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上一章:第七十八章 下一章:第八十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来历神秘的贾姑娘、“难以沟通”的白棉都算是新增加的麻烦。

不光如此, 旧的疑问还半个都没解决,贾姑娘与白棉又带来了新的谜团。

白棉跟水清清的相似处到底在哪里, 贾姑娘又想做什么,自己的身份有没有可能被识破……

沧玉没办法问出任何事来,他现在甚至不能确定那个传说中的瘟神到底就藏在他们这群人跟妖混杂的集体里,还是那些乱七八糟的尸体里。“他”一直都没出现过,更没有发动任何攻击, 仿佛解决掉了整个王家村就是使命, 而沧玉跟玄解就只是单纯误入了这个村落一般。

尽管事实的确如此。

剧情上压根没写到容丹母亲死了,当然更不可能写她为了躲避追杀逃到这个地方来, 因此沧玉完全没办法通过容丹而得到任何线索跟提醒,反倒要头痛别被卷入莫名其妙的主线里去。

剧情终于冲破了封锁它的栅栏,跟看到红布的牛一样发疯狂奔, 谁都没办法阻止。

最好是不会出更大的乱子和麻烦。

沧玉揉了揉自己的眉头, 他们这次只是单纯地碰了个面, 其他什么都没做。

六个人里除了白棉、水清清的自保能力接近于无之外,贾姑娘得暂时存疑,他跟玄解还有容丹实际上都是妖, 容丹的力量会差很多,不过有天命保佑,正常情况下来讲比他们俩更安全。然而所有人都装作自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好像一分散就会像恐怖片的老套路那样开始死人。

白棉不愿意离开灵堂, 众人只能挑附近的空屋住下来, 无论是哪间屋子情况都比水清清家好太多了。

容丹跟贾姑娘一起住, 她在夜间时烧起了炉火,火盆里凝固着污垢,满是尘灰,显然已经很久没人用了。贾姑娘还病着,容丹没办法给她找到合适的药,身上倒是有些仙丹,可是霖雍曾经说过这些仙丹不能给凡人吞服,他们根本承受不了霸道的药性,因此只能找些柴火点燃供以取暖,期望贾姑娘会慢慢好转起来。

贾姑娘吃了些东西就睡下了,容丹为她掖了掖被子,又找出烛台来舀起一盏火焰,小心翼翼护着往外走去。

夜已经深了,容丹带着火与食物走到了白棉身边,这个小姑娘仍然在烧纸钱,灵堂里的香气挥之不去,她将东西放在了白棉的身边,想安慰几句,最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柔声道:“白姑娘,你吃些东西后就早点休息吧。”

白棉仰起头看了看她,又低下了头去,什么都没动,不过仍是说了一句谢谢。

容丹凝视着白棉许久,慢慢退开身来,脑海里什么都没有想,心中涌动的怨恨与痛苦在顷刻间如潮汐般退去,无论做任何事,无论再发生什么,那个人都不会再感觉到了,更不会再为此而欢喜哀伤,一切都是无用功了。

回屋之后容丹睡在了火盆边,炙热的火舌有些太暖和了,她觉得手臂热得好似被烧灼了般,轻轻伸手握住了,任由无穷无尽的孤独将自己吞噬下去。

熟睡的容丹没发现身后的贾姑娘睁开了眼睛。

……

玄解出现的时候,白棉正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膝盖,凝视那些沾了飞灰的食物。

“她是个好姑娘。”

白棉没有看玄解,而是轻轻晃动着身体,宛如还未长大的小女孩,天真又带着点得意,她虽然没有吃那些食物,但并不妨碍她珍惜:“我们俩从来都不认识,她却记挂着我,我爹说这样的人心底大多都很善良,只有善良的人才会不求回报地对别人好。”

“恶人也会这样。”玄解平静道,“他会给你最想要的东西,最渴望的梦境,让你陷入其中。”

白棉点了点头道:“是啊,我爹也说过,他说这世上的人,大多都是这样的。”

要是别人听到这话,或是说起这话,必然是对容丹心存恶意或是偏见,然而玄解与白棉是天生的两个异类,他们说这话时,只是单纯在说这么一件事,而并非是含沙射影。

“你为什么总蒙着布。”玄解又问道,他心中隐隐约约已有了个猜测,。

白棉眨了眨眼睛道:“我生了病。”

“是吗?”玄解平淡地回应了她,忽然道,“你爹也教你撒谎吗?”

白棉愣了愣,她轻声道:“是啊,他教我最好要多撒谎,多撒谎才活得下去,可是他不喜欢撒谎的孩子。我要是逞强说自己很好,他总是会很伤心,到现在我都不明白,撒谎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你的脸不是生病毁的,对吗?”

白棉摇了摇头道:“我的脸没有毁,不过我什么东西都不能碰,任何活物被我一碰就烂了,就好像王婆婆那样。就算不是活的,只是锅碗瓢盆,甚至被子褥子,都会带上些脏东西。”她慢慢站起身来,转向了玄解,轻声道,“你问我这个,是想看看我长什么样吗?”

玄解点了点头道:“我想,只是你有这么信任我吗?”

“你不是别人,我看见你毁掉了它们,它们根本不敢靠近你,你是不一样的。”白棉的眼睛亮了起来,她摘下了手套,露出一双白嫩嫩的手,看向了玄解,“我想试一试,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

“试吧。”玄解淡淡道,将手伸了出来。

白棉的表情看不大清楚,那双眸子藏了些许忧虑,她本想伸出手来,半晌又退缩了,轻声道:“算了,如果我猜错了呢……如果你其实根本不是我想的那个人,说不准你会死的。”

“你在害怕。”

“我没有害怕!”白棉忽然生起气来,秀气的眉毛拧了起来,她试图解释道,“你根本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我没有同你说玩笑话,如果我想得不对,你说不准会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死了……死了,就会像我爹这样,再也不会对我笑,再也不会骂我,再也不会照顾我了。”

白棉轻声道:“我爹离开我是没办法的事,可是你要是离开了沧玉,他一定就跟我一样难过。”

她虽然与沧玉根本不熟悉,但之前听玄解提及是与自己爹爹一样的存在,不由得代入其中,生出几分担忧来。

玄解不冷不淡地问她:“你爹是你害死的?”

“不,当然不是。”白棉这下真的生气了,她怒视着玄解,“你怎么敢那么想!你难道会伤害照顾你的沧玉吗?”

玄解摇了摇头,他没有道歉,而是默不作声地伸过手去握住了白棉的手,女孩子的手很是纤细柔软,跟沧玉的并不相同,握起来仿佛是块化在掌心里的油脂,细腻而清凉。这让玄解没有第一时间抽回手里,他只是慢慢感受着这种不同,觉得一种异样的情绪自心间升起。

白棉为这突兀的行为惊叫了一声,随即又立刻欣喜了起来,她用双手举起了玄解的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不敢置信地看着玄解道:“你没有死!”她急忙忙用单手解下了脸上的帽子跟面罩,将一张清秀的脸依偎在了玄解的手背上。

便是亲眼看到死人复活,枯木逢春,恐怕都不及白棉心中此刻的讶异之情。

“你没有出事!”

白棉的神态此刻展露无遗,她与方才简直判若两人,充满了小女儿的娇态,全心全意地信任着玄解,欢喜地颤声道:“你是真的,你真的没有出事,也没有死!”她好似从没跟人触碰过一般,小心翼翼地触摸着玄解手背的肌肤,一点一点,如同小鸡啄米般,试探着来自另一个人的温度,喜悦轻易将她染成了纯粹的模样。

她就是瘟神。

玄解略有些分心地想着,他凝视着甚至用鼻子凑上来轻嗅的白棉,意识到对方与一 只幼兽并无太多差别。清秀娇小的女子满怀依恋与信赖,恐怕任何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抗拒这样的画面,然而真正占据玄解全部心神的,却是根本不在这里的沧玉。

体内的火焰为接触到了太多的瘟气而微微跳动着,玄解能感觉到指尖微微发热,又很快消弭无踪。

玄解并没有杀白棉的理由,更厌恶自己被本能所操控,于是他强行将那焰火压制了下去,那些瘟气徘徊了一阵,顷刻间荡然无存。

女子的肌肤碰触起来,原来是这样的感觉,与倩娘并不像。

不过玄解跟倩娘其实并没有这么亲密过,他们大多数时候更喜欢兽形交流,也许是来源于妖类的本性,即便化成人形之后,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改变。

跟沧玉相比,就更不同了。

沧玉的手更有力,更冰冷,与他的性情有些相似,强硬又淡漠。

被人全心全意信赖的感觉很奇妙,也很危险,玄解并非无法理解白棉的这种欣喜感,正如自己在幻境森林里见到沧玉的那一刻,同样是这般欣喜若狂。因此他极平静地握着白棉的手,想到的是自己看向沧玉时,是否也是这个模样。

玄解从来都没明白过凡人为什么那么着魔于毫无意义的触碰,此刻倒有些理解了。

白棉很柔软,很清凉,温顺无比,贪婪非常,她就像是只叫人怜爱的幼兽,任何人都会喜欢这样近乎无害的猎物,看着她心甘情愿给予出全心全意的信任。

然而玄解的心里只有天狐从腿上起来时掠过脸颊的指尖,冷得他至今难忘。

既不柔软,更不温暖,戏谑与笑意交织着,如月光嘲笑凡人无用的追随。

玄解从没想过自己会不会喜欢其他人,昔日沧玉是他最为特殊的存在,而今他成了另一个人特殊的存在,终于得到了答案。

只有沧玉,只是沧玉,只能沧玉。

上一章:第七十八章 下一章:第八十章
热门: 逆光而行的你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穿成反派的暴躁男妃 偷性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我只想好好读书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余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