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上一章:第五十一章 下一章:第五十三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yeyuchao.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姑胥城终于恢复往昔的热闹, 城内饲养的牲畜多数没出什么事,客栈养的公鸡站在木桩子上扯着嗓子叫喊, 似要将全城都喊醒过来。

等沧玉起身来洗漱时,那公鸡已叫到第三声了,他披上外衣后推窗瞧了瞧,街道上雾气淡淡, 隐约能看见几个行人。对面河边走出几名浣衣女, 捧了几个大木盆在抱怨;有小贩挑着担子四处叫卖, 各处店铺渐渐开张,打着哈欠的伙计前去报道……

这才是姑胥城真正的模样。

人生如逆旅,你我皆过客。

魇魔来势汹汹了一月, 众人醉生梦死了一月,醒过来后仍要战战兢兢地过自己的人生, 还要应对这一月未做的事。

商人要清点未成的单子、书生要加倍用功弥补荒废的一月, 男女嫁娶需得另择良辰……

心中再是抱怨,到底感激自己还活着, 日子总能过下去的。

沧玉待在窗口看了片刻, 才下楼去,棠敷已在楼下准备好了早点, 有一大碗芝麻菜粥、油果、酥饼与面片汤,分量不算少, 四个大男人吃绰绰有余了。不多时玄解与酆凭虚也下楼来了, 四人坐在一块默默吃了早饭, 客栈的伙计起来开门, 冲他们招呼了声后过来续了茶水。

魇魔之事已经解决,沧玉想着去探望下容丹,最好能留给信物给她,这样一旦容丹发生了什么主线剧情,能方便沧玉及时避开。

听来好像有点不太男人,咳,不要紧。

棠敷如今遇到了酆凭虚,除非他突然被敲到脑壳失忆,否则必然不会按照当初出发时所说好的那样,事情一办完就回到青丘去。那么为了留在人间,棠敷定会绞尽脑汁想出各种办法来说服沧玉,就算棠敷靠不住,就按照玄解如今的情况,沧玉大可以说不放心玄解,因此他对长留人间这事倒并不是很慌张。

只是沧玉越镇定,棠敷心中就越慌张。

酆凭虚倒是十分平静,只因他心中早已做好打算,倘使沧玉真要带棠敷回去青丘,即便动手也在所不惜。

昨夜棠敷在努力想借口的时候,酆凭虚一直在擦拭天旭剑,默默盘算着沧玉的实力,他并未真正意义上的见沧玉出过手,当初起了争斗,对方只是避让。不过从玄解身上可以看出,这位大长老的实力定是深不可测。

酆凭虚并无伤人之意,更不愿意与沧玉结下仇恨,只是要到了真无可奈何的地步,他并不介意剑走偏锋,换种法子带走阿棠。

“沧玉,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棠敷问道,“毕竟魇魔一事已经结束了。”

沧玉有些诧异棠敷竟沉得住气,不过要他说回去自然是不可能的,要是棠敷来一句“那你先走吧”,岂不是傻眼,便道:“我去见见容丹。”

棠敷怔了怔,忽恍然大悟道:“哦,是了,我倒忘了这事……”他顿了顿,欲言又止,“沧玉,你应该还记得?”

“我记得。”沧玉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段时间的行为大概是洗不白了,偏生事事都有必要,因此看淡了许多,随他们怎么想,反正眼下还没喜欢的女孩子,待到以后再澄清也不迟,说不准他们还会高兴自己终于逃脱苦海。

“她到底是青丘的客人,咱们纵不怕霖雍,可毕竟是应承了人家的事,倘若她日后出了什么不测,霖雍问责起来总归理亏,反叫六界看了笑话。”沧玉淡淡道,他没太精心去解释自己不喜欢容丹这件事,只给出个合理的解释,信不信由得棠敷,他不怎么在乎。

棠敷不知想到什么,忽然高兴起来,可能是信了沧玉这番合情合理又多少有点扯淡的说辞,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我倒忘了这事,我们陪你一道去。”

这叫沧玉不由得有些懵逼,心道:棠敷居然这样就信了么?

棠敷当然不是真那么单纯,一来是他相信沧玉对狐族忠心不二,这番说辞合情合理,于公于私,沧玉确实都该去见见容丹。于公,容丹是狐族答应庇佑的客人,沧玉身为大长老,本该照看;于私,容丹是沧玉的心上人,他能忍到此刻方才确认对方安危,已是不易。

而这番话中,显然是公大于私,并无任何私心作祟。

要是换个其他人,棠敷还不会这么想,可沧玉的确是这样的狐狸,魇魔作乱之时,他并未被儿女私情绊住脚步;魇魔之乱结束,他仍一心一意为狐族着想。

二来,若沧玉要保证容丹的安危,必然要长留人间,等到这位客人愿意同他们一道回青丘。容丹是为她母亲而回到姑胥城中,凡人寿命虽短,但好歹也有数十年的活 头,棠敷看过那老妇人的面相,少说能活到□□十岁,母女情深,怎忍得骨肉分离,那么沧玉自是要在人间待上几十年时光。

至于待到几十年过后要用什么借口,那时再愁就是了。

因此待沧玉这番话说完,棠敷毫不犹豫就相信了他,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

他们两只妖拍板做了决定,玄解与酆凭虚自然没有异议,酆凭虚甚至松了口气,他虽不惧战斗,但无谓的争斗最好能没有就没有,更何况他并不想与棠敷的好友动手,免得伤了和气,还要叫棠敷为难。

四人一道前往容家,容丹的母亲身体不大好,因在梦中见着女儿,多年来种种思念与欢喜满溢而出,叫魇魔尽数吞噬,使得醒来后生了场大病,如今还躺在床上休息。院子里只有容丹一人忙活,她刚刚打扫了院子里的落叶,又煮了药喂了容母喝下,此事正在看蚕茧,准备剥出线来纺织。

容家只有母女二人,四人都是男子,当时魇魔还在时倒一切从简,不必讲什么礼仪规矩,此刻大不相同,怕容丹叫人说闲话,他们走到巷口就停了下来,沧玉只身去敲了敲容家的门,打算对话从简。

容丹应声前来开门,见着沧玉站在外头,神色淡淡,一时间心头不知涌起多少酸甜苦辣,只觉得舌尖发麻,低声道:“沧玉,你怎么在这?你……你是来抓我的么?”她愣了愣,又苦笑着回望了下家中,“先进来坐吧,我为你沏杯茶。”

“不必了。”沧玉将传音纸鹤放在她手中,淡淡道,“你到底是青丘的客人,想做什么都由得你自己,只是要注意自己性命。我将此物给你,若到生死攸关之时,尽可传音给我。”

容丹怔怔道:“你不是来抓我的么?”

沧玉摇了摇头,无话与她说,只淡淡道:“你回去照顾你母亲吧,免叫他人背后嚼舌根,败坏你的清誉。”

他来好似只为做这件事,说这句话,片刻都不留恋,转身就走了。

容丹不觉流下泪来,她握紧了手中纸鹤放入怀中,捂住嘴抽泣了片刻,就听见屋内母亲咳嗽了会儿,病恹恹地问她:“小丹儿,外头是谁?”

“是……”容丹几乎泣不成声,定了定心神方道,“是个问路的人。”

世人千千万,容丹最不愿受恩惠的就是沧玉,偏生她这次请求玄解带自己离开青丘,就遭遇了这样的事,最后仍是沧玉来帮忙解决,未有半句责怪。她心中并不惋惜两人有缘无分,只是想到沧玉至今仍是事事为自己着想,可恨当初自己那般伤他,心中不由得十分难过。

容丹躲在门后默默哭了半晌,又想起玄解来,刚想追出去问问玄解是否安全,却见不到半个人影了,只得安慰自己,既然沧玉来了,这魇魔也除了,想来玄解定然平安无事。

如此一想,心中稍稍好受了些,容丹抹去眼泪,将手心里的纸鹤铺展开塞进袖中的暗袋之内,将门轻轻搭上了。

……

就在沧玉去敲门时,酆凭虚见棠敷毫无半分忧愁,不似昨夜愁眉苦脸,难免有些好奇。

他对青丘狐族的事不太清楚,只隐约觉得是早饭后的事叫棠敷如此高兴,可左思右想都不明白一个寻常女子如何能改变沧玉的心意,就干脆开口问道:“阿棠,你为什么这么高兴?”

“容丹是青丘的客人,她离开青丘就是因为思乡,眼下她娘又生了病,是绝不肯与他回到青丘去的。按照沧玉的性子,定会对容丹妥协。”棠敷微微笑了笑,淡淡道,“即便她母亲好转,骨肉之情到底难舍,此乃天性,沧玉终是要留在人间一段时日的。”

酆凭虚这才明白棠敷在高兴什么,哪知棠敷笑了笑后,又略有些落寞地开了口:“沧玉身为大长老,一直尽忠职守,我有时盼着他为自己着想多些,此刻心中却很是感激他这般。”

“阿棠……”酆凭虚顿了顿,心中忽然一动,缓缓道,“你变了许多。”

棠敷抬起头来看他,微微一笑:“都百年了,你倒是一点没变,该讨人厌的地方还是那般讨人厌。”说是这么说,可大巫口中听不出半点嫌恶,他见着此刻两人在深巷之中,左右门户紧闭,不由得伸出手去动情抚摸酆凭虚的脸庞,低声道,“我变了,那是好还是坏。”

“你变好了许多,知晓体贴他人,性情更是柔和了不少。”酆凭虚平静道,“只是我不觉得好,不知你这百年来受了多少苦,才将自己打磨成这般模样,要你还与百年前一样,纵然闹腾,起码我知道你这许多年仍是快活无忧的。想到这百年来,你伤心难过的时候我不在你身旁,自然觉得不好。”

棠敷听了,暗叹了一声:“你这痴人,你见明月能圆得几日,咱们如今相逢,已胜过许多了。”

“人若不贪心,怎能叫人。”酆凭虚倒不以为然,“想到你我错过这么多年,我心中便极是懊恼,若是可以,恨不得与你青梅竹马,自幼就在一起长大。”

玄解坐在他人屋顶上听着两人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情话,多是互相体贴的温存之语,听来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实在叫人厌烦。又见着沧玉身影出现在巷口,这才轻轻跃下,如鬼魅般站在他的身后。

棠敷这才开口道:“容丹如何?”

“我给了她一枚符咒,她若有事,自会传音给我。”沧玉淡淡道,“此间事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棠敷,你接下来又有什么打算?”

沧玉在心中不大确定地想道:棠敷应该会挽留我吧?要是他不挽留,那我自己挽留自己好了。

打从离开容家大门口之后,沧玉就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给自己留在人间的理由找了无数说辞,每一套都确保合情合理,绝对能折服棠敷。

棠敷眨了眨眼,轻声道:“沧玉,实不相瞒,咱们本是说好处理完魇魔之事,送回天旭剑就回去的。只是如今我有些别的麻烦,恐怕要食言耽误一段时日,更何况容夫人有病在身,如今容丹不能立刻回返青丘,沧玉,你倒不如趁此机会与玄解一道游历人间几日如何?也省得来往波折。待我处理完事情,再传信与你商量归期。”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沧玉沉吟片刻,仍是道:“你有何事?”

“凭虚因天旭剑受罚,当初天旭是因我而碎,如今原物奉还,我总得与凭虚一道回去向他师门解释一番。”棠敷看了看酆凭虚,又看了看沧玉,脸上倒说不出是什么神情,略有些歉意道,“顺便再说说我俩的事情,恐怕会闹得不大好看,实在不便与你同行。”

噢,讲谈恋爱的事……那的确不方便跟着。

虽说沧玉本就没想跟着,但这话由棠敷说出来,自然是好多了。

“既是如此,我自不会强求。”沧玉顿了顿,缓缓点头道,“就听你的安排,你那处若生什么事端,大可传信给我。”

兜兜转转,还是与玄解一起组队,沧玉下意识松了口气。

在场除了玄解——甚至玄解如今也已是个大人了,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没必要说更多嘱托的话。

棠敷与酆凭虚下午就收拾了行李坐船走了,毕竟天旭剑不是小事,魇魔的事情更需要汇报,与其拖延着徒生是非,倒不如早些了结,再者他们这迟了百年的姻缘,怎是一时半刻弥补得了的。

酆凭虚退房前又为他们二人付了两日房钱,大概是想让玄解与沧玉一块儿两日度假游体会下姑胥城的美好,可惜这座城的第一印象实在太糟糕,沧玉并不想多待,加上容丹还在这里,要是哪天在街上玩遇见了,那可真是尴尬死了。

因此棠敷二人离去后,沧玉就去市井里打听了消息,准备换地方玩玩。

玄解倒是还好,他总是如此,过往之事不可追,寻常人想到这破城竟困了他四百多年,只怕能气得咬碎满口银牙,他却不慌不忙,好似对姑胥城没什么喜好,也没什么厌恶,那四百年野兽的日子过去就过去了,不足为奇。

晚些时候沧玉与玄解一道吃了晚饭,这才上楼回房去休息,棠敷将之前的船留给了他,又留了许多银子与地图,只可惜沧玉看不懂地图,索性作罢。

沧玉初来乍到人间,本是十分欢喜的,结果经历了魇魔这一遭事,就好比出门旅游遇到全城市罢工,满腔热情跟鸡血都冷下来了,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在房间里看了半晌的地图,长叹一口气,决定去跟玄解夜谈一番,看他怎么打算。

而玄解仍躺在树藤上,细思昨日未想完的事情。

倘使没有幻境那一遭,玄解此生只怕都不会对沧玉有任何非分之想,他自幼就长在沧玉身边,凡人总是相逢恨晚,对玄解反倒是阻碍,他受沧玉教导,所思所想,所听所闻,皆从天狐那处得来。

养恩也好,师恩也罢,他对沧玉确实偶有冒犯,但从未想过对其不敬。

玄解长得比绝大多数幼崽都快,心灵连同着被沧玉拔苗助长似地抽了一截,狐族的大长老偶尔会与他谈起每个生灵会选择的不同道路,从不断言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由着玄解自我分辨,他如今会生得那般伶牙俐齿,想来与当初教育分不开来。

n bs幼时玄解仰头望着沧玉,只能看到高山仰止,哪知如今再看沧玉,如雾里看花,不甚分明。

他仍不懂。

不懂爱,不懂恨,不懂**,不懂心里想要燃烧的到底是什么?

容丹曾经与玄解提起过爱,那是很麻烦的东西,它深深根种于心里,凡人为此尝遍酸甜苦辣。

它是风月无边,它是陈年美酒,它是霜雪下的月光,亦是无坚不摧的利刃。

异兽踏碎这些定义,他看向陌生的白狐,不知那妖曾是自己的师长,满心敬畏仰望不复存在,只觉得他美丽优雅,甚是可爱,因而生出许多**,就这么简单平凡地想与白狐度过一生。

他是山野间的异兽,见着只水云间的白狐。

就此倾心。

说不上死心塌地,谈不上独一无二,更没人类那么多忧愁烦恼,凡事都要从真心里剖出二两鲜血淋漓方才罢休。

他不过是一无所知的野兽,不晓得什么长生不老,不懂什么风花雪月,想要与伴侣白头偕老。

反倒生出玄解无数爱恨。

“玄解?”

沧玉来敲了敲门,玄解应声邀他进来,身边忽然升起藤蔓,端起另外一妖的身子,他问道:“你怎么这么睡。”

声音里还带了三分淡淡笑意,凉薄又平淡,克制如往常。

全然不似白狐。

沧玉躺了下来,他的长发顺着藤蔓落下去,随着藤蔓的晃动轻轻摇摆着,是黑漆漆的颜色,看的玄解直皱眉头,他下意识不喜,又没什么不喜的理由,于是没有说出口。

“幻境里的习惯。”玄解简单作答,他侧过脸来看了看沧玉,见毫无半分笑意,又转了回去,看着房顶。

沧玉听了,沉默半晌,轻声道:“你现在觉得如何?”

“不知道。”玄解回应他,“我不知道是想起来更快活些,还是想不起来更快活些。”

异兽胸膛里燃烧的火焰远胜过此刻,玄解知道也许他向白狐求爱还有希望,可对沧玉,便无半分可能,活像冰水浇灌心头,他刚刚品尝到那暖意,又迅速冷了下去。

沧玉不爱容丹,更不会爱他。

“我大概不应教你那些东西。”沧玉有些出神,他的藤蔓在空中轻轻晃动着,那双如深潭般幽冷的眸子不知望向何处,他轻声叹气,“有些东西与你讲得太早了,年轻人本就该意气风发,你说起话来倒像个历经尘寰的老头子。”

玄解坐起身来看着沧玉,对方也静悄悄转过头来看着他,那眼底的月色被击碎了。

房间里没有点灯,全仗月光作烛火,沧玉看着他,眼睛里终于流露出真心来。

二十余年,玄解只见过他露出这个模样两回,平日沧玉的心门紧锁,任是谁都闯不进去。

这一瞬间,沧玉与白狐终于是同一个了。

这叫玄解心头火热,他想伸出手去,就如白日所见时棠敷对酆凭虚做的那样,可理智又提醒他这么做会招惹沧玉厌恶,就握了握身下的藤蔓,故作冷静道:“你不也是如此。”

沧玉笑了笑,有几分寂寥的模样,他没有再说什么,手轻轻抬起,似是想摸摸玄解的头,又放下了,他最终没有碰玄解,只道:“睡吧。”

离开房门前,沧玉轻声道:“玄解,你若想倾诉什么,我就在隔壁。”

玄解静静躺着,心想:“我不要说什么,你若肯来摸摸我,如梦里一样,就已足够了。”

他什么都没有说,自然也没有回应沧玉,只是躺在树藤结成的网上,像是被蜘蛛网黏住的昆虫,在劫难逃。

玄解心中明白,他如今才真是在劫难逃。

沧玉就是白狐。

正如他本是异兽。

那一眼情之所钟,是他脱去皮囊,是沧玉褪去身份,再无尘世挂碍,再没什么红尘羁绊。

他从沧玉那知晓情。

从白狐身上领悟欲。

按照凡人的话来说,这就是缘。

玄解爱他,毫无来由。

上一章:第五十一章 下一章:第五十三章
热门: 咬上你指尖 霸道总裁他带球跑了[穿书] 重度迷恋 家有恶犬 不标记,就暴毙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像我这样无害的青年 大地主 我有一家阴阳诊所 冠位团扇