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上一章:第五十三章 下一章:第五十五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日头本就晚了, 只是戏园子里挂着无数灯笼, 粗一扫过, 少说有数百盏高悬, 将整个园子照得宛如白昼, 叫人不知光阴蹉跎。

脏道人走了没有多久, 边上忽然挤过来个书生落座,轻轻松了口气。沧玉觉得他有些面善, 可想不起来是什么人,就没有搭话, 只在心里觉得有趣:原来古代的读书人并不是都那么守规矩, 竟还有占座的。

不过脏道人已经走了, 看他的表情大抵是不会回来了,这座位空着也是空着,由人家坐着歇歇脚并没什么,沧玉没那么浓厚的道德底线, 他自己不做这事儿, 可人家没碍着谁,同样不会开口指责。

台上的旦角很有几分颜色,擦脂抹粉后更显出几分妖娇风流来, 他倒放得开,身段愈显风流,那缎花珠钗微颤, 声音偏细些, 眼波流转, 唱腔柔缓婉转,伴着周旁乐师的丝竹声声,倒真有几分叫人心旌摇曳:“赠我这罗衾绣枕,梦留得几日温存。和尚呀,你不识红尘,出得什么红尘。来与我定下鸳盟,还念什么般若苦多。”

沧玉身旁那书生笑了笑,缓缓道:“这出唱得最为动情。”

接下来就是这狐妖与高僧对唱,一边是狐妖引诱,一边是高僧金刚怒目,这段节奏很快,要是没点功底恐怕看起来像是两个人要在台上吵着吵着打起来。这两位倒不,尤其是扮狐妖的那位旦角,简直将娇嗔演绎地入木三分,又爱这痴人刚正,又怒他执迷。

“我看你难成正果!”

这儿旦角的身段极好看,水袖舞得漂亮,轻移莲步缓缓退下台去了。玄解本听得有些乏味了,这时才稍稍坐直了些,赞道:“他身手不错。”

险些没笑掉沧玉的大牙。

这出戏算不上长,用不着唱三两天才能罢休,不过比起沧玉所知的那些,还是要长不少,一个晚上压根唱不完,戏班子选了截折子戏,又前后拼了四出,这一晚上才算完。

等到台上演和尚的那位小生同样下了台去,这出戏才算完。

台下叫好鼓掌的古往今来似乎都没有什么两样,甚至更为彪悍些,不少女子扔了花朵珠钗上台,男人则丢了玉佩扇子之类的随身物。沧玉身无长物,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丢,即便有,他向来爱惜钱财,估计也是不愿意丢的,只好鼓了会儿掌,又转头去看玄解。

这出戏于现世的娱乐来看,未免简陋了许多,胜在气氛热闹、角儿都有实打实地功夫,且口齿清晰,台下如此嘈杂竟也听得清楚、乐师配合更是默契、词写得更好。见过大风大浪的沧玉都觉得十分有趣,想来玄解从未见过世面,应当会觉得新奇。

玄解一向是个出人意料的妖怪,这次同样不例外,他既没鼓掌,更没沉醉,只是冷冷瞧着台上,好像上面藏着几百来只魇魔。

“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沧玉瞧了瞧他,轻轻叹了声道,“不过是出戏,你不必这般认真。”

玄解淡淡道:“不识红尘,出得什么红尘,这狐妖说得不错,可到底是要拉那僧人入红尘,还是让他出红尘?”

“入了这红尘,哪还由得他出去。”沧玉解答他的疑问多年,已是从善如流,“这狐妖想做这和尚的劫,要是和尚应了劫,他二人的确定下鸳盟,许以白头,那是两情相悦,互生欢喜。要是这和尚破了红尘劫难,得证因果,更是叫那狐妖死心,同样是好事一桩。”

玄解怔了怔,不知在想些什么,目光深邃起来,忽然心下一动,故意问道:“那沧玉,你能做我的劫么?”

“什么——”沧玉愣了愣,随即摇头笑了起来,“你懂得什么劫数。”

他神色未变,虽没生气,但同样没将此事作真。

玄解察言观色,心中已有了底,他生性倔强好强却极能忍耐,连赤水水都赞他是天生的猎手,既有耐心,又懂得看时机,下手更是毫不留情。自幻境之中见到白狐之后,玄解难得迷茫了一段时日,他往日有什么不懂,大可以去问沧玉,可如今才知道,许多事情只能自己想,不能叫沧玉回答。

这天底下没有什么是玄解惧怕的,更没有是玄解不敢打破的。

他原先想不通,自然什么都不做,如今想通了,便决定跟随自己的心了。

玄解昔日不曾对沧玉有情,只以师长一般尊重着他,眼下换了番心思,其实还是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异兽心中想与白狐过一生一世,可在幻境之中白狐不过是白狐,说什么天长日久,道什么人生苦短,四季如常,愿意互相依偎就是一生。

现世里的沧玉却并非只是沧玉,他是青丘的大长老,是玄解的恩人师长,曾娶过妻,识得人间风月,玄解不过是他所经历的沧海一粟,要想叫他动心,恐怕千难万难。

凡人与妖灵都是同样的,因着利益、地位、容貌、**,连同爱意都衍生出许许多多种,就好似这戏台上所唱,僧人为求正果抛下红尘,偏又眷恋不舍,难弃七情六欲。

狐妖为诱和尚入这情网,不惜拿正果哄他:不入红尘,说什么弃绝红尘。

不错,若不试一试,怎知姻缘如何?

玄解生性不肯服输,要他低头千难万难,他要是出手,定是只肯赢,无论是什么手段都可尝试一番,未战先惧,早早定下结果,那才是真正得一败涂地。

如今玄解有情,沧玉却是无意,连一句玩笑都未能在他心中泛起丝毫波澜,玄解要是早早暴露心意,恐怕沧玉一生一世都不愿意与自己见面。

就好似对容丹那样。

成亲是大事,玄解听倩娘与春歌乃至赤水水说过些陈年旧事,沧玉当年痴情容丹,和离后便再不回头,容丹再回青丘,他一眼都不肯再去见,心门久闭至此。

只有最愚笨的猎人才会上场就底牌尽显,玄解细数了下自己的优势与劣势:“沧玉不染风月,对我纵然不是好消息,可足见他同样不会对他人动情;我与他朝夕相处,感情与常人不同,正是因着这情意,他恐难改变想法……”

想到后来,玄解仍是心中一宽:我与沧玉足够亲近,接下来数年又准备结伴而行,沧玉对我更是与众不同,来日方长,谁能说清以后他会不会对我有意。

其实他如今少年,自己都不知道爱意是什么,那些懵懵懂懂的情丝在心中涌动,可真要如何操作,又该是什么模样,半句都说不出来,只不过隐约有个独占的念头。寻常野兽在春季结伴度过一段时日后,下个春季也许就换了个对象,异兽却只想跟白狐过一辈子。

只是某个人,只能是某个人,就足够意味着独一无二了。

玄解如今想来,对情爱似懂非懂,便只求在沧玉心中占个独一无二,日后要是学到旁的什么,再从沧玉那儿要来。

戏还有一出,听众兴致高昂,叫名角儿下去休息,进了下一出,身旁不少人只为了那两位正主来,这时走了小半,大概是想去后台见见,毕竟迷弟迷妹哪里都有,不过大多数人还坐着。

沧玉觉得今日教了玄解喝醉酒与听戏已经算得上是功德圆满,世间还有许多有趣新奇的事等着他们去慢慢发掘,见他还不知在想些什么,倒没意向扰他,只是想着今夜该到哪里住宿。

台上生旦净末丑各个粉墨登场,虽不是那两位主角,但主要唱个热闹精彩,演来生动活泼,真是人间趣味,真正爱看戏的不光坐得住,还正来劲儿,这会儿的气氛倒比刚刚那场好得多。

沧玉托着脸,一边听一边想,今日玄解喝过酒了,说是不喜欢醉味,其实沧玉挺喜欢的,他喜欢喝醉之后微醺的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什么烦恼都没有了,倒是应了道人那句话,他这等俗人饮酒,不是为了尝美酒滋味,是想求得醉时欢乐。

不过这酒水不合口味,沧玉悄悄把它在心底划去了,所谓酒色财气,饮酒寻欢是雅事,赌博就是大事了,玄解这小子打起架来是个天生的赌徒,不知道他在赌桌上手气怎么样,好便罢了,要是不好,生起气来把人家赌场都给砸了,搞不好引一大堆天师道士来抓他们两个。

抓不抓得到另讲,好歹他们在道士协会里有个熟人,要是一传十十传百,被人传到酆凭虚耳朵里,知晓他们因为赖账出千被通缉,那可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沧玉细思,又将这赌划去了,左右一想只剩个“色”字,心里头难免涌起点恶趣味。

穿越总难免有些必做的事,糖葫芦吃不吃倒是其次,见见世面还是要的。

沧玉并不是很想去寻欢作乐,介于某两位姑娘的食谱缘故,他对女人多少还有点阴影,更何况五指姑娘对他情深义重,相伴四十载,他不是那等薄情寡义之人。

只是沧玉摸不准玄解的癖好。

先前那类猫虽是在沧玉面前男变女引起不适,才招来厌恶,但是玄解没见着具体,同样不动半点声色,真不知道他是情窦未开,还是就单纯地不喜欢女人。其实前后者都没什么大碍,只不过要是前者,带着玄解去青楼看看未免不太合适;要是后者,那沧玉带他倒是不妨事,就是得换个性别。

说来,古代有男风馆么?

沧玉只是想看热闹跟见见世面,又不是去寻欢作乐的,对自己能不能玩上并不上心,倒是心里记挂着玄解,生怕他的生理卫生课落下,往后在情人面前丢脸。

这些事对着小姑娘讲,那是耍流氓;可对着男人说,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没什么好扭扭捏捏的。

永宁城的风气还没有开放到这个地步,没有男风馆,不过京城是有的,沧玉不知道,只一边在心里胡思乱想,一边听台子上唱戏。

身旁那安静无比的书生忽然凑过来答话,他显然是个很懂戏的行家。沧玉知道看到有趣的作品想跟别人聊聊的心情,就像电影院里看动作大片看到**处恨不得跟旁边人分享一二又怕吵着别人的那种激动,不过他不太懂戏,翻来覆去只说唱得好,那书生不大恼,见缝穿针地给沧玉科普。

看起来简直像是个卖安利的。

沧玉备生亲切之感,对这故事了解了不少,有个别梗与要点都从书生那听来,方才明白趣味。

这时沧玉才认出来,这书生就是之前饮酒作乐的那群狂生之首,就是因着他们在楼上喝酒唱歌,才叫他下了船去酒楼遇到脏道人;也是这书生下楼说去看戏,他们现如今才会坐在这里听这出戏。

对方虽一无所知,但这可真谓有缘了。

沧玉愈发和颜悦色起来,这书生不大迂腐,谈吐颇为潇洒,没有什么读书人的傲气,见识渊博,不像是之前与棠敷遇到的那两个读书人,满口之乎者也,说十句话有八句引经据典,叫沧玉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书生懂得很多,说起话来又妙趣横生,沧玉与他一见如故,觉得他年纪轻轻就这么博学聪慧,说不准能教玄解些。

要是说到对未来的见识,恐怕天底下没有人比得过沧玉,只是他的想法跟这个时代多少是有些脱节的,而且他自觉自己那个时代有些礼崩乐坏,人人都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拜金主义跟自我中心比比皆是,多生刻薄之心,行善的反倒成了傻子。

他不敢断言自己没受影响,又希望玄解别这么孤僻,多与人世融入些,就有心想与这书生结交。

毕竟除了寻常礼节之外,这书生还极懂风月,什么当下的乐子都能信手拈来,玄解学不了别的,开拓下眼界也好。

两人越谈越投机,当即互换了名姓,方知道这书生姓谢,正巧就是这戏园子的主家,名作通幽,既不是围棋那个通幽,更不是曲径通幽的通幽,是与神鬼交通幽冥之意。

谢通幽懒懒靠在椅子上笑道:“我一个儒生起这么个名,有次诗会上被道家的那群当做是自己人,好险没被同学打出队去。”

他解释这么一句,大概是知道坊间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似乎不以为意,甚至还拿来开了句玩笑,大概是怕沧玉会尴尬。

而今儒学是求官的最佳途径,不过法家墨家等学派同样不曾衰败,如现任大理寺卿就是法家出身,所谓十家九流,虽没到百家争鸣那么鼎盛,但这九流学子还是常开学术研讨会的。

因此才会有道生与儒生坐在一起的事发生。

沧玉不太明白,只当谢通幽在开玩笑,没认真探究,也报上自己的名字:“我叫沧玉。”

而谢通幽得知沧玉的名字之后,并没奇怪怎么有名无姓,只慢慢道:“璞玉寄沧海,非有缘者不能窥见,好名字。”

沧玉想:你这小嘴跟抹了蜜似的,会说话你就多说些。

“还未请教这位尊姓大名。”谢通幽侧着身体看了看一言未发的玄解,似乎是有些纳闷这位怎么都不说话。

于是沧玉忙对谢通幽介绍道:“这是玄解,我二人结伴而行。”说完他就有点后悔自己加后面那句废话做什么了,谢通幽显然知道他们二人结伴,否则怎么会贸然问起玄解,不过又有点好奇对方会怎么解玄解的名字。

谢通幽好像看穿沧玉心中所想,调侃道:“此名可不敢解,若非狂生,必是招架得住百来个玄学道子的武林高手,否则怎敢起这样的名字。”

他说话实在有趣,沧玉忍不住微微一笑。

玄解忽然问道:“儒生都会解名么?”

这话说得不合时宜,其实玄解只是单纯好奇,可听来似是有几分嘲讽的味道。他还不大懂人间的规矩,其实沧玉也不怎么懂,不知道这话说来其实有点冒犯了,好在谢通幽没怎么计较,轻描淡写地应了过去:“假道士做久了,难免学会些真道士的本事。”

玄解想了想道:“这倒有些意思。”

沧玉听他如此说道,不由得扬眉:“你也有觉得有意思的事?”

“嗯。”玄解不知是玩笑,认认真真地应了。

三人聊了会,原先沧玉与谢通幽闲谈时还能压低声音,可加个玄解就不能这么做了,怕妨碍别人听戏,就都靠了回去认认真真看着台上。直到戏快要唱完了,人开始散场,谢通幽才开口问道:“二位觉 得这出戏如何?”

“很是大胆。”沧玉点评道,他不是没看过写神神鬼鬼的戏曲,《白蛇传》就是其中之一,可白蛇是跟许仙成亲,可没勾引法海,写到出家人头上,不能不说大胆。不过看场下观众热情高涨,不以为意,足见风气开放,或者是大家早早就领悟了禁欲的趣味……

不过也可能是真人真事引起了关注。

玄解皱了皱眉,冷冷道:“不知结局怎么了。”

前头有个人听见了,转过头来咂着嘴道:“可不是,想得人抓心挠肝,这戏才头一日排,还没写出结局来呢,不过我想这僧人啊铁定还俗随着狐妖去了。”

“是么?”玄解若有所思道。

怎么是头一日排?

沧玉刚想开口,忽然想起这出戏是脏道人给自己讲的,心下不由得一转,暗道:难不成是这戏其实是脏道人降妖伏魔的时候得了个灵感,然后写了卖给戏班子的?难怪他出手那般阔气,又有帖子来这戏班子里。不由得十分受宠若惊,觉得自己被作者剧透了一回。

可见武功再高,也得吃饭;修为再深,还得赚钱。

哪知谢通幽在旁幽幽道:“不,这僧人了悟红尘,脱去凡胎了。”

前头那人不服气道:“你怎么说这丧气话,若我得娇娘在身侧,别说是什么淡忘红尘了,纵然给我高官厚禄也不换。”他说着愤愤不平地站起身来,耻于跟谢通幽这样没有浪漫细胞的人说话,去到讨论剧情的人圈里头了。

娇娘就是那狐妖的名字,没诚想这位听戏的还是个痴情种子。

“谢公子这话就错了。”沧玉觉得自己刚拿到过剧透,十拿九稳道,“这和尚与狐妖定是两情相悦了。”

谢通幽看着沧玉,脸上露出似喜似悲的表情来,皎月的流光映照在那双眼睛上,似有千言万语要诉说,他轻声道:“我多想如此,可那高僧终是红尘解脱,皈依三宝去了。狐妖留不下他,真心、真情、真爱,皆留不下这脱俗之人。”

“为什么?”玄解问道。

谢通幽笑了笑,脸上那种表情忽然变淡了,又恢复成了原来跟沧玉说笑时那种镇定自若的神态:“因为这出戏是我写的,人生不如意十之**,这样的结局方才有趣嘛,要是大团圆结局,众人至多觉得惊世骇俗,可如此悲伤收场,他们就会念念不忘了。”

虽说是至理名言,但谢通幽展开扇子扇风的表情,看起来实在有点欠揍:“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美梦一场,尽欢罢了。”

大概是方才的确聊得十分尽兴,加上天色不早了,谢通幽邀请道:“此处不远就是家宅,两位若不嫌弃寒舍简陋,便赏脸歇息一夜如何?谢某还想多与二位认识认识。”

沧玉刚想回绝,忽听玄解“哦”了一声,问沧玉道:“我们有住的地方了么?”

“这……倒没有。”沧玉想了想,摇摇头道。

谢通幽看出沧玉有回绝之意,便笑盈盈地看向玄解,准备从他这里下手,问道:“玄解兄意下如何?”

玄解道:“可以。”

这叫沧玉有些尴尬,他习惯了谨慎小心,虽觉得谢通幽不是什么大坏人,但总对这种可能是古人的热情报以观望态度,因此窘迫道:“我们二人未定行程,不知要在盘桓多少日,恐怕谢兄会不大方便。”

“不妨事。”谢通幽轻描淡写道,“寒舍虽简,几间客房还是腾得出来的。”

这时正巧有人来寻谢通幽,谢通幽致歉后离开几步往外走去交谈,沧玉这才对玄解开口道:“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怎么随随便便就答应了。”

玄解淡然自若道:“他又打不过我。”

沧玉哑口无言,想想还真是如此,再者谢通幽邀请他们做客,还省了一笔银子了,因此嘴一张又闭上了。待到谢通幽说完话回来之后,见沧玉已被玄解说服,他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正合他意,不由得调侃了两句。

尽管不太明显,可沧玉嘴巴上多少是有点不服输的,就道:“我倒未曾想谢兄是这等狂放之人,不过初识,不知好坏,就敢邀回家中。”

“我倒也不曾想到二位是这般磊落之士,不过初识,不知好坏,就如此痛快地答应了我的邀请。”

谢通幽笑盈盈地由着沧玉的话回了过来,还极为客气。

沧玉一噎,心想自己得点点嘴炮技能,说不过脏道人这个玄之又玄的就算了,现在连个书生都讲不过。

上一章:第五十三章 下一章:第五十五章
热门: 将进酒 高热不止 漂亮朋友 海怪联盟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定风波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 皇室秘闻[穿书] 穿成豪门Alpha的反派弃夫[穿书] 黑驴蹄子专卖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