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玄解睁开眼时, 在一座陌生的山上。

山上有好几间茅草屋,被篱笆围着, 靠近悬崖的地方有个小小的亭子, 两个童子正在里面下棋。

看来大梦三千没有什么用处。

玄解对这点不以为意,意识到这个想法之后就搁置在了一旁,他本来就很喜欢下棋,因此更愿意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 就走过去看。

那亭子里并没有座位,只有个小小的石台, 底下的青石板十分干净, 两个童子就趴在边上下棋, 等玄解走近了,两个熟悉的棋罐映入眼帘。他不由得怔了怔, 这棋罐见了足有一月, 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谢通幽所谓的友人赠物。

棋罐对成/年男子而言恰到好处, 对两个童子就像是个大碗了,蓝衣童子抱着棋罐皱眉,好像被难住了, 微微垂着脸,仿佛整个脑袋都能埋进棋罐里头;而紫衣童子只是托着脸, 翘着脚在空中徘徊, 笑眯眯地盯着他, 很是有些得意的模样。

过了好一会儿, 蓝衣童子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棋子, 低头认输。

“好吧,今天我洗碗。”

紫衣童子一溜烟爬起来,笑嘻嘻地说:“那今天我来收拾棋局。”

蓝衣童子倒是不客气,把棋罐塞到对方怀里,清亮的眼睛从他身上转到远处,忽然眉开眼笑道:“师父回来了!”

“啊——你偷跑!”紫衣童子惊叫起来,急忙跟在身后一同追赶了过去。

玄解转过身去,看见远远走来一个清瘦的道人,微微弓腰搂住两个扑到他膝上的幼童,身上背着个大包袱,还带着风车纸筝等花花绿绿的玩具。那清瘦道人半跪下来,伸手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脸颊,脸上满是慈爱温柔之色,又解开包袱拿出东西来供二童分享。

这两名童子似乎各有喜好,不起任何纷争。

时间忽然定住了,谢通幽不知从何处出现,他静静走上前去,摸了摸蓝衣童子的头发,轻轻笑了两声,缓缓道:“他与我的棋艺不相伯仲,今生来寻我时,就特意与我下了一盘棋,哪知我是故意想赶走他,就装作个臭棋篓子,气得他砸了我的棋罐,又送了这对老物给我。我知道,他是没有办法了,干脆破罐破摔,想唤醒我的记忆。”

道人牵着两个童子往屋子里走去,他们就站在后面注视着三人的背影,谢通幽沉默了很久,直到天开始下雪才开口。

“我被师父收下时,他已是个半仙之躯,因辟了谷,仗着自己饿不死就随便乱来,是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人。我比师弟入门早了三年,迫不得已成了师门里唯一会烧饭的人。”

茅屋里开始生火做饭,道人跟那蓝衣童子满脸灰尘地狼狈跑出来,面面相觑后干脆蹲在大树下剥松子吃。

玄解静静看着这温馨和乐的一幕,淡淡道:“这是你的回忆?”

“这是我的梦。”谢通幽微微握紧了拳头,无论他多么不舍,多么痴迷,多么留恋这个场景,仍是转过了身,看向玄解道,“我幼时总想着快些长大,将天下的东西统统学尽,想惩恶扬善,想不再自己煮饭。待到我真正长大了,却又只想着回到昔日时光,懵懂无知,师徒三人吃着烧焦的米饭度日。”

玄解这一路走来,虽不是历经沧桑,但多少对世间也有了些自己的体悟,他沉吟片刻道:“长大不好吗?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谢通幽忽然笑了起来,他轻声道,“不错,可你同样会发现,有太多太多事是你想做而不能做的。”

光阴变化,两个童子化作飞烟散去,玄解与谢通幽一道转身去看,见着篱笆外站着两个少年郎,童子似乎长大了些,轮廓隐约脱出日后的模样了。紫衣与谢通幽并不相似,蓝衣倒是有了点君玉贤的模样,此刻正在日头下练剑。

方才还见清瘦的道人胖了些,此刻枕在松树下熟睡,口水横流,毫无半点形象。

练剑练到一半,蓝衣童子忽然气急败坏地收了招,头也不回地走了,紫衣童子就去推他师父,半真半假地抱怨道:“师父,你看师弟又生气了。”

熟睡初醒的道人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擦了擦口水道:“啊,幺儿啊!你让着点你师兄嘛,今晚上还要吃饭的。”

“我与师弟从小就形影不离,他性情喜怒无常,可情绪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会太喜欢什么,更不会太厌恶什么。那时候师父总是表面上称赞他有道心,暗地里发愁师弟到底是没心没肺,还是天赋异禀。他虽总记不住我们是要吃饭的凡胎,但对其他的事,却总是很记挂的。”

谢通幽走上前去推开篱笆,屋子里有个生闷气的小君玉贤在踮脚取琴,他笑了笑后对玄解道:“我那时候总是很爱欺负师弟,不知道是为什么,总想惹他生气,又想让他开心。每每师弟生气之后,会去屋里抚琴解闷,我就在外头与他合奏,一曲结束了,他就不怎么生我的气了。”

屋内琴声刚起,外头果然传来笛音和鸣,这曲子十分熟悉,玄解听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就是谢通幽清晨起来帮公鸡司晨的那首曲子。

竹林与假山的幻音终究得到了解答,那称不上武器的音律本就不为困守敌人,而是为了怀念往昔。

这是玄解第一次知道谢通幽心中隐藏的往事,往常他虽看出谢通幽在隐瞒什么,但总是不明所以,这种顿悟连同心头涌起了堪称澎湃的情感,远胜过曾经在梦中所感觉到的一切,叫玄解一时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那情意如噬人的海浪一般翻涌而来,又在即将淹没玄解的时候被重重束缚住。仿佛从高处坠入罗网的人,绳索陷入血肉后痛得几乎断气,可终究留了一条性命,没有粉身碎骨。

玄解并不熟悉这种感觉,只能隐约窥见半点轮廓,大概是他从未如此绝望过。

“再后来呢?”玄解沉声问道,恍惚间觉得自己回到了站在星盘边的那个夜晚,等待着未知的答案。

他并不是好奇的人,只是想知道心中的情绪是从何处而生。

谢通幽看着眼前一切化作尘埃,而后轻声道:“后来,师父在飞升之前测出我命中有一劫难,可惜还不等他想出什么办法,成仙之日转眼便到。自此后在尘世间,师弟就只剩下我这么一个亲人了。”

二人走出茅屋,那小小的亭子里已经摆上了石桌石凳,两个青年道人正在下棋,谁都没有说话,两个人的眉头皱得紧紧的。

“我年轻时是个心思深的人,很多时候师父都瞧不出来我到底是喜是怒,不像师弟,他虽喜怒无常,但神情明明白白,又颇为好哄。”谢通幽淡淡道,“师父跟师弟为我推演了很久,都推演不出我未来的命盘,只知道有道大劫,本不该那么凶险,偏就阴差阳错,断了我的仙缘。”

“我知道是为了什么,可他们谁也看不出来。”

玄解沉闷地猜测道:“是你那个……心上人?”

“不错,不入红尘,何谈弃绝。”谢通幽摇摇头道,“我的心永远只能空悬,永生永世不得超脱。他永远都不会属于我,你道命数早定是怎么一回事,就是让你如此无望。”

玄解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谢通幽惨然一笑:“师父走后,我与师弟约定共同轮回俗世一遭,就各自分出一缕神识投入死胎。先是我在人世走一遭,师弟欲来点化我,就用了许多办法考验我的定力,他一心想将我往大道上带,我却全不在乎,只想与他长相厮守。后来换做是我去做师弟的引路人,可不论我用了多少手段要挽留他在红尘,他仍是一心向道。”

这叫玄解哑然无声,他沉默片刻,低声道:“是么?”

“他在乎我,放不下我,愿意为我而死,愿意为我偏离大道片刻,唯独不爱我。我知道只要我说出我的大劫是他,他肯为我做任何事,就如我同样肯为他做任何事。”谢通幽颤声道,“可我真正想要的东西,他根本给不了我,哪怕我心甘情愿付出任何代价。”

“这一切不过是我痴人说梦,说书人总写两情相悦却无奈命中注定有缘无分,可苍天对我何其残忍,我这情意终生无望,唯有我过不去,唯我一人沉沦。”

“哈,这才是真正的命中注定,连一点念想都不愿给我留。”

“你试过那样的滋味吗?梦到你最心爱的人远远离开了,你却难以分辨这个梦究竟是美梦,还是噩梦。”

即便是说这番话时,谢通幽仍是平静的,大概是人世苍茫,他已经历经了太多,唯有在玄解心中涌动的那些情绪未曾撒谎。

玄解静静地看着谢通幽,不得不全身心去抵抗梦境主人带来的情感,那翻滚如沸水般的哀鸣,那炙热而麻木的绝望,钝痛竟如刀割。

其实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沧玉也许一生一世都不会爱着自己,不由得茫然万分。

“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玄解淡淡道。

谢通幽看向他,目光里是深沉的悲悯,声音有了几分慢条斯理的文雅:“因为我想知道,如果今日站在这个位子的人是你呢?你会怎么选?”

玄解无端觉得有点可笑,他迟疑地看着谢通幽,问道:“你告诉我这些,只是想问我会怎么做?”

“你会失去理智吗?”谢通幽轻声道,“会痛苦吗?会不甘愿吗?会控制住自己吗?”

“你问这些,有什么用呢?”玄解淡淡道。

谢通幽与他一道在梦境的大石上坐下,下棋人尽数消失,只有天边的流云在舒展身躯,天光明朗,映照在人脸上,越发透出近乎死气的苍白。

“我以前总以为会跟师弟永远在一起,现在已成了痴念,又不愿意放着珍馐美味不吃去咽焦米饭,那愿望就只剩下一个——人间太平,方才不辜负我修道多年。”谢通幽歪头看了看他,忽然道,“坦诚相待是互相试探的最好底牌,你是为情所困,我是为情所苦,现下都知道对方的痛脚了,公平了。”

玄解道:“我没有被困。”

“那就别大吼大叫。”谢通幽轻描淡写道,“我知道魇是怎么回事,喜怒哀乐是人都会有的感情,但是爱跟恨不是,你若是没有尝过,根本不会明白那是什么。我看你刚刚的神色,分明是想到了沧玉兄。”

玄解眨了眨眼,被堵住了话头,他还太过年轻,不明白人世间许多事是很难得到的,更是强求不来的,就轻轻道:“无论做什么,都没有用吗?”

谢通幽看着他,像是在看个稚嫩的孩子,那目光叫人觉得浑身刺痛,又觉得苦涩,过了会儿才解答道:“我都试过了。”

这时的玄解还不知道这是多么叫人无望的一个回答,只是隐隐约约明白了这天底下的事情并不像幼时训练那样,努力就会有收获的。于是他在石头上慢慢躬下身体,好像这样就能缓解不知从何处涌来的痛楚,有片刻时光,玄解甚至分神惊异了会儿人类的忍耐力,他想不出在这样的痛苦里煎熬许多光阴是怎么样的一种折磨。

谢通幽居然还笑得出来。

他不但笑得出来,还能伪装得天衣无缝,甚至有闲心为苍生耐心劝导立场不明的异族,生怕玄解求而不得后祸及苍生。

苍天不曾怜悯谢通幽,谢通幽却愿意悲悯世人。

玄解想了很久,他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会做什么,沧玉如今对我没有一点心思,我并不觉得难受,只是因为来日方长。如果他一直都不能喜欢我,我……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我还没学过。”

“你虽然将你的事都告诉我,但我没办法告诉你。”

谢通幽笑了笑,大概是觉得自己把玄解吓到了,又耐心跟他讲话:“其实这些话我不说,你迟早都会看到底,我的美梦做了太久,藏都藏不住,倒不如自己说了省得狼狈。你不必那么在意。”

他垂下肩膀,没有二十岁的光景,成了个两百来岁的男人,已不年轻了:“其实修道本就是这样,要你看穿、看破、悟透,不再执迷,方才成仙得道了。要是畏畏缩缩,什么都不敢说出口,那就叫着相,是执迷不悟了。”

“若执迷不悟呢。”玄解问他。

“那就成魔了。”谢通幽试图笑了笑,可再笑不出来了,他静静道,“要是我成魔了,离他就更远了。若我终生只是凡人,还与他近一些,也许师弟在九霄之上偶窥红尘,还能看到我一眼,哪怕我再不知晓了。”

哦,他其实是想过成魔的,。

要是站在这里的是几个月前还没离开青丘的玄解,他也许会肆无忌惮地口出伤人之语,就如同他对容丹说的那些话一样,可眼下的玄解已明白有些话并不是一定要说出口来了,于是他开口问道:“那出《思凡》,结局到底是什么意思?”

谢通幽道:“什么人看什么意思,《思凡》原是我与师弟下山后遇到了一个和尚,他还俗了,与他那鬼娘子投胎去了。修道路途上总会遇到这样的人,沉迷情爱,死不回头。”最后这四字大概是在骂他自己,他淡淡道,“就好似酆凭虚,被笑话是个情种。”

“这是个坏词?”玄解问他。

“对人来讲都未必很好,对想要得道的道人就更是讽刺了。”谢通幽站起身来,他轻吐了一口长气,平静道,“倘使两情相悦那倒罢了,偏偏是单相思,就好像酆凭虚寻觅百年,焉知是不是梦幻泡影。”

玄解想了想道:“那个结局,是在说你?还是君玉贤?”

谢通幽什么都没有说,他只是安静地看向虚无:“前半段那和尚是我,后半段那和尚是他。”

没有佛心,做什么和尚。

玄解一下子突然都明白了过来,谢通幽让君玉贤看到他应看的,又将自己的心意藏于结尾。

他是沉迷爱欲的道士,留不下脱俗的仙人。

两人坐了会儿,谢通幽问他:“你现在感觉如何?”

“不太好。”玄解诚实道,“你在影响我,很剧烈,让我觉得很痛苦。”

谢通幽微微笑了笑,他道:“我也没法子,你且忍一忍吧,我都忍了好几辈子了。”他与玄解呆坐在石头上,看着梦境来来往往,不是他们师徒三人在一起过日子,就是他与他师弟在玩闹,比剑、论道、煮饭、洗碗、做小玩具……

玄解倒是没有不耐烦,他小时候从没这么多新鲜花样,一时觉得非常有趣,倒是谢通幽好像麻木了一样坐着,既不笑,也不流泪,只是静静看着,好一会儿才道:“待咱们醒了,我师弟一定会授你守神的口诀,那口诀我虽然会,但不能教你,免得他发现。你到时学会了,他就会叫你不断入梦,全身心抵抗这些附加而来的情感,如今先试试看,算是训练吧。”

“是么?”玄解不是很在意这件事,梦中的天灰蒙蒙,又开始下雪,他与谢通幽身上都落了许多雪花,远远看去像两个呆板的雪人。玄解心中有许多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一时张不开嘴,他想了很久,最终缓缓道:“如果你喜欢他,他却不喜欢你,真的什么办法都没有吗?”

“能有什么办法呢,并不是任何姻缘都能美满,无论你做什么,你多么努力,千秋万代,他仍是对你无情,这是世间最没有办法的事。”谢通幽转过头来看着玄解,风雪加身,他们二人眉发皆被吹成霜白,他看着空中飘零的一朵雪花,淡淡道,“在这世上,只有蠢材才会为求而不得伤人伤己,甚至波及其他人。”

在谢通幽说完的那一刻,玄解清晰地感觉到一道枷锁扣住了自己的心,并非是来自于谢通幽那绝望而悲怆的情感。

他知道许多人间的规矩,更知道很多规矩并不是让他们这些存在遵守的,因为有时候沧玉都会嗤之以鼻。

然而谢通幽所说的东西,并不是只有人类应当遵循。

“可我不试试,怎能甘心呢。”玄解喃喃道,他某种意义上感觉到自己变得有所不同了,那曾经约束住谢通幽内心的东西同样住进了他心中,等待着形成一座无形的囚笼,他生平头一遭感觉到恐惧。

命盘既然没有出错,那么玄解与沧玉想来定然没有什么好结局。

谢通幽当然没有闲到真的没事跟玄解剖析自己,他与玄解相处近一月左右,清晰地意识到比起颇具人情味的沧玉,玄解有时候单纯地如同一头野兽。这个年轻的妖族并非是个循规蹈矩的老油条,他对这世间充满着好奇,乐得一时半会儿遵从些许无关痛痒的规则,却不意味着真正明白其中的意义。

完全成/熟的大妖,有时候未必比懵懵懂懂的幼崽更致命。

任何生灵都会受七情六欲所驱使,各种心愿皆来源于贪念,因而凡人造出礼教约束自身,避免步步踏错。礼与仁,最初是人独有的东西,因此多年繁衍生息至今,纵然弱小,却能做出许多人做不到的事。

谢通幽不知道自己所说的能叫玄解听进去几分,他其实并不善劝诫他人,不过看玄解的神色,大概是略有所得。

许是玄解不像凡人有许多杂念,谢通幽偶尔会觉得这个青年真诚宛若赤子,如溪底石头,清澈地一眼就能看透。

正因为如此,才显得可怖。

越是纯粹的东西破坏起来就越为迅速,拥有如此实力的玄解倘若没有相应的心性,对人间如浩劫无异。

在仙神妖魔看来,凡人渺小若蝼蚁,谢通幽终其一生都在寻求看破,可轮回转世多了,看惯人情冷暖,又觉得有趣起来。那些束缚着人的东西,某种意义上促使着他们蜕变成更好的自己。

玄解这时开了口:“你师弟真的会教我口诀么?你怎么知道。”

谢通幽正要回答,突然感觉意识一阵模糊,忍不住笑了起来。

“醒来不就知道了。”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热门: 扛着大山出来了 乡野小农民 乡村御医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贼鹊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 主角又要抢我剧本 在我成为传说中的大佬之前 和霸总假戏真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