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沧玉的确曾娶亲过。”

不知是不是谢通幽的表情太过明显, 玄解竟忽然开口道,他看起来并非是那种会吐露真心的人, 只不过谢通幽被他打了几记直球,一时间晕头转向, 倒真不敢拿寻常凡人的标准来度量这位玲珑心肝的俊才。

常言道:话到嘴边留三分, 不可全抛一片心。

毕竟画皮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沧玉以为只有自己小心提防,却不知谢通幽心中同样悬挂着警惕,结交是好事,只怕结交出差错成了坏事。自从谢通幽带他们进了这宅院,见他们并无任何不适,亦不觉得任何有碍, 便心知肚明这两位要么是能人异士, 要么就是自己应付不来的某些妖魔鬼怪。

谢通幽命浅福薄, 偏生才高生灵根,自幼不知被多少魑魅魍魉纠缠, 扰得家宅不安, 因此年纪稍大些后就独自搬出外头来居住,寻常友人入他这院子,少不得迷惘片刻。

非是谢通幽存心作弄, 委实是没有办法, 只能他人入阵后前往将其带出。

可玄解与沧玉莫说是深陷迷惘, 便是听那幻音亦无任何反应, 只觉得悦耳动听, 谢通幽原见道人与他们二位相处,知是这城中来了异客,却不知是否故交,并未有心上前认识;哪料得戏唱到半晌,道人仓惶离去,他也听见那句无心之语,真好比是冬日里当头浇下一盆冷水,遍体生寒,这才生出兴趣来。

沧玉只道世上哪来许多巧合,却不知偏就是无巧不成书。

谢通幽见玄解生得一颗七窍玲珑之心,言谈从容,性情虽是冷淡脱俗,但并非寻常自视甚高的傲慢之徒,不知为什么命盘说他是无命之人,不由得心下唏嘘,暗道:“我方才测算了三次,次次如此,又测算了一番自己,并无任何差错,听玄解说沧玉确曾有一门亲事,想来绝不可能出错在他一人身上,真是奇哉怪也,纵然逆天之人,隐约都能窥见半点因果,怎么玄解好似凭空偷得这条性命。”

且不说是谢通幽,纵然是棠敷这等生来占卜天命的巫者,尚测算不出灵魂周转,命局更迭,哪里想到一具躯壳内托生了另一个魂魄,逆天改了一命,方出现这无解之局。

寻常凡人岁数不过百,纵然有魂魄转移的事在其中,推演命格总是算得出来,可沧玉投入天狐体内,千岁万载尚如云烟,哪是谢通幽这一个凡人窥探得出其中更变的。

他能通过生辰八字,推演出“沧玉”与玄解本身的命局,足见其造诣已是出神入化了。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曾经喜欢容丹,不过如今他已经不喜欢了。”

谢通幽并不觉玄解是在撒谎,只是人心何其难测,这占卜能窥见天命,能偷得命格定数,可什么都无法更改,有时候他几乎不知道学到了这些,又掌握了这些到底是好还是坏。他本想告诉玄解,即便沧玉不再喜欢某个人了,也未必会喜欢玄解,情爱若是伤透了心,实难再动情动念,又觉得这些话过于残忍。

玄解是无命之人,却得以活命至今,好端端站在自己的面前;而沧玉是无心之人,焉知他是否会与玄解一般,又或是玄解是否能改变这样的困局。

最终谢通幽只是静静道:“你的命盘推演不出什么,也许正意味着无限可能。”

这并非是安慰之语,因此他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连自己都意识不到的艳羡,期盼一个未可知的结局。

玄解对得到的结果并没有太过生气,似乎对他而言结果如何并不会影响到未来行事,而来此的目的已经达成,他并无意长留在这书房之中与谢通幽大眼瞪小眼,转身就要离去,便听身后的谢通幽道:“说起来,听口音二位应不是本地人士。”

“不错。”玄解顿了顿,耐心解答道,方才谢通幽对他有问必答,他自然礼尚往来。

不仅仅不是本地人士,甚至还不是人。

玄解气定神闲地想着。

“不知来此是寻亲还是访友,我能否帮上什么忙?”谢通幽试探道。

玄解摇了摇头道:“皆不是,只不过是离家游历,因我年纪尚幼,沧玉才随行身侧,巧合到此罢了。”他说到此处,忽然想起自己寻求的那个问题,谢通幽看来博学多识,不知道他心中明不明白自己要找寻的是什么,可是一时犹豫,又什么都说不出口来了。

他隐约觉得这是极为私密的事情,绝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倘若说出口,就如同将一块软肋吐出肺腑来。

n bs 原来只是外出游历来的高人。

谢通幽当即松了口气,他并不是怕玄解与沧玉是什么妖魔鬼怪,需知人间尚生孽障,何必妖中论短长,这世间生灵无数,皆有好有坏,怎么能全都一概而论。更何况沧玉与玄解皆是赤诚之心,谢通幽只是担忧他们二人是否有什么目的,自己若能探知一二,总归心里有些底,如今听来这二人只是寄情山水,游历天下,不免安定下心来。

“如此倒好。”谢通幽顿了一顿,怕自己神色叫玄解发现端倪,又圆话道,“否则少不得该受累下人前去报信,免叫亲眷担忧。”

谢通幽想来这两人手段不俗,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即便没有坏心眼,可人行动时怎会顾忌蝼蚁死活,自己若跟在二人身旁,倘若有什么意外发生,尚能顾全一二。

“那二位千万要长留几日,让谢某好好一尽地主之谊。”

玄解淡淡道:“好啊,反正棠敷给我们的银子本就不多,我还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拿钱。”

自打入世以来,玄解与容丹行走在外,几乎没花什么银子,他们饿了就吃果子,累了就在荒郊睡下,野外果实饱腹,以天为盖地为席,要得什么银钱。之后进了姑胥,容丹家中东西应有尽有,他又困于幻境,还是跟沧玉结伴后才知道人世间如此依赖银钱这东西。

偏巧沧玉对人间的物价同样是一窍不通,只比玄解强些,知道买卖要用钱,可具体物价到什么地步,就不怎么清楚了,给钱全看店家够不够良心,十分随性。

谢通幽暗笑道:我还未曾见过几个高人为银钱发愁。

不过正因如此,方见玄解赤子之心,知晓银货两讫,不似许多妖灵下得山来,俗世浑然不懂,闹出许多乱子跟热闹来,倒叫凡间的和尚与道士奔波劳累。谢通幽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银钱,知玄解囊中羞涩,心中暗下决定:倘若二人真无他意,那等离开时自己送些金银给他们就是了。

二人这才离开书房,月色正朗,谢通幽不紧不慢道:“有月无酒,未免无趣,虽说以月色下菜极是雅致,但餐风饮露终究寡味,待我到去准备一二。不知眼下沧玉兄游览得如何了,若他腹中饥渴,我正好送上酒菜,以免怠慢,只是不知道玄解兄还记得路?”

“记得。”玄解淡淡道,“你忙去吧。”

谢通幽闻言点了点头,笑盈盈地往竹林后转去了。

玄解往回走去,只觉得竹影摇摆,石子路清幽,衬得这夜色更凉,其实对谢通幽得出的结果,他倒并非是全然毫无反应,只是他自幼就与寻常人不同,心中翻来覆去想了许多事情,有时候几乎连自己都不大明白。

果不其然,沧玉还在原处,这处宅子被水环绕,凉气自生,那天狐大长老坐在栏杆处低头看着水中月色,水中竟还养了好几只游鱼,正在吞食月光,游来荡去,漂亮的尾巴摇摇摆摆,荡得月光波澜起伏,变作无数不同的形状。

玄解凑过去看了看,不知有什么趣味,只是静静坐在了沧玉身边,隔着一张棋局,他往昔总酷爱心头熊熊燃起的烈焰,此刻坐下,却又觉得胸中热气全消。

“学得如何?”沧玉不学好,随意破坏生态平衡,偷偷折了主人家的竹枝,此刻捞在手中打水,逗得那些鲤鱼团团乱转,漫不经心地问道。

这什么九宫八卦入门极难,若要自己看书,自学不易,沧玉在青丘里看了二十载都没能坚持下去,宁愿贪睡吃果打坐偷懒都不想多学点知识,自然不觉得玄解能在短短几个时辰里学会什么。只不过玄解又向来会给人惊喜,当初学习战斗的技巧时就是如此,不过几日光阴就能掌控到诀窍。

因此沧玉还蛮好奇结果的,若真难住玄解,那自是值得高兴;要是叫谢通幽心态爆炸,那他也多个天涯沦落人,同悲同悲。

“谢通幽说很难,我没有学。”玄解不紧不慢道,“我问了我想知道的。”

这倒把沧玉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他笑道:“问了什么?你能有什么可问的,该不是问人家酒是什么,醉又是什么吧?”

不怪沧玉这么想,玄解于他心中仍是个对俗世懵懂无知的少年,平日看来又不沾爱欲情恨,纵然明白对方作为野兽过了四百年,可那般浑浑噩噩活着,即便活了千年万年,又能有什么长进变化。

“我问了命。”玄解不知道有没有听出这是句玩笑话,他只是摇了摇头,极为认真地回答了沧玉,“你与我的。”

沧玉对占卜这个事多少有点过敏,毕竟 在船上听棠敷说过去的故事后又遇到了正主,见识过对方真正没情商的模样,想了想,觉得像是酆凭虚那样的存在应该是少数,谢通幽如此善解人意,想来定会说些好话,就没怎么迟疑地发问道:“如何?”

这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玄解就如实告诉了沧玉。

沧玉怔在原地,一时间既不知是该问玄解如何知晓自己的生辰八字,还是该唾骂学占卜的是不是都是同一个尿性,连谢通幽这样幽默有趣的人居然解命风格都跟酆凭虚一模一样,难道说那道人其实是酆凭虚来着?

认识的道士太多,难免有点串场。

最终思来想去,沧玉才故作轻描淡写地道:“谢通幽才不过二十来岁,连棠敷都未敢断言,想来是不准的。”

其实沧玉心中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谢通幽说得字字都准,书中并没有玄解这个人,若按原定的剧情,玄解八成是破壳而出之后就叫倩娘吃掉了,原本就是他突发奇想从倩娘口下留了玄解一命,把这只小怪物的地位从口粮变成了幼崽。

而沧玉在书中的命运,确实如谢通幽所言,郁郁而终。

这世间是突生他们两个异类的,沧玉忽然觉得身上一阵寒冷,手中微颤,竹条儿就掉进了湖水之中,慢慢被鲤鱼啄食着,拖进水底去了。而沧玉的心就如同这根竹枝一般慢慢沉进水中,其实他自己倒还好,总算自己心中清楚明白,只是不知玄解此刻多么茫然。

沧玉自己想想,要是有个人说自己是什么无命之人,不跳起来打爆对方狗头已算涵养极佳了。

只是沧玉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玄解,说谢通幽算不准难免有些无力。

而且老实说,沧玉想了想这么多年来自己的桃花运,不得不承认,换是任何个小说男主角这会儿八成都三妻四妾齐全了,他却被生活磨练的几乎对妹子没有什么兴趣了,别说原身了,他自己都很有可能姻缘成空。

如此来,不由得悲从心生。

沧玉心中扼腕:我才不要做单身狗!

玄解却道:“他说得是对的,是么?”

“什么?”

沧玉从杂乱的心思里抬起头去看他,玄解的眼睛在暗夜里像是两团焰火,容不下任何逃避与迟疑,他又轻轻的,极为坚定地重复了一次:“他说得是对的,你知道,所以刚刚不敢看我,你在撒谎。”

这话叫沧玉哑口无言,他总不好对玄解说,自己十分担心他的心理健康状况吧。

说来玄解真是好惨一男的,小时候被爹妈抛弃不说,差点还成了倩娘的口粮,好不容易被他们俩拉扯着长大,学习环境又格外艰辛。熬了二十载总算化形成功了,可以出门历练入世了,刚到达的第一个地点就陷入了地狱级别的反派副本,在梦里孤零零呆了四百年,副本刚结束又遇到个新认识的朋友快乐地告诉他:你本来不该活着的。

哇靠,想想就让人厌世!

“别担心。”玄解伸手抚在了沧玉的肩头,如往昔沧玉每一次安抚他一般,而后执起他的手贴在自己胸膛处,静静道,“我如今活着,活得很好。”

沧玉本来该嘲笑玄解这行为太基佬了,可是不知为什么觉得眼眶酸胀,手心贴着那处有力的心跳,那颗心脏仿佛要跃到他掌心里去,叫他无故安心下来。玄解很快就松开了手,沧玉却没放开,他又用掌心感受了一会儿,轻声道:“嗯,我知道。”

“所以你也不会有事。”玄解轻声道,“不会是那样的。”

沧玉怔了怔,很快就反应过来玄解话中的意思,忍不住笑了笑,莫名生出一种伤感的欢喜来,低声道:“我不是担心我自己,我只是担心你,怕你将这些事放在心上,难过却不愿意说出来。”

一直以来,沧玉都觉得扭扭捏捏的男人太没男子汉气概了,大家都是人,谁没吃过苦受过累,有那么点委屈眼巴巴说出来,还是不是个爷们了,他也一直是以这样的心态教导玄解的。可是玄解在姑胥的事给他敲了警钟,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而玄解属于就算心都死透了估计都不会说出来的那种人。

现在不是沧玉怕玄解跟他诉苦,是怕玄解一点苦都不肯诉。

玄解期望地凝视着沧玉的眼眸,希望能在其中见到自己心中猛然跳跃起来的火焰,可什么都没有。沧玉只是关怀而诚恳地凝视着他,就像看着倩娘,就像看着春歌,还有那许许多多的幼崽。

b r

他并非是独一无二的。

玄解多少有些失望,他并没有去挽留沧玉离开胸膛的那只手。

还不到时候,还要更耐心些。

玄解在心中安抚自己,那躁动的野兽才安静下来。

夜间风渐渐大了,竹林与山石穿梭的乐声换了种调子,沧玉左右看了看没有谢通幽的身影,不由问道:“谢通幽去何处了?”他本是喊‘谢兄’、‘通幽兄’、‘谢公子’的,只是这会儿被对方的占卜之术惊着了,一时想不起来客气,直接脱口而出了全名。

古代连名带姓地喊人是很失礼的事,沧玉隐约记得有这么一个规矩。

“他说去备些酒菜了。”玄解答道。

沧玉这才放下心来,低头看着水中自己与玄解的倒影,一手扶在大腿上思索道:“姑且不论谢通幽于占卜一道的造诣如何。”承认归承认,嘴硬归嘴硬,他还是不肯服气谢通幽的测算,虽是真的,但就是不服气,又道,“不过谢通幽道术的确高深,他区区一个**凡胎,即便不吃不喝,又怎能有这样的造诣。”

玄解想了想,老实道:“不知道。”

“即便天纵奇才,此事也绝非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就的。十家九流他都有涉及,而且听他言谈并非是博者不精之徒,纵是他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十二个时辰学到大,恐怕都难有这样的本事。你瞧瞧你,简直是青丘的小神童了,还不是学不来……”

其实这话沧玉说得有点心虚,主要是他没当过天才,不知道天才的脑子都是怎么长的,只能自己琢磨。

说不准谢通幽就是偏科特别严重的那种占卜天才呢?

“不过……”沧玉想到此处,不由得犹豫片刻道,“也许他就是这样的人间奇才,因此出生时才会有道人想渡化他去出家,所谓天妒英才嘛。”

人世间存在奇迹这个词,当然不可能是随便造来瞎侃的,沧玉心里没什么底,最终只好道:“总之你我留神些。”

玄解见他陷入困惑,多少有些不能理解,不知沧玉到底是在担忧些什么,就道:“谢通幽没有恶意,也没有杀意。”

闻言,沧玉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道:他是没有,现在听了算命结果的我有,而且是恶意加杀意。

他是真的担心如果谢通幽能强到推演出沧玉本身的命运,那么会不会推算出他根本就不是沧玉。

就如玄解无法理解沧玉对未知的恐惧感,沧玉同样无法感同身受玄解的冷静跟通透。沧玉见玄解实在迷茫,这才委婉解释道:“纵然他并无任何恶意,我对他一无所知,他却已看透我二人命格,我心中难免有些不悦。”

“……确是我行事荒唐。”

玄解在心中记下此事:沧玉并不喜欢旁人探知自己。

而后玄解又道,“是我不该将你生辰八字拿出,这样你就不会苦恼了。”

沧玉对这事倒没有什么感觉,听玄解说来,才觉得他的确莽撞些,又怕他自责,便笑道:“此事的确不好,下次记着就是了。不过我忧心并非全然为此,你只当我为自己么?傻小子,我是担心你。”

玄解虽知沧玉对自己毫无他意可言,但闻言不觉得心中更暖,忍不住微微笑了一笑,轻声道:“是么?那既是如此,我并不担忧,你也莫要担忧。”

难得听玄解温声细语一番,沧玉不由得长叹一口气道:“好吧,随你,要是谢通幽隔日真将咱们俩卖掉,那便全赖你。”

玄解道:“好。”

他出言毫无半分迟疑,倒叫沧玉怔忪当场,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两人谈了这许久,谢通幽总算是提着酒菜姗姗来迟,为难这时月宫竟还未倾斜,洒落一地,三人寻来一张小几,坐定下来后摆出酒菜。

所谓君子远庖厨,谢通幽这宅子里又没个下人伺候,就自己去戏园子那使了点银钱,才从酒楼里买了些酒菜回来,因而耽搁迟了。

谢通幽口齿伶俐,说起这等寻常小事来也是趣味横生,

沧玉不见他时万般警惕,与他谈天片刻,又觉得舒心起来,不觉心下一叹。

多好的一个书友群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热门: 纵情乡野 遛鬼 嫁入豪门后发现我才是公婆亲儿子 我渣过的四个男人都找上门了 信息素被校草占领的日子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 未来之师厨 师尊在透过我看谁 欢迎来到神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