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下一章:第七十九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村内已死的没有几个活人, 不管各自心里打得什么算盘,短暂结盟是必然的事。

其实这么一细数, 倒还算热闹, 王婆婆虽然死了, 但是人数不减反增,足足有六人之多。沧玉没想到刚合上剧情, 另一个重要角色就主动出场,一时倍感头痛, 他与玄解大概是这村子里最为坚定的盟友,这倒不是说沧玉已经不生气了, 他还是很生气玄解突然跑走留下自己被容丹拍肩膀。

搞不好真的会得心脏病的!

更叫妖郁闷的是, 沧玉还不能把自己生气的理由说出来, 因为这话要么听起来太软弱,要么听起来太依赖。

沧玉只好全程都冷脸对着玄解,而玄解非常气人得毫无所觉。

这是容丹在姑胥一事结束后第一次见到玄解, 颇为欣喜,顿松了一口气:“我就知道沧玉来了, 你准会没事的。”

贾姑娘笑盈盈地看着他们几人, 声音轻柔而不容拒绝道:“容姑娘, 你有什么想让我知道的吗?”

容丹便凑过身去小声与贾姑娘解释起他们之间的关系跟姑胥发生的事——当然是稍作隐瞒的。

玄解对容丹说不上讨厌, 同样说不上喜欢, 他们曾经结伴而行过, 算是有过些许交际, 态度显得有些冷淡, 只是一心一意地看着沧玉,将自己所得全部告知。这会儿水清清还没有醒,不过玄解与白棉已经说过话了,而沧玉想知道的东西他统统没问,只是约定了地点碰头。

如果心有灵犀这种东西都能打分,那他们俩无疑能得到个负分。

沧玉倒是没指望玄解能帮上什么忙,之前帮忙治疗水清清就够他大开眼界的了,因此没有任何怨言。

白棉守着规矩不肯进屋,只能迁就她随行去灵堂之中,“贾姑娘”的病经过休养稍稍好了些,容丹就将她背在身上一道前往。

沧玉干看着,不管出于男女关系还是出于怀疑关系,他都有点不太想帮忙背贾姑娘,而玄解比他还靠不住,一时觉得十分惭愧,只能严格监视这位贾姑娘有没有什么不轨的举动。

好在贾姑娘的双手非常规矩,而且不太重的模样,容丹背得并不吃力,她倒没觉得沧玉跟玄解没帮忙是什么不好的事,所谓男女授受不亲,再者她帮自己的恩人也是应当的。

玄解只是个单纯的钢铁直男,如果让他来帮忙,最大的可能就是像提行李箱一样提着这位贾姑娘一路向前。

一路上寂静无声,不过身边有三个人,沧玉心底莫名其妙得多了许多底气,静静敲着手心细思起来。

如果按照玄解所说,白棉被教导不能进任何人的屋子,那么她带去焚烧的那些尸体,想必都是在屋外被发现的。如果真是如此,王婆婆最后回光返照时准备袭击他人的事就不难解释了,这些病人在死前都会变得“格外活泼”——怎么越听越像是生化危机里搞出来的丧尸?

难道这瘟神是个疯子科研家,拿这一村子的人做实验?想造出什么傀儡不成。

撇开他与玄解,贾姑娘与容丹四个外来者不提,村子里只有两个人安然无恙,还都是女子,一个是白棉,一个就是水清清。

她们俩有什么共同点呢……

沧玉正思考着,众人已走到了白大叔的停棺处,棺材停了足足有半个月,居然一点臭气都没有,灵堂内十分干净,棺边还放着一圈刚采摘下来的鲜花,露水都未流尽,可已有几分枯萎衰败之象——这倒正常,这迷雾里都是瘟毒瘴气,人尚且受不了,更何况花。

此刻虽是白日,但并不明亮,反倒是灰蒙蒙的,灵堂的牌位边点着两根雪白的蜡烛,蜡油已堆成了座小山丘,不知道白棉到底换了多少蜡烛。

白棉这会儿看起来没有黑夜时那么恐怖了,最多像个大型的纸娃娃,她很安静地烧着纸钱,空气里泛着一股熟悉的香气,是这些香粉香柱还有纸钱上的味道,不知道到底烧了多久,才使得味道这般浓郁。

容丹刚没了母亲,得知了白棉的经历,很是感同身受,就走过去帮她一起烧这些纸钱,眼眶红红的,几乎要落下泪来,低声安慰她或者是安慰自己道:“白姑娘,你这般孝心,你爹爹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欣慰的。”

“人死了就没有了。”出乎意料的是,白棉并没有接受这样的安慰,她睁着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像是只幼犬般看着容丹,“他死了,就与这世间没有任何瓜葛了,我烧这些东西只是因为我想他,寄托哀思罢了。”

容丹动了动唇,一下子没有明白过来,茫茫然地看着她:“白姑娘,你——”

“他不需要这些东西,需要的是我。”白棉轻声道,“我是烧给我自己的,烧了,我总觉得我还与爹爹有点联系在,可其 实他已经走了,我只是很想他,越想他,就烧得越多,起码有些事情做。”

容丹微微颤抖起来,低声重复道:“她已经死了,就与这世间没有任何瓜葛了,做什么都是无用功……”

贾姑娘坐着,既没有笑,同样并不伤心,她只是玩味地看着,宛如看一场正精彩的皮影戏。

沧玉想:我就是不能遇到些正常的妹子。

玄解将他们带到之后就去找水清清了,那姑娘被袭击之后就丢在了案发现场,不知道现在醒过来没有。

“白姑娘。”沧玉沉吟片刻后仍是决定出声询问,“你为何要帮忙焚烧尸体?”

白棉有问必答,很老实地回应了沧玉:“因为他们会臭,我爹不喜欢发臭的东西,家里总是打扫得很干净。”

她说话有些矛盾,一边说人已经死了没有意义,一边又说她爹不喜欢发臭,难道白大叔还活着不成?

沧玉忍不住看向了棺材,下意识道:“白大叔已经停了半月吧。”

“是啊。”白棉警惕道,“不过我爹没有发臭。”

沧玉并不是想问这个,可他看着屋内飘飞起的灰烬跟围在棺木旁边的鲜花,忽然反应了过来,白大叔未必是还活着,是白棉不舍得离开父亲,不想将他与寻常尸体那般一同火化,因此用这些气味掩盖,好欺骗自己对方还如下棺时一般完好无损。

这是极情绪化的想法,人的逻辑本来就是在感性与理性之间辗转。

很快就没话可说了,沧玉本有千言万语要问,可被白棉一打岔,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更何况贾姑娘就在此处,他怕自己言多必失,小心总出不了差错。正在这时,玄解带着苏醒的水清清走了过来,他们一前一后走着,玄解毫无半分怜香惜玉之情,水清清勉力跟在他身后走得踉踉跄跄都没什么反应。

总不好一直站着,众人找出桌椅落座,白棉不知是没有待客之意还是不懂待客之道,一点反应都没有,烧完了纸钱后就坐了下来,眼睛一眨不眨地从他们脸上扫过,没有多停留片刻,层层遮掩之下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能听见平静的声音:“你们来我家有什么事吗?”

水清清几欲落泪,她脖子上的掌印还未消,看起来楚楚动人:“白棉,村子里只剩下咱们两个人了,你就没有想想咱们以后要怎么办吗?”

“什么怎么办。”白棉平静道,“他们死了不是更清净吗?没有人会来打扰爹了,我觉得比他们活着时好多了。”

水清清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惊骇与无措,她震惊道:“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容丹与贾姑娘对这村子恐怕还没有沧玉了解,只是茫茫然听着白棉与水清清的对话。容丹之前从沧玉那得知了些消息,知晓这村子有古怪,对收留她与贾姑娘的村长那点感恩之情顿时荡然无存。

她这性子一直以来都没有变,当初以为沧玉只是受限于父亲的请求才勉强照顾自己,心中毫无半分感激之情;如今知道那村长恐怕不怀好意,感恩化作怒涛,脸色就不大好看了起来,对水清清的话颇有些不屑一顾。

容丹爱得坦荡,恨也坦荡,性子多少有些极端,加上她心中更偏向白棉些,听到这些村民干扰亡魂,思及亡母,顿生出十万分的厌恶痛恨来,不由出声道:“那应怎么说?人都已死了,难道叫他们活转回来吗?”她言辞犀利,神情冷酷,表现出无端的烦躁来,“何必纠结这些无谓的小事。”

水清清虽条理清晰,但并非巧言善辩之流,只能无声垂泪。

沧玉缓缓道:“倒不忙着吵,如今局面已是如此,王婆婆离世,村中只剩下二位,确实要拿个主意。”

听闻此言,水清清不由得向沧玉投去感激的眼神。

“只是,我一直以来都有个问题疑惑不已。”沧玉顿了顿,看向水清清道,“我听水姑娘谈吐不凡,可是昔日从学过?”

水清清点了点头,略有些羞赧道:“倒是说不上从学,只是白大叔有空时曾经教过我一些字,跟我说过些道理。”

沧玉又看向了白棉,倒用不着他眼神暗示,白棉主动说道:“我爹是个好人,他对村里的孩子都是这样,所以有许多学生,不过他只有我一个女儿。”

这话听起来未免过于有针对性,水清清一下子白了脸。

沧玉多少有些哭笑不得,他开始有点明白水清清为什么说白棉古里古怪了,因为这个姑娘的确有些过分不懂世俗了。相比起来,水清清倒更像是那个被传说中的白大叔所收养的孤女。

非是沧玉心存偏见,而是白棉看起来实在太过“玄解”了些。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下一章:第七十九章
热门: 真人秀直播中[娱乐圈] 恋爱脑的前男友们都重生了 我当大佬的那些年 一剑霜寒 暴君有个小妖怪 好色女人 重生之再嫁末路上将 秦皇 乡村野事 男欢女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