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 下一章:第七十六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水清清说王婆婆现在有点吓人的用词实在太不准确了。

更确切来讲, 这位王婆婆几乎已经不成人形了。

隐约还可以看得出来是个苍老的人,然而性别根本没办法从外表上窥探出来, 老人的脸几乎彻底塌陷了, 应该是眼睛的地方有个黑漆漆的洞,另一边则耷拉着厚重的眼皮, 看不太清楚。

王婆婆的脸上一侧正在溃烂,没有下半片嘴唇, 能看到光秃秃的牙床, 皱纹被撑开来, 宛如褶子般一层层地垂着, 而衣服破烂地黏腻在身上, 与脓水跟腐肉相混合成了新的身体,空气里蔓延着恶臭。

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似乎并不觉得痛, 也不在乎家中被人入侵, 可能是在休息, 还可能是无所谓了。

还活着。

沧玉能听见这个老妇人缓慢的心跳声,还有她艰难的呼吸,这个老人在努力活下去。

水清清祈求地看着玄解,似乎希望他能找出些办法来。

在玄解走过去,踩进地上的一滩脓水里时, 沧玉实在忍不住走了出去, 吐了一地酸水。好在他今天什么都没有吃, 昨晚吞下去的食物早已消化光了, 他完全想不到玄解跟水清清是怎么忍受下去的,更不敢想象那滩脓水本来是王婆婆身上的哪个部分。

王婆婆的病症与其说是生病,倒不如说是变形,仿佛一场恶心至极的生化危机,她的皮肉就像刚被热油烫过的脂膏,轻轻就能撕下来。

想到那个场景,沧玉又忍不住呕出一滩酸水来。

沧玉开始意识到,当初吓得他魂飞魄散的那条大黑蛇相比较起现在的场景,简直就是小儿科。

村子里的雾气越来越浓了,几乎到了干扰视野的程度,沧玉只能扶着小屋,茫然地看向浓雾深处。

他听见了脚步声。

这儿的白昼并不明显,仿佛只有灰蒙蒙的天与明亮的夜晚一样,沧玉隐隐约约还记得昨天他们到来时整个村落荒凉的模样,此刻被笼罩在浓雾里,根本难以辨别出任何东西。

那脚步声慢慢近了,于茫茫白雾之中忽然闪现出一点火光。

火光远远近近,随着那轻轻的脚步声一同响起与消失。

如果今天得到的消息没有任何问题,那这人极有可能就是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白衣女子,沧玉想起对方惨白的脸跟黑漆漆的眼珠子,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正撞在木门上,听见了玄解的声音响了起来:“她没有救了。”

语气冷淡而稀松平常,全然不顾有个小姑娘正在失声痛哭。

玄解很快就走了出来,他从没像此时此刻这么看上去高大又可靠,沧玉压着门听水清清在屋里哭泣,忽然道:“刚刚白棉似乎走了过去,我们要追去看看吗?”

“可以。”玄解点了点头。

二妖进去跟水清清打了声招呼,对方哽咽着点了点头,仍然依偎在床边不停流泪,正当沧玉不忍心想转身时,床上的病人突兀动弹了一下,那厚重的眼皮被底下转动的眼球支起些许,王婆婆终于醒了过来,她十分勉强地在屋子里搜寻着,可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无力地动着半片唇舌,干哑地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来。

“清……清……”

“婆婆,我在这里。”水清清很快就挪了过去,让自己坐在了王婆婆视线对着的地方。

玄解本要离开,却被沧玉拦住,天狐摇了摇头,停下脚步来观察这两个凡人。

这瘟疫虽然没有溃烂掉王婆婆的另一只眼睛,但很明显那只完好的眼睛没什么视力可言,成了实打实的装饰品。

“久——”王婆婆从喉咙里挤出含糊的字眼来,她本该是眼睛的地方流出浑浊的泪珠,冲出脸颊上鲜红的皮肉,脸部肌肉在不自然地抽动着,“走……”

水清清失声痛哭:“婆婆!”

这时沧玉才带着玄解离开了小屋,两妖直直进入了迷雾之中,听着远处的脚步声不断往前行走着,只不过对这座小村的陌生让他们经常遇到阻碍的房屋,这些屋舍都很老旧腐朽了,因为担忧会踩塌房屋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沧玉真的不想再看到第二个王婆婆了,他们选择了绕路而行。

而迷雾里忽然呈现出一大片火红的色彩。

应该是有人放了火。

沧玉并不急着上前去找寻白棉的踪影,他在迷雾之中慢 慢走着,身旁就是玄解,好在他们距离较近,尽管雾气很浓,但还看得清楚身边的存在。这样的寂静让人有点难以忍受,那火焰看起来非常热切,却没有半点柴火的声音,沧玉忍不住道:“水清清在王婆婆的事上应该没有说假话。”

玄解略有些惊讶地看向了沧玉,皱眉道:“你之前觉得她在撒谎?为什么?”

“你不觉得吗?”沧玉倒是颇为镇定自若,他轻轻掸去了飘落在自己衣服上的尘埃,转过头看向玄解,“她不希望我们进这个村子来,是出于好意,我能理解。可这并不意味着她不会撒谎,或者隐瞒些什么事。”

玄解对人类的弯弯绕绕还是所知甚少,他皱了皱眉道:“是什么引起你的怀疑?”

“你不觉得很有趣吗?水清清只是个寻常的山野孤女,可涵养却是极佳,又生得美貌非常,堪比大家小姐。这些姑且不谈,就当她天生聪明又心地善良,然而她昨晚对白棉的说法让我觉得很有趣。”

玄解微微眯了眯眼睛,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你是说,她说白棉古怪?”

“是啊,你想,水清清说起白大叔时非常憧憬,说到那贪酒又撇下老娘不管的王大叔时都能体谅对方种种不易,她这样的女子,是绝不会轻易说她人坏话的,可她昨夜听我问起,不假思索就说白棉为人古里古怪。”沧玉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虎口,“要么是水清清不喜欢白棉,要么是这个白棉真的有问题。”

玄解略有些不解:“你昨夜不是被白棉吓到了吗?”

“你大半夜偷看个守灵的女子然后被发现,难免会惊吓到。”沧玉借着迷雾浓厚可做遮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可细思白棉并没有做过任何坏事,除了不与村人亲近,想要为白大叔守尸,几乎没有什么不合情理之事,然而水清清的家里却有一扇可以看见灵堂的小窗……”

“茅草屋不似木屋开窗那么麻烦,稍稍撑开些茅草就能打出门扇来。”沧玉缓缓道,“水清清说她连祠堂附近的村长家都不敢去,才到这个年纪,剩饭剩菜都是王婆婆于心不忍给她吃的,可见她平日在村中的日子定然不好过,起码跟衣食无忧不沾边。”

沧玉的怀疑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联系起今日王婆婆时,才一同爆发出来的。

这位聪明又有钱的王大叔是最先想要烧死尸体的人,而且他非常确定白大叔是得花柳病死的,之后瘟疫扩散,他立刻拿了东西就带着一家人逃跑了,前后才不过半个月的时光,可见对方必然提前知道些什么内情。

而且还毫不犹豫地抛下了自己的母亲王婆婆,甚至连棉被都只给她留了一床。

如果说整个村落都死得差不多,连健康的青壮力都扛不住这疫病,那么王婆婆能挣扎着活到现在,必然定然是较迟,甚至是在前两天才得上这疾病的。

也就是说,这位王大叔根本不是因为母亲同样得了病,而是嫌弃她年老力衰,不便照顾,方才留下她的。

即便当时王婆婆已经得了病,寻常人对待亲人,尤其是将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母亲,理应是带出去治疗,起码有一点希望。

也许有人会大义灭亲,不忍让瘟疫扩散,可这位王大叔显然不是这样的人,否则他自己都应该留下来。

因为谁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得了病。

水清清既然能为王婆婆如此悲伤,足见两人关系匪浅,然而她生性温顺到对抛弃亲生母亲的王大叔都能宽容体恤,半句恶言不出,若不是当真满心怨恨,她怎可能对显然被白棉惊吓到的沧玉说白棉十分古里古怪。

简直就像是在暗示白棉有问题。

而这场疫病谁都不知道为何开始,水清清字里行间为白大叔解释,仰慕之色溢于言表,难不成是嫉妒白棉被收养,而自己却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女?

越是了解王大叔,沧玉就越怀疑这人有鬼。

他们才刚刚去过王家,跟繁华的城镇里那些深宅大院当然是没得比,然而相较于村子里的其他的屋舍来讲,还是较为齐整的小房子,尽管现在已经空空如也了,可看得出来这位王大叔日子过得不差。地上还有些摔碎的瓦罐之类的物品,想来这位王大叔自己带走,更不想被别人占便宜,就干脆全碎了它们。

王婆婆的房间就更不必提了,只有一张草席跟一条被褥,都已经与她粘连在了一起,床头放着个破口的碗,大概是水清清在那些陶罐堆里捡出来勉强能用的,里面是半碗今早看到的糊糊粥。

这么荒凉的一个村子,怎么会引来瘟神,那个收留孤女又对小孩子颇为温柔的好心 白大叔到底是因为什么死的,为什么王大叔会觉得他是得了花柳病,这疫病到底是不是瘟神发的?

水清清当时说自己是外出采药后受的伤,按照那疫病的可怕程度,那深山里的动物应该都患了病才对,然而玄解跟沧玉在路上都没有感觉到更浓郁的瘟毒,瘟疫单纯集中在了这村落里,就如同水清清所说的那样,这好似是一场天罚。

要么是水清清在撒谎,要么是水清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被传染了。

就现在的线索连起来,实在是很像瘟神在为白大叔惩罚整个村庄,甚至这个瘟神很有可能就是白大叔本身。

当时玄解也说了,瘟毒之气最浓的就是白大叔的棺材。

说来也是,白大叔本就是外来人,还收留了一个孤女,看水清清的样子,这个男人要么是真的很好,要么是人面兽心,不过看白棉的举动,似乎是真心爱护自己的义父,那好人的可能性最大。

沧玉对瘟神的了解并不多,假如白大叔真的就是瘟神,他只能猜测也许是王大叔发现了白大叔的秘密,想借此要挟获得好处,或者是白大叔发现自己被凡人发现后想要金蝉脱壳,改名换姓重新生活——凡人终究不可能跟自己所不能理解的“怪物”相处在一起的。

哪知道他忽略了人性的多疑面,王大叔想要烧死他的尸体,因此才把他彻底激怒,开始报复整个村子。

可是王大叔是看到了什么,才坚持认为白大叔是因为花柳病而死?难道说其实白大叔杀了什么人被撞见了,被王大叔误认为是花柳病?

线索多而杂乱,这小村不但恐怖还颇为神秘,沧玉越想越是头疼,越想越觉得自己倒霉,别人穿越,哪个不是龙傲天主线,哪个不是金手指一堆,哪个不是美女成群——

可落到他身上!拿到得倒是颇为龙傲天的角色,可惜前期走了绿色原谅环保路线,刚结束就开始育儿频道,好不容易出了个门到人间逛逛,先是进了差点让玄解发疯的梦魇本,再参与了个看谢通幽单恋兼玄解性启蒙加治病的永宁城数月游活动。

现在更好,直接进侦探悬疑了。

不能用武力解决的事最让人头痛,而用了武力都解决不了的事,那就是噩梦了。

他要这一身妖力到底有什么用,能不能给个机会开个杀什么的?

话虽是这么说,但沧玉还是有些庆幸自己如今是个大妖,而不是什么寻常普通的凡人,否则大概在这村落里的第一个晚上,他就能活生生被白棉吓死过去,还是抢救不回来的那种。

毕竟现在作为大妖都吓成昨天晚上那个样子了。

丢脸另谈,对心脏不好是真的,搞不好昨天那一眼就吓掉了沧玉——十、百、千……一千多年的寿命。

正在沧玉腹诽间,他们俩差不多走到了火光所在的地方,果然是一场大火,约莫有四具尸体躺在一堆枯柴上,此刻正在熊熊火焰里焚化成灰烬,而做这一切的人不见踪影。

“你听见她走了吗?”沧玉皱眉看着那些尸体,下意识问道。

这些尸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年轻的缘故,没有王婆婆腐化得那么严重,而是直接就没了命,勉强保留住了全尸的颜面,只不过再过一会儿大概就要变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全尸估计都留不了。

奇怪,按道理来讲,老人的抵抗力比年轻人要差,王婆婆的情况虽然远远严重过现在所能看到的所有尸体,但仍旧还活着。

多少有点悖逆常理。

“我现在真的有点怀疑水清清了。”沧玉看着正在燃烧的火焰不觉出了神,“玄解,你说呢?”

玄解很是平静地回答道:“她走远了。”

如果说沧玉真的是只不折不扣的大妖,他此刻大概会因为心烦直接灭掉整个村子,反正都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剩下的小猫三两只不如送去地府一起作伴。然而正是因为沧玉是个人,而且是个有底细的好人,他只能跟玄解面面相觑生闷气。

沧玉曾经戒备过水清清,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信任水清清,因为他们救下水清清是突然做下的决定,不可能有任何人为操纵的因素在其中。而之后水清清醒来,她谈吐有礼,性情柔软又坚韧,更是博得了沧玉的好感,而且对方多次劝说他们离开,假如他们真的转头走了,水清清什么都得不到。

因此沧玉对水清清非常信任。

毕竟他们与水清清之间没有任何利益瓜葛,甚至可以说还对水清清有救命之恩,对方也希望他们 远远离开,免于这场灾厄。

所以水清清对他们没有撒谎的必要。

可是王婆婆的特殊让沧玉不得不起疑,要是水清清在撒谎的话,那么沧玉现在所分析出来的情况简直毫无意义。

最要命的是,谢通幽的朋友到底在这里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好人还是坏人?又跟村人有什么关系,是否参与了这件事。

姑且不说站队那么遥远的事,他们现在连谢通幽的朋友到底是谁,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要是知道到底是谁,起码还能挖个坑埋了后立刻溜之大吉。可现在什么都没干,就这么让人家“暴尸荒野”或者是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里,好歹已经答应了谢通幽帮忙,要是哪天谢通幽想起来这事儿推个盘测一下——

哦嚯,晚节不保。

要是涉及到生命危险倒也罢了,大家估计都能互相体谅,单纯被吓走就太难听了,就算到不了季布那种千金一诺的程度,好歹是堂堂男子汉,总也不能落得个出尔反尔的名头。

小参仙得怎么看他啊!

更何况,这不是给玄解搞反面教材嘛。

说起玄解,沧玉又想叹气,这哥们在好奇心发作的时候简直像是在光腚长翅膀到处瞎飞还揣着玩具弓箭的小天使和同样光着腚可全身都是黑不溜秋尾巴还是三角形的小恶魔之间自由地来回切换;然而不发作的时候又深沉冷静地比沧玉更像个靠谱的监护人。

“玄解,有没有什么高见拿出来讨论一下。”沧玉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玄解,随后有气无力道,“先说好,去见白棉这件事最好能留到最后。”

村子里的活人已经没有几个了,死人大概只剩下瘫在柴火堆上的这些尸体了,而沧玉很确定就算自己是宋慈在世,恐怕都很难从这些被疫病折磨的面目全非现在还烧成焦炭的尸体上找出什么决定性的证据来,再说他又不是来查杀人犯的,他只是来找人的。

说归说,尽管现在还不能确定白棉是好是坏,可是看白棉将尸体搬运来焚烧的行为,想来可能是偏好更多些,只不过昨晚上白棉带给沧玉的心理阴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的。

所以这次没有直接撞上白棉,很难说在沧玉心中是觉得松了口气还是遗憾。

不过在胸膛里涌动的,应当是庆幸更多一些。

“这村子里的人皆是死于疫病,外姓人却都安然无恙,这会是巧合吗?我们遇到水清清的时候,她唯独伤口上有些瘟气,如果疫病是分人的……那么,她说还有两个外来人住在村长家中,我们不妨去看看。”

玄解沉思了片刻,缓缓说出最后一个办法来,其实按照他所想,当然是直接去找白棉。既然现在水清清与王婆婆已经没办法说出更多事情来了,那个惊吓到沧玉的孤女就成了最好的突破口,她若是与那两个外来的客人都没有得病,这次的疫病应当是故意报复王家村。

此处迷雾重重,风咒都难以驱散,在这样的地方生活着,凡人怎可能会安然无恙,白棉甚至有力气拖动这么多具尸体,而水清清只有伤口藏有瘟气,不像王婆婆那样是自内而外的腐烂。

玄解被本能所干扰,只能感觉到有瘟气聚集在这小小的村落之中,他并不像是沧玉那样想着完成答应谢通幽的事,而是出于战意,就如同遇到火的水,就好似准备捕食的黄雀,他只想彻底毁灭这种不洁的瘟毒,这种本能几乎让他失控。

这也是玄解一路上颇为沉默的原因之一。

“沧玉,你是不是不太舒服?”

从昨天晚上起,玄解就有些在意沧玉的状况,对方比起平日实在是脆弱太多了,他们俩的确形影不离,可还没有不可分割到这样的小村落都需要同进同出的地步。假如这意味着沧玉开始依赖他,比起高兴,玄解更担心沧玉是出了什么问题。

毕竟他还远远没成长到可以叫沧玉依赖的地步。

“没有。”沧玉看他一眼,脸色有点发白,叹气道,“我只是不喜欢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就在两人即将折返回去时,远处忽然传来水清清的尖叫声,玄解敏锐地抬头一望,循声而去,瞬间没入茫茫雾气之中消失不见。

沧玉目瞪口呆地看着围绕身旁的迷雾,被困得进退不得,一下子失去了方向感。

迷雾之中微弱的烛火忽然自背后靠近了沧玉。

一只手探出,拍在了他的肩上。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 下一章:第七十六章
热门: 阴阳包子店 夜色深处 崛起吧,Omega!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乡村小野医 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 当事业狂遇见工作狂 秀色农家 安知我意 废柴夫夫掉马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