,不由得神魂颠倒,连方才在打架的事都忘了,下意识道:“你……你长得真好看,愿不愿意跟我回巢穴去?我们可以生许多许多小蜘蛛啊,我保证不吃掉你。等我跟那两个打完架——”

玄解毫不留情地踩在了蛛女的背上,看起来还有跳一跳的打算。

沧玉恍然大悟,感情这蛛女是个半瞎!

上一章:第八十二章 下一章:第八十四章
热门: 特殊魔物收容所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狂武战帝 渣攻撩遍全世界[快穿] 遛鬼 热搜预定 方舟游戏[无限] 极品按摩师 偏爱 共享天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