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上一章:第八十一章 下一章:第八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月光渐渐褪了色, 深山林木被撕扯出光怪陆离暗影, 光与暗交融着, 为大地描绘上别具一格图案。

白棉坐在树冠与山巅交汇处, 曲腿蜷缩在满布星辰河流边痛哭出声。

“要我陪你一会儿吗?”玄解轻声道,他并不擅长安慰人, 这招还是跟倩娘学, 每当他丧气失落时候,更年幼时他尚不能完全掌控自己脾气,对方总会轻盈地走到自己身边静静聆听。

白棉抽泣着点了点头, 在玄解走过来坐下时候, 她扑进了玄解怀里——如果不是足够克制,玄解差点把她丢进河流里,他险些以为白棉要攻击自己。

“为什么只有我——”白棉泣不成声, 女子声音本该娇俏悦耳如黄莺歌唱, 此刻听来嘶哑痛苦,可见嚎啕时人们声音都是差不多,她紧紧揪住了玄解衣服,泪水汹涌,仿佛要将身体里血与水尽数涌出,不多会儿玄解就感觉自己胸口湿透了, 冷风吹过, 心脏都微微颤抖了下。

玄解僵硬地伸出手去, 他手悬空了许久, 才迟疑地摸了摸白棉头发, 再顺了一把,轻而缓地拍了拍后背。

若是沧玉,他定会这么做。

玄解与这个姑娘素昧平生,不过是萍水相逢,可是此刻,他成了她唯一依靠。

这许多年来,玄解对他人感情一直颇为淡漠,从来不曾改变,不知道此时此刻想到不相干人是极无礼一件事,他拥抱着白棉,脑海之中涌出却是白狐优雅美丽身姿。

对于沧玉而言,曾经自己是否就如同如今白棉一般?

这让玄解觉得矛盾,出于本心,他并不在意白棉痛苦;然而出于自我,他又期望自己能做出更好举动来。

“只有我。”白棉喘息着,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她全身都在发抖,仿佛光着身子被人丢进了冰天雪地里一般,“为什么只有我,为什么我总是会害到别人,其实他们说都是对,我是个害人精,其实是我害死了我爹,本来他……本来他可以活得很好……”

她一边哭一边打嗝,不断伸手去抹掉眼泪,神情看起来有点可笑。

玄解几乎能听见白棉胸腔要被压垮声音,女子喘不过气来,哭声哀痛欲绝,渡鸦悲鸣不过如此。

“沧玉没有事。”玄解最终只是如此说道,“你不必自责。”

他笨拙而尽职地完成沧玉交给自己任务。

白棉红着眼睛看他,轻轻摇了摇头道:“你不明白,对不对,我不是担心他,我是担心我自己。”她慢慢伸出手来给玄解看,那只手白嫩光洁,毫无瑕疵,几滴热泪滴落在掌心里,“如果……如果我再慢一点,他说不定会死,我就害死他了……”

这次玄解什么都没有说,他心里确是这么认为。

“我不该答应,他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我是知道。”白棉紧紧把自己蜷缩起来,“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样,是我侥幸,所以……他才会那么痛,他才会受伤……”

深山与林木黑压压地围 绕着他们,那些暗影被月光轻巧挪移,叫人透不过气来,玄解皱了皱眉道:“你想再碰碰我吗?”

白棉猛地转过头看他,泫然欲泣,她很勉强地笑了起来,重新将自己包裹地密不透风,那双发红眼睛看着玄解,嘶哑声音轻轻道:“没关系,我早该习惯了。”泪水淹没在了面罩里,她低头道,“你用不着为我做这些事,这件衣服……你回去就烧掉吧,不然,说不准沧玉会生病。”

那场触碰没有伤到任何人,只是彻底打碎了白棉幻想。

“你是个很好很好人。”白棉没有再哭了,她看着自己脚尖,忍着泪水道,“所以我才不能害你。如果有别人跟我一样,而我又跟你一样,我绝对不会跟她做朋友,因为……因为我还有爹爹,我不想他生病。”

“我爹已经没有了,可是沧玉还活着……”白棉哽咽道,“我不想去了,你帮我道歉吧,就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我没有坏心眼。”

这一日里白棉经历了大喜大悲,白维岳虽不以教导常人法子教导她,但仍教她如何与人为善,保留那颗赤子之心。因而她此刻悲痛欲绝,心中仍是为沧玉跟玄解着想多些,又由着自己伤了沧玉而内疚万分,只是此刻心神不定,不想再见沧玉。

玄解无声地点了点头。

白棉这才站起身来,她很深很深地看了一眼玄解,眼里似是带着笑与泪,轻声道:“原来碰着别人,是这样感觉啊。”

她眼睛里光彩迅速黯淡了下去,重新又变得平静了起来,慢慢顺着夜风回家去了。

玄解不知道自己算是安慰到白棉没有,他想大概是没有,倘若自己做到了,那么白棉不该是那个模样,他脑海之中仍然烙印着那个女孩欣喜若狂神态,而如今,又再度平静如一滩死水了。

在准备回去前,玄解看见了凋零在草丛里一朵野花,也许是本身使然,也许是因为白棉,他出乎意料地将其采了下来。

沧玉还在小屋之中等着,他似乎在想些什么,冷硬面孔在月光下显得柔美了许多,整个妖看起来远比往常都更为温情。

有时候玄解会错觉沧玉其实是不同两个存在。

一个是青丘狐族大长老,抚养他长大那位大妖,曾真心实意地关心过玄解,然而生性冷漠,心中永远装着玄解难以追随过去。

另一个是温柔体贴天狐,愿意同玄解嬉笑打闹,愿意为他做许许多多事,甚至愿意放下大长老身份与面子。

玄解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沧玉什么时候在用什么身份,倘若他足够高兴时候,就会不吝啬在玄解面前表现出更多真实自我;而在某些时候,比如这个时候,他又迅速将自己封闭起来,变回那个沉稳冷静又睿智大长老,既不会笑,更不动摇,仿佛愿意坐在玄解腿上那个沧玉只是美梦一场。

说来有些怪异,玄解总觉得这个模样大长老仿佛在嘲笑自己痴心妄想,他虽不会爱容丹,但同样不会爱玄解。

“你回来了。”

沧玉垂着眼睛,在玄解推开门那一刻就回了神,他没有笑,而是露出一张满是冷意脸,此时此刻连月光都难以柔化他铁石心肠,皱着眉头问道:“白 姑娘如何了?”

他声音是一杯掺着冰碴茶,各种意义上都叫人格外清醒。

“她走了。”

玄解回答道,他旋身坐在了藤网另一头上,没有被这样冷淡击退,紧紧将身子挨着沧玉,慢慢把头压向对方肩膀。他跟沧玉同样困惑,只是困惑于两种截然不同东西,有时候玄解甚至觉得自己知道得越多,就越来越无知。

“我不懂,沧玉。”

“你懂过什么?”沧玉发出了一声嗤笑来,不轻不重地说道,然而他眉眼温柔了下来,天狐悄无声息地归位,他沉默了片刻后开口道,“问吧。”

玄解仰头看着暗沉沉房梁,那上头被黑暗笼罩着,看不清楚,勉强能看出点木头纹理,还有渗了水之后颜色,如果此刻受到刮擦,大概会比平日容易断裂开。一旦房梁断裂开来,整间屋子都不会再那么坚固。

就好像人一样,被打击后就容易破碎。

玄解记得谢通幽脸色,那个聪明又冷静男人在雷云亮起那一刻就迅速化为了一盘散沙,他在那个瞬间彻底死去了。

“白棉为什么要那么做。”

玄解抬起了自己手,捞住一把月光抓在手心之中,那些白光渗透过他指间缝隙,将肌肤映照得惨白。他想起了白棉眼睛,那种纯然丧失了光彩灰暗,就如同这冰冷月光一般,幽冷到随时随地都可以没入黑暗之中。

“她为什么放弃。”

玄解若有所思,他不明白为何白棉会放弃渴望之物。

诚然,玄解愿不愿意给予是一回事,可是白棉想不想要是另一回事,倘若易地而处,他绝不可能放开沧玉手。

“那你觉得是为什么?”沧玉声音里带着笑,他伸手擦了擦玄解脸颊上露水——方才摘花时碰到了草丛沾上,天狐将那滴露水握在指尖稍稍磋磨了片刻,直到它们流淌下去变成一道水痕,截止在了指关节处。

沧玉大概以为这是一滴泪,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懦弱?”玄解挑着眉回答道,目光比刀锋更尖锐刺人,声音沉稳如薄冰,回答道,“她太懦弱了,所以只敢逃避。”

沧玉轻哼了一声,手从玄解脸上缩了回去,平缓道:“无论任何生灵都要挑选合适方法去成为自己,白棉选了一条她认为正确路。”

这让玄解有些不以为然:“那她正确吗?”

沧玉神态变得难以捉摸了起来,他微微笑了下,宛如月光下礁石,在海水冲击下毫无半分动摇。

“什么是正确呢?玄解。”

玄解只是将干枯花放在了沧玉曾受伤掌心里。

他不知道白棉正确是什么,但知道自己。

上一章:第八十一章 下一章:第八十三章
热门: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带资进组的戏精 重生之魔鬼巨星 你丫上瘾了? 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 天琴座不眠 逻辑美学 欢迎来到神话世界 顶级流量又撞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