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番好说歹说之下, 谢通幽总算是在第二日清晨轰走了蹭早饭的唐锦云。

他这发小并非什么十恶不赦之徒, 要是较真起来, 最多是有点异想天开的毛病, 犯不着因为好色害了性命。

倘使这是哪个穷困潦倒的书生写来赚些家用的寻常戏文,指不定像唐锦云这样有钱有貌有才的读书人还真能混场艳福, 然后一出大病,最后因着人/妖殊途走上正途,与个大家闺秀成亲生子,将前尘过往当做绮丽美梦。

这些文人来来去去就知道写这些桥段,谢通幽压根用不着他们写,猜都能猜出来套路跟结局。

说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真死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唐锦云走前尤不死心,一只脚都快跨出大门了, 还要折回身来叮嘱谢通幽, 手扒着大门,神情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做学问上的事:“春秋郎,咱们可说好了, 《思凡》下一出上演的时候你一定得带他们来, 票钱我请!”

谢通幽沉思片刻, 将唐锦云踹了出去, 把大门关上。

直到谢通幽走回小路上, 还能听见唐锦云在外敲门的声响, 不由得摇了摇头,心道:“蠢货,我是在救你性命!”

要说谢通幽十分讨厌玄解与沧玉二人,那倒不尽然,这一月相处下来,谢通幽心中相当清楚:这二人虽非是什么饱学之士,但绝不是寻常的山野精怪。

玄解是一片赤诚,许是因为如此,他于万事万物都有自己近乎“莽撞”又剔透的想法;而沧玉更为奇特,他似是洞悉红尘,又对红尘俗世毫不知情,不过隐约可以从他口中不经意泄露的消息探查出,即便沧玉曾经入世,恐怕也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少说是百年之数。

这就使得他们二人——或者是妖,是极有趣的朋友。

不过除开朋友这层关系,二人不管是人是妖,能耐都在谢通幽之上,好在心性善良,这一月来不曾见他们作恶过,似乎的确如他们所说,只是来此游历。

可要是如此单纯,那么当日晚上的那团火焰到底是什么东西?

谢通幽之后入梦无数次,试图找出对方的踪迹,始终得不到半点线索,仿佛那东西突然就消失在了永宁城中。第二日谢通幽用言语试探,沧玉未生疑心,还真当他是对姑胥城的情况好奇,便对梦魇一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梦魇的原身似鹿非鹿,似马非马,此事与酆凭虚所说相同。

天下有些能耐的道士不多,谢通幽如今算是半个,跟酆凭虚多少有些交情,那道士百年前就跟梦魇作战过,还不慎丢了媳妇,真身与沧玉所言有少许出入,可大致都是鹿马相间的模样。

沧玉并没有撒谎,如此看来,他应当不是那团火焰。

谢通幽本以为入梦是一个预兆,哪知接下来永宁城里没有任何乱象发生,想来那火焰无论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作恶之心,那入梦是冲着他来的。

要么是无心闯入,要么是有意窥探他的过往。

近来谢通幽只接待了两个看不透修为的客人,一个是沧玉,另一个就是玄解。

而他恰好为玄解推演了命盘,结果略有些不尽如人意。

略施警告,合乎常理。

虽说玄解不像是这样的人,但很难说,毕竟当时他们还算不上是朋友,不过有一面之缘。

天下生灵都遵循法则而生,倘使玄解有这般能为,想来他即便不是梦魇同类,应也是相差无几。

寻常仙家托梦之说,其实并非是真正的梦,而是借沉睡之时,入其灵识点化,因着凡人当时昏昏沉沉,不知所谓,才以为是幻梦一场。

梦本是记忆与渴望所想象出的载体,唯有魇能借此吸食七情六欲,才有梦魇一说。

沧玉是玄解的长辈,他究竟实力如何,是如今的谢通幽难以断定的。再者来眼下相处甚欢,他不想莫名其妙去试探沧玉的本事,谁知道会不会试探一二就立刻魂归幽冥,尽管他迟早要一命赴阴曹,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过玄解的实力,谢通幽隐隐约约还是有一点概念的。

很强、非常强。

恐怕自己全盛时期再与酆凭虚联手,都只能勉强重创玄解,更别提边上还有个沧玉,要是这二位联手,恐怕顷刻间想灭掉整个永宁城都是易如反掌之事。

这两人可不是文人书中的痴情狐妖,一片真心付出就无怨无悔,倘使他们发怒,恐怕落个挫骨扬灰的下场都算是手下留情了。

要不是被唐锦云缠得脱不开身,谢通幽本想了解一下玄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要谢通幽相信玄解这等实力会因为散散步、荡荡舟、下下棋、赏赏月而太过疲惫不堪,还不如叫他相信唐锦云想靠近玄解与沧玉是真的慈悲为怀准备舍身喂虎。

并非是谢通幽太八卦,实在是玄解与沧玉实力太强,倘使玄解是因与人争斗负伤,他心中有底,也能早做提防与打算。

即便不是,那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他多少可以帮上些忙。

玄解精神不济,他受凡人梦中情绪影响甚深,只觉得心头一把干柴差把猛火就能烧尽天地,又觉得那些喜怒哀乐过于极致,叫他心肺如焚。一时又喜又怒,喜是自己终于寻觅到一直以来所渴望的线索,怒是惊诧于自己竟会受其影响,心神不定。

因此玄解夜间不敢再熟睡,就枕在沧玉尾巴上休息到了天亮,待到时辰正值晨起农耕,想来无什么人会再赖床,方才再度沉沉睡下。

沧玉陪他熬了一夜,其实深夜时睡了片刻,都是浅眠,一旦玄解有所动静就立刻惊醒过来,反复数次,倒比熬夜更痛苦,精神头同样不是很好。

因此听见敲门声时,多少心里有些烦躁不爽。

“沧玉兄,你们二人未来用早饭,我擅作主张端了些鱼粥来。”谢通幽的声音温润又柔和,实在亲切不过,“可是江上太潮,夜间晚风又凉,叫玄解兄受了风寒?是我这个主人家的考虑不周。”

沧玉要不是真的有点困,他现在大概会感动得要死。

“没什么。”沧玉本想打发这位好君子离开,可想了想还真想到一事要谢通幽帮忙,他恢复人身,从床边站起身来,伸手抚了抚玄解的额头与脖子处,见冷汗不再流出,这才松了口气,走到门口道,“我正巧有一事寻你。”

在沧玉开门时,谢通幽看见玄解正在床上熟睡,昨夜至此刻少说有七/八个时辰,即便不说他这等修为出众之人,即便是寻常农夫都已睡醒过来,又不是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慵妆懒梳,春睡迟迟,不肯离枕。

就算真是梦魇要腹中饥饿要寻食,这日上三竿都晒屁股了,能吃到几口梦去?

谢通幽很是纳闷。

沧玉跟谢通幽一道儿出去,找了个僻静地方坐下,边上就是溪流潺潺,清晰见石。

鱼粥还温着,沧玉接过手来没眨几眼就消下去半碗,困意总算被馋意驱逐了一小半,这才有点精神说话:“谢兄,接下来言语若有冒犯,还望你海涵。”

其实按照沧玉这等修为,不饮不食不眠不休半月其实都不会如何,全因他来人间后养成了一日三餐,晨起夜寐的好作息,并非是身体上想休息,而是精神上过不去。四十年对妖族的确无足轻重,可沧玉毕竟本是人类,自觉自己上了年纪,理应好好保养,委实不该随便熬夜。

如此想来,困意更浓。

说白了,就是心理作用。

这话说得很蹊跷,谢通幽想不到沧玉为什么这么说,心道:“那得看你说得多么冒犯了。”

面上自然不能显露,谢通幽把食盘放在边上,自己一道儿坐在了石头上,缓缓道:“沧玉兄但说无妨。”

“在咱们初见相识之前,我与玄解本是随一名道人同来的,此事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沧玉将粥碗往边上一放,正色道,“那道人衣着破烂,出手很是大方,好酒却不嗜酒,谢兄听来可觉得耳熟?”

谢通幽神情未变,与沧玉对坐着,脸上笑意半点未动,缓声道:“那戏园子人那么多,沧玉兄之前遇到什么道人,谢某当真是一点都不知晓,那时只不过是见着个座位空着,方才走了过去落座,要是叫沧玉兄误会了什么,那谢某在此先陪个不是。”

沧玉显然不信,就道:“我并无任何恶意。”

那道人为什么找上沧玉和玄解,谢通幽洞若观火,至于他自己的目的,那更是心知肚明,可他唯独不知道沧玉为何在如今提起。

谢通幽仍存着戒心,又因着些许私情,不愿将道人踪迹如实说出口,只微微一笑道:“总不能是谢某身上有些传言,还会些粗浅的相面占卜之术。就得认识全天下的道士吧,我是真真不知晓沧玉兄在说些什么啊。”

“若你的占卜之术都算得上是粗浅,恐怕天底下没有几个真道士了。”沧玉没有睡好觉,脾气一时间算不上很好,又听谢通幽跟自己打马虎眼,不由得冷笑了两声,深色的眸子露出些许金光来,如同一对血琥珀,惊人得亮。

谢通幽暗暗心惊,知晓沧玉现下是动了真怒,更是将嘴闭紧。

“这永宁城招摇撞骗的神棍不少,能算有些修为的只有那道人。若谢兄记性不差,应还记得看戏前那顿酒宴,我与那道人正巧结识在那一处,他身上有你家戏园子的请帖,且不止一张。《思凡》新演,那道人早对戏本心知肚明,你又道结局并不相同,桩桩件件,还要我说得更仔细些吗?”

沧玉冷冷道:“还是谢兄想顽抗到底,编个山头高人,声称自己师从他处?”

谢通幽暗叹了一声,其实占卜那事本非他意,他原是想无论看着什么,胡诌些吉祥话将玄解糊弄过去就是了,哪知道开盘占卜就是无命之人,好比凡人青天白日见了鬼,一惊之下,哪还维持得住原先的想法,这才不慎漏了馅儿。

见沧玉如此态度,想来自己当初确实算准,非是出了任何差错。

那玄解果真无命,只是,他无命怎能活呢?

话已说到这么清楚明白,再狡辩下去反倒容易结出仇怨来,谢通幽苦笑道:“不敢欺瞒沧玉兄,我师从洞渊真君,倒还真不是胡诌,你说的那道人,其实是我师弟君玉贤。非是我有心隐瞒,实在是我仙缘已断,与师弟形同陌路,确实不知道他下落何处,因而不便明言。”

洞渊真君?这名字有点熟。

沧玉半信半疑地盯着谢通幽的脸道:“你没有撒谎?”

“我为何要撒谎。”谢通幽摇摇头道,“既已愿意承认,又有什么撒谎的必要。”

沧玉迟疑道:“那……传闻之中的疯道人是?”

“便是我师弟,我命中注定有一劫,如今是轮回转世的凡胎。”谢通幽失笑道,“纵然天生神童,难道真有这样的本事,能在短短二十年内知晓各家精粹,又兼具这般能为,可以为任何人推演命盘星轮么?沧玉兄这些时日来都不曾好奇谢某一介凡人,足不出户却知天下事吗?”

沧玉心道:这可说不准,这种人历史上不是多得是吗?

“你方才不愿意说,为何眼下又愿意说了?”听了真话,沧玉反倒多疑起来了。

“我瞧你心急如焚,脸色与往常不同,气性急躁,想必定有要事。这一月来咱们三人朝夕相处,我信你二人并非奸猾狡诈的恶徒,因而愿意豪赌一把,告知于你。”谢通幽倒是不恼,缓缓道,“我想,此事一定与玄解兄有关,是么?”

向来脾气温和的沧玉忽然焦虑如此,玄解又一睡不起。

谢通幽用不着想都知道是因为什么。

沧玉顿了顿,心中对谢通幽的话信了大半,倒不问他怎么不喝孟婆汤,又是如何有的记忆,为什么要轮回转世,只是点点头道:“不错,既然你是他师兄,那么想来,寻你也是一样的。说不准你知晓得更多……”

他说到此处,忽然又道:“谢兄小时穿着紫衣,倒是活泼可爱。”

“你怎么知道——”谢通幽下意识道,见着沧玉神情放松,随即失笑,“沧玉兄还在试探我。既然我已经坦诚相待,还望沧玉兄不要欺瞒。”

“是玄解与我说的,原来那梦境主人真的是你,偏偏这麻烦就在于此。”沧玉点了点头,略过方才试探不提,轻声细语道,“我曾与你说过当时酆凭虚为护姑胥,已伤重非常,玄解因为些缘故方能杀了魇魔,他……嗯,我并未说得仔细,其实他将魇魔撕碎吞了下去,然后就发生了这些事。”

其实玄解说得并不是很多,只将这两次的入梦体验全都告诉了沧玉,毕竟长夜漫漫,睡不着觉总得找点事情来做,总不见得大眼对小眼虚度人生。

沧玉便又将这些情报全部都告知了谢通幽,他轻声道:“更多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是两场梦境,对他负荷已经是如此巨大,我从未听闻过这等奇事,才想找你那师弟看看是否有什么办法。”

“你是说玄解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得来的能力,只是他将那魇魔吃下了肚子,就得到了这样的造化。”谢通幽神色颇为慎重,“如此说来,玄解兄本身应当拥有能够吞噬他人的天赋。要是当真,那就麻烦了,魇在记录之中是极为特殊的一类魔,它们无法修行,只能靠吞噬七情六欲为生,因此不受其扰,可玄解兄就未必了。”

沧玉大概明白谢通幽的意思,好比方说毒蛇不会畏惧自身的毒性,可是别的动物把它吃下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玄解不能吸食这些七情六欲,最终那些情感会将他彻底压垮,要不就是逼成疯子。

要是玄解一直控制不了这新得到的本事,恐怕他接下来要么做只昼出夜伏的猫头鹰,要么就得隐居渺无人烟的山野之中,与世隔绝。

大好年华刚起步就停止,这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谢通幽又如大夫那般仔仔细细询问了下玄解的具体情况,只是沧玉实在不知道更多了,方才作罢,沉吟片刻道:“我不曾听说过何等仙法魔典有记载吞噬之法,纵然是妖灵当中,也未有这么霸道的本能,恐怕确实得去寻我师弟一趟。”

“那还等什么,事不宜迟。”沧玉忙道,“不过你不是说不知道你师弟下落何处么?”

谢通幽微微笑道:“倘若沧玉兄说不出寻人的缘由,那就不知道;既然知晓是什么事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谢某当然就知道了。”

沧玉愣了愣,哭笑不得,心道:“谢通幽还真是鸡贼。”

按理说沧玉被戏弄了一番,本该生气,然而他此刻挂心玄解现状,虽知晓对方一时半会出不了什么大事,但心中挂念实在难以割舍;因此能感同身受谢通幽关心他师弟的情意,便没有过多在意。

“只是,去寻人之前,还请沧玉兄答应我一件事。”谢通幽忽然整了整衣冠,肃容对着沧玉长鞠一躬,“此番前去,还望沧玉兄为谢某隐藏身份,只当在下是谢家一纨绔,平日只知风月,别的什么都不晓,可好?”

沧玉奇道:“这是为何?”

“其实我这师弟早该羽化成仙去,他仙缘已到,修为又深,只因受我拖累方才留于这红尘俗世,他随我转世轮回,我怎能忍心看他一颗道心空坠。”谢通幽摇了摇头道,“凡人各有命数,不似沧玉兄这般手段通天,能起死回生,改换命途,可叫本是无命之人存活世间,我们各有各的路,何必互相耽误。”

沧玉默不作声地看了谢通幽一会儿,对方只是诚恳地回望过来,看不出什么意思,半晌才道:“你为什么不随他去?”

“谢某……并无仙缘。”谢通幽神情略略复杂了些,“说来不怕沧玉兄笑话,我天资更胜师弟,可与仙途无缘,这是命数早定。”

“你怎知人定不能胜天?”沧玉有心想激励他一番,就挑了些好话说。

谢通幽苦笑道:“谢某已轮回三世,莫说仙途,连道缘都再难结下了,历劫本为脱俗,如今越陷越深,还谈什么大道。”

沧玉对道家一窍不通,听谢通幽这么说,登时说不出话来,他穿越后就是大妖,平日熟悉身体掌控力量已觉得辛苦,万没想到人世间还有苦苦挣扎红尘的,呆在原地片刻,方才慢腾腾答应道:“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撇去这些事情,沧玉与谢通幽商定何时启程后就转身往玄解房中走去,他脚步迟缓,脑中仍在想谢通幽的事。

命数早定……

沧玉想起了脏道人当时的神态,当时不明所以,如今方知前因后果,想来他们师兄弟互相牵挂,正如自己与玄解一般。

洞渊真君……洞渊真君……

沧玉的手轻轻敲进掌心,在脑海里搜寻着相关的记忆,忍不住“啧”了一声,心中暗道:“谢通幽果真是命数早定!”

洞渊真君在原著中算是容丹在天庭时一个关系较为不错的长辈,为仙十分和善可亲,常庇佑容丹一二。他虽是个小仙,但结交广泛,因此鲜少仙家会落他的面子。有段剧情就是他对女主回忆自己在人间收了两个徒弟,老大天赋奇高偏无仙缘,第二个徒弟仙缘深厚可道心不稳,因此心中十分担忧。

感情是进了支线了!

先是蝴蝶走了魔尊跟容丹的初见,现在又进了个冷门副本。

沧玉在心中忍不住叹气,简直就像是升级打怪一样,先打了魇魔这个大怪,再来升级玄解。最好是在人间有办法解决,否则就算玄解再怎么不愿意,他捆也要把玄解捆回青丘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里出现吞噬这种本事不该是很大的金手指?

怎么到玄解这里就是吃坏肚子这么惨,难道言情里的龙傲天光环就这么容易吃瘪?还是说玄解的爹妈就是担心小孩子会乱吃才丢掉他……

真是不负责任!不知道自己属于濒危种类吗?丢小孩子的时候都不记得附加一本养育手册贴在蛋壳上,让接手的好心人乱琢磨!

沧玉在门外跟自己还有老天加剧情生完气,这才进屋去。

玄解已经醒了。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热门: 桃运小村医 调教香江 你的宝贝已关机[星际] 余温未了 偷性 剑出寒山 残次品 天敌饲养指南 被渣的白月光杀回来了[快穿] 黑驴蹄子专卖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